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五章 入侵次元

宙斯想要召卡蕾忒返回圣山的意念波聽得她又一心驚。

先前幾次,面對德莫斯對自己的好卡蕾忒心有不忍,曾主動和宙斯聯系要求回圣山,不但遭他的拒絕,甚至被他搬出柏修向她威脅。

如今,他態度居然大變,竟會主動請求她回去。

“德莫斯如今摸不到雅典娜寶石了,你的任務無法進展下去。當然,這都不是你的責任。你留在他身邊沒有任何意義了,所以回來吧,回到我身邊來!至于雅典娜寶石,我和圣山其他神祗會處理好。”

宙斯的意念波聽起來一團和氣,就像個慈父。

“……不,我不會回去!”

沉思一陣,卡蕾忒最終回絕了宙斯:

“德莫斯能有今日,我應該承擔很大責任。我絕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他!”

“我說了,那些都不是你的責任!”宙斯的口吻重了些。

“你堅持要留下,只是為了報答德莫斯對你的好?難道,你對他真的沒有別的情意?”

讓宙斯真正耐不住性子的原因,并非是卡蕾忒決絕的態度,而是她那起伏波動的真實情感。

“我愛他。”

卡蕾忒的回答緊跟在宙斯的質問之后,沒有半秒遲疑,答得直接了當。

“你……”

宙斯的火氣終于被卡蕾忒直白卻也像是故意的叛逆引到了頂端,可是為了達到目的,他還是一忍再忍。

“我當初就告誡你,不要對他動感情!”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宙斯,當初是你硬將我推到他懷中。從那刻開始你就該明白,奧林帕斯已經沒有資格再來命令我,我的死活,今后也與你們無關!”

“哼!無緣無故的恨……好啊……”

意識界中,宙斯聽完卡蕾忒句句鏗鏘的言辭后傲然一笑,而后悠悠說道:

“明白了,你的恨……是對我而言啊!你恨我,卡蕾忒,你在怨恨你的父親,所以才會對我發出挑釁!”

“隨你怎么想。總之,我不會離開德莫斯!”

卡蕾忒又最后重申了一句,斷然先行退出與宙斯締結的意念界。

卡蕾忒確實愛著德莫斯,不僅如此,她也知道他是為了她才失去了神祗的一切權利和榮耀。

神代,他為她遭到奧林帕斯的離棄。轉生后的今天,他又為她受到卡利的離棄——

這個緊要關頭,他尤為需要親人和愛人的支持,自己絕不能棄他而去——

……

異次元,黑暗神殿——

卡利坐在偏殿的某處房間里,手中握著一盞酒杯,不時咽下一杯接一杯的苦酒。

昨天,她親手斬斷了自己對德莫斯的愛。

從前,心中揣著對他的這份鍥而不舍的情意時,就算置身于最黑暗最孤獨的時空她也無所畏懼。因為有念想,有期盼,再冷的地方她也覺得是暖的,再苦的環境她也覺得心安。

可是如今,念想沒了,期盼演變為失望,她的外表就算再強悍,內在也會因為失去精神支撐而變為虛空的。她的強悍,完全衍生自她

心底的凄愁——

德莫斯,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寧愿拋棄神權,也要選擇離開……

卡利又吞下去一整杯酒,心中哀切不已。

她還是忍不住去想念那個傷她最深的男人!雖然恨他,恨不得立刻要他去死,可是在她的淺意識里,自己還是無法抹殺對他的愛!

愛恨糾纏,如血的顏色一般具有強震的沖擊,這就是血之女神卡利的情感世界!她對于愛人的感情,永遠與她的封號搭配最為得當,鮮明而直接!

人類常言道,酒入愁腸愁更愁!

此刻,獨處在偌大殿堂里的卡利懷著怨恨與凄切不停酗酒,很快那些滾烈的酒精便在她周身的神經系統中發揮了控制作用。

卡利只覺頭昏沉沉的,意識愈發模糊起來。她的上半身漸漸趴向身前的圓紋石桌,厚密的波浪烏發瞬間遮蓋了她嫵媚卻憔悴的多半張臉。

灌入神殿的次元風漸疾起來。

卡利被酒精侵浸得醉醺醺的身軀耐不住冷風,幾個寒戰過后,凝膩如脂的肌膚表面結起了一層寒磣的雞皮疙瘩。

卡利抬起昏沉的頭顱,厭煩地皺了皺眉,正要對候在殿外的侍從們大發雷霆要他們仔細閉好門窗,忽而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一個人影,晃動著朝她越挨越近。

卡利強睜迷離的醉眼朝那人影看過去,卻首先注意到他那一整頭的暗色頭發。

“德莫斯?是你嗎?你回來了!”

