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章 陰謀再起

藝術節閉幕式當日清晨,卡蕾忒在平日的習慣時間里來到餐桌邊落了座。側頭望望一旁空空的座位和相應位置上殘存著食物剩渣的餐碟,她的神色顯得異常寥落,與透過落地玻璃窗投進來的明媚陽光相比較,是那么黯淡,那么渾噩。

從前,餐桌上的氣氛都沖溢著溫馨與幸福,如今這里卻變得冷冷清清,靜得似乎只能聽到卡蕾忒獨自一人的呼吸和咀嚼聲,以及手中銀質餐具碰觸瓷碟發出的清響。

自從德莫斯回歸公寓的當晚故意將卡蕾忒棄在臥室的床上后便和她過起了別樣的分居生活。在別墅里同處,他卻在一日三餐的時間里遲到,大多等卡蕾忒吃完了他才駕到,或者干脆吩咐諾亞將食物拿進他自己的房間。

一開始,卡蕾忒還在桌邊靜坐期待他的來臨,直到后來有次他趕到時看到她就對她投去一個冷眼后轉身出了別墅,她才明白這是他有意想要躲開與自己碰面。

每天德莫斯待在別墅里的時刻,他除了只在一樓活動便再不踏上二樓的階梯。仿佛一夜之間,他頭頂上的那方區域成了最難跨入的雷池禁地,那個曾經由他和卡蕾忒構筑的私~密愛巢,現在也淪為了一個女人的冷宮!

近侍諾亞依舊對她有求必應,但是那份板臉的“恭敬”背后卻反應出一種極其強烈的蔑視與無言。

對此境遇卡蕾忒除了感到悲苦外也覺無可奈何。她不知道德莫斯對她采取的冷暴力還會持續到何時,更不清楚橫亙在他們關系之間的裂痕是否還有被修復的可能。

落寞的卡蕾忒剛剛咽下一口食物,便聽到從一樓書房的方向涌過一陣亂糟糟的腳步聲。詫異地抬頭張望,她正好看到德莫斯像一陣呼嘯的旋風般疾步奔了過來,在他身后的是臉色冰冷的諾亞。

此時,極度的憎恨與憤怒覆蓋在德莫斯的臉上,化作一張被烈火燒得通紅的厚重面具,丑惡了他那原本絕俊的容顏。

卡蕾忒被他恐怖的表情驚得心中劇烈一抖,輕輕放下手中的餐具,與他驀然對視之間神色顯得有些無辜。

德莫斯鄙夷地朝她看了一眼,沒說任何話便抽身而去。

卡蕾忒緩緩從餐位上站起來,接著聽到車庫聯通門那邊傳來“窸窸窣窣”的響動。

德莫斯又要駕車離開別墅了——

卡蕾忒緊走幾步后最終在躊躇中停了身,目光撒向他一路離去的方向,她現出整臉的憂傷。

諾亞送走德莫斯后不一會兒就折了回來。

“我可以收拾早餐了嗎?”

他神色麻木地經過卡蕾忒身邊走到餐桌旁,對她頭也不回地發出疑問,眼神淡漠地注視著一桌子的食物。

“發生什么事了?”卡蕾忒反問諾亞,神色緊張。

“……”

諾亞沒吭聲,低著頭開始收拾桌上的食物和餐具,動作麻利,極端冷淡的表現和剛才德莫斯過于激烈的反應形成了明顯的比差。

肯定又出了什么大事——

卡蕾忒內心當即七上八下懸在了半空,再也顧不上面子繼續追問起來,焦灼的語氣夾帶央求的口吻。

“到底怎么了?你告訴我啊,諾亞!”

諾亞靜了幾秒,然后將剛剛托在兩手間的刀叉和盤子等物件重新放回了桌上,抬首直視卡蕾忒,對她再無隱瞞:

“你

不妨去看看今早的娛樂新聞!”

卡蕾忒眉頭一擰,繼而像只驚弓飛鳥疾疾逃離了餐桌直接去了書房。

諾亞的提示讓她膽戰心驚。

無論是先前的落海事件還是這次自己與“荷西”的私會緋聞,之所以鬧得全歐洲都在沸沸揚揚的原因直接有賴于那些媒體記者們的瘋狂炒作曝光,而卡蕾忒和德莫斯也在這兩起事件中深受其害。

如今,平靜的生活已變得不再平靜,在與德莫斯關系緊張不協的時刻,她真怕自己的某個不妥行為又被那些無良的記者們抓住然后無限放大,進而再一步激化自己與德莫斯的矛盾。

新聞?怎么又是新聞?這次媒體又揪住我不放嗎——

卡蕾忒邊猜測邊小跑著進了書房,坐到寫字桌前。

電腦開著電源,屏幕也是亮的,剛剛德莫斯一直在用它。

寬幅的屏幕上顯示的頁面是篇文章,出自一個德莫斯經常閱覽的娛樂網站。卡蕾忒只向那文里看了第一眼立刻目瞪口呆。

文章的配圖使用的乃是真人照片,而那照片……竟然是卡蕾忒與荷西戀愛時期的合影自拍!

