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四章 召喚之聲

德莫斯被送進了別墅二樓的臥室里休息。

躺在床上,他剛一閉了眼便在黑暗中看到卡利那張面目可憎的臉孔,帶著猙獰不休的恨意對著他張牙舞爪。

還有那些被鐵鏈捆綁的侍從,神態毅然決然地對他發出陣陣示意危險的急呼。

他又看到了石甕中的阿黛,慘白無色的臉上掛著決別的凄笑……

德莫斯身子好像墜空似的猛然一抖,大叫著從迷蒙昏沉的狀態清醒。

卡蕾忒就守在床邊。

聽到他恐怖的驚呼聲急忙湊進他,一手溫柔拍打他的脊背。

“德莫斯,沒事,沒事了……”

她對他安撫幾句,也側身躺在他身旁,用手臂環住他,輕語道:

“我在這里,就在你的身邊哪里也不去。我們都累了,都要好好睡一覺,休息一陣……”

“……卡蕾忒,很抱歉……我沒能為你取回雅典娜寶石……”

德莫斯將身子向卡蕾忒溫軟的懷中又鉆了鉆,低頭埋在她的胸前,聲音沉重的說了一句。

卡蕾忒心中泛起陣陣絞痛。德莫斯的話她聽得很仔細,一字一句全無遺漏。

他終是為了她!他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為了她!如今處境如此困噩,他竟還在第一時間想著她的事——

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他所做出的全部讓步和犧牲,只是為了全心全意愛她——

這份愛,奠基于眾多生命和鮮血之上。這份愛的分量,好重——

卡蕾忒鼻翼動了兩動,強行將沖上喉嚨的悲鳴噎住。她張嘴深深呼吸幾下,將那口愴涼之氣重新咽回肚子里。

“德莫斯,什么都不要想,閉上眼。聽著,我不要雅典娜寶石,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抱著我……”

卡蕾忒強制著悲情,說著說著,聲音和身體還是禁不住沉淪于哀切的情緒中,發出劇烈的顫抖。

德莫斯不再與她對話,只是在沉寂中和她緊緊互擁在一起。

因為受了巨大的刺激,德莫斯入睡并不安穩。他不斷驚醒,又不斷困陷于某個夢境中,渾身顫抖,虛汗淋漓。

為了讓他能夠休息好,卡蕾忒吩咐諾亞在給他準備的溫水中加了小計量的安眠藥。又喂他喝了水后,藥效很快起了作用,他終于沉沉睡熟了……

卡蕾忒起身離開臥室,來到一樓。她在廚房看到諾亞,這忠心又勤奮的孩子這個時間正站在操作臺前,為一會兒的晚餐準備著,手腳忙碌不停。

“我來吧!”卡蕾忒走過去,對他說著。

“王妃?王他……”看到她,諾亞有些詫異。

“放心,他已經睡安穩了。你也去休息一下吧,最近害你累壞了。晚飯我來準備。”

“……這種事……還是應該由我做……”

聽說卡蕾忒想要動手做飯,諾亞臉色微微紅起來,神態發窘。

“沒關系,我從未把你視作下人。去吧,好好休息,晚飯做好了我會叫醒你。”

卡蕾忒對諾亞報以暖融融的微笑。

“那……好……”

諾亞也不再推辭,放下手中廚具。

“諾亞,謝謝你!謝謝你對德莫斯的忠心追隨!”

卡蕾忒注視諾亞離開。當他走

到廚房門口的時候,她突然對著他的背影道出一句肺腑之辭。

卡蕾忒對諾亞持有的感激之情確是出于衷心。

她和德莫斯一起生活不到半年的時間里,都是諾亞在盡心竭力的服侍他們的日常起居,對于德莫斯那些人界諸多的事務,他也處理得妥帖到位。

黑暗神殿里與奪權的卡利交鋒時,這孩子表現得奮不孤顧身,率先沖上去擋在德莫斯前面。

即便是仆人,恐怕也沒幾個能做到像諾亞對主人那般忠心又英勇的。

對于他,卡蕾忒內心抱以最多的感情就是感激與欽佩。感激他對德莫斯忠誠無二的追隨,以及不記得失的付出,也更加欽佩他辦事的能力和魄力。

諾亞聞言身子一怔,繼而在廚房門前轉回身,目光與卡蕾忒投過去的目光承接在一起。

“您別這么說……”

彼此的眼神接觸一刻,諾亞感覺自己疲困的身心似是融進了一種神奇的力量,變得振奮起來。

“您與王是諾亞的親人,諾亞絕不允許自己的親人受到任何傷害!”

