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章 寄身還魂

希臘北郊,拜倫國際學院——

特里同修完一整天的課程后出了教室,跟著流動的學生大軍涌向樓梯。

今天他已經推了一切課外活動,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他必須早些歸家,因為今天是他的人類母親的生辰日。一家子人早早就已經為如何慶祝做計劃了。

神代沒落后,提坦神祗們紛紛轉世重生。特里同為自己轉生所選擇的這戶人類家庭里,父親是個有名的大廈建筑設計師,母親是中學教師,生活水平也稱得起中等偏上。

今天為了慶祝妻子的生日,那個平日工作起來熱情高漲、經常忘記下班時間的男人也會早早離開辦公室,帶著神秘禮物回到家中,而后協助妻子一齊準備豐盛可口的晚餐。

特里同在教學樓的走廊里就發現室外正在下雨。

奇怪,手機氣象預報居然也有預測失誤的時候——

特里同透過玻璃窗看著外面灰沉的天空以及密集的水簾,心里想著。

今天,氣象臺發布的氣象預報是晴天,因此特里同早上從家里出來的時候并未隨身攜帶雨傘。

眼下正值放學和下班的高峰,特里同在公共場合沒法使用避水的法術,更不方便使用“瞬間移動”。

無奈,他只好和其他學生一樣,站在這所教學大樓一層的大廳里等待著。

半個多小時很快就過去了,雨勢不但沒有減弱的趨勢,反而越下越疾。

豆大的雨點連成了條條道道的絲線,鋪天蓋地從墨染的天空中傾瀉下來,斜打在縱貫交叉的路面上激起朵朵盛放又滅去的水花。

遠看,樓房和樹木都是模模糊糊的,所有景物都像是披上了縹緲的水紗,迷瀠一片。

聚集在大廳里的人群開始發出陣陣抱怨,有的學生掏出手機打給宿舍的同學求救,有的干脆一跺腳,頂著背包奔向了瓢潑大雨。

特里同看看腕表,皺了皺眉。時間已經不早了,于是也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家里的座機號碼。

這個時間,父母應該已經回到家中。

特里同很愛他那個人類的生身之母。她是位很溫和很有智慧的女人,和他記憶中的神祗母親、海王后安芙特里特是那樣相像。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她也很愛很關心她的兒子,雖然自己并不知道他真實的身份是個提坦神祗。

在這種驟然降雨的情況下,那位慈愛的母親必定會給特里同的手機打過來,囑咐他路上注意安全。

想必此刻她正忙著準備晚餐,特里同決定先打給她。他想告訴她自己晚點回去的原因,這樣不會讓她太擔心自己。

座機那頭響了許久也沒人接聽,直到自動切斷。

特里同感覺好奇怪。家里面的電話主線在客廳,其余三條分線分別裝在書房、廚房和父母的起居室。就算他們現在正在廚房忙活,也不該聽不到電話鈴響的。

特里同又給他那建筑師的人類父親的手機打過去,一樣無人接聽。

折騰一番,特里同只得將手機掖回了衣兜。

走到教學樓大廳門口,他向雨里看了兩眼,最后將手里的學生公文包遮在頭上,跑進了雨中。

特里同快步來到學校的便利超市里,很遺憾這里的外借傘都被一搶

而空,他便掏錢買了一把折疊傘。

有了傘想去哪就去哪。

特里同先去了花店,為母親插了一束別致的祝福花籃后一手撐著傘一手提著公文包和花籃往家走。

他家住在雅典北區的一處高檔住宅大樓里,和拜倫學院的校址距離只有兩站地,因此特里同從來都是走讀生。

進了住宅區,特里同在居住的大樓前收了傘,抖去傘面上沾染的水珠后在門禁前刷了門禁卡,然后走進電梯按了標記為“12”的金屬按鈕。

電梯很快將他送到相應的樓層。

出了電梯,特里同抱著一堆東西停在牌號1212的大門外,在門右方的電子密碼鎖上輸入了密碼后轉動精致的金屬推手推門而入。

房間里依舊是老樣子,安靜、整潔,充滿特里同熟悉的“家”的氣味。

特里同在玄關的過道上換下濕漉漉的皮鞋,踏上一雙拖鞋走向客廳,雙手捧著為母親慶生用的花籃。

“爸、媽,我回來了!今天是媽媽的生日,抱歉我……”

他邊走邊喊,直到看見客廳里的人,他的聲音才兀地截止在中途。

一個全身精致白西裝的青年落座在特里同家中沙發的正首位置上,他身后左右兩旁各站了一名黑衣打扮魁梧保鏢。

“你?你不是那個時候的……”

特里同在看到這白西裝的青年時第一反應就是他們之前見過,可是馬上他心中便生出更多疑問:

“抱歉,你是怎么進來的?”

