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不請自來

出了南區別墅,卡蕾忒一路溜溜逛逛,只身走出別墅的小區。

太多大起大落的事已經令她的內心世界迅速成長成熟,颶大的落差沉浮中,她學會了將心態放得平穩而從容。過往那些遭遇,已然教會了她什么才是榮辱不驚的處事原則。

這樣最好不過——

她邊走邊想。

德莫斯和她在天涯海角時就已經商量好一起去過普通人的生活。雖然現在不能如愿將雅典娜寶石交予戰爭女神,可該做的事情他們兩個都已力所能及,索性借此放手神族的恩怨,去過他們兩個人的生活吧——

沒想到真的放下了過往種種,做到心無旁騖的時候,竟會是如此自在!

她甚至還想著再過一段日子,自己就去申請考取私家車駕駛執照……

心里為未來計劃著,卡蕾忒在地中海氣候特有的熱烘烘朝陽下露出久違的爛漫笑顏,如同被陰蒙的霧霾埋汰許久的天空終于得見純潔的湛藍色彩,一時間嬌嬈而驚艷。

在綜合超市里采買完畢卡蕾忒結了賬,提著滿滿兩口袋東西從出口通道里走出來。

剛出超市,卡蕾忒就在門外的廣場上迎面遇到一個型男。

他正是她的哥哥卡摩德,就站在她的對面五米外的地方。

看到卡蕾忒驚訝地剎了腳步,他做出一個無聲的嘆息,幾步趕上來替她接過兩只手中的購物袋。

“找個地方坐坐吧。”

卡摩德看著她,臉上已經沒有先前那些狂肆傲驕的表情。

卡蕾忒沒有回答,只是默然點著頭。

五十步以內就有個街頭咖啡館,他們一齊走過去。

“是宙斯讓你來找我?”

落了座,卡蕾忒瞧一眼卡摩德,最終將目光移到他手邊的茶杯上,神色淡淡的,沒有太多的情緒。

從別墅出來時,為了自身安全,她已經掩藏了自己的神力源氣息,不想還是被同族找到了。

卡摩德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靜靜看著卡蕾忒的臉。

她的容顏依舊清婉可人。

數月前一別,再見面的時候她已經蛻去了懵懂少女的青澀與魯莽,嫻雅的身姿多出幾分嫵媚,是一種只有女人才會真正持有的成熟美感。

卡摩德記憶深處,那個只會一天到晚跟在他的身后,甜甜地叫著他“哥哥”的女孩,如今已經拋下了他,她遠去的背影越來越模糊……

她終是沒能和他走到一起,童年的純真美夢換作現實,居然是這般殘酷——

卡蕾忒,她就是卡摩德心中最愛的女孩,而將她從一個少女變為少婦的男人就是黑暗之神德莫斯,那個讓卡摩德至今想來都恨得咬牙切齒的男人!

卡蕾忒悄悄抬高視線,發現卡摩德正以癡癡的目光望著這邊,不覺有些尷尬。

無奈中她拿起茶杯心不在焉的飲了口茶,將它再次放回桌上時手腕稍稍用了點力。

陶瓷杯底撞擊木質桌面的聲響驚醒了神馳的卡摩德,他收了收心,臉色有些不自然。

“哦……你應該知道,就算宙斯沒有命令,我自己也

會找到你。其實我一早就等在你住的別墅外面,見你出來就一路跟著你,想看看你要去哪。卡蕾忒,隨我回圣山好不好?”

“如果是宙斯的命令,我是不是沒的選擇?”

卡蕾忒說話的語速不緊不慢,后半句反問時,唇畔溢出一絲嘲諷。

“快別這樣!你不要總是一副抵觸的樣子好嗎?至少我還在關心你,我絕不能看你過這種生活卻不聞不問!”

“這樣的生活?我不明白,這樣的生活有什么不好?這樣的生活又礙到你們奧林帕斯什么事?”

卡蕾忒翻眼盯住卡摩德,臉色顯得微微搵忿。

“我們奧林帕斯?”

卡摩德吃驚地重復一句,無可奈何搖著頭。

他沒想到卡蕾忒竟然這么快便把自己和他的立場劃開,界限還如此清晰分明。

然而卻不能全怪她。

她的絕情,完全源于當初宙斯對她的絕情,還有,便來自于對他這個當哥哥的失望。

幾個月前是他親手重傷了柏修,并且還和赫拉的女兒滾在一起,這兩樁事對卡蕾忒觸動太大,想必不可能再輕易原諒了他。

卡摩德一邊內疚著,一邊將感懷的目光又落回到卡蕾忒身上。

她一改從前的衣著風格,此時穿了件外形松散的粉藍色方格子棉襯衫,隨意卷起兩個長袖,露著兩段纖白的小臂。

在她腿上套的是條白色休閑褲,腳上蹬了雙肉粉色的軟皮平跟船鞋。

卡摩德記得非常清楚,從前她總喜歡將一頭密集的金發打理成一面整齊美觀的小瀑布披在身后。可是如今,她卻匆匆把這頭耀眼的秀發扎成了毫無特色的馬尾……

這極其粗線條的打扮終于觸動了卡摩德的心傷,他看得心疼,同時也憋出一肚子火。

過了一刻,他悶聲對卡蕾忒道:

“看看你現在的樣子,簡直和普通的家婦沒兩樣!白天伺候他的吃喝,晚上還要陪他睡!他現在已經什么也不是了,根本沒資格享有你為他做的一切!”

