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七章 挾持入室

Grand Bretagne 飯店——

“荷西,你到底怎么了……別嚇我……”

大堂茶吧里,卡蕾忒細細審視著對面行為怪異的荷西,問話的同時只覺頭皮陣陣發麻,心頭躥出了一種無以名狀的愕怖感。

“看來,你真是記不得我了!呵呵,這幅身軀還真是管用……”

冷笑過后,荷西單手撫了撫額頂的赫發,繼而摘下了鼻梁上的鏡架。

幽藍的顏色仿若亡靈世界的鬼火,于無聲之中自他深棕色的眸底冉起。這種幽藍,正如海一般的威凜,如水一樣的透澈,頃刻間便占據了他的整雙眼眸。

荷西體內正在些微外露的提坦氣息越發詭異,令卡蕾忒在這一刻終于想到了那個神祗!

她緊緊盯著他的一對清眸,難以置信地搖著頭,口中頻頻念叨著:

“不,這不可能,不可能……你死了,你死了……波塞頓,你已經死了!”

“沒錯,我的肉身確實死了!被你和德莫斯殺死了!”

荷西對卡蕾忒得意地說,在解釋的那會工夫里,他的眸色又從藍色轉為原先的棕色。

“可是……可是,你為什么偏要找上荷西?他是人類,和你我的仇怨無關!”

卡蕾忒急得就快要哭出來,憤然回敬的聲調聽起來完全走了型。

她終于明白荷西身上那些巨大改變的真正原因。

海王波塞頓,那個曾經被她與德莫斯聯手滅除的邪惡神祗,居然將元靈附在了荷西的肉身上。猶如寄居,他的身形外貌還是荷西本人,可是意識與心性卻是他自己——

“荷西”戴上眼鏡后咧嘴邪笑:

“想要報復你們,我總要有拿得出手的武器制約你們才行吧!雖然是亞洲人,但是這俊俏男子的身體我也非常喜歡……”

“荷西”邊說邊降下目光打量自身,隨后又抬眼看著卡蕾忒:

“知道嗎?剛剛占據他的身體后我曾在第一時間趕去問候你,那時候恰好趕上你和德莫斯的訂婚典禮……”

聽到這里,卡蕾忒驚得雙瞳悚然縮成兩個小點。

先前難以想通的問題終于有答案了!

“原來,那個時候我在游輪上錯看的荷西,并不是不是幻影……你確實來過,并且躲在我的身后……推我落海!”

卡蕾忒沉默了半刻才緩緩張了口,朝坐在自己對面的“荷西”發出憤然肯定。

“那確實是我,不過是和你開個小玩笑而已……”

“之后呢?之后的一個多月里,你在哪?在干什么?”

卡蕾忒抖著嗓音對他追問著,怕只怕這不長不短的時間里他頂著荷西的名義又去害了什么人。

“接下來嘛,我當然是利用手頭資源去熟悉這個名叫‘荷西’的人類男子的一切。幸運的是,我從他腦子里的記憶掌握到他和你的從前,因此和你最初接觸的時候才沒露出任何馬腳。卡蕾忒,現在你可以把我當做你真正的男朋友,隨我回房間了嗎?”

“荷西”瞇起一對眼眸,緊緊鎖住卡蕾忒臉上痛苦且無奈的表情。

卡蕾忒狠狠咬著牙,內心已經糾結成皺巴巴一團,卻沒有馬上按照他的吩咐行動。

當務之急是想辦法立刻脫身

才對,進他房間這不是自投羅網嗎?可是,荷西怎么辦?難道任由海王占據他的身軀嗎——

該如何是好——

卡蕾忒心如亂麻,被心中反復揣度的各種難題攪得不知何去何從。

寂靜的等待中“荷西”終于煩躁起來,偽善的笑容漸漸隱沒,一時間俊雅的面容像是被寒霜徹底壓蓋,變得冰冷而麻木。

“真是的,非要我殺個人你才肯學乖?”

清冷的威逼話音剛落,卡蕾忒的身后就傳出一聲悶響。

她慌忙回身去看。

一名六十來歲的老者側身倒在卡蕾忒背后的餐桌下,翻滾抽搐幾下,便閉著雙眼動也不能再動。

茶吧內的客人和服務生聞聲湊了過來。

“哎呦,他怎么了?”

“會不會心臟病犯了?”

“他有家人跟著嗎?”

眾人七嘴八舌紛紛議論著。

卡蕾忒愣愣地注視那個倒地不起的老者頭,虛弱的身子頹在座椅上抖似篩糠。

只有她最清楚是海王對這無辜的人類下了黑手,他也是要用這種手段對她施以警告!

之前她在海底神殿里也曾領教過波塞頓的手段,那種瞬間終止機體血液循環的邪惡法術,不需動手,也不費吹灰之力便可殺人于無形——

遙想那段毛骨悚然的經歷,卡蕾忒再也顧不得端莊的形象,在大庭廣眾下發出了陣陣尖叫。

連連的叫聲中,飯店的保安經理帶著幾名工作人員趕到出事地點。接到吧臺服務生的報告,他們立即趕到這里勘察現場情況。

撥開圍觀人群,保安經理走過去蹲到老者身前,把手遞到他的鼻子下面后一驚,扭頭對自己的同事說道:

“沒氣了,聯系急救中心吧!”

