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九章 大打出手

GrandBretagne飯店,601客房——

“荷西”雙目似電,如枷鎖一般緊緊逼視住眼前容貌美麗神色卻驚恐無措的獵物,深眸內盛納的邪念漸漸旺盛,從兩道目光中毫無遮攔地席溢而出。

他面向卡蕾忒調笑道:

“還等什么?和德莫斯同居了這么久,他還沒教會你該如何取悅男人?難道需要我親手幫你脫嗎?”

“……”

目前,卡蕾忒除了對“荷西”順從以外似乎再無計可施。

摯友與曾經的摯愛都被波塞頓牢牢捏在自己手中,成為了兩張打擊她并讓她無力回擊的必勝王牌。

怎么辦?還是逃走吧?可是特里同與荷西……

如果我動用“瞬間移動”的本事不是不可以逃離魔掌,但是那種做法很可能會激怒波塞頓,萬一他傷害人質的話——

聯想到那些隨時都會發生的可怕事情,卡蕾忒束手無策,僵僵杵在原地一動不動,全身里外上下都已被虛汗浸透。

“荷西”見卡蕾忒半天都沒任何反應,便抬高嗓心對著樣子可憐巴拉的她再次厲聲厲氣嚷了一句:

“你聾了嗎!脫——”

卡蕾忒嚇得全身劇烈顫抖一下,兩只手慌慌張張抓住最外面那件白色機車外套的衣襟,又緊緊咬了咬牙,她翻動臂膀,哆哆嗦嗦將它從自己身上褪了下去。

“荷西”對卡蕾忒做出的每個動作都報以全神貫注的神態。當看到她脫去外套后的上半身露出兩個精琢的肩膀,他瞇起兩眸,寒利的眼神隨即一變,現出了最為滿意的神色。

“不錯嘛,接著脫!給我全都脫光!”

“荷西”緊逼一句,語氣的厲勢絲毫不減。

看到此刻卡蕾忒無以反抗的慫樣,他腦子里回放的盡是先前她與德莫斯聯手時的決然神色,正是那次他們兩個的聯手對戰,才促就身為海界領主的自己痛失了自己原裝的肉身!

想到舊恨,“荷西”瞇細的兩眸兀地張大,牢牢鎖住身形劇烈顫栗的卡蕾忒。

卡蕾忒閉起雙眼,不敢再看“荷西”那張五官走形的恐怖面容。她抽泣著動手去解牛仔抹胸上的銅紐扣,手指頭剛剛碰到第一顆扣子便又停止了行動。

“扭扭捏捏的干什么!快他媽給我脫干凈——”

“荷西”被她一系列磕磕絆絆的動作徹底激怒,他叫囂著自行沖上來。

“波塞頓……你卑鄙……你太卑鄙了……嗚嗚……”

卡蕾忒罵過后便放聲大哭起來。

恐懼、無助、迷茫和矛盾等多重情緒打壓著她,使她的身軀再難強撐,最終虛弱地萎縮在背后的桌腳下。

她想救出被困的特里同與荷西,但她也不想承受侮辱,失去尊嚴。

“荷西”走到卡蕾忒身前蹲下身體,伸手扳起她的臉,看到她滿副珠淚縱橫的委屈模樣,俊顏迭起的笑容更加邪毒。

“我的寶寶,你哭什么?我扮成你男朋友的樣子來找你玩本想著讓你高興高興,現在給我笑一個!”

“走開!你走開!波塞頓你是最卑鄙的魔鬼!

卡蕾忒舉手反抗,左手掠過“荷西”的半側白臉后,她戴在無名指上的那枚鉆戒的雪花戒托立刻在他臉上劃出一道筆直的痕跡。

“啊!”

看到血從那道傷痕中滲了出來,卡蕾忒尖叫了一嗓子,立馬停止所有反擊。

她在乎荷西,在乎荷西的身體,所以不忍心教他的肉身受到丁點的傷害。

“怎么樣?再來啊!像上次那樣再找把刀子往這里捅!”

“荷西”伸手朝自己心口的位置指了指,蹙眉惡狠狠對著卡蕾忒威逼一句,嚇得她再不敢輕舉妄動。

接下來,他盯住形色唯唯諾諾的她,冷笑間唇齒相譏道:

“哼!不錯,我是卑鄙!難道你就不卑鄙?為了雅典娜寶石你向德莫斯出賣自己的身體,不惜做出背棄誓言、拋棄愛人的事。如今又你背著德莫斯偷偷跑到酒店里和自己的舊愛幽會。與我的骯臟相比,你也干凈不到哪去!”

“你!”

“我什么我!別把咱們兩個的界限劃得太清楚,卡蕾忒我告訴你,別太清高,你和我本質上沒多大區別!我當初就說過,像你這種女人早晚會害死德莫斯!”

