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三章 兩個靈魂

“喂?……卡蕾忒……”

來電在信號接通好久以后才被貝瑟芬妮納入,手機里,貝瑟芬妮的聲音聽起來并不爽朗,這還真是和她的性格不符呢!

卡蕾忒也顧不上其他了,直接對她問過去:

“貝瑟芬妮,你有沒有向冥王轉達我要見他的請求?我何時可以與他見上一面?”

“那個……你……真的很想見冥王嗎?”

“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嗎?貝瑟芬妮,我上次就已經和你說過了,我是為了荷西的事,而眼下這事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了!”

“冥王……并不是不想見你……只是……”

“只是什么?”

手機那頭,冥后的聲音顯得吞吞吐吐的,令卡蕾忒不覺更為憂心如焚。她急急追問起來,唯恐夜長夢多。

“沒什么,其實……冥王早就同意見你……只是我……是我不想你們見面……”

“什么?”卡蕾忒難以置信,她不禁驚叫一聲,真有些懷疑是自己的聽覺系統出了毛病。

“你說什么貝瑟芬妮?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何不讓我見冥王?我苦等了這么久,今天不向你追電話還都不知道真相!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難道你一點都不關心荷西現在的生死嗎……”

“你別急,先聽我說卡蕾忒!”

在卡蕾忒喋喋的質問中貝瑟芬妮突然插進自己柔和如初的聲音,徹底休止了她的吵鬧。

“卡蕾忒,我明白你要求見冥王的目的是為了荷西,可是你也應該知道冥府的規矩,任何人或神祗想要請求冥王的幫助的話,必須付出一定代價才行。”

“我知道!不管以什么條件作為交換,我都會答應你們冥族!”

卡蕾忒對著話筒邊說邊瞇起雙眸,態度和聲音都是尤為的堅決。

“……好,如果你真的決定了,我會立刻安排你們兩個會面的時間,很快就會通知你。”

貝瑟芬妮的聲音聽上去雖然很為難,可是卡蕾忒一再堅持,她也不好再三推卻。

“謝謝,盡快給我時間和地點。”

卡蕾忒掛了機。

已經如愿聯系到了冥族神祗,也許很快就會取得他們的幫助,可卡蕾忒的心情在這個時刻非但沒得到一絲舒暢的感覺,反而又沉重了許多。

放下手機,她站起身在臥室里走了幾步后又轉動身體在原地畫了一周的滿圓。

冥王哈迪斯會以什么作為幫我的交換條件呢?他……會不會也在暗中覬覦著雅典娜寶石?可是,無論如何我已別無選擇,為了荷西,為了被海王控于魔爪的一眾無辜,為了……我與德莫斯的愛情……

卡蕾忒的神色趨于凝重,兩道細眉緊蹙在一條水平線上。她的全身直立著,不搖也不在晃動,隨即陷入了安靜的冥想之中——

希臘,拉沃區,半山別墅——

“荷西”掛斷電話后揚起一邊的唇角,對著手機無聲綻放出最為邪美的笑容。

他,荷西,身份普通的亞裔留學生,自從數月前被個極不普通侵入身體后便擁有了全新的身份以及神秘莫測的力量。如今,他便是統治全海域的神——海王,波賽頓!

“荷西”出神凝望著映在黑掉的手機屏幕里自己的多半張臉孔,注視著它從平整如鏡的寬屏中彰顯無遺的毒肆神情。

“呵呵,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啊你,早就應該遇到我,接受我對你的改變。如此,你的妞也不會被他人搶了去……”

“荷西”對著手機一陣低語,臉上轉而呈出相當滿意的表情。

結束自言自語,他又對照屏幕里的映像抬起空閑的一只手,將頭頂上突起的亂發捋平。

復看手機,“荷西”重新點亮屏幕,手指不安分地在操作區里劃動兩下,隨后打開系統的電子相冊。

隨意翻看著一張張情侶合影自拍,“荷西”心中逐漸漾起絲絲縷縷異樣的感覺。

卡蕾忒……

無意識地,自己內心居然朝圖片中那個形容溫婉的金發女孩發出呼喚。盡管那聲呼喚是暗暗無聲的,可那熱切如沸水般激烈翻滾著的情緒竟然令他自己大吃了一驚!

緊接著,串串溫熱的清淚自他的雙眼中滑出來。

卡蕾忒——

心中又發出一記無緣無故的吶喊,語氣堅決而肯定。

我這是……怎么了——

“荷西”臉上的神態從驚惶逐漸轉向恐懼,雙手在面頰上抹了幾把,眼淚的流淌還是無法得以抑制。

胸口沉悶地疼痛起來,一種跌宕起伏的壓抑感從心底直沖上心頭,那像是一種心痛,也像是一種思念……

怎么回事?我為何會流淚?內心好難過,為什么……難道是……

這時,他終于在慌亂猜揣中找到了問題的答案:

自己體內,那個自從肉身被奪后就陷入長眠狀態的人類男子的靈魂,居然在意想不到的時刻覺醒了。而喚醒他的,正是自己的雙眼所看到的一幅幅圖像,即,卡蕾忒的照片!

真是沒想到啊,這個亞籍男子對她用情居然如此之深——

“荷西”暗自想著,雙瞳之光越聚越厲,突然憑空憤然高叫了一聲:

“哭?有什么好哭的!你居然還在愛她?她早就蹬了你跑到其他男人床上了,你還哭她做什么!”

“魔鬼!滾出我的身體!不準你利用我去加害卡蕾忒!”

