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章 大打出手

床上,卡蕾忒完全絕望了,她無力地合了眼,任由淚花不斷從兩個眼角滑下去打濕了鬢角的頭發。

她感覺異常屈辱。

同樣的事曾經在海底神殿里發生過,那個時候因為蛇妖美杜莎及時出現才沒讓波塞頓得逞,如今卡蕾忒絕不相信自己還能像上次那般幸運。

這一次,我真是在劫難逃了嗎——

眼前是荷西的身體,而侵犯我的人卻是波塞頓,這究竟是不是夢?否則這種荒唐卻可恥的事情怎么會落在我的身上——

卡蕾忒被重重復雜的心緒攪擾著,她悲哀,驚恐卻也無以奈何。

突然,她的全身都感到冰涼,每寸橫陳于空氣里的肌膚再也觸不到一絲一厘被裹覆著的重量。

她被脫光了——

耳畔響起“唏唏嗦嗦”的聲音,那是“荷西”正在脫下他自己的衣服所發出的響動。

卡蕾忒感覺異常寒冷的同時也感到異常恐懼,身體止不住抖動起來,她依舊緊閉著雙眼,嘴里發出“伊唔”不止的啜泣。

一陣緊而疾的敲門聲從客廳外面傳進來。

“不需要room service——”

“荷西”趴在床上扭頭向著外面大聲喊了句,卻沒有想要下床去看看的意思。

敲門聲音停了。

“荷西”的身體向卡蕾忒湊過去,單臂扣住她的后腦,將吻送了過去。

卡蕾忒又將合著的兩眼使勁閉了兩閉,承受的同一時刻哭泣的聲音更大了些。

房外的敲門聲又響起來,力度比之前還重,節奏也更快,聽起來像是在砸門。

“呼……”

吵鬧的環境里“荷西”無法再繼續下去,他煩躁的吐口悶氣皺起了眉頭,直著身子又放聲喊叫著:

“我說了,不需要客房服務!”

敲門聲音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

“Shit !”

荷西整理一下腰帶,披起襯衫迅速下了床走到外面。他此刻憋了一肚子邪火,邊叫罵邊打開601的門鎖。

“我說你他媽聽不懂人話嗎!我說了我不需要……”

“乓”——

開門的瞬間從外面飛進一記快拳,結結實實落在毫無防備的“荷西”臉上,頓時打得他鼻歪嘴斜,鮮紅的血混著濁熱的鼻涕口水從傷口處不斷向外噴。

“荷西”被打得嚎叫一聲,身子向后退了好幾步,又晃了兩晃才重新立穩。

緊接著身子又挨了幾拳,他完全被揍得坐在地上支不起來。

待眼前金星散去后“荷西”才抬頭看清,那砸門闖進來的人正是德莫斯。

“學長?怎么是你!”

“荷西”演技一流,看到德莫斯臉掛兇相馬上裝作可憐和無辜,對他驚叫道:

“你來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為什么打我!”

盛怒下的德莫斯看到“荷西”衣冠不整的模樣,僵硬的臉色劃過一絲驚惶,不由分說轉身進了臥室。

而這一刻,“荷西”淤傷遍布的嘴臉上卻結出了一抹獰笑。

德莫斯前腿剛剛邁進臥室立刻看到軟床上全身走光的卡蕾忒,如同踩空般他腳下一軟,身子險些癱在地上,他急急一手扶住門廊的邊框才沒完全倒下去。

法術的困束早已消失,卡蕾忒翻身抓起床邊的衣物掩住身體要害。

時間像是在這

刻被封鎖起來,一切都變得沉寂無聲。

德莫斯和卡蕾忒全都不動不動地相互望著對方,德莫斯愕然無語,臉上的神經一陣抽搐。卡蕾忒已無地自容,蒼白的臉上掛著條條道道淚痕,干張著嘴卻說不出話。

在索菲特大酒店里,德莫斯給卡蕾忒打了N個電話均是未接后他便已經察覺到不妙,于是飛車出了雅典西區趕向這邊。從前臺確認住在601客房的住客姓名后,德莫斯匆忙沖上樓,不想一進來便撞上這樣羞恥凌亂的畫面。

“德莫斯……德莫斯……”

對視一番,卡蕾忒終于喃喃喚出他的名字,接著俯首痛哭起來。

德莫斯腦中麻木一刻后支撐著站直,將同樣麻木的眸光從卡蕾忒的身上挪開,接著大步流星沖回客廳。

他從地上提起“荷西”的身體,掄起臂膀一頓瘋狂的暴揍。

“咚咚啪啪”,雨點般的鋼拳落到“荷西”身上。在對方接連不斷的哀叫中,德莫斯又抬腳將他踹了出去。

“啊——”

“荷西”挨了一腳,后背重重撞到寫字臺,他發出刺耳的嚎叫。飄搖的身體剛一滾到地板上德莫斯又趕上來,邁腿跨在“荷西”身上展開第二輪的猛攻。

“荷西”雙手掩住顏面任由德莫斯開打,口中不斷叫嚷討饒,唯獨不以海族的法術施展反擊。

“救命!別打了!學長!別打——”

“你這個畜生,為什么還要糾纏她!我和卡蕾忒已經訂婚了,你居然還敢碰她!你居然敢!畜生——”

德莫斯越打越氣,雙拳不停不休,似乎永遠沒有疲累的時刻。

臥室內,卡蕾忒用衣服捂住臉跪在軟床中央,淚水肆無忌憚地涌出來,染透了她的衣衫……

卡蕾忒在床上哭了一氣忽然直起頭。

此刻的她頭腦恢復了理智,恍然意識到什么,手忙腳亂地穿起衣服,然后跳下床跑出臥室。

客廳里,德莫斯的暴力還在無盡無休進行著,謾罵聲夾帶左右合力的拳攻,將自己胯下的“荷西”打得再無招架的力氣。

“不要!德莫斯,不要打了!”

