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章 不如不見

GrandBretagne飯店大堂茶吧——

服務生為荷西的茶杯中再次添滿了伯爵紅茶,又為他更換了一枚新鮮的青檸切片。

隨后不久,卡蕾忒的半糖焦瑪也被端上桌了。

卡蕾忒右手端起咖啡杯,左手緊接著捋了捋一側鬢角的頭發。

這個優雅的舉動可以說是她在喝飲品或是就餐前的一個習慣性動作。

此刻,荷西對自己杯子里噴著奶油香氣的茶飲已經不再感興趣,一雙凝向卡蕾忒嬌美容顏的目光充滿感懷的意味,又是別樣的復雜。

“看得出,你現在過得很幸福。”

荷西注視卡蕾忒在沉默中咽下一口咖啡,邊對她說著邊從手邊的紙巾盒里抽出一張紙巾遞給她,目光始終舍不得離開她的臉。

見她盯著那張紙巾,表情訝然而疑惑,他溫和地笑笑:

“以前,你每次喝下這款咖啡的第一口時,上嘴唇都會沾上泡沫,就像現在……”

“……”

卡蕾忒當即放下杯子,惶惶接過紙巾捂住嘴。她的臉頰開始發燙,一對驚鴻眸光流閃輾轉不停。

“謝謝你…提醒……”

她用紙巾頻頻蘸著嘴唇,神色慌張的說了一句。

“學長他……肯定對你非常好吧!”

顯然,荷西說話的語氣并不是在提問,而是表示肯定。

“嗯,是…我和他…過得很好。”

卡蕾忒將紙巾從嘴唇上拿開,支吾著答道。

“是啊!當初他為了取代我可謂不擇手段。如今終于追到你,自然會倍加珍惜……”

說話間,荷西垂低了眼簾,一雙眼睛緊緊盯住卡蕾忒左手無名指上那枚正在閃閃發亮的一克拉鉆戒。

兩點精光自他看似深淵的眸底劃過,在淺茶色的水晶鏡片反襯下,那對光芒更顯突出,似乎格外的寒凜,格外的銳利。

“荷…荷西先生……”

卡蕾忒完全低了頭,直視著自己杯子里的咖啡出神,卻根本沒注意到荷西在轉瞬間發生的這一細微的表情變化。

聽得出,荷西對待曾經和她的那種無奈結局至今都心懷不甘和怨忿,而他剛才那句帶著不良情緒隨口而出的話也使卡蕾忒一時間更覺心慌意亂。

她不知該對他繼續說些什么。

是不是需要接話茬安慰他幾句?可是,如今的自己,又有什么資格去安慰他?

卡蕾忒心里暗暗叫苦。

或許,自己真的不該一時義氣心軟,不該替他著想太多而貿然出來見他。

自己和他已經沒有任何未來,自己和他共同擁有的,只是有緣無份、有葉無花的過去!

也正是如此,分手后的兩個人才會盡量避免再聚吧?因為只握有過去而無法掌握未來的兩個人再見面后,除了緬懷從前外已再無其他可言。

然而就是這種無休無止的追憶和緬懷,才使得彼此之間的相處越陷越為尷尬。

現在,唯一讓卡蕾忒感覺后悔的,就是為何時至今日自己非要親身嘗試過,才能真正弄清楚這其中的奧義。

注意到卡蕾忒長時間不再作聲,荷西這才進一步解釋起來:

“別在意,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卡蕾忒。我只是想表達,只要你過得好,我怎樣都無所謂。我有自知之明,那時的我真的給不了你什么。”

“不,不是!你

根本不知道那時候發生了什么。本來……”

荷西的自怨自艾聽得卡蕾忒心中好不難受,猛然間她抬起頭迎合了他的目光,沖動地想要對他解釋全部原因。

話只講到一半便啞了下去。

自己怎么就忘記了?與荷西,已然是分了手的。解釋亦或不解釋,仍然彌補不了過去,更改變不了未來——

況且,那分手的原因,終究是個打死都不能說的秘密——

嘴唇翕動幾下,她最終冷靜下來,變得默不作聲。

與荷西四目相望的時刻,卡蕾忒的意識恍如被他的眸光拉入了另一個世界里,一個只有她和他存在的世界。

相比之前,荷西此時的眸光似乎幽深了幾重,教人再難輕易猜透。

此刻,這兩束神秘的光芒已經久久牽牢了卡蕾忒的雙眼,使她的視線似乎忘記了再向其他地方轉移。

腦中盤旋不去的畫面始終是自己與他的一幕幕過去。

卡蕾忒不想再去回憶,可是正像自己的雙目無法從他那對正在水晶鏡片后方矍亮不熄的眸光牽引中脫離一樣,此時她的意識也無法輕易擺脫對那些往事的回憶——

誰說記憶只是掌心中的水,始終會從人們攤開或者攥牢的五指間流逝干凈?最后留給人們的,僅僅只是水那冰冰冷冷的涼意?

水從人們的五指間淌落最終,留給他們的除了水的清冷觸感,還有滿手抹不盡的潮濕!