卡蕾忒腦子空白一片,呆呆坐了幾分鐘后僵硬的身子才緩過勁來。伴著極速彈躍的心跳,她抓起鼠標按動幾下,將頁面翻到文章最開頭瀏覽起來。

“潔白婚紗背后的暗影:我的異國之愛”在Flash活動字體的襯托下,這篇由某位知名媒體社團的資深記者以中國留學生荷西為視角,并運用第一人稱的敘事方式撰寫的自傳體文章的標題非常搶眼,其意味深長的情調尤為突出。

正文內容講述的是荷西在希臘留學期間與油畫大師的未婚妻卡蕾忒·拉其奧從相識到相戀、中途又被自己的學長,即卡蕾忒現在的未婚夫險惡插足,最終拆散的過程。當然,對于那些摻雜神祗恩怨的奇幻經歷沒有絲毫提及。

文章整體雖然文字簡練但筆法煽情,此外更配了大量荷西與卡蕾忒昔日在一起時的手機拍照作為配圖,因此全篇足足十八頁的篇幅中,照片的份額占了主體的四分之三。

文章上傳后短短的兩小時里評論區的留言已經上千,各類說法不同,褒貶不一。

既有人同情遭受愛情背棄的荷西,也有人支持追求物質幸福的卡蕾忒。還有一小撥人對文中照片的出于產生了質疑,他們認為正是男主角荷西親手向新聞界出賣了自己與戀人的隱私,從某種意義上看這也算是對愛情的背叛,因此對他的行為感到不恥。

卡蕾忒看過全文后只覺頭暈目眩,癱在軟皮轉椅上的軟綿綿身軀不住地冒出陣陣冷汗。她緊緊~合了雙眼,再沒膽量向面前的電腦屏幕上多看一眼,更不敢回想那些照片里的幕幕往事。

波塞頓這是想干什么!他一手搞出來的緋聞剛被壓制下去沒多久就又生事端,這是存心要將我和德莫斯往絕路上逼啊——

想到海王利用荷西的肉身作為擋箭牌屢次犯案,卡蕾忒內心便憂恨難平。

目前,了解海王罪惡動機的人只有她!單憑上次他當她面指出她是解除雅典娜寶石封印的關鍵這點就可斷定,他處心積慮策動這場連環陰謀就是想要設計拆散她和德莫斯。

波塞頓和卡利聯手了,他們兩個想要的人是我!因為只有我可以為雅典娜寶石解除封印——

我并不是因為害怕才要躲在德莫斯身后,我愛他,因此不想離開他,更不想失去他!可是,如果繼續留在他的身邊,勢必會連累到他!我已經害了太多的人和神祗,柏修、特里同、還有荷西……

深深矛盾與自責中,一張張熟悉的臉孔在卡蕾忒眼前閃過,使她悲憤交加的心情逆轉為徹底的悲慟。

身子前傾,卡蕾忒趴在寫字桌前默默流著眼淚……

——

希臘,雅典綜合大學研究生院,主樓東畫室,當地時間上午九點四十分——

三名進修藝術系的學生正對著前方的男體模特不停擺弄著各自手中的筆刷和畫板。他們的指導教授正是霍恩斯·尤金,此時他正面帶一絲不茍的神情環步在這幾名學生身邊,悉心審視著他們的作品,不時給予指導意見。

突然,畫室的門被一股巨大的外力推開,使得厚實的木質門板狠狠拍在墻面上發出“砰”的悶響。接著,那撞擊之處的墻面裂開幾道大縫。

畫室里的眾人全都驚呆了,他們看到一個全身黑西裝、儀表堂堂的美男攜著滿臉的怒火,疾如一陣黑旋風般掠進了畫室。

最先從這意外之中反應過來的人是畫室最前方的男模,他愣愣看著自門外沖進來的闖入者,心里感覺來者不善。隨后他緩緩改變了靜止多時的裸姿,翻身下了展示臺,躲進畫室一角用作換衣的隔簾。

尤金教授是從震驚狀態中恢復清醒的第二人。他認得眼前的造訪者,不正是與自己同在藝術協會共事的塞威爾·布萊克嗎?

“嘿,布萊克老弟!今天你能大駕光臨我工作的地方,真是讓我感覺無限

榮幸啊!”

尤金教授臉上的表情從驚訝變為驚喜,幾步趕上去與德莫斯寒暄起來。

這名闖進畫室的英俊男人確實是德莫斯。

早上,他無意中看到娛樂網里那篇關于卡蕾忒與荷西戀愛史的文章時便攜著沖天的怒氣趕到雅典大學。

一路上,德莫斯雙手操控著方向盤的同時腦中也在揣測不停。

這次的隱私揭露事件擺明就是荷西的所做所為,那些配圖照片就是指證他是主謀的最有力證據。

他這是有意挑釁啊!想要報那頓暴揍的仇嗎——

德莫斯在駕車行駛的途中內心漸漸濾清了思路,是荷西向媒體透露了他與卡蕾忒的從前。無論出于什么目的,自己必須立刻找到他當面和他對質。

德莫斯心中在憤怒不已的同時也橫生出更多的傷愁。

那篇熱文附帶的照片里,依在荷西身邊的卡蕾忒面上帶著醉人的笑意,就像一縷耀眼的陽光蟄疼了德莫斯的雙目。

是啊,很長一段時間之前,她那令他神往的笑容曾經屬于另一個男人。

坐在凱雷德的駕駛位上,德莫斯不停回憶著那些真人照片里的一幕幕景象。

雖然圖中的女孩如今已完全被自己擁有,雖然心中清楚那些照片只是她的過去,可是目睹她與那個赫發的中國男子身體緊偎著身體的瞬間,德莫斯的心底依然會涌升出一種異樣的不適感覺。

不僅如此,那種異樣不適的感覺持續摧殘著他的身心直到現在,德莫斯認為,在未來很長時間里,那種感覺還會不斷攪擾著他……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