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四章 身體檢查(2)

大約晚上六點鐘左右,凱特醫生帶著兩名助手駕車抵達南區別墅。

凱特是位四十幾歲的婦產科醫生,臨床經驗豐富,一頭棕紅色齊耳短發搭配淺色的夏季薄款女士西服和長褲,白色皮涼鞋,顯得職業又干練。

她身后跟隨的兩名助手俱是二十歲出頭,清涼的休閑裝打扮,一個人手提器械收納箱,一個人拎著個布袋,里面裝著三個人的出診服。

與德莫斯寒暄后,三人在客廳從布袋中取出各自的職業袍套在身上,由德莫斯親自引領上了二樓。

從他對卡蕾忒施暴離開后臥室的門就一直是開著的,卡蕾忒從地上爬起來,支撐著坐到床邊就再也沒力氣動一下。

德莫斯帶著三人來到臥室門口,他只向里面的卡蕾忒望了一眼便沒再搭理她。

“里面請吧,凱特醫生。”

德莫斯對聲旁的女大夫說一聲,臉上雖不茍言笑,但是語氣總還算是客氣的。

“謝謝你先生,稍后我們不得不關上房間的門。不過請您放心,我們會照顧好您的太太。”

女醫生對他含笑一點頭走進臥室,兩名女助手緊隨其后。

“有勞了。”德莫斯說道,等三個人全部進入臥室,隨手替她們關閉臥室的門,立在門外等待著。

卡蕾忒見到三個身穿白大褂和護士套裙的陌生女人后內心免不了一陣緊張,惶惶從床畔站了起來。

凱特醫生在與卡蕾忒目光接觸的瞬間不覺神色一擰,因為她剛好看到了對方白皙的脖子上那赤紅顯著的指印!

面前的女孩就是那個曾經轟動整個歐洲大陸的神話,傳說中最幸運的女孩,她的真容果然比媒體宣傳照片里的還要漂亮。雖然一臉蒼白,發絲槁亂,但是這種病態的憔悴依然遮不住她自身的美麗神韻——

凱特醫生心里這樣想著,不禁移動目光迅速朝卡蕾忒頸上的傷痕又望了一眼,神色滿是同情。

哎!她不過還是個花季少女,歲數都沒有我的助手大,就算犯了錯誤,也不至下這樣重的手!有錢人啊真是——

“請問……您就是為我做體檢的醫生嗎?”

卡蕾忒與凱特對視幾秒鐘率先向她問去,從對方的眼神里她讀出了什么,因而臉色有些尷尬。

“哦……是,抱歉親愛的,你可以叫我凱特。這是我的兩個助手,安妮和克拉拉。”

凱特慌忙止住神游,向卡蕾忒介紹自己和隨行的同事。

“幸會。”

卡蕾忒澀干的小臉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凱特點頭示意后又把目光轉向她的兩個助手。

凱特面容很和藹,可是她身后的兩個女孩卻不盡然。她們面無表情,神色幾近麻木。

特別是那個叫做克拉拉的棕皮膚混血女孩,從進屋伊始就用一種別樣的眼光盯著卡蕾忒。

現在,卡蕾忒不太確定,是不是該把那種不友善的目光稱為“挑釁”。

“好了親愛的,現在你要平躺到床上,褪去下身的衣服。”

凱特醫生對卡蕾忒說著,態度非常溫和,隨后她輕輕擊掌,吩咐她的助手:

“好了姑娘們,我們要開始工作了。”

兩個助手聞聲行動起來。

安妮將帶來的收納箱置于床頭柜打開,與克拉拉戴上一次性手套后開始忙活,從里面揀選出用得上的一次性儀器。

卡蕾忒不敢再向那些器材上多看一眼,她遵循凱特醫生的要求,默聲脫下全部下褲然后仰面躺在床上。

這時候,兩個年輕的助手從卡蕾忒身體兩側圍上來,分別抬起她的一條腿。

卡蕾忒內心又開始忐忑起來。她還沒有這種經歷,不曉得這些人類要對她的身體做什么,因而恐懼不安。

“哎呦!”

