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二章 受到威脅

“好吧,我很高興你對她的愛能夠如此強烈……”

尤金教授無奈地聳聳兩個胖圓的肩膀,隨即說:

“當初,荷西那個亞籍青年也是如此,有一陣,他在學術方面的成績簡直突飛猛進,我為此感覺無比自豪……”

尤金教授不愧是位恪盡職守的導師,一和他人談及自己麾下的學生在學術方面取得某類成績的時候,他便會在自夸中兩眼放光,雙腮緋紅:

“那時候與荷西細細聊過之后才知道他交了女朋友,正處在熱戀期。用他自己的話說,是那個美麗的女友激發了他太多的創作靈感!就在我慶幸自己的才華終于找到理想的傳承者的那時,荷西卻做了一件令眾人震驚的事。誰也沒想到他會因為承受不了失戀的打擊中途放棄學業。后來我曾不斷打電話給身在中國的他,規勸、建議甚至威脅,能用的手段都試過了,可他的腦子還真是軸的可以……布萊克,你根本想不到我的心一度是多么地灰暗,那感覺猶如日復一日精心繪制著獨一無二的畫品,即將完筆臨世的時候卻出現了致命的敗筆般抓狂、懊惱!老實說你的訂婚儀式上,我確是故意要把那種失意和失敗的怒火撒到了你的未婚妻身上。可是,假如我有預知荷西會在不久后的某天重回我的講堂的能力,我當時絕不會為難那個無辜的準新娘啊……”

“算了,那件事已經過去了,您別總將它掛在心上了。”

本來心緒煩亂的德莫斯對待尤金教授自顧自享受的獨白已經聽得極不耐煩,眼下逮到這禿頂老頭話到中途的停頓,趕緊禮貌性的應付著,以示自己從開始就在認真傾聽。

“可是,荷西這次回來后給人感覺很奇怪!”

“……怎么了?”

“可能是搞藝術的職業病,我對周圍的任何改變都異常敏感,總覺得重返校園的這個荷西哪里不對勁……”

德莫斯正在猛速不停的吸煙,心里盤算著抽完它就借機撇下這話癆起身離開的事。可是,尤金教授語峰的急劇逆轉忽然引來了他的關注,于是他側頭盯向身旁的尤金。

這時,德莫斯發覺尤金教授的五官表情已經凝為一種異樣嚴肅的神色。

“不對勁……您指的是哪里?”德莫斯特為好奇緊張的追問起來。

“他已經不再像從前那般好學了,上課經常遲到。不光這樣,他身上的藝術天分似乎完全消失了,幾堂課下來簡直快要把我逼瘋!前些時候,他因為學業成績不理想被我罵了好幾回以后干脆不來學校了,再后來便傳出來他和你未婚妻的事……嘖……”

尤金教授舌頭頂著上門牙輕輕發出“嘖嘖”的聲音,像是對荷西的狂傲舉動唏噓,也像是對德莫斯近來的遭遇頗為感觸。

“他已經不是從前的荷西了……他好像……被邪氣纏身……使人不敢接近……他……就像是另一個人!”

話到這里,尤金教授的雙眼緊緊僵視于前方的某處,兩個瞳孔在自己訴說停止的剎那驟然畏縮為兩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圓點。

“……”

德莫斯不由驚得頭皮一陣發麻。

尤金教授的感覺不正是和自己

的不謀而合嗎?德莫斯心中暗道。

自己剛剛只是與荷西通了一小會兒的電話,便也覺出他哪里很不對勁了,不想現在與荷西接觸最為頻繁的尤金教授也產生出那樣的感覺……

荷西,你到底是怎么了——

——

卡蕾忒沉臉出了書房回到二樓臥室,抄起躺在床頭柜上的手機。

點亮屏幕,她翻開手機的通話記錄,里面最明顯的位置上顯示的號碼就是荷西的。那次接到他的來電應邀到GrandBretagne 飯店與他傳出不光彩的緋聞后她基本沒再和什么人聯系過,更不要說和德莫斯互通電話了。

卡蕾忒點動拇指,按下荷西號碼旁邊的電話圖標,隨后將手機舉到耳邊。

“波塞頓,今早的娛樂熱文是怎么回事!”

信號被接通的第一時間內,卡蕾忒不容對方開口便先行向手機話筒那頭厲聲質問過去。

在未曾謀面的情況下先發制人亮明自己的態度,某些時候往往會占據先機。

“呵呵,真沒想到你會主動打給我……有時候沒見面了,是不是想我了?”

聽筒內傳出了熟悉的男性歡笑的聲音,它正是來自荷西,卻又不是真正的荷西!

