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三章 身體檢查(1)

臥室的門被推開了,門外現出德莫斯零表情的一張臉。

卡蕾忒頓時驚悚一下,目不轉睛地看著他慢慢挪動雙腿,緊緊盯著她一步步走進臥室,在她眼前停身。

“我只問你一句話,在我趕到那間客房之前,你和他有沒有……有沒有!”

德莫斯極力壓制的激動情緒又有些反復,語鋒強厲地質問蕾忒的時候兩腮鼓圓,眼紅氣粗。

卡蕾忒沉默著,抬首和他對視間眉頭的神經輕輕搏動了一兩下。

她心中異常清楚他努力兩次都沒能整句說全的問題指什么。

“說啊!你到底和他有沒有——”

德莫斯聽不到回答,沖卡蕾忒又吼了句。

視野中,她靜靜地坐在床邊對著他淚眼婆娑,卻已激不起他任何的憐愛與同情。

曾經這副梨雨般清純姣美的容顏讓德莫斯為之傾倒,現在的它卻令他無比倒胃。

如今,他將擁有這副天使面孔的她與綠茶婊歸于同類。他認為她那妖嬈的容顏能夠迷惑他,勢必也會對其他男人勾魂攝魄。

“他才開始脫衣服……你就趕來了……”

卡蕾忒望著德莫斯,眼神驚恐而委屈。結結巴巴回答完,積在兩眼里淚水再次奪出了眼眶。

“哼!是嗎?”德莫斯聽后,焦灼的神態隱隱松弛了一許。

但這個細微的表情變化就如蜻蜓點水在德莫斯那張僵鐵般生硬的俊臉上秒閃后,他便將神情再次收緊,眸光一凜,對她的鄙夷之態不加掩飾。

“看來是我去的時候不對,剛好破壞了你們兩個的好事!”

“德莫斯!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卡蕾忒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半張著輕輕顫抖的嘴唇。

被他故意譏諷,卡蕾忒有苦難言。她啜泣著吸了吸鼻子,看著他再不肯多說一句話。

德莫斯感受到卡蕾忒向他投過去的目光充滿了異樣的神采,似乎正在對他傾訴著某些的冤屈,又或對他的輕蔑態度表示出些許的不滿。總之,是多種情緒的相互結合,復雜得叫他一時間難以琢透。

“難道還是我冤枉你不成?”

德莫斯被卡蕾忒沉默卻復雜的眼神激怒,厲聲高喊道:

“你告訴我,如果是你自己不肯的話,他又如何把你帶進他的房間——”

這次,卡蕾忒既不回答也不再看德莫斯,而是將臉扭向一旁。

她實在無法回答他的提問。

她無法告訴德莫斯自己被海王波塞頓脅迫進了601客房的前前后后。一想到茶吧里被波塞頓用法術殘忍殺害的無辜老者,她的心便會悚然一抖。

絕不能告訴德莫斯他所見到的荷西已經被海王的元靈上了身!

客房里,德莫斯曾經不顧一切對“荷西”痛下死手的瘋狂行為至今使卡蕾忒心有余悸。以他做事干脆中略帶暗黑的風格,她只怕他一旦得知真相后會不計任何后果對抗波塞頓,甚至不惜犧牲掉荷西的肉身……

等待中,德莫斯終于被卡蕾忒的“無視”逼瘋。

忽然之間

他探出一只手臂攥在卡蕾忒纖細的脖子上,將她整個身軀從床上提起來。

“說啊!你不是在電話里告訴我你在別墅里嗎?怎么會和他跑去酒店!說!解釋給我聽——”

之前好幾次,德莫斯很想在卡蕾忒柔弱的身體上實施暴力卻總也下不去手。看到她與荷西在電梯里激吻的視頻畫面,他的心理承受底線終于在那一刻崩潰了。

德莫斯愛卡蕾忒勝過一切,但是在他親眼目睹了她的欺騙與放縱后,他對她全部愛就化為了徹底的恨!

他不明白,他犧牲自己的所有換來的真愛為何會如此不堪一擊。

德莫斯凄絕的內心輾轉徘徊在恨意與不解中,不知不覺間走火入魔。他極其渴望毀滅一切,包括卡蕾忒和他自己——

卡蕾忒的身體劇烈抽動著,白頸上的青色經絡被他越捏越緊的五指勒得格外顯眼。

她就快被他掐得背過氣去。

淚汪汪的兩眼始終瞪著被怒火灼得面目扭曲的德莫斯,眼神于委屈中隱約可見一絲倔強。

卡蕾忒終于受不住德莫斯的暴力了,兩個眼珠一齊向上翻去時,積在眼眶里的淚水便隨著這個動作溢出雙眼,全部滴在德莫斯那只正在施暴的手臂上。

異樣的冰冷感覺喚醒了他,怔怔看著臉色變得深紫的卡蕾忒,手上力道一松,她的身體就從他舒展的五根手指間滑落到地板上。

猛烈咳嗽幾聲,卡蕾忒癱在地上哭泣著,兩手攀著床沿再也爬不起來。

德莫斯注視面前絕美而悲傷的女人,她這楚楚可憐的模樣以及脖子上清晰可見的紅色指印又使德莫斯頑石般僵硬的內心在瞬間綿軟融化。

這就是所謂的愛恨交加的復雜情感吧——

德莫斯認為。

此刻,他恨不得殺死這個欺騙他的女人,可是最后那一刻自己還是忍不住放過了她;他甚至想要原諒她,可是一時間又不能完全說服自己已經受傷滴血的內心。

“我這就找人為你做檢查!”