工作人員又一陣忙碌,有的開始呼叫前臺,有的給急救中心打電話……

吧臺服務生最先走到卡蕾忒的桌邊,看她嚇得不輕,白紙顏色的臉上盡是虛汗和淚水,于是走近她安慰道:

“拉其奧女士,您還好吧?別擔心,那名客人應該是突發了疾病。我們這里也要暫時停止營業了,我扶您到大堂的沙發上休息一刻吧?”

“把她交給我來照顧好了!”

“荷西”已經站了起來,對那年輕的女孩優雅一笑道:

“我的朋友受了驚,我帶她回房間休息一下就沒事了,謝謝你。我們這桌的消費你記在601房間的賬上吧。”

服務生愣了一下,看著“荷西”拉起了還在驚噩中沒能回過神的卡蕾忒,隨后挽著她的細腰帶她一路走向了電梯間……

電梯開始上升的那個時刻卡蕾忒終于恢復意識,發現自己竟然靠在荷西的懷中!不對,是波塞頓懷中!

此時他正用一只手臂摟著她的上半身,樣子無比親密。

清醒后卡蕾忒的第一反應就是掙扎,展開兩臂去推他。

“干什么?”

“荷西”加大臂力,不肯讓她從自己懷中掙脫。

“放開!放開我!”

“你不想去見見特里同?”

“荷西”側了側頭,盯著她一張寫滿了恐懼和驚羞的美人小臉,冷眸之中卷起一襲若隱若現的狂欲。

“你

……你把特里同也……”

卡蕾忒看著笑意闌珊的“荷西”,絕望中停止了反抗。

“過會兒,我會讓你和他見面……”

“荷西”勾起唇角答了一句,突而低頭下去,狠狠吻住卡蕾忒的嘴。

這個吻來得猝不及防!

綿軟的雄性嘴唇,熟悉的肌膚味道和體溫,卻是強勢的力道和陌生的觸感。

卡蕾忒頓時痛苦不堪,掙扎的時候后背撞到轎廂的金屬墻壁上。

伴著“砰”地一記響聲,整個轎廂晃了幾晃。

如今在波塞頓的元靈支配下,荷西的力氣出奇之大,他將卡蕾忒的身體抵在轎廂兩壁的轉角位置上,使她再難逃脫。

他和她嘴唇交疊著相互糾纏,難解難分。

驚恐和絕望、亢奮與狂肆的情緒在封閉的空間內吐納出節奏不等的呼吸,縈繞交纏之間生出曖昧黏稠的氣息。

“叮”的一聲脆響后電梯停在了六層,電動門打開時,“荷西”終于停止濕吻攻擊。

“親愛的,我們一同進房間吧!”

他調整一下微急的呼吸,邪邪淺笑間拉著卡蕾忒走出了電梯。

出了電梯,“荷西”又向卡蕾忒挨近,兩只手很不老實,直接拷上她的纖腰。

“你放開!我…我自己走!”

卡蕾忒紅著臉喊叫,身體拼命扭動兩下。

“好!好!你自己走!”

“荷西”瞇眸奸笑一聲松了手,引她來到601客房門口。

卡蕾忒站在門前穩了穩神,已然被挾持了,她也不再妄動想要逃跑的念頭。等“荷西”開了門,她毅然跟著他進了客房。

雖然她知道這種做法很危險,也能預感到“荷西”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可是為了摯友特里同,她豁出去了!

進房后的第一時間,卡蕾忒的目光便向四處搜索著。

客廳里沒有!難道是,臥室?

因為住過這里,所以她清楚這間一居室客房的格局。

如果波塞頓有意綁了特里同來這里的話,總不會把他塞進衛生間吧!

可是,臥室...

卡蕾忒內心躊躇不決,不敢貿然向那里面走。

一轉身,她看到身后的“荷西”已經緊閉了客房的門,不僅轉上了門鎖,還插上了保險鏈。

卡蕾忒頓時心中哆嗦幾下,顫聲問道:

“特里同呢?他在哪!”

“你急什么,進去啊!”

“荷西”揚起一側唇角做出一個冷厲的邪笑,抬步徑直朝她逼了過去,陰險的眼光始終盯在她驚色不語的紅臉上。

卡蕾忒情急之中只得全身向后退去,直到后腰撞上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她才停了腳步。

身背后就是餐桌,她的腰正靠在了桌沿旁邊。

身后再無退路了,而身體正前方,“荷西”和她的距離幾乎是零!

“你…你把特里同…到底藏到哪了!”

卡蕾忒豎起兩道細眉又對“荷西”喝問一句,臉色尤為緊張。她向后傾了傾上半身,盡可能與他的身體拉開最大的距離。

“荷西”冷傲地抬抬下頜,“他就在你身后的桌子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