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插敘(3)角色分析之德莫斯(免)

鐺鐺鐺!各位看官——

《魔君》開文至今已有37萬字了,再過三章,本文第三卷相遇以沫相忘江湖即將結束,顰兒馬上就要轉入第四卷諸神的黃昏創作中了。

在此,顰兒由衷感謝五個月以來陪伴我、鼓勵我一路走來的朋友們。沒有你們,便沒有顰兒的這部《魔君》。

原本打算第三卷結束后即是本文的尾卷花落花開,如今看樣子故事情節還要有一定的張撲,全部放在三卷中篇幅又顯得太大。

故顰兒臨時增設了第四卷,取名為“諸神的黃昏”。(這卷名的典故實際出自北歐神話)

前不久,圈里讀過顰兒這篇文的幾個朋友和顰兒私下聊起了文文里面的男一和男二幾個人物,真可謂蘿卜咸菜各有所愛。

于是,顰兒響應號召發起一個問卷調查,看看大家心目中認為能夠陪伴女主終身的男主應該是誰。

顰兒在此希望大家踴躍投票。你們寶貴的一票不僅能為自己帶來5個積分,更重要的是讓顰兒有依據的掌握讀者的喜好,寫出最為精彩合理的結局。

根據目前的投票結果顯示,黑暗之神德莫斯的成績遙遙領先,緊追其后的便是荷西,季軍是太陽神祭司柏修。最為可憐的居然是人魚王子特里同,為女主卡蕾忒做了很多事情,卻一票沒得!(這篇插敘是前一天寫的,那時候特里同還是零票。不過今天他終于獲得一票了,投他的不知是哪位好心觀眾,顰兒代他謝過你了!:(,,??,,):)

看著這些珍貴的票數,顰兒慶幸對德莫斯這一男主的設定成功了。

德莫斯在希臘神話中確有其名,他本是恐怖和厄運之神,海神波塞頓之子。

顰兒在《魔君》中將他設定為黑暗之神,宙斯與波塞頓的兄弟。素日一身黑色西服套裝,或是一襲黑色華服罩身,以服裝的固定色彩來代表他所司掌的神職。

人物外表和性格塑造方面,即有提坦神祗冷傲與高貴氣質,又不失人界霸道總裁的腹黑與帥美。

德莫斯的塑造靈感其一來源于艾米麗.勃朗特的《呼嘯山莊》。

顰兒最早接觸這部西方名著是初中時期,當時在書店買了一本由日本漫畫家創作同名漫畫,漫畫從頭至尾非常忠于原著,除了精縮,基本沒對原著做太大改動。

小說男主希茨克利夫是個孤兒,被有錢的恩肖家族、呼嘯山莊的老主人收養,并與老恩肖的女兒凱瑟琳相愛。老恩肖去世后,希茨克利夫受盡凱瑟琳的哥哥的虐待。為了救助愛人,同時也為了自己能獲得更好的生活,凱瑟琳毅然選擇與畫眉山莊繼承人結婚。希茨克利夫遭受愛情背叛,遠走他鄉并得到一大筆財富后再度返回呼嘯山莊,對凱瑟琳一干人與她們的下一代進行報復……

大學時代,顰兒又在學校圖書館找到《呼嘯山莊》的英文原著,再次仔仔細細將這部曠世愛情悲劇名著讀了一遍。

永遠對小說里那句話記憶猶新——

Icannotlivewithoutmylife!Icannotlivewithoutmysoul!

當凱瑟琳病逝,希茨克利夫以頭撞樹,痛苦的大喊:“凱蒂,你是我的心,我的生命!失去了心,我不能活了!沒有了靈魂,我不能活了!”

由此可見,男主瘋狂報復著女主的同時,內心也深深愛著她,這份糾結而痛苦的感情,當時深深扣動了顰兒的心。

創作靈感二來

源于日本著名漫畫大師齊藤千惠的《花冠安琪爾》中反派男主西澤爾.波爾金。

在歐洲歷史上,西澤爾也確有其人。

他不僅是文藝復興時期名噪一時的瓦倫丁公爵,也是位著名的政治家。

在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政治思想家馬基雅維利以西澤爾為原型完成了其代表作《君主論》,認為只有他這樣的君主,才是統一意大利的理想君主。

在齊藤千惠的漫畫世界中,西澤爾是個徹頭徹尾的反派男主,他英俊不凡的外表,以及至冷殘暴的內心都帶給讀者強烈的震撼力和認同感,他對于女主炙烈如毒藥一般幾近毀滅性的愛,也令讀者感動的同時對他悲劇的結局同情不已。

以上兩部作品中,淺顯看來,希茨克利夫與西澤爾都是徹底的極端人物。

顰兒創作中并不認可極左或是極右的東西,處女作的言情小說又怕太偏激的東西不被讀者看好,或者以自己的淺薄功力,寫著寫著完全壓不住陣腳。

因此黑暗之神德莫斯的性格方面,顰兒將他塑造為半正半邪。

《呼嘯山莊》里的希茨克利夫一開始愛著女主,被女主拋棄后他將自己的愛轉化為對她的恨,不光報復她,還對她的下一代展開報復。

顰兒的《魔君》中,德莫斯正好與之相反。

文中,他先是為了前世之仇對女主卡蕾忒展開報復,設連環計收去她的戀人荷西的記憶,又離間她的哥哥負氣出走,妄圖逼她陷入孤掌難鳴的困境中再一舉將她占有。

然而卡蕾忒在一次次的磨難中從沒未向他低頭,反而挺胸咬牙,越前進越堅強。

最終,德莫斯為她的魅力傾倒,發現自己報復她的同時實際也在傷害著自己,這其中的原因便是因為自己真正愛上了她。

對于女主的設定分析,在未來的插敘中,顰兒也會做闡述。

德莫斯是暗族的統治者,外表俊美卻也冷酷,內心兇戾而又孤獨。

他是黑暗之神,棲身在黑夜無邊的異次元里,可他又非常渴望光明。

他愛卡蕾忒,愛那個光明與希望的化身。雖然心中也為自己和她相殺的宿命而躊躇痛苦,可對她爭取的行動卻也從未停止。

最初,他自己也認為自己只是為了解除雅典娜寶石的封印而接近她取悅她。

當自己確認愛上她時,他那不顧一切的執著感情最終讓他做出放棄復仇,放棄雅典娜寶石的決心!

