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三章 神秘來者

諾亞與卡利的打斗只發生在瞬間,德莫斯與卡蕾忒那面也陷入苦斗之中。

就在卡利向手下人發出命令的那時,站在金椅兩旁的侍衛們已經隨著她的飛身襲去嚎叫著沖向德莫斯和卡蕾忒。

與此同時,中廳的正門和左右偏門涌入浪潮般的隊伍,手持各式各樣致命的武器,將他們昔日的主人團團圍住。

德莫斯從悲悔混沌的狀態中徹底清醒,他一手拉住卡蕾忒,一手以能量波發動攻擊,企圖殺出一條血路。

絕不能讓卡蕾忒落入卡利之手——

他心里想著。

卡利掌握了寶石解封的秘密,此時肯定不會放走卡蕾忒,她極其渴望利用卡蕾忒為寶石外層的水晶球解除封印!

卡蕾忒召出了“揮瀾”神杖,她與德莫斯再次并肩作戰,持緊武器對著敵人一陣猛砍狠戳。

她和德莫斯的想法不盡相同。

自己是解除寶石水晶球封印的關鍵,絕不能被卡利輕易捉住!

但是很快,德莫斯和卡蕾忒就發現沖進中廳的這隊打手和先前護佑在卡利身邊的侍衛有所不同。

他們暴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膚顏色如同死灰,并不似正常之人該有的膚色。不僅臉上的表情怪異可怖,就連行動也像是上了發條的機械一般僵挺,唯獨力氣驚人的大。

一群打手圍攻過來,沖散了德莫斯和卡蕾忒緊緊攜手的身形。

卡蕾忒以手中神杖重傷了幾個打手,他們倒在地上只過了兩秒就又一次站起來繼續打斗,受傷的部位居然沒淌出一滴鮮血。

這怎么都打不死的情形,卡蕾忒在之前的戰斗中遇到過一次,那時她的對手便是那個傾國妖后——海倫!

難道,這些打手是……

卡蕾忒心中劇烈一顫,再細細光看那些打手的形容舉止,不由大聲驚叫道:

“他們是僵尸!是被卡利殺死后被她用血術變化的僵尸——”

血之女神卡利本來和諾亞戰得正酣,他們兩個繚而不亂的靈活身形裹在被道道凌勢的金銀光痕編織的密網中。空氣中處處彌漫著兩種兵器頻繁摩擦生出的嗆鼻氣味與煙塵。

聽到卡蕾忒恐懼的尖叫不覺邊舞動金斧邊淺笑道:

“你倒是真有見識!被我殺死的人,滅去他們的靈魂再注以新的生命,正好幫我打造一支精良的活死人軍團!他們不會認得你們,他們頭腦里,只存在終極使命和殺戮!”

卡利甩斧彈開諾亞的一個進攻招式,身形交錯時對僵尸們再次發令道:

“務必殺死兩個男人,活捉那女人!我要活的——”

僵尸們嘴里不停“嗚嗚吁吁”,渾濁的聲音好像正在回應卡利的吩咐。

很快這巢活死人軍團便分成兩股勢力,一股繼續圍攻德莫斯,一股扔了武器,紛紛涌向了卡蕾忒。

卡蕾忒不停以武器展開反擊。陣陣腐臭從這些活死人身體內部散出來,他們的鼻孔里、半張半合的嘴巴里都淌著濃稠的粘液,卡蕾忒難以承受這種嗅覺和視覺上雙重的震撼沖擊,一面戰斗,一面止不住的干嘔起來。

暴怒的德莫斯使出兩個殺傷力致強的攻擊波炸倒一片僵尸隊伍。他趁機沖上來拉住卡蕾忒向中廳門外沖。

卡蕾忒在這時回過頭,撒目向著最前方的酒甕聲音凄厲地叫著:

“阿黛——”

她想飛奔過去抱起自己的侍女一同逃走,可是她的內心也清楚,此刻并不是救人的好時機。

阿黛無比困難

地挺了挺脖子,循聲在煙塵和眾多往來不住的人影中鎖定了卡蕾忒猶豫不去的身影。

干澀開裂的蒼白嘴唇微微上翹,阿黛做出一個嫣笑,決絕而凄美。

“王妃……走吧……”

輕語一句,她緩緩轉動頭顱,看看石甕旁邊被俘的眾人。

似乎有著某種默契,他們也在這一時刻頻頻看一看身旁命運相同的伙伴,剛毅不屈的眼神交流中,默聲地傳遞了同一個決心。

“大家,一起上路吧!為了王與王妃!”

阿黛又輕聲對他們說完,蒼茫的表情變得鎮定不迫。將模糊的視線投向一心向戰的諾亞,阿黛使盡全身最后的力量亢聲喊道:

“諾亞!回到王的身邊——”

諾亞向卡利虛晃一勢閃開。定住身形,他愕然望著阿黛與其他被困侍從,似乎明白了他們的意圖。

溫暖的液體從諾亞兩只眼睛里連連不絕灑出來,他用一只手肘使勁擦了擦臉,撤身躲避一旁。

卡利被諾亞這個異常的舉動搞得一愣,瞬間也感受到什么,急忙轉身向背后看。

這時,一記爆破從她身后引發,她還未來及施力防御,身子便和中廳一起被湮埋在石瓦的坍塌和滾滾煙塵中……

——

德莫斯帶著卡蕾忒先一步逃出黑暗神殿,穿過次元通道回到人界。

他們現身的地方還是別墅的庭院里面。

一現身,德莫斯便再也邁不開一步,蠟黃的臉上布滿豆大的汗珠。他彎了腰,用一只手捂著沉悶的胸口,面容憔悴而痛苦。

此刻,他的身心都被極度悲憤的情緒壓覆,變得虛弱,變得萎靡不堪。

黑暗神殿里那么多活的生命,那么多忠誠的靈魂,追隨他的前世今生,說沒,眨眼之間便如同飛灰一般逝去了。

至今,德莫斯都對自己曾經向他們作出的承諾記憶猶新。直到這一世死亡降臨他們的時候,他也沒能如當初承諾的那樣,將他們帶到向往中那個光明而溫暖的無憂世界——

德莫斯被堪堪自責與痛悔摧折著,打壓著。他又想到了卡利。

他恨她,他從未對她產生過如此荼毒、如此噬骨錐心的恨意。可是這森強的恨意之中,像是又攪進了過多的內疚與歉意。

自己難道不該為她的背叛負責嗎?

