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章 重歸就好

“不要——不要這樣——放開我——”

卡蕾忒被德莫斯壓在身下,兩手遭到束縛,難以動彈反抗,只能憤怒朝他瞪過去,嘴里發出驚恐呼叫。

德莫斯松開對卡蕾忒的禁困,出神地看著已走光的她。此刻,她倒在萌著珠貝光澤的珊瑚床上,在日月同輝之光的攏射下,肌膚顯得更為細膩誘惑。

在天涯海角登陸那時,德莫斯恰好看到卡蕾忒正在雪中起舞。

晶瑩透徹的細密冰花中,她轉著婀娜的身軀,長裙舞動之時裙擺搖曳不止,仿若一朵接一朵盛放的白薇。

那時的她,宛如出塵靈動的獨鶴,在絕世圣地起舞。

德莫斯直直站在一顆落滿雪片的熒藍大樹下癡看著眼前的絕美景致,他完全被她的美誘惑了。當時,他在陶醉的同一時刻,心頭竟然卷起中一襲熾烈的渴望……

腦中回憶著那令人沉醉的舞步和身姿,德莫斯的眼神變得迷離。

“你就是個欠收拾的小妖精!”

惱火又心疼的對卡蕾忒罵了一句,德莫斯飛快脫下外身的西服,只逐一解開襯衫的紐扣便撲上去,再次用吻深深封住她的唇……

“你不愛我……你只是……想得到我的身體……”

身體被征服了,這時的卡蕾忒在德莫斯身子下面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唯獨嘴不肯服軟。

“是!我就是要你的身體!就是要占有你!反正你是我的!”

德莫斯則在她的上面,狠狠盯著她的臉,神色像是因為在故意氣她而顯得無比滿足,對她的懲罰一刻不停。

對付卡蕾忒他就會這樣!

在她生氣的時候千萬別對她解釋太多,那樣反而會被她誤認是狡辯。

而且,也不能太順著她。越順著她,她就矯情,越無理取鬧!

眼下,德莫斯只想付出實際行動。

卡蕾忒倔強地用上齒咬著下嘴唇,不敢輕易釋放任何聲響。瑩潤的腮頰飛起嫣紅緋云,輕瞇的兩眼夾著波光點點的淚跡,眼神流閃如絲,嬌媚動人。

德莫斯看得更為癡迷,他的右手反扣了卡蕾忒的后腦將她的上半身托起來,使她和他的距離更加貼近。

卡蕾忒卻在這個時候張開嘴,牙齒照準德莫斯裸露的左肩頭惡狠狠咬了下去。

他緊皺眉頭發出一連串悶哼,對她的懲罰勢頭卻沒有絲毫怠懈……

——

方寸世界中的寂靜已持續一段時間了。

暖風徐來,膩甜的芬芳氣息裹著零零碎碎熒藍的粉末,擾醒了珊瑚床上正在相擁小憩的男女。

一切“懲罰”結束后,卡蕾忒虛脫中又變為一只小貓,乖順的臥在德莫斯身畔。

德莫斯將她摟在臂彎里,滿臉都是溺寵的神色。

卡蕾忒動了動身體,一只修長的手臂在珊瑚床下一陣摸索,終于摸到了她的長裙。她將它拉到床上,蓋住自己的身體。

她看到了德莫斯左肩上那兩排痕跡清晰的暗紅牙印,頓時心中有些悔恨的疼痛。

“疼嗎?”

指腹在他那處痕跡上撫了幾撫,她聲音柔柔地問他。

“卡蕾忒,我真心愛你,你應該能夠感受得到。”

現在,彼此情緒都穩定了,德莫斯才對她脈脈含情的傾訴著:

“第一次來這里,對著這張床上的你我就說過,權利不算什么,雅典娜寶石不算什么,我真正想要的就是你,這想法從未改變過!”

