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二章 至毒背叛(2)

“阿黛……”

卡蕾忒聲音顫顫地朝那石甕呼喚一聲。

在那邊,阿黛全身都沒入了大甕之中,只露出一個頭顱,蔫蔫耷拉在甕口邊沿。

那姑娘緊緊~合著兩眼,曾經年輕靚麗的俏臉此刻沒有丁點的血色,顏色如一張煞白干澀的紙張。

之前那一頭每每被她攏得齊齊整整的棕色秀發如今已變得凌亂而污穢,雜沓垂落在甕口的四周,好似飄零枯萎的蒿草。

“阿黛!”

卡蕾忒又提高嗓音叫了一聲,尾音降下去的時候,已經哽咽得走了形。

卡蕾忒從沒想到自己才離去兩日,再次和這個婉約靈巧的姑娘見面時,她竟會落得如此田地!

似是剛才那記高呼起了作用,阿黛終于緩緩張開了雙目。

“王,王妃,你們……回來了……”

艱難地扭轉眼眸,將并排站在視線前方的德莫斯主仆三個看遍后,阿黛慢慢活動上下兩片蒼白的嘴唇,對他們發出有氣無力的聲音。

卡蕾忒收起悲聲,挑眉怒視著卡利,厲聲喝問:

“你對我的人做了什么!”

卡利坐在權椅上安靜地與卡蕾忒對視著。

輕揮右掌,她身旁的一名侍從連忙上前取過高腳方桌上的一盞空酒杯,走到裝載阿黛身體的石甕邊緣,用空杯向甕里面攪了兩攪,盛起一杯液體送到卡利手中,隨后低頭退到一旁。

卡利再次露出醉人的笑容。

手臂折回,她把酒杯放到自己唇畔品一口杯子里的液體。撤去酒杯的時候,她滿嘴都掛滿了猩紅的顏色。

整個動作過程里,卡利的眼神始終和卡蕾忒的承接在一起,從未錯開半步,那平靜的目光隱隱暗伏著炙毒的恨意。

“知道什么是‘人彘’嗎,卡蕾忒?”

卡利聲音晦澀地自問后自答起來:

“神代的一種酷刑。將活人砍去四肢放入石甕中,受刑之人往往經不住割肉離骨的疼痛,加上失血過多,捱不過多久便會身亡。眼下,這美麗的女孩在咽氣前對我還有些用處。你瞧……”

說到這里卡利突然停住,將右手中的酒杯朝前高高舉起,接著對卡蕾忒說:

“多么年輕的血液,充滿無限活力,混著最甘甜的美酒咽進肚,對于想要永駐青春的女人來說……是最完美的補藥。”

“你說什么……”

卡蕾忒聽得臉色愕怖,直視卡利的兩眼瞪大到了極限。

她難以置信提坦神族中居然會有卡利這般狠戾惡毒的女神祗!

想到她竟將阿黛活生生廢去了四肢泡在酒甕里,剛才又當著眾人之面將一杯血酒吞下肚,卡蕾忒一陣頭暈目眩。

她的身體晃了兩下,差點直接癱在地上,多虧身邊的德莫斯一把扶住了她。

“呵呵呵呵……”

妖冶的笑聲中,卡利的五官慢慢扭曲猙獰。垂下眼簾,她將目光鎖定自己顎骨下方骨瓷盤子里的食物。

“知道嗎,我是個不喜浪費的神祗。小姑娘四

肢皮滑肉嫩,吃到嘴里頗有嚼勁,味道簡直比優質的菲力牛排還要鮮美!”

此言一出,不光是卡蕾忒胃中不住翻江倒海,就連諾亞也禁不住用手捂了嘴一陣干嘔。

他們難以想象,卡利在將她面前那一碟子肉切開,再依依送進口中的時候究竟怎樣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她對那些鮮活無辜的生命,真的拿不出一絲一毫的仁慈和憐憫?

德莫斯渾身桀桀顫抖,面色陷入失望與絕望的深淵,他直直看著卡利接連搖頭,口中沉嘆著:

“毒婦!…你真是…毒婦!”

卡蕾忒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臉上清淚漣漣,聲音不斷抽泣道:

“卡利,你恨我……可以沖我來……為什么,要為難我的人……為什么你不直接向我報復!”

“不不不不……”

卡利對著卡蕾忒不停搖了搖雙手,隨后輕慢一笑,擺出滿臉無所謂的表情。

“卡蕾忒,我長你幾歲,所以今天讓我這個作姐姐的好好教一教你玩人的方法。會玩的,從來都只撿仇人關心的人、或者關心仇人的人玩。因為玩他們帶給仇人的痛,遠比直接玩仇人帶給他的痛來得深,來得更痛。現在,你懂了嗎?”

