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六章 投懷送抱(2)

接待間里忽而陷入寂靜之中,除了這對男女頭頂上方的照明燈在通電狀態下發出極微弱的“嗡嗡”電流聲音外,幾乎再聽不到其他響動。

瑪雅似動非動地輕搖一下自己的上半身,那方淺色的LV流蘇披肩立刻滑下她略顯精瘦的雙肩。而她本人緊接著又挪了挪修長的身軀,將一腿疊在另一腿的同時,她那高高開起的側邊裙衩里也隱約現出一段白花花的皮膚。

德莫斯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

對于眼前的景致他內心再清楚不過,看來這個心機婊的胃口依舊很大啊!也許,這才是她深夜到訪的真實目的吧——

“行行好……幫我查下去。”

德莫斯以溫切的微笑回應女記者的挑逗,一雙夜色深瞳凝住她,臉上的神情卻顯得并不卑微。

瑪雅應聲向前傾了傾上身,縮短自己與德莫斯之間的距離,明徠的水眸在這刻變得嫵媚多情。

“好啊,我可以幫你。可是布萊克,你拿什么回報我?”

看著朝自己越發湊近過來的紅唇,德莫斯不動聲色地單手握拳掩在自己嘴上清了清嗓音。

瑪雅臉色一驚,連忙正回前挺的身子。

“你是不是覺得熱了才脫去披肩?等一下,我把空調溫度調低點!”

“布萊克!”

德莫斯在瑪雅不滿的叫聲中從軟椅上站起走到墻角的立式空調前按了幾個按鈕,剛轉身便被嚇了一跳。

不知何時,瑪雅竟像個幽靈般悄無聲息地站在了他的背后。在他回身的剎那,他和她的身體就無可避免地撞到了一塊。

“干嘛還要躲開我!”

瑪雅有些生悶氣,撅著兩片涂潤的薄唇。她對德莫斯揚起尖尖的蛇精臉,在粉黛精施的晚妝修飾下,原本平庸的姿色看起來竟顯得頗有情致。

瑪雅伸出兩條白以的長臂勾住德莫斯的脖子,已然顧不得臂上的皮膚被空調驟降的溫度激起了滿層的雞皮疙瘩。一張經粉底打磨得好像蛋清一樣光滑細膩的白臉上,浮起的笑容極是輕佻:

“你知道我從未對你真正死心,更不會在乎名分。既然你家中的那位最先對不住你,你又何必為她守身?布萊克,別在自我矛盾了,你這樣做沒有任何不對的!”

德莫斯心中燃出一絲厭惡的情緒,這徒生的感覺將方才對她的感激之情瞬間替代得干干凈凈。

就算共事的時候她還是非常爽快的女人,可一旦對他糾纏起來,她就完全變為了一灘難甩的爛泥!

“別鬧了!這日子口上我自己可不想傳出什么一夜情的花邊新聞,再成為你們追捧的焦點!”

德莫斯看著她板起臉,表情一本正經。

“你放心,我肯定會保護你的利益,而且日后也會非常遵守規矩。只要你想我都會隨時奉陪,但是絕對不會影響到你的家庭……”

瑪雅還不心死,一面聲調婉轉勾挑地傾訴著,一面繼續向德莫斯懷里湊去。

“你……不虧是個小壞壞……”

德莫斯對還在英勇表現的女記者笑罵一句,右手向著旁側的空調伸過去,果斷將空調的風頁往下一拉。

呼呼的涼風眨眼間吹透了兩人的身體。

“呦!好冷啊!”

瑪雅身子激靈打個寒戰,往德莫斯胸前扎得更猛。

“冷?那要多穿衣服啊!”

德莫斯半開著玩笑,突地推開瑪雅幾步走向沙發,抓起扔在上面的披肩甩到她手中。

“布萊克,你可真是的……哈湫!”

瑪雅見自己的美夢再次落了空,臉色轉瞬沉下去的同時打了個噴嚏。她兩手迅速動了幾下,將披肩緊緊裹

在自己瑟瑟發抖的身上。

“布萊克,你能不能收起你的驕傲!我知道現在的你很孤獨也很痛苦,無論從哪方面講你都很需要我,不是嗎?”

工作室的接待間里,女記者瑪雅依舊喋喋不休,講話的語氣和態度較之剛才色誘那會兒強勢了許多,更多像是一種脅迫的口吻。

她講得的確沒錯——

德莫斯心想。

身處人類社會,就算神祗再過強大,也會遇到法術和力量都派不上用場的時候,因此總需得到這樣或者那樣的幫助。

眼下為了查明緋聞真相,自己終歸還要用上身邊這位自作多情的女記者,因而拉仇恨值絕非明智。

想到這里,德莫斯換上一副和俊的笑相。

“好吧瑪雅,算我懇求你,如果你這次幫我查出那個人的身份,我自然不會虧待了你!”

“呵呵,少來了,有錢人,我才不稀罕你的臭錢!”

瑪雅對德莫斯的意思心領神會,盡管臉上付之一笑,可那對貪婪的眼神早已將她此刻心中最真實的想法暴露無遺。

“不管怎么說,那些都是你應得的!”

德莫斯早就將她臉上微妙的表情變化看在眼中,對她肯定說完后話鋒接著一轉:

“好了,很晚了,算你可憐可憐我,賞我一個送你回去的機會如何?”

被下了逐客令,瑪雅頓時兩眼瞪得更厲,惱羞地用勁咯了咯牙。

老實說,著裝性感暴露的她此番深夜前來探訪德莫斯壓根就已經作好了和他一起過夜的打算。這時候的他正被未婚妻搞出的緋聞弄得焦頭爛額,對于動機本就不純的她來說是再好不過的機會。

原本為了自己衣食不愁的后半生,瑪雅決心在今夜主動獻身,務必趁熱打鐵把生米做成了熟飯。

可她萬萬沒想到德莫斯的定力如此堅韌,看來自己的全部賣弄和表演,到頭來不過就是自取其辱罷了!

