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六章 被他侵犯

“哎?你房間?”荷西的話讓卡蕾忒有些驚惑。

“嗯!我沒有再租住之前那棟公寓,而是包下了這家飯店601客房。”

601!

卡蕾忒對這個房號記憶猶新,那曾是她住過的房間,在那里面滿滿的都是回憶……

“荷西……”

“你終于不再叫我‘荷西先生’了……”

荷西凝視著她表情極不自然的俏臉,兩片薄唇勾勒出更深的弧度。

“老實說卡蕾忒,我不知道在你搬走之后那間客房又住過幾撥客人,但是當我一踏進那里,卻依然能感受到你的氣息……”

“荷西,你不要再說下去!”

荷西全然不顧卡蕾忒神色痛苦的低聲哀叫,繼續專情于自己聲調曖昧的訴說里:

“那是一種絲絲縷縷的芳香,是你的肌膚還有長發所散發出的獨特味道,我至今都無法割舍對那段往事的回憶……”

“不要……求你不要再說下去!”

“卡蕾忒,如果我現在繼續追求你,你還會回到我身邊來嗎?”

“你……開玩笑嗎……”

卡蕾忒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舉止無措。

“我沒開玩笑,我清楚以前的自己有多么糟糕,和現在相比簡直木訥又無趣。你喜不喜歡現在這副模樣的我?”

荷西說著捧起卡蕾忒的左手,正要欣賞把玩,卻被她迅速撤了回去。

卡蕾忒受驚不小,惶恐的眸光顧盼流絡之時,恰巧瞥見斜角處吧臺里面兩名年輕的服務生正挨在一塊竊竊私語著,時不時扭頭向著她和荷西的位置看兩眼。

卡蕾忒不想引來更多的誤會,她決心馬上離開,絕不能再耽擱下去。

“荷西,很抱歉,我必須回去了。”

“不喜歡嗎?我不過就是拉拉你的手,又沒非禮你,你的表情至于那么夸張嗎?我們以前可是關系最為親密的情侶!”

她的對面,荷西的神色安然,說話口吻隨意自得。很顯然,他對自己的唐突之舉給卡蕾忒帶來的困擾漠不關心。

這種輕慢的態度終于招來卡蕾忒的反感,可她對他又不好發作。

雖然他再回來的時候已經變得很陌生,可他終究是荷西啊!

卡蕾忒壓著急躁的情緒,微蹙了兩道細眉正色道:

“荷西,你應該知道,我和你的學長就快要舉行婚禮了。你若真心想和我做朋友,就不該這樣!”

兩對目光在寂靜中對峙著。幾秒鐘后,荷西動一動身體,繼而翹起了二郎腿,沉默的笑容越來越狂肆。

“婚禮?那都是沒影的事吧?還真是物以類聚啊!卡蕾忒,你和德莫斯還真是一對自甘墮落的神祗,我沒想到你們兩個對于人類那些垃圾般的生活居然會越來越向往了——”

“……荷西……你在說什么?”

卡蕾忒的眼光一動不動地望著荷西,她本能地查覺到此時的他有些不大對勁。

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正從他的身體里隱隱向外界滲透著,令她生出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的同時,也仿若置身于極度深寒當中,渾身抑制不住的顫栗起來……

雅典,索菲特大酒店,西花瑯餐廳——

德莫斯與一幫藝術界同僚們聚在一塊吃完了午餐紛紛散場,前往各自休息的客房。

上了電梯,他的身邊剛巧站了個全副職業套裙的女記者。

“布萊克,最近你怎么樣?”

因為彼此算是認識,她率先和德莫斯打招呼。

“瑪雅?這么巧?”

