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一章 追敵上門

畫室里,尤金教授非常清楚德莫斯滿臉不爽闖進他的教學區的真實用意。

最近這位富有傲驕的男人正被自己未婚妻制造出的各種緋聞以及負面~消息纏身,此番前來的目的斷然不為訪他。

果然,德莫斯并不給尤金教授面子,直言不諱對他道:

“抱歉,我不找你,而是找你的學生荷西!”

德莫斯一邊冷冷說著,一邊以凌厲的目光掃過畫室里的每個人,自行搜索目標。

“呃……他今天沒來上課。走,我們到外面聊……”

尤金教授了解德莫斯的脾氣,生怕他在自己的講堂上鬧事,使自己在學生中的聲望受到連帶影響,于是招呼他去畫室外面。

“既然荷西不在,我告辭了!”

德莫斯收了撒尋的目光,迅速朝尤金教授有些衰老的臉上看了一眼后轉身疾步出了畫室,對他再無第二句廢話。

離去的途中德莫斯隨手掏出手機調出通訊錄,然后撥動拇指鎖定姓名是“荷西”的那個號碼后按動屏幕里的撥打鍵。

信號很快接通了,提示音響了很長的時間,就在德莫斯等得不耐煩想要放棄的時刻來電終于被手機那頭的人接進。

“喂,學長?你我可有大半年沒有互通電話了吧!”

聽筒中傳出“荷西”的含笑之聲,德莫斯聞言隨即止了步。

“我要見你!你現在在哪?”他向話筒那頭直接發問,語氣干脆決絕。

“見我?呵呵……”

“荷西”的笑聲聽起來極為虛假,像是從咽喉中生生擠出來的怪異聲音讓德莫斯使勁皺起了眉頭。

“快說,你現在到底在哪!我馬上過去找你!咱們談談!”

“你當我愚還是傻?上次被你揍得半條命都沒了,傷剛剛痊愈又跑出去吃你的虧?”

“別轉彎抹角,告訴我,你到底想怎么樣!”

見挨過自己暴揍的“荷西”眼下學得精滑了,不肯輕易露頭,德莫斯也不浪費時間,直接對著話筒厲聲質問一句。

“……什么我想怎么樣?你在指什么?”

手機那頭,“荷西”略微頓一頓,緊接著繼續裝瘋賣傻下去。

“別他媽廢話了——說吧,你到底怎樣才肯放過卡蕾忒——”

德莫斯被激怒了,扯著渾悶的嗓音朝話筒那頭的“荷西”呼喝了句。

“媽呀,學長!我的耳朵受不了啊!你不要激動,不要叫嚷!relax,relax!”

“快說!你到底想要什么?為何要向媒體出賣你和她的從前?你想要錢我可以給你,但是今后不準你再在我和她的生活里出現!”

德莫斯氣急敗壞,也不想與“荷西”交談太久,因此直接開出條件。

“呵呵,學長你果然大方啊!可你別忘了,金錢其實并不能為你買來一切哦,尤其是一個女人的真心……”

“荷西”的聲音溢出幾許戲謔的口氣,似乎對德莫斯亮出的誘惑不甚領情。停了兩秒,他繼續信心頗足地說道:

“如果比財的話我確實不及你分毫,可是談及與卡蕾忒的真情方面我并不輸你!”

“你說什么——”

德莫斯依舊壓不住火,卻不知情緒激亢的自己已經被對方引進了一個心理陷阱之中。

“你應該沒忘卡蕾忒是為了誰才來人界的吧?我和她在前世早已有約再先,是你為了可恥的目的強行將她從我身邊奪走!和她在酒店客房見面那時她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她是為了奧林帕斯,為了雅典娜寶石不得已留在你的身邊。她所愛的男人自始至終都是我,否則,當初也不會決意和我私奔,也因此再次相見她和我才會做出情難自持的事情!”

“……”

忽然之間德莫斯無言以對,攥著手機的右掌劇烈顫抖起來。

她是為了奧林帕斯,為了雅典娜寶石不得已留在你的身邊!她所愛的男人自始至終都是我——

在“荷西”滔滔不絕的陳述中,只有這句才最為關鍵。它猶如一柄尖銳陰森的利箭剎那射中德莫斯滾熱的胸膛,瓦解了他的全部驕傲與自尊。

登時,他呆納地站立著,再也說不出半句話。

“喂?學長,你還好嗎?學長?說句實話,我真的不想和你繼續爭斗下去,本來你我的交情還算不錯的。其實解決所有矛盾的辦法很簡單,我只想讓卡蕾忒重新回到我身邊來,僅此而已!你若真心愛她,就該還她自由而不是困束她的選擇……”