上句呼喊聲音剛剛落下,“荷西”即刻發出下一句怒喝。

“你少多事!我這也是為了你好。我有力量也有手段,可以幫你奪回你喜歡的女人!你只需把你的身體貢獻出來!”

“閉嘴惡魔!少來騙我!”

“誰是惡魔?叫我‘神’!最為偉大的神!我就是海王,海王波賽頓——”

“你是惡魔!惡魔!惡魔!!”

……

“荷西”一陣發瘋,口中不住大喊大叫,自己對自己言語不停。時而,他怒火中燒,面色猙獰著用手使勁拉拽自己的頭發;時而,他又哭天搶地,行色哀慟地一手扯緊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一會他四肢扭錯猶如僵硬的麻花,一會又全身癱軟躺在地板上像是一團軟泥。

“嘩啦啦”——

墻邊的角柜被他東搖西晃的身體碰翻了,上邊的陳設品碎了一地。

“蹦咚咚”——

橫沖直撞的他被地毯絆倒,身子撲倒傳出沉沉的響動。

自始至終,他都是自己與自己爭斗較勁,看上去就像是中了某種魔怔。

終于,他的“瘋病”猶似雷陣雨,來的快去的也快。

“荷西”噓噓喘著氣拭一拭額頭的冷汗,強忍渾身上下不由自主地劇烈顫抖,撐著綿軟無力的肢體攀著一面墻從地上緩緩爬了起來,后背倚住墻站好。

與人同享一具身軀就是麻煩——

他心說。

現在,這身子本主的靈魂已經復蘇了,不但左右了我的行為和情緒,居然還在斗膽和我的元靈展開較量,妄圖擺脫我的操控,將我的元靈趕出他的身軀!

哼,還真是不自量力——

“荷西”五臟六腑燃起團團怒不

可遏的火焰,雖然他自己也那濃濃大火燒的全身難耐難平,可他仍然無法停止憤怒的報復。

凝聚心神,“荷西”使出極端非常的手段。

一時間,戾氣從他體內一迸而出,化作條條道道幽藍奪目的光帶,甩出陰森的邪氣圍繞“荷西”的身體飛速旋轉著。

如此同時,別墅內有水的區域受到神祗力量的召喚紛紛傾巢出動。伴隨一陣“噼哩噗嚕”的響聲,廚房、衛生間以及浴室的水龍頭全部爆裂,自來水猶如一座座高低不等的噴泉在別墅各處壯麗的噴灑起來。飲水機、飲料酒品等容器突然破碎,里面的液體散得到處都是……

一番驚天動地過后,別墅里徹底沒了響動。

望著室內的狼藉之態,“荷西”在寂靜中迭起一抹怨毒的冷笑。

方才他以法術鎮壓了那個礙事且專情的靈魂,因而從此刻開始,他又可獨占這副承載著自己提坦神祗元靈的身軀,這個叫做“荷西”的人類男子,也可繼續作那至尊無上的海域之王了——

“荷西”抬腳繞開地板上零零碎碎的物品殘骸,在別墅的大客廳里徐徐走了幾步。撒目看去,那對獵隼般的眼光便在不遠處尋到了目標。

倒在側墻邊的角柜旁躺著個破碎的玻璃罐子,里面剩得可以見底的渾濁冷水中泡著一條小魚。

它那線條流暢的魚身上沒有一枚鱗片,光滑裸露的魚肉已經被臟水浸泡了許久,故而全身開始腐爛發白,甚至看不到最表層那些縱貫分布的皮肉紋理。倘不是它的兩個魚鰓正發出輕微的翕動,真會被人誤認為成是條死魚。

“荷西”彎腰,伸手將這尾奄奄殘喘著的病魚從水中撈出來,它渾身散布的腥臭味登時嗆得他別了頭,嫌棄地皺了皺鼻梁上的薄皮膚。

過了半分鐘,他完全適應了這種不雅的氣味,逐正過頭狠狠盯著手心里那條可憐的小生命,兩道瞳光犀利而冷酷。

五指下力彎曲,他將小魚攥得更緊,然后極為滿足地欣賞著它高高~凸起一對滾圓的魚目、無助地張開魚嘴、以殘破的身體在他滾燙的手掌中艾艾彈動掙扎的模樣。

哼!特里同,你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吧?就算你再努力也無濟于事,你愛的女人……馬上就要成為我的囊中物了——

“荷西”瞇起雙眸,臉上的笑容愈發陰沉,一甩頭,他把手里的小魚扔向硬實的地板。

再次憶起卡蕾忒的時候,“荷西”抬起頭幻想著她那纖窈的身段,以及海底神殿和酒店客房中她躺在自己身下時那精致五官所表現出羞憤交加的撩人神色。

“荷西”在心中默念道:

怪只能怪你自己嘍,卡蕾忒!是你對感情不夠專注,不能堅持始終,才會被我有機可乘——

“荷西”深知,此番借助人類身軀里還魂重生的目的唯有復仇,向當初擊敗自己并毀滅海底神殿的德莫斯與卡蕾忒復仇——

當初海洋大戰之時,身為海王的自己就是敗給德莫斯與卡蕾忒“明暗合一”后產生出的震撼力量,所以這次絕不能再以法術直接對抗仇敵,不如另辟蹊徑,換一種另類的報復手段。

黑暗之神、愛與光明的使者,這兩個提坦神祗的神力源一旦結合便可強大到無懈可擊,但是他們的感情生活卻未必完美如此。那個人類男子就是存在于他們愛情中的致命瑕疵。而我,想要成功復仇的話,就要好好利用那個瑕疵……

算計許久后“荷西”打定主意,俊雅的容顏變得陰沉無比,神色泛出侵人的寒意。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