四目相對,“荷西”目不轉睛地盯住卡蕾忒,將每一句話、每個字眼都吐露得清清楚楚,聲音極富圓潤。他的表情陰毒得意,洋洋笑聲中彰顯著自己的最后勝利。

而卡蕾忒怔怔無言,蒼白的臉色盡失俏麗的風采。

就在“荷西”口中念起“德莫斯”的名字的那一剎那卡蕾忒的頭腦恍然徹悟,自己仿若再次被卷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陰謀漩渦里,此時她已被環環陷阱扣住,難以輕易脫身。

“德莫斯……德莫斯……放開我……放我出去!”

眼神無注地念叨兩聲德莫斯的名字,卡蕾忒對“荷西”奮起抵抗。

“哦!野性終于回來了!你這可惡的小東西!”

“荷西”擋在她的身前,雙手抓牢她的兩個手腕向后一靠,她的兩臂遭受倒剪的同時身體便不由自主地撞進他的懷中。

“來吧寶貝兒!我們好好玩!放心,你是關鍵,我這次說什么都不會再傷害你!”

關鍵——

一個極為清晰卻敏感的詞匯自“荷西”亢奮的話語中傳進卡蕾忒耳中。

“你說什么?波塞頓,你在說什么!”

她在“荷西”懷中安靜下來,抬頭仰視他神色驕俊的容顏。

“有什么吃驚的?你是雅典娜寶石封印解禁的關鍵,難道你想否認這個事實?”

“荷西”將頭低下一個小角度,神色自若地和她相視。

她被看得心中一慫,登時產生出極不好的預感。

迄今為止,掌握雅典娜寶石封印秘密的神祗只有自己、德莫斯與卡利。海王波賽頓才重生不久,如何知曉了這個至關重要的事實真相?

除非……

“難道,你和卡利……你和她……聯手了?”

卡蕾忒斷斷續續問話的同時,脊背涼颼颼的,仿佛躥起一襲逆寒的涼意。

“荷西”沒有回答,一雙幽深

的棕眸凝在她慘淡無色的臉上。靜寂之中,他的眸光忽而變得銳戾起來。

異樣的眸光逼視中,卡蕾忒全身的力氣像是被強行抽走一般,瞬息之間再難動彈分毫。

過了一刻“荷西”收去眼中凌勢的兇光,唇畔彎曲,溢出狡猾的笑意。

“這下,你也可以省些體力了。走吧寶貝兒,我們進臥室去玩。”

他橫抱了卡蕾忒綿若無骨的身體從地板上站起來,隨后快步走進了臥室。

卡蕾忒被“荷西”放到軟床上。她掙扎展開的兩臂想要動一動身體卻完全力不從心。

此時這副躺在床上的身軀好像不再是她自己的,似如癱瘓般,她的意識已經操控不了自己的任何行動。胸腔仿若被壓上了一塊巨石,強烈的悶壓感覺令她的每口呼吸都異常艱難。

她的目光落在“荷西”身上紋絲不動,時刻警惕著他的動作。見他卸去上裝的外套,她立馬張開嘴,盡管發音困難還在盡力喊叫,聲音恐慌之中泛著祈求。

“放開我,放開……波塞頓……解開你的法術,快給我解開啊!”

“別急寶貝兒,我這就幫你解……”

“荷西”調笑一句爬上床,漾著邪笑的面孔距離她的卡蕾忒越來越近,深棕閃亮的兩眸已被她那張顏色慘白的小臉圖像撐滿。

“在海底時你躺在我身下的模樣我倒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那時你滿臉的恐懼和羞澀,卻又不甘受人擺布,和現在的表情一模一樣。”

“荷西”邊說邊朝她伸出一只手,卡蕾忒怨恨的目光緊緊跟隨他那手的移動而轉動,直到它落到她的半張水嫩的臉蛋上,她立即露出厭惡的表情,奮力擺擺頭。

“你這混蛋,我不允許你用荷西的身軀做這種事。”

“他不是你曾經的愛嗎?讓曾經的愛擁抱你的身體,你應該會感覺非常興奮吧?我這樣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閉嘴!”

“放松點,又不是頭一次了,只要你不說我不說,德莫斯根本不會知道。好了寶貝兒,我要為你‘解’了!”

“荷西”細細看著卡蕾忒的臉,神色變得陶醉起來。他慢慢說完,開始動手為卡蕾忒解衣。

上身那件抹胸式短褂的紐扣被逐一解開了,他的動作沒有停止的意思,還在毫無忌憚地繼續著。

“不要……不要……”

卡蕾忒驚悚地瞪大了雙眼,目光直直向上,視線和內心俱已空白一片。

他不是荷西,他不再是荷西……

她的腦中除了只會反復重復著這一句話外,再也想不起其他。

上身明顯感覺一涼。

“轟”地一下,卡蕾忒的心緊緊提了起來,驚恐中她憋足了一口氣,幾乎忘了該怎樣呼吸。

這時“荷西”挺起了上半身,視線向下方移了移,頗為欣賞地停于某處近半分時間,淺笑之中透出幾分貪婪的邪念。

“不錯嘛,比那時候大了……”

說完他彎下脊背繼續動手……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