德莫斯側頭,禮貌對她笑了笑。

“開幕式第一天,我們媒體社也有采訪任務嘛。沒辦法,只好親自過來跑一趟。”

“真是辛苦了……”

電梯停在了相應的樓層后,德莫斯隨人群走出轎廂,發現那個叫做瑪雅的女記者也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來。

怎么?你的房間也在這個樓層?”德莫斯感覺奇怪。

沒記錯的話,這個樓層是藝術協會成員的專屬樓層,新聞媒體記者們的客房不是在樓上就是在樓下。

女記者對著他神秘一笑:

“只是想和你聊幾句,不會占用你太多時間。怎么?最近特別忙嗎?夜店里已經完全看不到你的影子了。”

“呵呵……是挺忙……”德莫斯干巴巴地笑兩聲,敷衍著。

這女人正是不日前曾出席過他和卡蕾忒訂婚典禮、并在游輪上對一些男嘉賓議論卡蕾忒身份可疑的女記者,如今就職于“咖點”媒體社團。

最早,她與德莫斯的相識是在雅典市區的某家夜店里。

和很多沒有家庭背景的大齡職場女白領一樣,這名女記者也心懷灰姑娘的愿望,渴望著在某天里能釣到一位俊美富有的金龜婿,從而實現華麗轉身成為闊太太的美夢。

也因此,那時候還是單身、頻頻出入夜店,英俊帥美又出手大方的德莫斯自然成為她的首選目標。

為了贏得他的歡心,當時的她還真是苦下了一番功夫。從投懷送抱到拼酒裝醉,直至最后主動誘身時終于嚇跑了德莫斯。

說實話,在德莫斯看來,這人類身份的心機~婊真不能算是他的菜。就連發生一夜情的話,以她那姿色平平的長相和同樣平平的身材也令他產生不出一丁點的生理反應。

大約半個月的冷淡過后,這女記者終于變得明智起來,對德莫斯的人以及他的財產不抱任何希望了。

眼下再次碰面,見她緊追而來,德莫斯以為她又要怎么樣,于是也沒動任何請她飲茶或者干脆進自己房間坐坐的腦筋。

之前也因為在南區別墅,自己和她們社團的一名記者發生過沖突,所以從那時候起德莫斯對那個媒體社里的所有記者都不再抱有好感了。

就這樣,他和女記者站在樓層的過道旁攀談起來。

“你呀忙什么忙,根本就是因為訂了婚,被準新娘管的太嚴不敢再出來瘋吧?”

叫做瑪雅的女記者挑挑眉,毫不留情地當面戳穿德莫斯的謊言。

“哪有……”

“對了,你的準新娘在哪里?該不會是被你偷偷藏進了客房,所以才不請我進去說話吧?”

女記者的兩只丹鳳眼賊溜溜盯著德莫斯,不動聲色地觀察著他那一張俊臉上的表情變化。

“卡蕾忒現在還在別墅里呢,晚上酒會開始的時候才會過來。到時候,我介紹你們認識。”

德莫斯心里已經很煩了,無奈擋在自己眼前的女人是個記者,他還是要耐著性子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

可是此時此刻,他心里也在盤算過會兒以什么理由躲開她回自己房間去。

女記者很聰明,完全看得出來德莫斯是在搪塞她,但是對此也沒表示出任何不滿。

她又一彎唇,笑意別有韻味。

“這樣好嗎?你自己出來忙于公事,把那樣年輕貌美的女孩子獨自留在空蕩蕩的大別墅里,也真是放心啊!”

“你……在說什么啊!”德莫斯有些哭笑不得。

天曉得面前這大齡剩斗士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出來!

女記者沒有馬上接話,神色一轉蹙緊了眉頭,兩道犀利的眸光凝在德莫斯英氣不凡的面容上,隨即,那如冷電般的鋒芒又逐漸荏苒而去。

“其實,我作為一名專職的記者,本不該來找你說破這件事……”

她臉色見沉,已經現不出先前的強勢。

德莫斯看得有些緊張。雖然他也懷疑她又是在惡作劇裝樣子,可那種糾結不堪的神態確實也值得引起注意。

“瑪雅,到底怎么了?”

