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五章 投懷送抱(1)

掛斷手機,卡蕾忒陷入沉思。

與冥王哈迪斯見面后,該如何向他說明“荷西”的事。深究來看,海王侵占他人肉身寄托自己的元靈再度重生,冥府對此有脫不開的干系。

可是,就算冥府失責,自己如今正需要外援,又如何在不得罪冥王的前提下取得他的幫助呢?

——

德莫斯送走凱特醫生一行三人后也離開南區別墅,駕車直接去了他的工作室,他決心今晚留在那里過夜。

工作室二樓的一處房間便是他的私人起居室,方便他偶爾夜以繼日趕工不能返回別墅時可以有地方放松休息。

德莫斯坐在起居室的單人沙發上點燃一只香煙吸了兩口,隨后注視煙頭的紅光在明滅反復的變幻之中泛起一縷縷清煙,裊裊地升空后又融化在透明的空氣里。

靜下心來認真分析,德莫斯終于發現今天互聯網上爆點的緋聞事件似乎有太多蹊蹺。

首先說卡蕾忒,她一向清純善良,思想在某些方面還算保守。縱然心里面還念著荷西,與他還在保持聯系,可總不至于剛剛見面就被他忽悠得喪失了理智,輕而易舉和他滾到床上去吧——

德莫斯又想起事發之前,那個“咖點”媒體社團的女記者瑪雅曾經向自己示警。

如此說來,媒體們能夠一早掌握到這條油水淋漓的消息,根本就是有人向記者通風報信,而這個人便是整個事件的始作俑者!

這個可恨的家伙,精心導演了一場大劇,將我和卡蕾忒甚至是荷西都納為他的演員,而看戲的觀眾便是媒體和群眾……

腦中靈光一現,剎那間幾個疑點都貫通成為一條直線。那刻,德莫斯不由得驚出了渾身的冷汗。

他感覺自己已經被一面大網牢牢困住,就算竭盡全力身體也難以掙脫。編制這面堅固大網的材料不是別的,正是一場迷離難辨的陰謀——

手邊的座機突然響鈴,使沉思入境的德莫斯身子聳然一顫。他連忙將快要燒到手指的煙蒂頭朝下往煙灰缸里按了兩下,另一只手拿起聽筒。

“我是布萊克……”

“王,是我。”聽筒里傳出諾亞的聲音。

“什么事?”

“王妃的體檢結果已經發到我手機上了。”

“說說看!”

聞言,德莫斯淺淺迭起眉頭,心里沒來由好一陣緊張。

“額……”

諾亞似乎有些窘迫。

“干什么!把信息的原話讀給我聽!”

德莫斯顧不得在意其他,加重口氣命令諾亞。

“體內取樣化驗鑒定,泌物無異常混合……”

“……好!明白了!”

德莫斯怔了兩秒才反應過來,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他用手捂住聽筒長長舒了口悶氣。

“王,需要我明天一早出去為你買個新手機嗎?”

“不用了,我自己搞定!你留在別墅里看著她,不準她再出去!我過兩天會回去!”

德莫斯的態度很快變回了剛才的強勢,對諾亞吩咐完便掛了機。

又思忖一陣,他再次拿起座機聽筒,憑借記憶撥通了一個號碼。

“你好瑪雅,明天中午有時間嗎,相約吃頓午餐吧……”

——

靜坐至午夜時分,德莫斯終于感覺到體力和精力均在煩悶無比的心情中透了支。于是從沙發上站起來,預備去沖個澡歇息了。

樓下的無線電子門鈴響起來,工作室外面有訪客到了。

這么晚了,誰啊——

德莫斯心中好生納悶。

如果是客戶或者生意伙伴的話,大多都會提前預約的。就算沒有預約,但凡是正常人的話,也不會貿然做出深夜前來打擾的失禮之舉。

無論是誰,如今已經是工作之外的時間了——

德莫斯決定不去理它。他想,任門鈴再響一會,想必門外的訪客便會知難而退。

此時的德莫斯還多了個心眼。

有關卡蕾忒的緋聞和自己在酒店里動手打人的事件剛剛被網絡曝光,這深夜來訪的神秘人該不會是一個或者幾個記者吧?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更不能輕易下去為他們開門了——

德莫斯心里打定主意,也不準備去洗漱了,而是扭身關了起居室的照明燈后直接上了床。

門鈴聲安靜下去。

可沒出一分鐘,床頭矮腳柜上的電話座機居然又“嘟嘟嘟”地吵起來。

誰呀這是!好大的膽子——

德莫斯的心情再次被攪得異常煩躁起來,目光洶洶地朝座機上的夜光顯示屏望去。

那上面的號碼,不是剛才我撥出去的那個手機號碼嗎?

德莫斯一愣,隨后才反應過來,急忙伸手撈起了話筒。

“喂,布萊克,你還真是膽小呢!有客上門你不但不迎接還迅速關了燈!”

未等德莫斯開口,話筒那邊的女聲便搶先一步溢出來。

“瑪雅是你啊!這么晚了你還沒休息?”

“你似乎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現在就在你的工作室外面,你應該還沒脫光衣服躺下吧?噢呵呵……”

話筒那頭,女記者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還沒有!我馬上下樓迎接你的大駕。”

德莫斯起身下了床,重新開燈又整理了襯衫長褲,這才匆匆來到一樓。

門廳里,德莫斯點開無線視頻對講看了一眼。果然,工作室的大門外只有瑪雅獨自一人。

德莫斯隨即放了心,在儀器上熟練操作幾下為電子大門解了鎖。

“晚間愉快!”