瑪雅滿臉不悅的神色,用尖細的高跟鞋后跟狠狠跺跺地,帶著氣對德莫斯抱怨道:

“沒見過這么一根筋的男人!她都對你不忠了,你還想做模范丈夫啊!”

“就算她再多不是,也是我這輩子唯一的老婆!”

德莫斯盯著瑪雅表情更色的尖臉說得字字清晰強勁,眼光突而明澈,銳利。

他無可否認,即使自己再惱再恨卡蕾忒,那種在心底里對她的認可也早已根深蒂固。即便現實有太多殘酷,她在他內心之中占據的分量也是亙古不變的。

瑪雅神色一怔。許是被德莫斯表現的決絕驚到,又或是有感于他對自己未婚妻的忠誠之愛。靜了兩秒鐘,這精明執拗的女記者終于敗下陣來。

“時間確實很晚了,我不打擾你了。”

兩條手臂在胸前縮了縮,瑪雅將身上的流蘇披肩重新裹緊后轉身。

“我送你回家吧!”

德莫斯也不挽留,翻出凱雷德的鑰匙跟在她身后。

“謝謝,我開車了。”瑪雅口氣冷淡,腳步越走越快。

“那我等你那邊的消息!”

“……”

出了工作室大門,瑪雅又回身與德莫斯對視。

一秒鐘時間過去得非常快,她最終忍不住話,開口對他道:

“布萊克,你是個聰明人,其實不用調查你自己都能分析出來那幕后人的身份。”

“怎么講?”

德莫斯輕微瞇了瞇眼認真聽著,他明白她這話帶有很強的提示性。

“從女方來講,與老情人約會的事情就算是對閨蜜都不會輕易講出口,想必這個走漏風聲的家伙與緋聞事件中的男人有某種聯

系。不是個和他認識的,便是與你在生意上結了怨,而這個仇敵又恰恰知道你和準新娘之間發生的所有故事!”

“……多謝!”

德莫斯聽完臉色更加緊張,不覺間兩道劍眉的眉梢距得更近了。

經過瑪雅的提示,他混亂的思維豁然明確,可心卻顯得越來越沉重。

“我會再好好想想,另外請你繼續幫我,價錢好談。”

他再次對她重申一句。在他眼中,她這樣的女人也只配和自己談“錢”!

瑪雅會意,斜起兩個唇角綻出心滿意足的笑顏。事到如今,自己真正奢求的東西得不到手,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好啊!我要五百萬……歐元!”

“沒問題!明天上午你把那人的身份背景和你的賬號一同給我!”

瑪雅本是信口開河,不想德莫斯回答得很為干脆,眼皮甚至都不眨一下。

她神色驚凝一刻,繼而轉得興奮,幾乎快要忘形。

“等我消息吧!”

她魅惑笑著拍拍德莫斯肩膀,如醉如癡般晃著腰肢幾步下了臺階,向著路旁的一輛白色寶馬香車挪步過去。

德莫斯默聲注視她上了轎車,啟動油門后扳轉方向盤離開后,才長舒口氣無奈地搖搖頭。

這個女人啊!

別看受過高等教育,從事的職業也具有較高的社會地位,至今卻還單身的原因,除了自身在衣著裝扮上不懂揚長避短外,最主要的還是功力心和虛榮心太強。一般人她看不上,不一般的人看不上她,因此,自己活活地耽誤了自己——

然而有關這女記者的一切都不是德莫斯該操心的事,他也僅僅在自己心里對她范范評價了一下,便關好大門回了工作室二層。

——

雅典,拉沃海景別墅區一處偏僻的海岸邊——

晚間時分,“荷西”撒遠裸視的雙目,深棕的兩眸久久被遠方海平線上的半盞圓月牽引著。

在他的斜后側,站著一臉洋洋得意的女記者瑪雅。

“昨天他已經找過我了,要我幫忙查緋聞事件的情報賣家身份。相信只要我肯幫他,很快他便會知道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搗鬼。”

瑪雅向“荷西”走近一步,薄唇間疏露的笑意甚是凌厲,似暮空中那半輪皎月所發出的清冷月光。

“哼!照你說,我現在應該怎么辦?”

“荷西”也不回身看她,眼神直直看著海上的明月,神色泰然。

“給不給他真實的信息全在于我……別忘了,當初是你想要自導自演的鬧劇引起更壯觀的轟動效益,才要我故意在開幕式上把你和準新娘幽會的消息放給布萊克。假如我把真相全都告訴他的話,你就死定了!”

瑪雅一面聲色悠悠說著,一面雙臂抱肩輕搖著上半截身子。她的眼中,滿是對前面那衣冠楚楚的亞洲人的鄙夷,以及對自己頭腦里擁有的聰明智慧的贊佩。

荷西也是清凜一笑:

“你這個雙面間諜當得不累嗎?吃完他又來吃我,牙不疼嗎?該給你的已經都給你了,你還不知足?”

“一筆歸一筆,那些不過就是了事費罷了!”

瑪雅狡黠笑著,朝“荷西”的脊背揚了揚頭,神態極富挑釁: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剛剛賺足了一筆,在這里半山腰買了海景房并獲得了本地的居留許可簽證。如此看來,你這個亞洲人是打算長期留在希臘。因此這個時候特別要考慮清楚,千萬別吃上官司。”

“你勒索我,難道就不怕吃上官司嗎?”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