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一章 至毒背叛(1)

德莫斯和卡蕾忒進了別墅,近侍諾亞上來迎接。

他兩手很有規矩地交疊垂在身前,恭候在兩位主人面前,帥氣的面容刻意壓制著幾許疲乏的氣色。

“王,王妃,你們回來了。”

看到自己的一對主人已經和好如初,諾亞由衷欣慰,笑吟吟和他們兩個打過招呼,和順的眼神看看德莫斯,又看看他身旁的卡蕾忒。

“辛苦你了,諾亞。”

“不好意思,讓你為我擔心了。”

德莫斯和卡蕾忒先后對諾亞問候完,便上樓簡單沖澡,更換了衣服。略作休整后,才回到一樓的客廳,坐到沙發上聽諾亞匯報近兩日的工作。

諾亞先將德莫斯不在的時日里,由自己代他處理的歐洲藝術節開幕式的相關準備工作簡單講述一遍。

隨后,他便向主人們匯報了異次元那邊的異常狀況。

昨天原本是次元的幾名侍從來人界的別墅里做清潔家務的固定日子。

每次,那幾個人都會在早上十點準時趕到這邊。一般情況,諾亞打開次元的通道后便在通道這端等候。

可是昨天卻很例外,他等了半天,居然一個人都沒到,讓諾亞感覺有些可疑。

因為不清楚自己的主人黑暗之神會于什么時間回來,而且人界藝術節開幕在即,諾亞手頭還有很多緊急的事需要處理,索性無法脫身前往神殿那邊找人。

諾亞認為,想必是之前因為王妃的事主人和卡利起了沖突,那潑辣的女神祗盛怒之下故意較勁,不肯派人過來。

又等了一天,諾亞剛剛將藝術節的公事處理好,準備回神殿一探究竟,偏巧主人就帶著王妃趕回來了。

對卡利的認識德莫斯和近侍諾亞的觀點不同,畢竟自己從神代便與她來往共事,對她的了解和評價他總會比自己的侍從更加深刻直觀。

德莫斯清楚,以卡利的心高秉性以及狠辣手段,對他那千般“求不得”的苦,一朝徹底掰了面子,她的報復方法應該不會只是斷了對他別墅的奉從那么的簡單。

為免夜長夢多,德莫斯決定和卡蕾忒即刻動身,前往黑暗神殿取出雅典娜寶石。

忠心耿耿的諾亞執意跟隨主人們前往。

凡是涉及雅典娜寶石的問題,主人黑暗之神與卡利的意見永遠無法統一。

諾亞明白,此番回次元取寶石的行動肯定不會進展得一帆風順。

身為黑暗之神的近侍,除了把主人的生活料理好,更要隨時隨地保護主人的安全。

因此,諾亞決心隨德莫斯趕去異次元。

部署一刻,他們三個再次出發。

打開次元的通道,德莫斯、卡蕾忒和諾亞進入異次元的空間。

陰沉的時空里,只有游魂般的烈風時時嚎叫呻吟,在靜僻的空間內不分白晝地流淌回旋,最后吹向了無盡黑暗的最深處。

此時,許是被這陰晦的環境感染,又或是即將要辦的事情太過棘手,主仆三個的心全都變得極為煩擾不安。

一路加快速度,他們三個終于趕至黑暗神殿。

大門兩旁沒有一個守衛,視野內空曠一片,一種出奇的寂靜有些使他們毛骨悚然。

“王,王妃,我來引路!”

諾亞感知到情形不對勁,大步走到兩位主人的前面,第一個推開厚重的大門。

“吱呀”

——

笨拙冗長的開門聲響中,德莫斯與卡蕾忒神色肅然地對視一眼,并肩跟在諾亞身后走進神殿。

光線昏黃的場所里死寂無聲,空氣恍如停滯一般,一種似有千金之重的壓迫力使人感覺緊張難耐。

德莫斯沒有看到以往那些趕來迎接他的仆從,在走廊兩旁甚至看不到黑衣侍衛。

腳下的磚石地面隨處盡是粘稠未干的液體,濃烈的血腥之氣撲鼻而來,向他無聲地宣告了某種異乎尋常的變故已經在神殿里悄然發生過了——

卡利,那個野心陰毒的女人,到底還是忍不住性子,先下手了嗎——

德莫斯心里這樣想著,不免重重咬緊了牙,臉色被怒火憋得瘀青。

一個強烈的神力源氣息從前方遙遙散過來,像是特意為這三名闖入者引路。

氣息的主人便是血之女神,卡利!

德莫斯強忍氣急敗壞的情緒,吩咐前面的諾亞加快步伐,他們三個一口氣沖到那氣息的源頭之地,黑暗神殿一層中廳。

百米見方的寬泛空間最前面的正中擺放著象征最高權威的金椅,從前它都專屬于黑暗之神德莫斯。

如今,坐在那座位之上的神祗卻是卡利。

她周身籠罩在一席黑色性感的緊腰低胸長裙之下,散著滿頭波浪魅惑的青絲,華貴傲驕的氣勢中盤旋著一股咒怨無度的戾氣。

當德莫斯主仆疾步進入中廳的時候,卡利正倚坐在金椅上,手持純銀刀叉享用著身前高腳小方桌上骨瓷盤里的食物。金椅的左右兩旁,分各站了幾名身形魁梧的黑衣侍衛。

“你們回來了?要不要一起坐下吃點東西?”