在德莫斯陰沉的說話聲中卡蕾忒驚詫地抬起頭,他這突然的決定讓她感覺措手不及。

“你……還是不肯信我?”

卡蕾忒聲音沙啞的問德莫斯,神色凄迷。

“比起你的話,我更愿意相信事實和證據!”

德莫斯的態度沒有任何轉圜的趨勢,臉色依然冷冰冰對她說完后停頓一下,又語氣強厲的補充了一句:

“如果真讓我查出什么,我會掐死你,然后宰了他——”

德莫斯收回投在卡蕾忒身上的目光,轉過身去幾步走出臥室沖到樓下。

“諾亞,把你的手機給我!”

諾亞就守在客廳里,剛剛收拾好滿地的碎渣,聽到主人吩咐不敢怠慢,立即向他奉出自己的手機。

德莫斯帶著手機走遠幾步避開諾亞,然后板著臉對著手機屏幕隨意點選了幾下,然后將手機貼在右耳上。

“下午好巴迪醫生,我是布萊克。麻煩你現在找個婦科大夫到我家,動作要快!對……聽我說,大概是這樣……”

德莫斯壓低

聲音對著話筒那頭說了一通后掛斷了,隨后回到諾亞身邊將手機塞回他手中。

巴迪醫生是德莫斯的私人保健醫生。

身為提坦神祗,德莫斯的體質自然比一般人類要強壯許多,因此每年除了固定時期的簡單體檢外,他幾乎不會麻煩到自己的保健醫生。

眼下為給卡蕾忒做身體檢查,德莫斯急需一位婦科大夫。可是她與荷西的緋聞事件已經驚動媒體了,帶她前往醫院做公開檢查的行為肯定是不太明智的選擇。

思慮再三,他終于想到一個可以幫助自己的不二人選,他便是自己的保健醫生巴迪。

借助手機大概溝通一刻,巴迪醫生領會了德莫斯的意思,于是推薦了自己的同事,婦產科醫生凱特趕去他的別墅接診。

卡蕾忒被晾在臥室里。

脖子上,德莫斯施暴留有的后遺癥還在作怪。撫著隱痛的咽喉,卡蕾忒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淚。

她對德莫斯找醫生上門來為她驗身的荒唐想法感覺心寒。

卡蕾忒坐在地板上呆呆地回想著往事,與德莫斯在人界相遇后彼此便開始經歷步步磨難殃殃走到了今日。

不是都說時運的發展就像波浪線的軌跡嗎?

原以為,自己與德莫斯先前走過了太多的霉運,怎么也該時來轉運了。彼此拋棄提坦神族的名位與榮耀作回普通人類,生活就此該一帆風順才對。

原以為,這份多舛的愛情來得不易,定會比任何感情都要牢固,都會堅不可摧,然而今時僅僅敵人的一個詭計便輕松打破了這所被自己一直想象為固若金湯的情感堡壘。

卡蕾忒并不怨恨德莫斯,要怨恨,她只怨恨優柔寡斷、單純善良的自己。卡蕾忒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這種善良無度究竟該不該被稱作是“愚蠢”?

假如,今天早上自己可以硬下心腸不去赴約,更不理睬荷西的任何感受,那么這場無端的風波完全可以被避免!

可是就算是提坦神祗的世界里,也沒有后悔藥可以吃——

卡蕾忒又想到德莫斯,她確認自己愛著他。

過往的種種,他對她的寵溺與維護,最終打動了她的芳心。

無論對他心存感激也好,對他無限依戀也罷,她終于拋卻了一切雜念,將自己全部的感情重心傾注于他一人的身上。

在這條布滿荊棘的愛情道路上,無論是自己還是德莫斯,都已付出了太多太多。即使這樣,他們都沒有真正收獲幸福,他們的付出似乎注定會得到失望的回報。

無論戀人還是夫妻,最忌諱就是相互猜忌,一旦彼此間信任不再,感情便會出現裂痕便,難以再愈。

卡蕾忒被種種心事憋得難受,連忙停止思緒。

盡管德莫斯對她清白的質疑程度強烈到令卡蕾忒心灰意冷的地步,可是為了彼此都甚為珍視的曾經,為了這份得來不易的愛情,卡蕾忒決意聽從德莫斯的安排,等醫生抵達南區別墅配合她做體檢。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