“他是我的男人。”

卡蕾忒神色異常平靜的看著卡摩德表情復雜的臉,吐字清晰地答了一句。

他和她口中提及的“他”,都是同一個男人,德莫斯。

“對不起卡蕾忒,算我求你,回奧林帕斯吧!”

被她異樣而銳利的眼神盯得難受,卡摩德把臉稍稍向旁邊扭了一個小角度。

“回去吧…回去…和我在一起……”

他猶豫一下,還是大膽向她吐露了心扉。同時,他也在偷瞄卡蕾忒的臉色。

嬌美的面容還是處于靜默的狀態,無驚無憂,恍是大的陣勢見慣了那樣,一臉的鎮定不迫。

“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卡蕾忒!我說的都是真心話!你該知道我對你的感情從沒改變過。只要你回來,我可以斷絕與艾莉斯的來往,更不會在意你和黑暗之神……”

見她面色靜止似水,仍是對他的決心不已為然,卡摩德白凈的臉龐開始轉紅,情緒顯得尤為急躁。

“你當初不

是說過嘛,我們誰都無法再回頭了!”

卡蕾忒的聲音清冷,面色涼薄的對準卡摩德,將他當初對她說過的話在此時又送還了他,好像內心有感而發,又像是一種隱隱的報復方式。

在他啞口無言的凝望中,卡蕾忒掏出飲料錢壓到空杯底下,準備起身離開。

“卡蕾忒,別再違抗宙斯!你和黑暗之神永遠不可能擺脫奧林帕斯的控制!要知道你們每走的一步路,可都在宙斯的安排之下啊!”

對于她的冷漠與絕決,卡摩德在百般無奈中忍不住吐出實言。

果然,她定了身,神色詫異。

“你說什么?”

“奧林帕斯的勢力除了以圣山為中心,余部也滲透人界四面八方。為了讓你早日進入黑暗神殿取到雅典娜寶石,宙斯一直在暗中運作籌謀。前不久,你在訂婚儀式中突然落海,宙斯便是抓住這個機會,利用在新聞界的力量……”

卡蕾忒如夢方醒!

后面卡摩德又說了什么,她完全沒再注意聽。

關鍵問題已經找到答案了。

原來,自己與德莫斯那個時候天天被無數記者糾纏著,都是宙斯的安排!

他暗自出手,只為逼迫他們兩個回到黑暗神殿,讓自己與雅典娜寶石的距離更加接近一步——

還有,那個和德莫斯起過沖突的“咖點”媒體記者,說不準也是宙斯的眼線!

卡蕾忒站立的身體艾艾顫抖起來,神態若是在惶恐失色的狀態中永遠定了格。

恐懼的同時,心底生出無以名狀的怒火。以她的倔強和自尊,根本無法接受被暗算擺布的事實。

這一刻的卡蕾忒感覺自己仿佛接近了地獄,死亡的味道嗅起來充滿陰霉與腐敗,令她憎恨得想要作嘔,讓她在抗拒中想要脫逃,可又沒有逃開的力量……

卡摩德望著卡蕾忒,表情難過卻又無奈。

“我本不該向你透露那些事件的真相,可是看到你的倔強真的于心不忍。卡蕾忒你要知道,在宙斯的掌控之下,你的頑強根本沒有用武之地!我只能說,如果你和黑暗之神在一起,未來之路將越走越難,會有意想不到的危險等待著你們。因此,在災難尚未發生前回圣山吧,卡蕾忒!”

卡摩德那一番話好像有所特指,可又礙于某種特殊原因不能完全說明,因此此刻的他把自己逼向一個欲言又止的糾結絕境,顯得矛盾又痛苦。

“我在訂婚儀式上落海,是不是也是宙斯一手策劃的?”

卡蕾忒的面色靜止一刻,終于從驚怖狀態中恢復如初,她強忍著怒火問卡摩德。

“什么?”

“我跌進海中并不是偶然事件,我曾非常真切的感覺到有人在我的身后狠狠推了我。如果是宙斯為逼我與德莫斯進異次元而故意設計的話,那么推我落海引發媒體炒作便是他的手段吧?”

“這個……我還不清楚。我只知道你的落海被宙斯抓住了把柄,故意讓媒體里的線人大肆炒作。”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