工作室外面,女記者瑪雅一看到德莫斯推門走出來迎接她便有些得意地揚起下巴,悠悠晃著身子對他微笑著打招呼。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你打給我的號碼不是你工作室的嗎?我猜想你肯定在這!”

“不好意思,要不是你來我幾乎忘記了今晚酒會的事。”

德莫斯邊說邊將瑪雅請進工作室一樓的接待間。

“今晚的酒會真的是太棒了!各界名人都在,布萊克你錯過它真是太遺憾了。”

“喝點什么?紅酒?香檳?還是別的?”

“酒就算了,我已經喝得太多了。給我來杯果汁吧。”

瑪雅并不和德莫斯客氣,坐到沙發上便直接吩咐他。

“好,你坐著等一下。”

德莫斯出了接待間幾分鐘后返回,手里端了一杯橙汁,他將杯子遞給瑪雅。

她“咯咯”笑了兩聲,才道:

“真不好意思哈,要你這么個知名人士為我做這種事。你的小管家呢?那個俊美的小伙子沒跟著你?”

“諾亞早就回別墅了。最近實在太忙了,我怕累壞他,叫他先回去休息。”

德莫斯說著,信手拉了把軟椅坐到瑪雅對面。

“哦?”

聽了他的解釋后瑪雅挑高兩道描得甚為精致的細眉,精明的神色看上去對德莫斯的回答充滿質疑,然而卻也不想輕易將他的謊言拆穿。

因為參加藝術節開幕式晚間的酒會,瑪雅將早間的職業套裝替換為一襲巧克力色的絲綢晚禮裙,右側單臂吊帶的低胸露背樣式雖然很性感,可穿在身材“平平”的她身上說實話并不合適。

“……你還好嗎,布萊克?”

盯了德莫斯幾秒瑪雅終于打破沉默,話題突然一轉問他道。

德莫斯明白她是在問他緋聞事件后自己的心情,

于是苦笑著反問:

“現在,你該不會是以記者的身份采訪我吧?”

“怎么會!”瑪雅頓時苦笑不得。

德莫斯也不想再刻意隱瞞,于是對她聳了聳兩個肩膀,臉上再也現不出太多表情。

“好了別這樣,一切都會過去。其實你約我明天吃午餐我就猜出你的用意了,所以連夜趕了過來。布萊克,你我之間犯不上那些客套。”

瑪雅舉起手中的玻璃高杯又喝了幾口果汁,接著向德莫斯問道:

“好了,直接說吧,你想知道什么。”

“整件事的經過!”

德莫斯看著她目不轉睛,口中吐出直截了當的語句。

“整件事的經過?呵呵……”

瑪雅微微一笑,輕搖幾下頭,盤得造型優雅的栗黑長發在亮度均勻的照明燈光下煥發著耀眼的紫光。

“我中午在索菲特大酒店里對你已經說過了,可你當時并不相信。我當時就告訴你,我們社團接到神秘電話,有人通知我們你的準新娘將與她的前男友秘密幽會,要我們緊抓這條消息,提前去他們約會的地方蹲點。接著,事件確實如這個線人所說的那樣發生了。而讓我至今感到后悔的就是把這件事透露給了你,我沒想到你會那么快跑去事發地和那個男人動手。知道嗎布萊克,你們兩個大打出手遠比紅杏出墻這個單一新聞還要有價值的多!”

“那個人是誰!賣情報給你們社團的人究竟是誰?”

從瑪雅一連氣的陳述中德莫斯早已聽出端倪,急忙逮住關鍵性問題追問起來,這次他務必要查出那個操控一切罪惡的幕后黑手來!

瑪雅雙眸之中滑過一線精光,沒有立即回答德莫斯,而是看著他表情肅然的俊臉,淺動嘴角露出神秘兮兮的笑意。

“老實交代吧布萊克,那個叫做卡蕾忒的準新娘究竟是你從哪里拐來的?”

“你……什么意思嘛……”德莫斯不由得神色一繃。

記者無所不為,無孔不入,有時為了一條消息可以不擇手段刨根究底,甚至不惜自身安危。

如今德莫斯開始擔心,面前這名聰明的女記者已經對卡蕾忒真實的身份產生懷疑了。

為打消她的疑慮,德莫斯在對她的直視中緩和了變得僵硬的神態,略略放松一下說道:

“她不過就是個平凡得再不能平凡的女孩,不是一早就說過嘛,她的父母都在東南亞經商……”

“呵呵……反正我先前就感覺,她可不是個老實的角色……”

“說正事吧!求你了!”

為避免女記者再揪著卡蕾忒身份的問題不肯放手,德莫斯干脆截斷她的話,將跑偏的話題搬回了正軌。

“……其實調查起來也不難!通常消息得到證實的第一時間里我們社團便會打款給情報賣家,因此出賣你未婚妻緋聞的家伙最晚今天下午也會收到理想的情報費。明天一早我可以向財務科的死黨問問轉賬的賬戶信息,很快便會查出來那個賣家的身份。”

“那再好不過了!瑪雅,拜托你,請你一定幫我查清楚!”

聽了女記者信誓旦旦的言辭德莫斯眼前一亮。此時,他心底對這名叫瑪雅的單身女記者升出一絲感激之情。

“喂喂!我可沒答應肯定會幫你繼續調查下去。這些本來就是社團的秘密,保護情報提供者的隱私,也是我們記者的職業操守。”

瑪雅這時候態度一變,對德莫斯像是故意刁難。

“拜托!這次真要幫幫我!”

德莫斯雙掌合十對著瑪雅作揖幾下,

瑪雅并不將他的討好動作放在眼中,她的目光始終盯著德莫斯的臉,神態似是別有一番用意。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