卡利邊對來者們淡淡說了一句,邊用餐刀切下一小塊肉,慵懶地抬起眼簾看看立在她面前的三位,妖嬈的笑魘流露出一抹濃重的殺機。

隨即,她左手手腕一彎,將盤中切碎的肉塊用餐叉挑起來送入口中輕輕嚼起來。

燭火曳動,為她纏在項上和腕子上的寶石珠鏈閃爍不止的華彩平添了一重刺眼的光芒,使那波動的光輝看起來竟有些猛厲。

“卡利女神,你這是什么意思!”

不等德莫斯先開口,站在最旁邊的諾亞率先朗聲向權椅上的卡利發出質問。

以她那身黑色的華服,以及棲身主位的行為,無論怎么說都已構成忤逆篡權之罪。

“哼!你這條瘋狗,只會當著飼主的面汪汪亂吠,我早晚讓你死的難看!”

卡利收了笑,盯著諾亞不緊不慢咽下口中食物才硬聲硬氣說道,輕言謾罵間紫晶雙眸閃過一絲嗜血的兇光。

“姐姐,是你殺了神殿里的侍從?”

德莫斯站在主仆三者的最中間,從步入中廳便停在卡利正前方的位置,淺蹙了兩道劍眉沉著臉,直視得意忘形的卡利。

她剛剛罵了諾亞,德莫斯便憤然對她問去。

沒有回答,卡利只對德莫斯報以蔑視的諷笑。

其實根本不需任何答案,他知道她的意圖,她也一直在等待他!

“這就是你最終想要得到的吧?我并沒看錯你,你果然是個野心勃勃的弄權者!”

德莫斯環視圍在卡利身邊那些武器傍身的侍衛們,又望一眼曾經專屬于自己的黃金權椅,最后將犀利的目光重新落回到卡利媚可惑世的面容上。

“可是,你為何還要殺死

那么多仆從!那些,都是從神代就一直跟隨你我,就算轉生也沒忘記自己的使命,沒有忘記回到黑暗神殿,回到我們身邊的忠心部下——”

隨著情緒逐漸激亢起來,德莫斯的嗓音慢慢張大,最后化為一記破聲的嘶吼,在中廳遼闊的空間中旋琚回蕩。

任憑他如何痛心,眼下已經于事無補。

他的憤怒、他的哀痛不但無法帶給卡利絲毫的撼動,反而給她那顆布滿仇恨的內心充入十足的成就感和滿足。

瞅準德莫斯,卡利揚一揚嬌唇,發出陣陣陰森的詭笑,繼而毫不在意地幽幽作答道:

“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黑暗神殿就要改王換代了,除掉一些礙眼的家伙,有什么不對?”

德莫斯忽而神色黯然,眉宇間橫亙的溝壑更加深陷。他輕嘆著搖頭,語氣悲涼:

“你我一直是配合最默契的伙伴,相互扶植走過了幾世光陰。然而時至今日,我才發現你居然變得如此陌生,這是我的錯。姐姐,是我將你留在次元太久了,終于令你的心被它的黑暗侵染,變得僵硬,變得不近人情了……”

“住口——”

卡利勃然大怒,扔了手中刀叉狠狠一拍身前的方桌。

“你以為你還是暗族之王?還有資格對我說教?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失意,落寞,活像個喪家之犬,這些都給暗族丟盡了臉面,根本不配做一族之王!從那天暝閣中你轉身的那刻我便說過,倘若你就此離我而去,我保證讓你永世后悔!”

“既然這樣,我如你所愿交出異次元與黑暗神殿的支配權。卡利,從現在開始你便是下一任的黑暗之神……”

德莫斯神色沉靜地望著金椅上的卡利,決絕的宣言震驚了在場的眾人。諾亞和卡蕾忒不約而同轉頭向德莫斯看去,面色驚惶紊亂。

卡利默然陰著臉,不動聲色地瞇了瞇眸,等待德莫斯吐出最后一句話。她相信,那被他有意截斷的后一句,將會至關重要。

“作為交換,我要帶走雅典娜寶石!”

德莫斯的這句話在卡利的期盼中終于從他的唇齒間釋放出來。同時,他那銳利難犯的眼神已經緊緊敵住卡利,與她陷入無聲卻緊持的交鋒。

卡利發出一陣邪毒的冷戰。

“你,還有什么資格和我講條件!”

在她洋洋的叫囂聲中,兩名精壯男侍合力抬著一口半人高的滾花石甕,從卡利身子右后方的側門走進神殿中廳。

他們身后跟著長長一列隊伍,有侍衛,也有年紀不等的男女仆從,個個都被鐵鏈倒剪雙臂捆綁著,被幾個面無表情的高個子黑衣侍衛押到卡利身邊。

德莫斯主仆三個頓時觸目驚心,仿佛受人挾制一般心神再難穩定。

一切來得措手不及,之前他們三個所有的籌謀和部署都被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亂了——

表情最為驚愕的便是卡蕾忒。

自男侍從旁側進入中廳,她的眼神便被他們兩手間抬著的大甕牢牢吸住。

那甕里裝著的,竟是她的掌司侍女——阿黛!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