突然,右邊大腿狠狠一疼,卡蕾忒忍不住失聲叫出

來。轉頭看扳著自己右腿的助手克拉拉,她發現那個女孩也正注視著她,輕蔑的眼神夾帶不需遮掩的敵視。

“太太,請您配合我的工作,別隨便亂動!”

克拉拉見卡蕾忒訝然的看著這邊,并不在意地冷笑著對她抱怨道。

卡蕾忒有委屈卻也說不出,她知道自己的身體根本沒有亂動一下。這只能說明剛才的腿疼是克拉拉故意搞出來的,然后又冤枉自己,是想讓別人先入為主,方便她自己開脫罪責。

可是,這兩個年輕的女孩和自己素未謀面,為什么剛剛接觸就對自己表示出這么大不滿,甚至還要故意搗鬼懲罰自己?

想來想去,卡蕾忒終于明白遭人怨恨的理由正是是自己與“荷西”鬧出的緋聞事件。

當初自己與德莫斯高調訂婚,惹無數待嫁閨中的少女們春夢破碎,因此被他人各種的羨慕嫉妒恨。

今天中午,自己卻和另一個男人在酒店開房幽會并被未婚夫當場捉住,恐怕比起訂婚以及自己落海的新聞,這一消息更加具有追蹤和炒作價值。如今消息上了網,在信息高速發達的當代不出五分鐘便會被公眾們認知。

卡蕾忒確信此刻為她體檢的這三個女人早就知道了內幕,只是這兩名助手年輕氣盛,不懂掩飾自己心中愛恨分明的情感表達,所以才會對她表示出強烈的敵視,乃至做出公報私仇的荒唐事來!

卡蕾忒不想與這個叫做克拉拉的女孩計較什么,和她相互看了兩秒鐘便一聲不吭正過頭顱。

這時候凱特醫生也已準備好了,戴著一次性口罩和手套用消毒酒精先為卡蕾忒做局部消毒,然后附身湊過來細致的檢查了一遍。

“很好,親愛的,接下來我要使用儀器取樣了。”

凱特醫生外檢完畢適時向卡蕾忒提示,目的是想減少過會內檢時她心理上的緊張感。

卡蕾忒彎曲著兩條纖秀的長腿被兩個助手凌空架起,她很感激地對醫生點點頭,靜靜等待那個最為關鍵的時刻。

又一會,身體里突然有種堅硬而冰冷的感覺,接著腹部傳來尖銳的絞痛。

她再也忍受不住這種異樣的疼痛,張嘴叫出聲。

身旁的兩個助理立刻加大手掌的力度,牢牢扯住卡蕾忒抖動的大腿。

“忍耐一下親愛的,現在我正在為你取樣,不適感肯定有,但很快就會過去。”

凱特醫生看看神色異為難受的卡蕾忒,用極其柔暖的語調鼓勵她,同時展出一只手輕輕按壓她的小腹。

卡蕾忒猛然深吸口氣后屏住呼吸,忍耐的同時腦中遙遙想起幕幕往事,直到自己遭受海王的陷害。

所有委屈、所有辛酸都一股腦被此刻身體里的不明痛楚勾勒而出,卡蕾忒眼中一熱,流出兩串熱淚。

凱特醫生已經將取樣器從她體內拿了出來,看到她這樣,悄聲悶嘆一下才對她說道:

“你很勇敢親愛的!”

兩個助理已經放下卡蕾忒的腿,在她穿衣服的時候她們開始協助醫生將樣本注入一次性盛納管,又密封在醫用塑膠袋。

三人紛紛取下口罩手套等醫用廢品,又收拾一番這才拿了隨身帶來的物品告別卡蕾忒。

出了臥室,德莫斯一路追隨她們下了樓。

“先生,我已經為你的太太做了全面檢查,外檢來看沒有異常痕跡,內檢的樣本我需要拿回診所做專業測試。”

客廳里,凱特醫生一面脫下白袍一邊對德莫斯說。

“請問多久出結果?”