對視中諾亞安然說完整句話,語氣尤為堅定。

諾亞從卡蕾忒綿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最為真摯可貴的情誼,而這情誼又像是一種鼓舞與親和的力量。恍若一盞火光搖搖不滅的油燈,雖然光線不強,但是對于迷失于寒冬黑夜之中的人們來講無疑是一絲希望之光,使絕望的人們在看到它的瞬間恢復士氣,讓他們再苦再累也會堅定信念,為信念繼續拼搏下去。

“謝謝。”

卡蕾忒點點頭,回應諾亞一個微笑。

目送諾亞回了一樓他自己的臥室后,卡蕾忒就獨自在廚房忙活起來。

洗凈幾根胡蘿卜,用削皮器褪了蘿卜皮,她一手拿刀一手將一根胡蘿卜按在砧板上切成一個個薄片。

動作中,她又想起了幾個小時以前在黑暗神殿里發生的事。

記憶的片段里有卡利殘虐的叫囂和嘲笑,有受困侍從們凄厲的疾呼,還有僵尸軍團丑陋詭異的外表,全部可怕的畫面在她頭腦中不時交替出現,令她苦不堪言。

她想停止回憶,可是她又無法強迫自己停止。

回憶,是把自己對卡利的恨意烙刻得更深的行為。同時,也是對眾多死于非命的侍從們表示哀悼的行為。

卡蕾忒首先悼起了阿黛。

卡利對那姑娘施以極刑無非因她服侍過自己最為痛恨的女人。

此時卡蕾忒想,假如,她沒有隨德莫斯再度回到黑暗神殿,沒有與阿黛熟識并交好的話,那姑娘肯定不會遭受那種殘忍的刑罰……

是我嗎?是我給她帶來了不幸,給那些侍從帶來了不幸——

我,究竟是不是被噩運纏身的女人?所有認識我的人,終將遭受不幸?

因自己的掌司侍女逝去,卡蕾忒的思想完全在自責中陷入一個只會對自己怨恨無度的怪圈里。

自責與自我怨恨就像一個深不見底的危險沼澤,在不知不覺中絆住她的身心,使她在痛苦不堪的掙扎中越急于脫身,越是控制不住往沼澤深處鉆,變得再難解困。

這時候,手指頭突然傳來好一陣疼痛。

由于分神,卡蕾忒正在切菜的兩只手配合節奏凌亂起來。操刀的手切

著切著蘿卜,居然就切到了另一只手的手指。

卡蕾忒當即被痛楚喚回了游離的思緒,聚神再一低頭看,操作臺上面白色的砧板已染了一大片血。

卡蕾忒慌忙打開水龍頭,把受了傷的手指用冷水沖洗一會兒,隨后又跑到儲物柜里翻出創傷貼包扎傷口。

處理一番,血是止不了,可傷口還是處于火辣辣的疼痛中。肉體承受的痛楚最終釋放了強行積壓在卡蕾忒心頭的痛苦。她把身子蜷在廚房硬而涼的瓷磚地面上,以手遮面放聲痛哭。

她和德莫斯真正一起生活后,可以說并沒過上幾天安穩的日子。

人界,無孔不入的記者到處窮追猛打,讓他們兩個備受壓力。神界,先是宙斯脅迫,如今又遭受卡利的背叛奪權,使他們腹背受敵。

卡蕾忒開始懷疑,她與德莫斯相克相殺的宿命是不是已經向他們伸出了爪牙,正在試圖將他們兩個帶向毀滅的懸崖……

“卡蕾忒——”

意識界突然傳入一個男性神祗的聲音。

是宙斯——

卡蕾忒猛然止住悲泣,靜聲等待他再度于意識界里傳來聲波。

“卡蕾忒,你還好吧?”

幾秒鐘后,宙斯的意念波果然又響起來。

“你有什么指示?”

卡蕾忒擦擦臉回應一聲,語氣聽起來不軟不硬,然而也不是臣子對最高層領袖該有的恭敬口吻。

“對不起卡蕾忒,我一直沒能及時和你取得聯絡。最近,我在為眾神重生后的第一次聚會慶典忙碌著。你要知道,在神代,一年一度的眾神聚會是提坦神族最為重要的活動。”

“我知道……”

卡蕾忒語氣平淡地答道。在她心中,卻已不再聽信宙斯的任何解釋。

眾神會就算如何重要,就算是神祗們歷經千年再次重生的首屆慶典,宙斯身邊還有大使者赫米斯,還有其他諸神,根本不需要全神之神親力親為——

“卡蕾忒,卡利篡權的事……我已經聽說了。”

“什么?你……”

卡蕾忒現出驚愕的神色,她有所警覺,正要問個究竟,宙斯以意念波自行解釋起來:

“不必驚訝,你應該相信奧林帕斯情報網的強大。就算卡利殺光了德莫斯的人,如今也不能完全保證她的手下就是她的心腹。我不想瞞你,有幾個下人,是從神話時代起被我安插在黑暗神殿的內應,專門為奧林帕斯遞送情報,使我在第一時間掌握到棲身于異次元的暗族神祗的行為和動向。”

宙斯——

待他自詡地解釋完,卡蕾忒不知該說什么,只暗自呼了聲他的名字。

卡蕾忒突然覺得,宙斯好像驚悚片里演繹的一類人,專門習慣于將自己陰暗的臉孔隱藏在角落里,不動聲色地獵視著光明大道上行走著的人們,狡獸沉浮的內心只為伺機而動……

卡蕾忒周身不寒而栗。

宙斯,這個提坦神族第三任全神之神的心機,實在太可怕了——

“卡蕾忒,我想讓你回圣山來!”

等了一會兒,聽不到她的意念波回應,宙斯也不轉彎抹角,直接在意識界中講出自己的想法。

“什…什么…您叫我…回去?”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