卡利在酒醉的狀態中發出驚呼,喜出望外的表情在她那張僵醉的臉上呈現得極其怪異。

她兩手整了整頭發,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無奈身子在酒精的控制下不停使喚,屁股剛一離開石椅就向旁邊傾斜,一下子栽到地上。

這時,她抬起頭,瞇著兩眼又向他仔細瞅了瞅,頓時大吃一驚。

來人一身整潔利落的白制服和白色長褲,右手上托著一枚渾圓光滑的紅珠子,根本不是德莫斯!

“哎呀呀,真是難以置信……”

來人不緊不慢說著,挪幾步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體,使自己的臉與卡利的基本保持在同一高度上。

“才幾月未見,提坦女神祗里聞名遐邇的卡利女神竟然會變得如此狼狽。”

他翹動兩片美妙的嘴唇,笑意輕渺。

“你?怎么是你?”卡利盯著他的臉好不驚愕。

她記得他的五官,數月前她和他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所黑暗神殿里。只是那個時候的他,似乎并不似現在這般渾身充滿邪氣。

他到底是怎么進入異次元的?難道說,那些把守在黑暗神殿大門外的侍衛,居然不是他的對手?

來人只是在卡利充滿懷疑的審視目光中淡然一笑,繼而對她刻意提示說:

“假如你我早些聯手,你也不至如此……”

“什么?你……你是……”

卡利酩酊的酒勁登時清醒了一半,萎黃的面容上,那驚詫的神色逐漸變得恐慌無措。

隔過他雙眼前面那層薄薄的茶晶鏡片,卡利在他深邃的眼眸中看到兩點殘虐的冷光。

來人不再說話,默

聲召出一點小法術將右掌上那顆血紅的珠子隱沒于掌心,隨即又將那只空掌伸向卡利,眨眼間為她的身體療愈了在神殿塌方中所受的幾處外傷。

也就是在這個時刻,卡利感知到他體內的神力源氣息,因而對他的身份更加肯定。

療傷完畢,他那手卻不愿撤回去,極不安分地掠過卡利露在衣裙外面的皮膚。

“你想干什么!”

卡利大怒,兇狠地叫嚷一句,極不客氣地撥開他的手臂。

“何必呢!反正你我都是寂寞,相互慰藉一下也有好處……”

“你休想!滾——”

卡利氣得睜大一雙被酒精刺激渾濁的杏眼,大罵一句,又朝他啐了口唾沫。

他擦凈臉,不但不氣,反而陰陰笑了幾聲,涼意四射。

“據說,想要得到女人的心,就要先得到她的身體!對于寂寞許久的卡利女神來講……更要如此——”

來人狡猾的說著,雙眼之中凌肆的冷光更加明亮,像是正在翻卷不止的欲望。

話音還未完全落下,他已經有所行動。

“啊——”

卡利在自己發出的驚叫聲中被他撲倒在地……

——

清晨,卡蕾忒準備早飯的時候發現冰箱里儲存的食物不多了,于是決定外出采購一些回來。

諾亞拿起凱雷德的車鑰匙準備與她一同前往。

“你留在家里吧,幫德莫斯照應一下公務。”卡蕾忒對諾亞說。

后天就是全歐洲藝術節開幕式的日子了,德莫斯正在別墅一層的書房里忙碌著,為大會事宜做最后準備工作,保不齊一會就要用到諾亞。

因此,卡蕾忒還是堅持獨自去兩個街區以外的大型綜合超市。

“要不,我從外面再雇兩個人過來幫忙,不能總讓您做這種事。”

諾亞考慮了一下,向卡蕾忒道出自己的想法。

“還是不要了,不太方便。記住,從我們脫離暗族、脫離圣山的那刻開始,我們三個都是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人,不需要使奴喚婢,凡事還要靠自己。”

卡蕾忒態度堅決地說完,對諾亞溫雅一笑:

“不必為我擔心,這些家務我都可以應付得來。你留下,替我好好照顧德莫斯。”

“是。”

諾亞對卡蕾忒的決意心領神會。

她和德莫斯是提坦神祗,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免會使用一些小法術走捷徑。

諾亞對此習以為常,可在不明就里的外人眼中,這些手段輕則可能嚇壞他們,重則等同于對他們暴露自己神祗的身份。

另外一點,眼下他們已經和卡利鬧翻了臉,卡蕾忒又是解除寶石封印的關鍵,卡利絕對不會就此罷休,放任卡蕾忒不管。

卡蕾忒天性善良,不愿再將無辜的人類牽扯到提坦神祗之間的恩怨中。她不肯雇傭人,也是本著對他們的人身安全負責的態度。

諾亞聽從了卡蕾忒的建議留在南區別墅里,隨時聽命于書房里面德莫斯的吩咐。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