德莫斯清楚,卡利對他有情,是他對她的漠視與中傷最終造就了她和他的離析。

德莫斯恨她,只恨她屠殺那些侍從、殘害侍女阿黛的行為。至于別的,他承認自己也該承擔很大一部分責任。

多變復雜的心境進而衍生為另一種冗繁沉重的情緒,艾艾折磨著德莫斯。

二十七歲的身軀里,充盈的精氣神仿佛在剎那間被什么東西抽走,變得像個風干的臘制品那樣枯羸。

“德莫斯!你怎么樣——”

卡蕾忒看出情形不對,連忙攙住他向前傾斜的身軀。下意識為他檢查,所幸他并沒受什么外傷。身上沾染的斑斑血跡也不是他自己的。

卡蕾忒長長松了口氣。

正在這時,次元的通道在她背后的空冥之中再次打開。諾亞趕了回來,滿臉滿身都是塵灰。

“諾亞,你還好嗎?那些被俘的人…難道…?”

卡蕾忒看到他一臉哀慟的表情,急急向他打探,最為讓她掛心的人就是阿黛。

事實上,不用諾亞回答,卡蕾忒也能對那些人的最終結局猜出一二。

以卡利的陰狠,以及她對德

莫斯與自己的切膚仇恨,卡蕾忒清楚卡利斷不會輕易便宜了那些可憐的侍從。

卡蕾忒目光直直地瞧著諾亞,專注地等待中,她的神色越轉越悲。

諾亞則無力地看著前方的某一點,眼神空洞,似乎此時他的身子回來了,可是靈魂卻還停留在那個蒼夜一般的空間品味著先前激亢的角逐與殺戮。

在卡蕾忒對他問完后半晌,他才麻木地搖著頭,緩慢答道:

“都沒了……全部都……犧牲了……他們引爆了體內的異能源,為我們的逃走……爭取了時間……”

說到這時諾亞聲音哽住,無法再言語半句。他抬起右手使勁捂住嘴,別過臉無聲地流下眼淚。

神代起,對于向某個提坦神祗發誓效忠的侍從們,神祗通常會將自己的一滴鮮血賜予他們。凡人的身軀一經融入神的血液,體內便會駐留一部分神的力量,成為半人半神的“異能者”。

這些異能者接受神祗的血液,等同于他們與這個賜血的神祗簽訂了靈魂契約,無論轉生幾世,他們都是追隨于這個神祗的仆人。

卡蕾忒清楚,異能者們擁有一定神力,只要將體內神力在瞬間提升,超出人類肉體所能承受的極限,就能對敵人造成一定程度的危害力。然而對于這些異能者,這么做的直接后果無異于自殺——

“唔……”

諾亞話音剛落下去,德莫斯便發出一記含糊不清的呻吟,身體趔趄一下,一口鮮血噴在地上。

“德莫斯——”

“王!”

卡蕾忒嚇得臉色大白,再次下力支撐起他顫巍巍的身軀,諾亞也大步趕上來幫忙。

“毒婦……那個狠辣的……毒婦!”

德莫斯嘴唇不住抖栗,聲音渾濁不清,句句卻是正在謾罵著血之女神。

他睜大了雙眼,矍戾的黑眸此刻撐~漲凸出,幾乎就要從深邃的眼窩掉落下去。

他此時病態的表現正是因為急火攻心。

自己最信任的卡利不僅篡奪了異次元和黑暗神殿的支配權,還殺死了那么多仆人。身為黑暗之神,他無力回天,唯有痛心疾首!

“德莫斯,振作點!什么都別再想,我們進房間去……”

卡蕾忒盡管悲痛也還在強忍著。

她想,如果自己將那些凄苦的情緒表現出來的話,無疑會使德莫斯更加難過。為了他,自己也要撐住。

就這樣,她和諾亞合力將德莫斯扶進了別墅……

庭院里,一個纖長的白色身影在空寂中悄然現形,幾步走到草坪前方,于暴露在石子路面上的鮮血旁止步。

單手扶一扶鼻梁上那副輕薄的鉻金屬眼鏡架的架腿,他將陰險的目光鎖定地上那抹醒目的紅色。

年輕帥美的面容上,他那涼薄的嘴唇始終噙著款款深沉的笑意,奸詐而不羈。

他把右手舉到半空,對準地面上的血跡轉動手腕輕松一揮使個法術,那紅色便被某種力量召喚,從光滑的石礫上豎直飄到半空,浮于他的右手掌心之下。

來者露出滿意的神色,隨即將兩眼張得更大。

在他鋒芒的眼光逼視中,那凌空浮動的血塊迅速縮成一枚滾光溜滑的紅色圓珠子,被他翻掌托在掌心中。

薄唇微啟,他含笑看向這間別墅已經閉緊的大門,自語道:

“不錯!德莫斯的血,正好助我打開異次元的通道……”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