德莫斯沉著頭默默掛斷了手機,不再繼續聽“荷西”接著長篇大論下去。他靜靜地站在綠茵半環的研究生院主樓外的空場上,斑駁搖擺的樹蔭下,直直獨立的身影顯得尤為寥落。

那個男人,那個剛剛和我在手機里通話的男人……真的是荷西嗎——

在微風中站了一刻,德莫斯心中暗暗生出越來越多的疑問。

卡蕾忒離開奧林帕斯來到人界之前,他與荷西曾經有過數年的私人交情。在他的記憶中,荷西總是個為人謙誠、直率的青年。

今天的他,又為何顯得鋒芒畢露?僅僅通過言語之間的交流,那種咄咄逼人的氣勢就已經暴露無遺了?而且……

德莫斯在腦中將“荷西”方才說過的每句話都細細過濾一遍,思緒受到牽引后,逐漸移了方向。

卡蕾忒對我的愛,到底會不會因為荷西的回歸而改變……我究竟還是不是唯一駐在她的心里面的男人……

德莫斯緊鎖滿面的憂愁抬頭望向萬里無云的藍天,長久以來,被各種負累之事攪擾得漣漪迭蕩不休的心湖再次翻起一陣波瀾。

他沒忘之前那個避孕藥小插曲,那個時候自己也曾有過擔憂,怕是卡蕾忒與他的結合與那顆雅典娜寶石有著直接關系。不僅如此,他更怕荷西再回希臘的那天,便是卡蕾忒選擇毅然離開自己的那刻——

如今,德莫斯內心最為擔心的兩件事……真的一并發生了——

雖然在訂婚儀式上卡蕾忒已對他萌露出真愛之情,卡利謀權后也對他有過不離不棄的承諾,可是至今德莫斯不得不承認,僅就愛情而言,卡蕾忒心中在

裝著他的同時也為荷西留有一個位置。這個位置永遠不滅不消,恐怕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上,這個只屬于荷西的位置空間更會無限擴張,接著還會將德莫斯從卡蕾忒的內心世界里徹底排擠出去——

“布萊克老弟!”

一記洪亮的呼聲來自尤金教授,從德莫斯背后落地有聲地響起來。走近幾步,他舉起一只膚白肉厚的手掌拍拍德莫斯的肩膀。

無疑講,這個動作的完成對于與德莫斯身高存在一定差距的胖老頭來說困難點,盡管如此,它還是能將德莫斯漸漸飄遠的心魂勉強拽回了本體。

“哦……尤金教授……”德莫斯回身看看自己身邊的胖子,繼而不好意思地說:

“我來的不是時候,耽誤你上課了吧?”

“沒關系,我讓學生們自己練習了。很理解你,搞藝術的人骨子里就該有種瘋狂與沖動勁頭,就像梵高、達芬奇!”

“你就……別糗我了。”德莫斯笑意牽強,辛澀之味十足。

“得了,我是很認真的對你說。好了,我們去那邊長椅上坐坐吧。”

說話間,尤金教授引領德莫斯走到一棵矮灌邊的白漆長椅旁,兩人并肩坐下。

尤金教授從上衣兜里掏出一個雕工精良的錫質煙盒打開,將里面排碼整齊的咖色煙棍遞到德莫斯眼前。

“來,抽一支。”

“在這里……?”

德莫斯詫異,他知道校園的大多數場所都是禁煙區。

尤金教授面帶狡黠的微笑,一只眼睛突然神秘地向著德莫斯那面擠了擠。

“沒關系,有些時候我們都要學會變通……”

說著,他自己最先捏起一支煙銜在嘴里,又拿起第二支塞到德莫斯手中,接著摸出金屬打火機。

“叩”地,打火機翻蓋的清音響過后,兩支香煙一先一后被橙亮的火苗點燃了。

悠悠煙草的綿淳味道隨著縷縷青煙的浮起擴散出去,在兩人的身體間回旋飄蕩。

吐出一抹煙霧后,尤金教授將目光放遠,口中慢慢地道:

“布萊克,我知道因為上次故意給你未婚妻難堪的事你對我心存芥蒂了。其實……我確實該對她的落水負一定責任……”

德莫斯沒說什么,默默吸了幾口煙,又用夾煙的那只右手的食指彈彈煙灰,隨后寥寥看著那幾點灰白的輕屑在空中隨風散去。

“其實,我當時并沒有惡意。就算現在,我也只想十分肯定地告誡你,漂亮的女孩在戀愛中總是占有這樣或那樣的優勢,可是論及婚姻的話她們有時并不是最合適的人選。”

“卡蕾忒是……我這一生的最愛……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改變想要娶她的決心。”

德莫斯清楚尤金教授剛才的話的確是句善意的勸慰罷了,因此神色淡淡地答他一句,兩點邃夜般的眼眸平視著前方空闊的校園,一對紋絲不移的筆直目光仿佛是他堅決不變的內心的特有寫照。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