卡蕾忒在他的長情告白中逐漸轉變了神色,晦暗的眸光流轉,她不再看著他的臉,而是平躺,將陰霾的臉仰向天空。

“德莫斯,你真的不怕嗎?你主宰著黑暗與毀滅,而我卻是光明和希望的使者。也許,你我的宿命……只會相殺相克……”

“卡蕾忒,你看那空中的太陽和月亮……”

這時,德莫斯也調轉身體,保持和卡蕾忒一樣的姿勢躺在珊瑚床上,目光直直地看著天上同時出現的日月,表情艷羨而幸福。

“太陽和月亮的光芒,一個照亮白天,一個只能獨守黑夜,永遠不能碰面。可是在天涯海角,他們卻能像對戀人相依相伴。用暖光與冷光相互重疊產生的光輝,又是這么奇異、精彩!卡蕾忒,你我就像是太陽和月亮,一個來自光明,一個卻要代表黑暗。假如人神兩界都沒有你我的容身之所,那我們就留在天涯海角,留在這個可以包容一切不可能的神奇世界,過我們兩人的生活!”

卡蕾忒簌地側頭,目光極是不可思議地望著德莫斯。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

他暖融融的笑過,左手食指湊過來一刮她光滑的鼻梁,替她拭干覆在上面的細密汗珠。

卡蕾忒只覺眼眶里面正發出酸熱的刺痛,連忙降下濃卷的睫簾,將濕潤的眼睛眨了又眨,然后將頭別正。

“德莫斯,你……從來都沒懷疑過我到你身邊的動機嗎?”

她突然這樣問。

“……”

半晌都聽不到他的聲音,她卻能感受到他的每寸目光始終都凝聚在她那半側的臉上,讓她緊張不已,大氣都不敢再喘一下。

卡蕾忒不想再偽裝下去,更不想壓制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情感。

她確認自己已經真正愛上了身旁這個男人。她想要享有這份愛,沒有任何牽絆的享有。

“卡蕾忒……我們,將雅典娜寶石還給戰爭女神吧!”

他終于有了回答。

卡蕾忒不禁大吃一驚,側轉身體,與德莫斯臉對臉。

她向他發出剛才那句疑問,本是想借機把隱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向他全部公開,不管結局如何,至少說出來心里定會孑然輕松。

但是過了許久才等到的答復,字字句句簡潔而直接,一上來就直指雅典娜寶石,這暴露出他一早就已掌獲了她到他身邊的真實目的。

卡蕾忒額上再次泌出細汗,臉色從驚恐轉為羞愧。

德莫斯目不轉睛地和她對視,神態執著而決然,似乎心中經歷了好一番思慮和斗爭,才最終做出那個無可轉還的決定。

“卡蕾忒,那寶石原是我向圣山復仇想要借助的工具,如今我愛的是你,權利、復仇于我已無實際意義,不如一早打發了它,將它送到雅典娜女神手中,大家應該都會相安無事了……”

“德莫斯……你能告訴我嗎?當初……你究竟是怎么得到它的?”

聽了他的決定,卡蕾忒震驚一刻后,現出欣喜過旺的表情。

激動過后,冷靜下來的她突然在這個時候想到一處疑問,忍不住又向他問出口。

德莫斯的臉色越陷越暗,透出一種不可言傳的深沉,令卡蕾忒剛剛輕松沒多時的心再次高懸起來。

“……我不想再提!我只想和你安安靜靜地度日,再不分離。卡蕾忒,相信我,那顆寶石屬于戰爭女神雅典娜,只有交還給她,一切才算真正結束。”

“那,我們……是不是還要回黑暗神殿,去取寶石?”

“嗯!可是,你必須答應我,永世都要和我在一起,再不準離開半步!”

德莫斯對卡蕾忒摯切說完,灼灼的目光盈上無比的渴求與期盼,牢牢鎖定她的臉。

“我答應你!我曾經說過,會寸步不離地跟隨你,這也是我的真心話!”

