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約見冥王

南區別墅——

傍晚,卡蕾忒走下一樓。

諾亞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神色寥寥,樣子似在休養,也像是在看候。看到女主人步步踏著樓梯從二樓走下來,他“突”地從沙發上站起身,神色極為警覺。

“您要去哪?”

諾亞兩眼盯著一身正裝的卡蕾忒問,他已經意識到她這裝扮分明是要出門。

不久前,她接到冥后貝瑟芬妮的消息,冥王哈迪斯將于下午五點在西崖公寓二十八號接見她,因此適當的時間里,她將自身收拾利落后準備走出別墅。

緋聞風波后她便再沒走出別墅大門一步。

為免媒體騷擾,德莫斯不僅拔了別墅里的電話線,還切斷傳真機的通訊線路。另一方面,他不準卡蕾忒外出活動,并讓諾亞寸步不離地守在別墅中。

卡蕾忒清楚德莫斯是想以禁足的方式對不忠的妻子進行懲罰,同時又派自己的近侍作為盯梢。

她終究還算個明曉事理的女孩,雖然自己是遭人陷害吃了虧,可在沉冤昭雪前她不想再給別人添麻煩,也不想做讓下人為難的事情。因而這陣子,她都很自覺地閉門不出。

如今冥王相邀,她自然沒有不去赴約的道理,何況與之會面是她一開始主動向對方發出請求的。

“我有事情,需要出去一會。”

為爭取時間,卡蕾忒直言不諱講道,想盡可能早些離開。

“王有吩咐,沒得到他的準許前您不能出門。”

諾亞直直看著卡蕾忒表情鎮定的一張俏臉嘴里迅速叨念著,平平的聲調以及沒有太多神色的五官使他看上去像極了一個人工智能機器人。

果然不出所料,諾亞對待主人的吩咐還真是盡職盡責,毫無偏私——

卡蕾忒心中這樣想著,對諾亞卻無半點怪罪之意。

他也是盡心辦事、忠于自己的主人罷了,這本就無可厚非。只是自己這邊事出緊急,無論怎樣都不能與他做太多糾纏,今日務必走出別墅去!

想到這,卡蕾忒對他坦誠相告說:

“我有個約會,出去一下就回來,耽誤不了太多時間。”

諾亞沒有即刻答話,而是默視著卡蕾忒,雖沒有表示反對,可也不滿口應允放行。他的纖俊五官輕微地顫動幾下,就快要包藏不住那腔隱忍著的憤怒。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與卡蕾忒對視一刻,他終于將自己心中多日以來的隱埋的質疑直率問出了口:

“王是真心愛你,和你沒在一起前他對你所做的一切,以及和你在一起后他對你的維護與忍讓,我不相信你會對那些熟視無睹!真的還不夠嗎?為何你還要再三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

諾亞一連說了許多,語氣從平靜逐浪轉為激動,白凈的面皮隨之變紅,怒色混著哀色分布在他的整張臉上,清晰可見。

“諾亞……”

看來他是誤會了,以為她外出是要與那見不得光的情人幽會。于是卡蕾忒張嘴想要解釋,然而他卻不給她機會,繼續搶話道:

“從神代~開始我就跟在王的身邊,還沒見過他對哪個女人如此寵護,除了你!卡蕾忒使者,如果你愛他,請珍惜他。假如你不愛他,就離開他,不要……再去傷害他……”

“……”

這個時刻卡蕾忒不知該作何回答。

近侍那激動的言辭表達聽得她自己的情緒也跟著跌宕起來。家門遇事以來,這孩子一直郁郁寡言,盡管心里對女主人有氣,表面卻對她全心服侍著,從不品頭論足,枉自評論。時至今日,面對即將走出這棟別墅的卡蕾忒時,他終于把自己想說的話毫不保留地傾吐干凈了

這些話,確實已經被他憋在心中多時了!

卡蕾忒明白諾亞此刻的表現完全出自他對德莫斯至真至深的感情。

這種感情,從平日里他對主人盡職妥帖的侍候中卡蕾忒便可輕易感觸得到。此外,在這對男性主仆之間除了存有天生的默契外,還維系著一種濃濃的、近乎親情的感情。

今時德莫斯有難,他的近侍表現得悲憤交加,甚至不顧身份尊卑有別對自己的女主人橫加質問指責,可見其對男主的全力維護及忠誠無二之心了!

對于這樣的家仆,就算對自己有再深的誤解、再厲的責難,卡蕾忒也不會對他心懷怨恨。

“……諾亞,很感謝你對德莫斯的忠心。不管你相信或是不信,事實上我并沒做任何對不起他的事,我的心……從一開始就沒想要背叛他。”

卡蕾忒淺蹙兩眉,注視諾亞娓娓說著,態度懇切。

諾亞即時對答道:

“老實說,我對那件事也不肯相信。你與王經歷了種種艱難才在一起,假若你心里沒他,你們的感情早就中途夭折,根本無法走到今天。可是為什么……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卡蕾忒眼前的諾亞神情明顯緩和了許多,不復方才的犀利與堅硬。很顯然,這聰明的男孩查覺到了某些不合常理的事情。

遺憾的是,卡蕾忒的回答只能點到為止,有關更具體的事件,包括海王重生、荷西被邪靈附身、約見冥王等,她便不想繼續對近侍說了。

“對不起,目前我還無法對你講清楚。不過請你相信我,我對德莫斯的愛正如他對我的那樣濃烈,從無半點虛假。就算在他放棄神權后,我也從沒想過離開他。無論他的身份是神祗也好,人類也罷,我依舊愛他如初。”

“你……可曾親口對他說過這些?”