特里同懷疑地打量眼前這俊雅的男子,他根本不記得自己的人類父母有過他這樣一位朋友。

更何況,這男子身后的兩個黑衣保鏢面相兇惡,無論怎么看都不像是尋常好人。

“呵呵……”

沙發上的男子翹著二郎腿發出兩聲冷笑,右手晃動著手中的高腳玻璃杯,里面正在冒泡的液體正是特里同的人類父親最鐘愛的那款經典香檳酒。

“‘爸媽’?有意思……你和愚蠢的人類走得還挺親近……”

男子邪邪笑著,將冰封的目光投向特里同。舉目的一瞬間,他鼻梁上那副水晶眼鏡的鏡片折出兩道刺眼的亮光。

“!”

特里同悚然間兩手打了滑,懷里的花籃頓時落在地上,破碎的花瓣灑了滿地。

心中有種極不好的預感,他厲聲問向闖入者:

“我父母呢!你把他們怎么樣了——”

“你居然在我面前稱他們為父母?”

男子在特里同憤怒的逼視下擺正坐姿,隨后不緊不慢從沙發上站起來,手托酒杯,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傲視著特里同。

“那么現在你來告訴我,特里同,對于我,你是不是也該像在海底神殿那時一樣,當眾稱呼我一聲……父親!”

特里同在男子冰凜凜的壓抑聲音中幾乎和他同時瞪圓了眼睛,而同一動作下他們兩者表露出的神態卻大不相同。

此時,特里同的臉上充滿了極度的慌恐與不安,他完全是出于意想不到和驚愕的心理才在剎那間瞪起了酒紅色的雙眸。

而站在他對面的俊雅男子卻是令一副心態。薄薄的鏡片后方,那對圓睜到了極限、幾乎撐暴了眼眶的眼睛里,卻滿載

了仇恨與憤怒——

“難道…王是說…寄身…還魂……?”

……

希臘,雅典北郊——

“王…你是…海王……?”

特里同兩眼直直望著面前白西裝的男子,驚悚之中倒抽了一口涼氣,隨后喃喃低語一聲。

他此刻終于明白天象會異常降雨的原因,那就是海界的領主現身人界的先兆。

波塞頓,居然再次重生了!而且這次,居然撿選了那個男人的肉身寄托他的元靈——

忽然間特里同又意識到什么,急急對海王問起來:

“父母…我的人類父母到底在哪!”

“他們就在廚房里沉睡著,睡相很安詳,只是永遠都不會呼吸了……呵呵……”

“什么…你…是你殺了他們……”

特里同不斷淌下哀慟的淚水,他眼睜睜看著面前那奸邪的神祗笑出了最滿意的聲音。

海王如鷹隼般寒厲的目光已經緊緊逼視著特里同桀桀抖著的身體,教他躲無處躲,避不可避。

“神代你是我的長子,海族至高位重的大王子。沒想到再次轉生后,你居然會為了一個小女人背叛我!”

海王惡狠狠說著,以歹意森森的眼神獵視著特里同。

在這樣的目光直視中,特里同只覺左膝猛然一酸后打了彎,接著他的整個身體便失去了平衡,完全跪倒在地上。

與此同時,海王手中的酒杯里卷起一席狂躁的沸騰。

琥珀色的液體在法術的引導下飛出了這支酒杯,瞬息在空中凝固為一道韌性十足的水索徑直撲向特里同。

特里同的身體剛剛跪在地上,游蛇一般的水索已經頭尾相接套在了他的脖子上,隨后迅速收緊。

特里同發出疼痛而悶濁的呻吟,他用雙手拼命撕扯這條束在他咽喉命門的邪惡東西。

他知道,只要海王不肯解除法術,這水索根本無法打開。

眼下他不求能以蠻力掙斷禁錮,只想爭取到更多可以呼吸的空間。

海王在特里同極力的抗爭中舉步走到他眼前,面帶嘲弄的寒笑欣賞他已經憋得通紅的面色,以及滿臉眼淚鼻涕和口水橫流的邋遢模樣。

“求你…不要…不要再傷害…卡蕾忒……”

特里同的眼神充滿祈求,奮力掙扎中始終瞅向步步接近過來的海王。

他心里明白眼前這個邪神再次重生的目的是什么,不覺更加焦慮,更加絕望。

特里同意識逐漸模糊的大腦回想起往事的樁樁幕幕,其中對于一個片段的記憶最為深刻。

那就是卡蕾忒在她的訂婚儀式中落海的詭異情景,那時候的他在救她上船后似乎感知到大海正充滿了異乎尋常的悸動。

原來,自己所有的擔心、所有不祥的預感,竟然轉為了現實——

“你我真不愧是一對心有靈犀的父子,你居然知道我這次回來最想要的是什么!放心吧特里同,我不會殺死你,我要留你在身邊,讓你好好看著我和卡蕾忒還有黑暗之神,是如何接著玩下去的——”

海王降下目光盯著痛苦不堪的特里同,語音陰森地說完,發出恐怖寒冷的笑聲。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