“布萊克,你知道我曾經傾慕你,雖然沒有你的準新娘那般幸運,但是也還是把你當做要好的朋友。我不愿相信你從眾多女孩中千挑萬選出來的幸運兒會是那個樣子,更不希望她敗壞了

你的名聲。”

“你在說什么!”德莫斯聽得又驚又氣。

氣是因為他能聽出她正在針對卡蕾忒,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驚是因為他又聽不太懂她那吞吞吐吐的話語究竟指向何處。

女記者低頭沉默幾秒,重新舉首看向德莫斯。

“GrandBretagne飯店,布萊克你應該對那里很熟悉吧?”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德莫斯的心跳加快,“咚咚咚”的超速跳躍聲在他的胸膛之中敲出一系列悶鼓般的響動。

他如何會不熟悉那里,那是卡蕾忒搬進他的別墅前一直棲身的地方。只不過現在他沒摸清這女記者貿然搬出那個飯店的名字意欲何為,因此佯裝不知情的樣子。

“好吧,我來說吧!”

女記者的表情顯得很無奈,用右手的中指騷騷額頭后接著說:

“我們社團一早接到神秘現報,說你的準新娘今天會在那所飯店601號客房里……和她的前任男友幽會。因此一大早,我的同事……已經去那邊踩點了。相信為了利益最大化,這個賣情報的家伙也會把風聲放給其他媒體……”

“開什么玩笑——”

德莫斯不等女記者講完全部就已勃然大怒,忍無可忍發出一記清吼截斷了她的陳述。

他睜圓了雙目瞪著女記者,重重呼吸幾口才道:

“我看你們這班記者沒清凈兩天又想找茬鬧事是不是!一個藝術節還不夠你們忙的!”

“你讓我說我現在都告訴你了!你干嘛又對我發火!”

女記者看著面前的美男對她露出一副想要吃人的兇相,不免委屈又恐懼,紅著兩個眼圈大聲抱怨了一句。

“我告訴你,卡蕾忒不可能做出那種事——”

“行啊!你不信我就當我什么都沒說好了!反正私下里我也不希望那種不光彩的事落到你的頭上!”

女記者說完便不再理睬德莫斯,她擦擦眼角又吸了吸鼻子,賭氣走到電梯間朝下行的電鈕按了兩下,隨后在電動門打開的時候邁步進了轎廂。

德莫斯攜著一臉怒相注視電梯的兩門緊緊關閉后才走向他的客房。

從衣兜里掏出房卡插入卡槽,德莫斯推門步入客房。

大開間樣式的客房里面,諾亞看到主人回來便以笑臉相迎。

見德莫斯面色冰冷的走過自己身邊沒說任何話,諾亞也很識相,動手開始收拾帶來的東西,不敢再招惹到他。

德莫斯脫去精美的禮服上裝隨手扔到一旁,曲身悶坐在單人沙發上。

此時,他正專心于琢磨女記者瑪雅說過的每一句話。

無可懷疑,就算她再詭,也不可能拿那種事和他開玩笑。因為一旦遭到惡性投訴或者被控告,罪名屬實的話她的飯碗不但不保,今后帶著污點也難以再在記者行業里混下去。

可是這也太湊巧了吧——

卡蕾忒的前男友,不就是指荷西嘛——

早上自己遇見他的導師尤金教授,才知道他秘密返回希臘的事情,下午就吹出這么一條駭人聽聞的風聲……

德莫斯擰眉不語,光彩暗啞的黑色雙瞳盯著右掌之中緊攥不放的手機。

自己在得知荷西回來的消息時也曾出現過不安的情緒,那時候聯系卡蕾忒時,得知她正在南區別墅里的時候自己的心總算踏實下來。

此刻,他想再給卡蕾忒撥個電話,可是輾轉矛盾幾度,終未見行動。

前所未有的恐慌感覺侵~犯著德莫斯的身心,他的呼吸越來越急,越來越重。

他清楚讓自己開始感覺恐慌的原因,正是自己對那些捕風捉影的事,已經偏向于去相信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