諾亞聽得有些動容,鼻翼像是一翕,聲音抖動著問道。

卡蕾忒傷感的笑笑,目光流轉,淡淡搖了搖頭:

“出事以后,他還沒有和我說過幾句話……我甚至不知今后還有沒有能夠向他真切表達內心的機會……”

“為何……會這樣……明明一切都是好端端的,怎么突然……”

“他和我都是受人陷害,如今我想要拯救他,想要拯救自己的話就要去見這個唯一可以幫助我的人!”

“你是說,近期接連不斷的事件,都是有人在暗處害你和王?”

“嗯!”

面對臉色一變的諾亞,卡蕾忒重重點一點頭。

“但是……究竟是什么?你真的,不能對我說?而寧愿獨自背負那種冤屈和侮辱?”

諾亞驚訝地注視臉色一團篤定的卡蕾忒。

此時,在她清秀的面容上正映著道溫和的暮陽之光。這光芒雖比不得朝陽的亮麗,可它低調的柔美卻蘊含著一種強大的力量。這力量,便如同她自身所表現出的力量一樣,都是種異乎尋常的堅毅與頑強。

“抱歉,現在我無法告知你全部!但是我會以提坦神祗之名起誓,我現在的所做所為完全是為了自己與德莫斯的將來。所以諾亞,請你不要再阻攔我。”

卡蕾忒目不轉睛地看著諾亞,神色堅決。一刻過后,諾亞最終側過身體,默不作聲向卡蕾忒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他已經沒有理由再阻撓她的離開——

“謝謝。”

卡蕾忒對他從容一笑,舉步走向別墅門外。諾亞眼中,她那纖長的背影清晰而分明,婉動搖搖的身姿無時不流露著憾人的勇氣與堅強!

卡蕾忒以“瞬間移動”的本領從別墅的庭院里直接穿到了西崖公寓區。

“西崖公寓”,顧名思義就是坐

建于希臘以西科孚島上一處雋峭山崖旁的公寓群。

每到希臘旅游季節,這里分布密集的大小公寓長短租生意都非常好。干凈整潔、彰顯地中海風格的住所環境為來自世界各國的自助游觀光客提供了極其便利的落腳處。

卡蕾忒順著門牌指示一直摸到了二十八號。停在大門外靜了幾秒鐘,她才伸手指按下安置在紋石門柱上的電子門鈴。不一會,大門被運轉的機關拉開,門里面正站著一位侍仆打扮的中年婦女。

和卡蕾忒確認身份后,這婦人便在前帶路,引領卡蕾忒徑直走進了公寓。

卡蕾忒的背影剛剛沒入大門,諾亞就從不遠處一間小寓所的圍墻拐角邊現出身形。

他在卡蕾忒離開別墅時也采用瞬移悄悄尾隨,自始至終都在空間通道內追著她的氣息跟她到了偏離雅典市區的科孚島。到達地面后,卡蕾忒因為急切尋找目的地二十八號公寓,因而也沒發現身后有什么異常。

距離公寓大門十幾米遠的位置諾亞停身,放眼望去,他感覺這所公寓較之島上其他寓所大有不同。

它位于全崖的最高處,被一片翠綠的棕櫚和柏樹半環。遠觀來,那巍峨高聳的三層樓建筑裝潢也是富麗華美,獨具匠心,于這片公寓區建筑里極為突兀。

諾亞想,這所住宅應該不是用作租賃的,而是某個富豪的私人別院吧!否則誰會下本把它修建得如此精妙?

王妃她……跑來這里究竟想要見誰?誰是這個住宅的主人——

帶著諸多疑問,諾亞小心地朝著正前方鑲著木牌上刻有粗體阿拉伯數字“28”的門柱走近幾步。瞬間,一種神秘的力量令他突然停了腳。

“這是……這個氣息是……”

諾亞愕然睜大雙眼緊緊盯著前方的豪宅,口中喃喃自語。

此時此地,他全身感知到一個提坦神祗的氣息,形如隱埋于光明世界的背后,穿越了重重時間與空間的大門,爆發自深淵之中的氣息。

此時它就盤踞在這所宅院四周,就像一面嚴密的大網護衛著這里神圣不可侵犯的領地。

從這奇異的氣息當中滲透出一股力量,諾亞感覺其勢與他的主人德莫斯的不相上下,甚至比德莫斯的還要強大。它仿若從枯朽的地獄里萌生,極陰寒卻又偉大,能夠令世間萬物生靈轉剎毀滅,也能即時帶給他們新生!

諾亞立刻想到了他——統治冥界的神祗,冥王哈迪斯。能擁有這種使人畏懼的神力源氣息和強悍力量的提坦神祗,也唯有那個來自地獄的霸主了!

從司掌的神職和領域界限等看,自己的主人德莫斯與冥王并無沖突。多年來兩個神祗之間雖交往不多,但也沒有什么不睦的時候。

而且,早在遠古神代,他們兩個還達成協議,冥府以兩川圣水換取死靈入府的次元要道。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兩位神祗也算是合作關系。

王妃說過,她和王遇到了解不開的難事……如今約見的對象竟是哈迪斯……到底是什么事,非要借助冥府之王的幫忙——

諾亞站在石子小路上心焦不已。

他知道沒有特殊情況提坦神祗一般不會輕易麻煩那個泛著地府陰森腐氣的高冷冥王。

一是,誰都對死靈之界感到膈應;二是,搞不好還會被哈迪斯的語出驚人給生噎回去。

如今卡蕾忒能夠厚著臉皮主動登門拜訪,可見她真是遇到萬般解不開的愁事。因此,諾亞此刻更加為她和自己的主人德莫斯擔憂。

又立了會兒沒見大門里面有任何動靜,估計卡蕾忒一時半刻還出不來,于是諾亞轉身先行回了南區別墅。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