這種比喻的本體就是記憶中最易被觸動的某一點或某個片段,已經深深烙印于人們的意識中,根本無法隨他們腦子里的記憶散去而消失。

在某一天里,這記憶中的某點或者某個片段因某個人而被再次觸動時,就算那似水的記憶曾經涼得讓人窒息,他們也會義無反顧地冒著再次窒息的危險,想要重新捧起那段似水的記憶——

手機鈴一聲緊似一聲,終于催醒了半夢狀態中的卡蕾忒。

上半身輕輕一顫,她不再敢看荷西的眼睛。

她總感覺,此刻在那副鏡片后面,他的眼眸正放射出尤為異樣的神采。那種異樣,應該可以被稱作是“誘惑”——

卡蕾忒定定神,從白色手包里掏出手機看了看。

一個未接來電,是德莫斯打來的。

卡蕾忒當即臉色稍變,起身對荷西說道: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去去就來。”

“好……”

荷西點了點頭,俊白的臉上始終保持文雅的微笑。

但當卡蕾忒握著手機經過了他的座位,他突然間斂起了全部笑容,神態剎那猶如被封凍一般,轉變得比堅冰還要冷,還要硬。

卡蕾忒三步并作兩步來到距離茶吧位置偏遠的大堂公區,手指迅速在手機的屏幕上操作了兩下,給德莫斯的未接來電回撥過去。

手機那頭的他顯然接聽得非常迅速。去電剛一被他接通,他極富質感的聲音便從卡蕾忒的手機聽筒中傳出來,直直灌入了她的耳朵:

“老婆,你現在在做什么?”

“哦…沒什么。我剛剛在泳池,手機就放在臥室里面……”

德莫斯突然而至的問候令卡蕾忒本已不安的內心瞬間又緊張了許多。

為避免無謂的麻煩,她信口編造了一個謊言。然而對德莫斯說完這句謊話后,她又感覺心虛和慚愧。

“我也沒什么事,禮堂現場正在播放成果

匯報片,我覺得無聊便出來給你打個電話。老婆……”

德莫斯說到這里欲言又止。

“喂?德莫斯,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嗎?喂?”

卡蕾忒覺察出不太對勁,一氣不停對著手機的通話孔問著。

雖然沒有和德莫斯面對面交談,但是她卻從他略帶沉悶的說話語氣中本能地感知他此時的精神狀態并不算好,沒有早上剛出門那會那般的飽滿。

另一方面,也因為心虛和內疚的心理作怪,她的語氣聽上去顯得有些幾分焦慮。

“沒事…就是想你了,想聽聽你的聲音。你還好嗎?”

將近半分鐘的停頓過后,德莫斯才又接著說。

“哦,我還好啊……”

卡蕾忒通過手機和他對話的同時自己皺了皺眉頭。

聽筒那頭,德莫斯的聲調驟然又變得積極明朗起來:

“好了老婆,過會我要和他們一起用點午餐,可能沒空再打給你了。你午睡一會養足精神,晚上要打扮得漂漂亮亮過來,去閃瞎那幫色鬼的雙眼!”

“好!知道了!”

卡蕾忒被德莫斯的幽默逗樂了,苦著臉笑出了聲,隨后又叮囑他:

“你自己多注意哦,晚上見。”

“晚上見。”

卡蕾忒掛了電話,不覺憂心地輕嘆了口氣。突然之間,她發覺自己竟然如此罪大惡疾。

德莫斯與荷西永遠是屬于兩個不同世界中的男人,而她自己就像是在這兩個不同世界中反復穿越著的旅者,經過長途的跋涉后仍然無法停歇,身體與心靈已俱為疲憊——

是無法停歇,還是不想停歇?

卡蕾忒被他她腦中忽然蹦出來的疑問驚出了一脊背的冷汗。

RELAX——

她暗暗告誡自己要保持鎮定。

絕不能讓德莫斯知道自己從公寓里跑了出來,更不能讓他得知自己跑出公寓的原因是為了見重回希臘的荷西——

自己與德莫斯之間,荷西絕對算得上一個極為敏感的話題。

最近風波太多,這個節骨眼上還是能少一事是一事。

卡蕾忒帶著滿腹心事舉步返回茶吧的座椅上。

荷西見她臉色不太好,關心地問:

“你沒事吧?”

“沒事,謝謝。”

“差不多中午了,一起去樓上餐廳吃點東西吧?”

“哦…不了,改天吧。改天你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卡蕾忒眸光閃傳,委婉推辭著。她倒不是特意想要躲開荷西,只是怕誤了時間,無法為下午重要的應酬做足準備。

“你還真是變了卡蕾忒,變得好像很怕我。我沒想到過了這么長時間才剛見面,連我想要邀請你共進午餐的小小要求,都會遭到你的拒絕。”

荷西的雙瞳緊盯卡蕾忒不放,抿唇淺笑的模樣充滿男性的魅力,很性感,也很魅惑。

“不是,我……我接下來……真的還有其他的事……”

卡蕾忒窘迫不已,紅著臉結結巴巴解釋著。

“要不,到上面我的房間里坐坐吧?”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