卡利以陰陽怪氣的口吻一連氣說完,扭一扭臉翻眼藐視著哭泣不止的卡蕾忒,嫣笑中透著使人倒抽涼氣的陰寒。

她那兇利的眸光仿若冷電,轉而掃向身旁一眾被俘的囚仆。

“在你們眼前的這些只不過是不肯向我臣服的一小部分人,既然不肯聽命于我,留下來也沒用……”

卡利在金椅上昂首弄姿地談吐著,神色語氣均是萬分自得。

卡蕾忒無法再聽下去,抽啜間將悲痛的目光轉移到已變得混混噩噩的阿黛臉上。

“對不起……阿黛……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

想到先前那姑娘歡巧伶俐的活潑模樣,時時圍在自己身邊周全細致的服侍,卡蕾忒的眼淚泛濫決堤,對著她不住懺悔。

假如自己當初帶她一起離開次元的話,也許此刻她已經完全避開了此劫。

“哼!”

卡利面對卡蕾忒的失聲痛哭并不買賬,悶哼一聲,她臉上的神色轉入陰晦的濃霧中。

“這是你的報應,卡蕾忒!你奪走了本該屬于我的一切,你搶走了本該屬于我的男人。現在,你的心有多痛,你就該明白我的內心有多么的痛。而我……我的痛有多深,我對德莫斯的愛……就有多深……”

卡利一直聲音緩重的訴說著。直到最后那句時,她轉眸望向了卡蕾忒身旁的德莫斯。神色空白盯著他看了幾秒鐘,她突然從金椅上挺身站起來,抬起一手指住他高聲說,兩眼之中兇光畢露:

“德莫斯,我要你好好記住今天你失去的全部。你才是害死那些侍從的真兇!是你的優柔寡斷、你對身邊那個賤人的愛殺死了那些人!你活該如此,沒有我,你便沒有一切——”

德莫斯直直站立著,不再與卡利對話,仇愾的表情越凝越僵。

王妃……離開……快和王一起……離開!”

這時候,石甕中的阿黛向卡蕾忒發出微弱的呼喊,那綿薄的聲息剛被她游絲般的呼吸帶出喉嚨,便像是一縷輕煙在空氣中裊然散盡。

“王!你們走!趕快離開!”

被綁束的眾多侍從跪在地上,緊接阿黛的聲音一齊對德莫斯主仆三個發起疾呼,示意他們趕快離開這危險之地。

一眾人等的喊聲此消彼漲,好像個個無所畏俱的死士,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時,表現出了義無反顧的堅定、頑強。

德莫斯的兩耳塞滿了跪地遭綁的侍從們凄厲的吶喊聲音,字字句句都似紛紛攘攘的彈片敲進他火熱的胸膛里,在他那顆羸羸忐忑的心房上引爆,將那團匍匐躍動的軟體炸得血肉橫飛。

一點閃著黑紫光暗的能量球自德莫斯的右手掌心生成,光球內部,是一道兇猛耀爍的的能量閃,電石火光一時間照亮了中廳的幽暗空間,更刺痛了在場眾人的兩眼。

德莫斯體內的暗力量因急劇加重的憤怒而在瞬間膨脹,然而只一刻,光球便在德莫斯的手掌間萎縮不見。

他還是不忍心下手——

不為別的,這一擊即便出手,先不說能不能中傷卡利,最先在他攻擊下遭殃的便是跪在地上那一眾侍從,以及酒甕中的阿黛。遭受困縛的他們根本跑不動,也躲不及……

再次轉生相聚于異次元后,德莫斯自認從未給這些忠心不二的下人們帶來什么榮耀至極的幸事。今日生死攸關之際,這些下人不但能夠以坦然之心面對,并且還在竭盡全力向他們的主人示警。

他們,全都是因為對自己忠誠才橫遭滅頂災禍,然而此刻自己對于解救他們竟然無能為力——

德莫斯神色悲切躊躇,看著跪在地上的侍從們,他的兩眼之中現出一澤潮濕。張嘴發出無聲的涼嘆后,他無力地合了雙眼。

卡利卻在這時瞧準機會,雙手掀翻身前的方桌,一指對面的主仆三個高聲發布命令:

“來人!給我殺光他們,活捉卡蕾忒——”

“你們先走——”

諾亞搶先一步擋在德莫斯前面,兩手中已經幻出一對锃亮的雙刃飛刀。他兩臂齊舉朝飛撲而來的卡利擲出武器,口中對兩個主人發出呼喝。

卡利在半空扭轉腰肢輕易避過諾亞投來的一枚飛刀,又用現身于兩掌之間的神斧“蟒金”撥開另一枚從她半個臉畔擦過的飛刀。

兩枚利器一上一下盤飛不停,好似銀龍擺尾在空中打個斡旋,又齊唰唰從卡利背后打著轉襲向她。

卡利持斧身子降落地面,動作稍微緩了些,被其中一枚旋轉的飛刀貼過額頭的發簾。

她頓覺額頭一涼,慌忙右臂橫斧以單膝著陸的姿勢落到地面上。

這時候,幾根毫米短的斷發輕盈盈的從她頭頂的上空飄落到前面的磚地上。

卡利看了看那幾根斷發,隨后舉頭惡狠狠瞪住兩手接回飛刀的諾亞。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