“別轉彎抹角!你又想干什么!”卡蕾忒對他的態度已經不再向先前那樣客氣。

“荷西”說話的聲調顯得很沒正形:

“我想干什么?我不想干什么!要干的話嘛……”

話到這里他故意將音調拖長,停了兩秒鐘又轉成悄悄話的音量壓低嗓音吐出后半句話道:

“我自然是想gan 你!啊哈哈哈——”

一連串邪肆不羈的笑聲從手機聽筒里猙獰溢出,仿若條條糾纏不休的毒蛇爭先恐后地鉆入卡蕾忒耳中。

“給我住口——”

卡蕾忒對著話筒一記叫囂,她被聲聲挑逗之辭逼得惱羞成怒,均勻的呼吸變得紊亂急促,再無節奏可言。

將激昂起伏的情緒努力壓了壓,她才正回聲調,肅聲問道:

“直說吧,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真教我感覺奇怪呢!卡蕾忒,沒想到你這問話的口吻居然和德莫斯的一樣,你們還真是天生的兩口子啊!”

“什么?你什么意思?”

聽到對方口中突然提起了德莫斯,卡蕾忒在手機這頭又一陣緊張。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你男人剛剛和我通過電話!”

那面,“荷西”的聲音聽起來得意非凡。

德莫斯,竟然找過“荷西”?

今天早上,德莫斯看到那篇記載卡蕾忒與荷西的過去的網絡熱文后憤然離去,對于他出門以后的行蹤卡蕾忒并不得而知。

可如今“荷西”居然說自己已經和他通過電話,那么,德莫斯離開別墅的單純動機只是為了避開我找個地方與“荷西”通電話?他們兩個聊過什么?德莫斯會不會又做出其他過激的事……

想著想著,卡蕾忒的心當下皺成一團。那些從她額頭滲出的點點冷汗在轉眼之間擴張為豆子大小的水滴從她額鬢兩側滾

落,一種極其不祥不安的感覺自她心底油然生出來……

“你……你和德莫斯……說了什么?”

“別擔心,我們之間的談話非常愉快!他無非就是錢燒的,又要拿錢出來為你擺平這次的網文風波,所以才打電話給我讓我開價。”

“……”

“老實說他真的很愛你,那種對信念的堅持,以及對你無底線的維護,真的讓我感動不已呢!”

遲遲聽不到卡蕾忒在話筒那頭的回音,“荷西”聲音變得陰森起來,狡猾的他知道此刻的她心情不甚好受。

卡蕾忒下力收了收五指,將貼在耳邊的手機握得更緊了。靜靜沉思幾秒后,她干脆省去眾多廢話,一句直接切入主旨:

“說吧,你怎樣才能放過他?”

“聰明!卡蕾忒,你終于學乖了!既然這樣,你肯定知道我最想要什么。”

卡蕾忒當然知道,波塞頓費勁心思在她與德莫斯之間離間挑撥,其真實用意無非是想擁有雅典娜寶石。想要寶石,就先要得到寶石封印解除的關鍵,也就是……擁有她——

“你……休想!我絕不會為任何神祗解開封印!”

眼下的局勢似乎已被“荷西”占據了優利的位置,因此,卡蕾忒的氣焰已現不出剛才的強硬。

“好啊,你慢慢想吧!我不光有時間,更有資本陪你慢慢玩,反正玩耍的全部代價都會由德莫斯替你買單,你大可以親眼看著他一點點失去全部。而且到了最后,黃泉路上他并不孤單,我會讓特里同和那個叫荷西的人類一齊陪他!”

“荷西”言畢不再和卡蕾忒過多糾纏,而是非常果斷地掛了線。

“喂!等等!別對……”

卡蕾忒只說了一半便不得不將余下的話咽回肚里。她原是要說“別對德莫斯下手”,可對方根本不給她說要整句的時間和機會。

無奈,卡蕾忒表情茫然地舉著手機,目光凝滯著前方好一會后才將它從自己耳旁緩緩拿開。

波塞頓太過囂張了,如果再不盡快采取某些行動,恐怕不久后他又會再次生出什么事端。而且,再來的事態恐怕真的是難以收拾了——

聯想著自己確實在近期連連不決的負面事件里蒙受了太多的恥辱和委屈,于是她決心不再忍受。

只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有勇氣、有信心挫敗敵人的陰謀詭計!不為別的,也要為自己曾經流淌過的眼淚,它們絕不能白白灑落,它們必須掉得有價值才行——

卡蕾忒牙關一咬拿定了主意,這次,她要主動出擊!

緊閉雙唇想了想,她再次舉起手機撥通了那娜的號碼。

緋聞事件剛出那會,卡蕾忒曾經接過那娜,也就是冥后貝瑟芬妮打來的電話。

為使自己盡快擺脫困境,也為早日救出荷西,卡蕾忒借機請求過冥王的幫助。如今的時間已過去一周有余了,她的請求還是沒有任何回音。

卡蕾忒內心明白哈迪斯心性高傲,并不是誰說見就能見的神祗。為表達誠意,她準備這次主動與冥族聯系,再次請求與冥王相見。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