卡蕾忒在感動中發出肺腑回應,她湊過去,和德莫斯相擁。

他們互吻著,身形再次挨在一起,密不可分……

同一時刻,異次元,黑暗神殿——

血之女神卡利身穿一抹艷紅的落地長裙,邁著悠然自得的步伐走在昏沉死寂的神殿回廊。

她的右手提著“蟒金”斧的長柄,那低垂在地、雙頭金蛇圖案的

斧頭上鮮血淋漓,一滴一滴的猩紅正伴隨著兇器的主人一路遙遙走去不時向地上流淌著,鋒利的斧刃在粗糙的理石磚面上磨出一列閃金刺目的火花。

卡利的身上、裙子上濺滿了無數人的鮮血。她的長裙底色和殷紅的液體融為了一體,讓人有些難以分辨它那種紅色究竟是長裙的原色,還是經由人血染成了現在的樣子。

神殿的每寸空間都躺著橫七豎八的尸體,有黑衣侍衛,也有男女仆從。

剛剛遭受蟒金斧的屠殺,失去生命的肉體與溫熱四溢的血液混在一起,侵占了次元的黑色,將它淪為一所充斥著腐敗氣息與死亡的煉獄。

踏過一具具死尸,踩著腳下艷如紅毯的鮮血,卡利面不改色,掛著冷艷笑容的臉龐嫵媚如雨后盛開的杜鵑,寒紫美眸無神地直視著前方的路,眼中似是盛著隱約若現的淚光。

她輕啟兩片嬌美的紅~唇,哼唱起聲色凄冷的曲調……

天涯海角——

德莫斯和卡蕾忒整理好衣服,又坐在珊瑚床畔一陣難舍的互吻。

“看來你們兩個沒事了……”

這句話來得猝不及防,正是人魚王子特里同的聲音。

他坐在距珊瑚床十米不到的一顆熒藍冠樹高頭的樹叉上,含笑看著樹下放那對抱著親個不停的男女。

“你……你……什么時候來的?干嘛還坐得那么高!”

德莫斯頓時緊張不已,抬頭朝樹上的特里同看去的時候,臉色紅一陣白一陣。

他不曉得剛才自己這邊少兒不宜的現場直播,是不是被那小子看個正著?

“你們這對愛情鳥可真是的,走到哪都能愛到哪!”

特里同朝德莫斯又笑一聲,才挺身從樹叉子上跳下去,雙腳穩穩落到茶晶石子的地面上。

他向德莫斯晃一晃左手里提著的超市購物袋,說道:

“別擔心,我也是才過來給卡蕾忒送些純凈水和食物。剛到就看見你們正抱著親吻。沒辦法只好躲到樹上,畢竟這里唯一可以歇腳的地方現在被你們兩個占著。”

“真的?”德莫斯盯著他,半信半疑。

“你干嘛總是神經兮兮的黑暗之神?我有必要騙你嗎?”

特里同表情忍俊不禁,和德莫斯對話兩句,他將目光移到卡蕾忒那里。

此刻,她正坐在德莫斯身邊,身子和他的緊挨在一塊。兩個臉頰上幸福的紅暈還未完全褪去,一對美麗的藍眼睛里面也已看不到現前種種的哀與愁,神態是那么姣澀惹人。

果然還是那樣,只有她身邊的那個男人,才能帶給她十足的幸福感——

特里同看著卡蕾忒,看著她臉上那兩朵溫潤的紅暈,心中微微有些酸痛,可面色上卻沒顯出分毫。

只要能切實幫到她,讓她感到快樂,特里同便會感覺自己很有成就感和幸福感。

或許,這也是自己向她默默傳遞心中情感的唯一方法。

“你應該已經不需要這個了,卡蕾忒。”

特里同對她笑著說一句。

卡蕾忒看看特里同手里的一袋子食物,又想到之前自己最不開心的時候他那一路無怨無尤的陪伴與關護,心中對他再度生出無限的感激之情。

真正的朋友總是這樣,在你最需要的時刻總會出現在你的身邊,絕不會閃躲或棄你不顧。

“謝謝你特里同,認識你真是我最大的幸運。”

“不用客氣,你們……這是要趕回人界嗎?”

“嗯!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所以,我還是決定和德莫斯回去。”

“好,我說過,你的任何決定我都會無條件支持。那么,我來為你們帶路吧,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到達你們那里。”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