德莫斯聽后總算松了口氣,緊接著又打探他最關心的問題。

“很快先生,晚上我會把檢測報告傳真過來。”

“不必麻煩,你給我管家諾亞的手機上發信息就好。”

“沒問題。”

……

卡蕾忒在臥室里休息

,小腹的絞痛似乎還在持續。

也許這種隱隱難耐的感覺就是愛情本身——

卡蕾忒手捂腹部,臉色郁郁的暗暗想道。

為了自己所愛的人,明知道會受傷,會品嘗到疼痛,也要經歷這樣一個過程。

自己二話不說,順從了德莫斯的要求接受醫生體檢的原因便是如此。

只為守住自己與他的愛情,就算尊嚴掃地,自尊心受傷,自己也會義無反顧。

手機鈴響了,卡蕾忒一驚,收了思緒轉頭看。

屏幕上顯示的來電名稱是“那娜”,即冥后貝塞芬妮!

“卡蕾忒!你與荷西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剛把手機貼到一側耳朵上,貝塞芬妮那脆而尖的疾呼便亟不可待傳出話筒,直刺得卡蕾忒皺眉一歪頭拉開自己耳朵和手機間的距離。

“喂!現在整個歐洲差不多都傳遍了。你們兩個瘋了嗎?就算再相愛也不該如此糊涂啊!”

卡蕾忒清楚冥后此番來電也是因為看到了媒體在網上對自己與“荷西”不光彩緋聞的宣傳。

等手機那頭的冥后嚷嚷夠,又靜了將近半分鐘,卡蕾忒才語氣平緩地對她說道:

“……貝瑟芬妮,你聽我說……我是被人陷害的!”

在這半分鐘不到的時間里,卡蕾忒心中迅速展開一番權衡。

冥后的這個電話來得太是時候了!

眼下自己正當孤立無助之時,無論如何,為救荷西,自己必須先找外援。

荷西的身軀受到海王元靈的操控,而冥王哈迪斯掌管人神兩界亡魂,如果他肯出手便是再好不過了。

更何況,冥后的人類身份又與荷西是莫逆之交,想必好好懇請一番的話,冥府不會不出面幫自己的忙!

“什么!你被陷害?是誰?陷害你的人是誰?”

話筒那頭,冥后貝瑟芬妮又按耐不住急脾氣,連連驚問不止。

“是荷西!”

卡蕾忒拿定主意,也就不再向冥后隱瞞。

“什么?你說什么呢!你是說荷西大哥陷害你?怎么可能!”

“一兩句話我根本沒法向你解釋清楚。聽我說貝瑟芬妮,如今的荷西根本不是以前的他。這次你還要幫助我,幫我約見冥王哈迪斯!”

“啊?卡蕾忒,你想見冥王?”

“是!為了荷西,求你啦!”

“拜托!卡蕾忒你到底在說什么啊!我都聽暈了!你剛才說荷西大哥陷害你,可這會又說為了他……”

“相信我貝瑟芬妮!把我要求見冥王的意愿轉達給他,他肯定會明白!”

卡蕾忒對著話筒言辭懇切。

她知道冥王的脾氣,以他那冷漠傲驕的性格,沒有特殊情況他根本不會和奧林帕斯的神祗打交道。

“哦……我盡量安排吧,你等我信。”

“好,非常感謝。”

“那個……他……我是說黑暗之神,沒有為難你吧?”

手機那頭的貝瑟芬妮沒有立即掛斷通話,稍稍停頓一下,突然關切地向卡蕾忒詢問。

“……我還好,不必擔心……”

卡蕾忒神色一凝,音色明顯黯沉了幾度。

“別騙我!如果德莫斯欺負你,告訴我!我替你出氣!”

果然,貝瑟芬妮從卡蕾忒語氣的落差變化中聽出端倪,又不停追問著。

“謝謝你……”

卡蕾忒對著手機話筒答話的同時,蒼白的臉上兀自綻出一個慘然的笑容:

“我真的很好!貝瑟芬妮,請你務必盡早安排我與冥王見面。”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那就不打擾你了,注意身體,別在意那些流言蜚語。”

“知道了,謝謝你!”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