正如文中第二卷對戰海族時他的內心獨白:

黑暗之神,終生注定與光明無緣,想要追隨太陽的光芒必會遭受它的傷害。卡蕾忒,你便是那團明亮的光亮、那片高傲的火焰,與我近在咫尺卻永遠觸手不及。我想要認真地愛你,就一定要付出代價,一定要受傷——

德莫斯愛著卡蕾忒,這份高傲的感情表達之初,卻偏要以強迫的手段對她威逼。

以荷西的記憶作脅迫的籌碼,逼她作他的臨時女友一同參加朋友的婚禮,一同吃晚餐,強迫她接受他送來的各種禮物……

一切強勢的行為,外表看起來很霸道矯情,實際上卻是德莫斯特有的情感表達方式,是他以自己的真心向卡蕾忒傳遞著一份濃烈執著的感情!

德莫斯是提坦神族的魔君,具有絕俊誘惑的外表,具有被眾神厭棄的妖魅黑發,具有聲名狼藉的傳聞,可是他的內心世界并不邪惡。相比那些道貌岸然的正神,他的性格反而率直誠實得多。

神代,他被卡蕾忒的青澀之美吸引,侵犯未遂被宙斯趕出圣山。(文文后期顰兒會描述宙斯驅逐德莫斯的真實原因)對于那個輕靈的女孩,他的表達方式很直接。喜歡就是喜歡,想要就是想要——

轉生后在人界相遇,卡蕾忒在與德莫斯首次交鋒中失利。為了荷西,她被迫只身留在次元中以一夜侍君換荷西的性命。

之后,為了取回荷西的記憶,她與德莫斯打賭賭輸,再次被迫付出自己的身體。

兩次機會,德莫斯面對卡蕾忒哭泣的臉龐,都不忍下手。

在他看來,想要發泄,可以利用手中鈔票去找各類女人,簡單便捷。而與卡蕾忒,他想要擁有的是那種真愛的表達,那種靈與肉真正融合的境界。

德莫斯不僅愛著卡蕾忒,而且更愛以他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她的愛。

當下很流行的一句話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即:

愛她,就和她**!

迄今為止兩人之間產生矛盾,一次是卡蕾忒拒絕了他的求婚企圖離家出走,一次是她受卡利的挑撥,對他產生誤解憤然離去。

德莫斯化解他與卡蕾忒之間矛盾的方式,以及懲罰她的方式都很簡單,就是直接將她撲倒,從不做作,處處充滿快刀斬亂麻的霸氣。

德莫斯是傲慢的。

他可以用一兩個不屑的眼神,幾句譏誚的話語故意打壓荷西的自尊心。也可以現身大漠,對苦戰中的柏修說出冷嘲熱諷的話語。

德莫斯是懦弱的。

面對卡蕾忒對失憶的荷西念念不忘甚至守身如玉,他也會因為吃醋而苦惱,而心痛不已。

德莫斯的情感是細膩多變的。

顰兒在一卷對戰海倫的時候有個場景設定。

深夜,卡蕾忒回到下榻的酒店遇到探望她的德莫斯。發現她哭鼻子,他伸手為她擦淚卻遭她躲避。這時候,德莫斯的表現是一只手生硬的掰正她的臉,另一只手伸上來,幾個指腹輕柔的撫過她臉。

在這里,顰兒以人物兩只手力度的強烈反差來突出他的性格,外表桀驁不馴,內在卻體貼入微。

談及情感糾葛方面,德莫斯最大的缺憾就是對血之女神卡利。

卡利在神代便是德莫斯最忠實的追隨者,為他拋棄奧林帕斯富足安逸的生活,只身陪伴他棲身于異次元的黑暗神殿中。

德莫斯清楚卡利對他的感情,可是用他的話說,卡利和自己太像了,全是那般執著而冥頑。太像的一對男女,根本無法走到一起!

還有一點很關鍵,就是因神代那場不平凡的酒會邂逅,他心中留守愛情的角落便被那個溫婉可人的身影獨占了。

對卡利,德莫斯永遠心存歉意,這份歉意不僅為自己無法回應她的愛而內疚,也為自己最后反悔了當初對暗族部眾的誓言而內疚。

德莫斯對卡利說,早晚一天我會報答你當初對我的恩情!

未來第四卷,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看看這個愛恨分明的黑暗之神,將以他的何種獨特方式報答血之女神的這份執念深情!

黑暗之神德莫斯,外表邪冷內在摯真。

愛與光明的使者卡蕾忒,外表柔弱內心強韌。

光明與黑暗的宿命本應相克相殺卻偏偏相愛,內外反差強烈的兩者在一起,注定會演繹出不平凡的華彩樂章!

感謝書友們大大們一路真心相隨,敬請關注后續劇情!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