卡蕾忒喊著跌跌撞撞接近德莫斯,用兩只手截住他的拳頭,企圖阻止他對“荷西”的攻擊。

德莫斯扭轉頭顱,對她狠狠瞪大了雙眼,兩個眼眶的邊緣幾乎被那對高高~凸出眼瞼的眼球撐暴。雙目之中,那邃夜般的眸色已被羞憤無際的怒火燒成通紅。

在盯著披頭散發的她的這幾秒鐘時間里,德莫斯腦中飛速閃動的都是方才她那玉體橫陳于床上的難堪模樣。繼而,他的臉上翻出一副極異兇惡的表情,口中發出一記爆裂般的斷喝:

“滾——”

德莫斯大手用力一揮,將卡蕾忒的身體向后掀倒。

“荷西”已被揍得上氣不接下氣,見此情景卻不忘借題發揮,虛虛掙扎幾下便與德莫斯撕扯起來。

“卡蕾忒……卡蕾忒你不要緊吧!學長,你是個懦夫,你沖我來!別動她!”

“我沖你來?好啊!我沖你來——”

“來呀!卡蕾忒愛的是我,她早就該和我在一起——”

“荷西”與德莫斯動手顯然不是個,德莫斯被他一激頓時暴跳如雷,站起來抬腿對著他又是好幾腳,踢得他就地翻滾著,嘴里不住“哇哇”慘叫。

德莫斯依舊不能解氣,一對狠嘚得的目光牢牢鎖定倒地哀

嚎的“荷西”。就在他憤憤喘~息的同時,濃戾的殺氣從他體內傾溢出來。

“德莫斯——”

卡蕾忒挺身站起來,她從那股迫人的氣息向外展露的剎那間察覺到危機,驚聲喊叫著飛速布下結界。

絕不能讓荷西的肉身受到傷害——

卡蕾忒暗暗告誡自己。

德莫斯氣瘋了,想要以法術攻擊直接了結荷西的性命。可是他根本不知道,做出這種罪惡行徑的元兇正是躲在荷西身體里正操控著他的海王元靈!

無論如何,我必須從德莫斯手中保下荷西的肉身——

卡蕾忒想到這里,火速施展力量反擊。

一招致命的意念攻擊直沖“荷西”,還未觸到他那傷勢累累的身軀就奮然撞上一面無色無形的墻壁。

德莫斯仍不罷休,將蹙緊的眉頭又縮了縮,那襲向荷西的力量立時更加兇猛起來。

卡蕾忒死咬牙關,口中磨出“咯咯”不止的響聲,她亦不肯為“荷西”撤去防御結界,奮力施法與德莫斯展開對抗的不多時,整張臉便已憋得紫紅。

就這樣,兩股強勁的提坦力量展開瘋狂的對峙,房內的空氣里頻頻生出一團團刺目的冷光,耀疼了在場眾人的眼睛。

德莫斯收了攻勢望向卡蕾忒,直愣愣的目光顯得極其不可思議。

“你幫他?……你居然……幫他……”

他對她機械地點著頭,嘴里一陣混聲呢喃,扭結的五官盛滿憤恨與痛苦。

“這么久,你從沒忘記他……你還在愛他……是不是?是不是——”

猛然間,呢喃的聲音增高了百度,德莫斯叫嚷著凌空抬起一掌。

卡蕾忒身體仍舊停在原地,絲毫沒有躲閃的意思,像是完全做好準備迎接德莫斯隨時可能降到她臉上的這一巴掌。

她形容悲傷的垂下目光,不敢正視德莫斯的表情錯亂的面容。也正是在這個時刻,“荷西”的一張腫臉兀自沖進她的視線。

那張原本俊逸年輕的五官早已被揍得徹底變了形,凹凸不平的臉皮表面遍布淤青與血痕。可就是這樣的一張丑臉,此時此刻卻在沉默之中洋溢出異常毒惡的笑意。

那恐怖無聲的笑容,分明就是對落入他圈套的對手們發出的最為冷厲的嘲諷。

事已至此,卡蕾忒再無話可說。她必須承認今天這事分明就是波塞頓一手布下的迷局,專門引誘自己和德莫斯一步步走入了他的圈套!

重生后的他居心依舊險惡,面對德莫斯的時候竟然把自己的提坦氣息掩蓋得痕跡皆無,以至于德莫斯也相信他就是荷西本人。

不僅如此,波塞頓在做戲方面也做得極為精湛巧妙。當德莫斯翻臂推倒她的時候,他逮準機會故意和德莫斯撕纏起來,無非是想加深德莫斯的誤會,誤解她確實和他存在奸情。

然而,她雖然已經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卻無法向德莫斯直接講出口。

她不敢說出來,因為她清楚,這是波塞頓有意陷害自己。如果把真相說出口,那家伙絕對不會放過他手心里攥著的兩張王牌。

眼前的局勢環環相扣,已經變得異常復雜,教卡蕾忒百口莫辯。

特別是在剛才,她奮力對抗德莫斯的攻擊保住了荷西的肉身,可是這種做法無疑會引來德莫斯對她更深的誤解。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