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九章 遭受懲罰(精彩你懂)

這時候,天涯海角的世界里又刮來幾陣微風,那些奇異花的香氣溢得更加濃郁,擴散得也更是遠了些。

很快,更多的長尾鳥從四面八方結隊飛來。它們似乎是被這奇異花的香氣引了來,一飛到這里便落到這些花朵和同伴的旁邊,嘰嘰喳喳,相互交流不停。

它們也不怕卡蕾忒。

有幾只鳥兒賞夠了花,干脆撲打幾下翅膀,落到了卡蕾忒的肩膀和大腿上,扭頭擺尾,姿態很是隨便。

卡蕾忒并不介意,她反而很樂意與它們這般的親近。

身處千塵不染的圣地,與林中飛鳥作伴,最快活愜意之事不過如此。

看著鳥兒們表現如此活躍,卡蕾忒心情大好。

她突然生出一種想法,很渴望去扮回手欠,用法術裝點一下這天涯海角的美麗。

于是,她朝天空伸出玉~肌玲瓏的右臂——

雪花在日月交和的柔光籠罩下,通體散發水晶般的光彩從凈藍的天空中飄飄然然降落下來。

一片,兩片,三片……

純白之色漸漸充入了熒藍的世界,此時藍與白的完美結合而演奏出一曲震撼的交響曲,如日月同輝的景致,也在天與海的盡頭蔓延。

長尾鳥兒天賦靈性,能夠感知這洋洋灑灑的飛雪異象正是來自于那端坐在珊瑚床邊氣質超凡美妙的仙女,因此不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恐慌或是逃走,反而迎著雪花展翅飛到空中,無比自在的翱翔起來。

卡蕾忒身上的鳥兒們看到同伴在天空中歡暢的玩耍,也紛紛飛身向著天空,加入了它們飛行的隊伍……

卡蕾忒被眼前意境唯美和諧的畫面感染,忍不住將左臂也凌空高舉,將下落的雪勢加大了一重。

帶著不可自拔的沖動,她起身離開了珊瑚床,在腳下的水晶奇異花叢里,在滿天飛絮般的白雪之中揮臂起舞,伴著成群飛鳥的斡旋,在原地旋出一圈接一圈身姿悠揚的圓弧。

卡蕾忒的舞步忘我而投入。

漸漸的,她身體的重量仿若化為了一片輕飄飄的雪花,旋轉的舞姿與雪落的節奏自然而然融為一體。

朗朗歡笑聲伴著清脆的鳥鳴,風聲催動雪片落在茶晶石子路上發出的“沙沙”聲,成為這個世界不可多得的養耳天籟……

正深深陶醉在飛翔嬉戲狀態中的長尾鳥們被某種突如其來的干擾驚到,一時間陣型大亂,緊接著相互撲打撞擊幾下,又結著長隊飛向遠方。

空寂的飄雪中,只剩下不知所以的卡蕾忒,和地上傲立招搖的奇異花朵。

她感覺背后有人徑直走過來,正噙著款款深情的眼神,與自己越距越近……

那就是她無比熟悉的身影——

如在海底那時一樣,在她的咒怨中,在她的期盼中,在她的矛盾與諸多不安之中,再次趕到她的身旁。

卡蕾忒慌忙收了法術,百感交集中她竟不敢轉過身去看他。

因為太過激動,她柔韌的身體已經變僵,只有胸前那兩個軟~峰在急促呼吸間不停上下起伏,難歇難停。

最終,僵直

的身軀被他擁進懷中。他的手臂依舊堅實有力,令她輕易難以掙脫。

“你離開次元后,我便一刻不停地到處尋你。我潛入大海,順著海流的方向才到達這里,耗費了很多時間和體力……”

這個聲音在她耳邊沉吟低訴,語氣句句聽起來都顯得異常疲憊。

等了好一會,聽不到她的聲音,他扳動她的兩肩,將她的身體來個一百八十度調轉。

瞬間,彼此的臉呈于對方面前。

映在卡蕾忒眸中的還是那張令女人傾慕的誘惑容顏,此時從俊逸的五官中流露最多的就是蒼茫與困鈍。

他來了,終是又來了——

兩天未見的俊美顏面,卻又恍如遠離了千年——

自從受到特里同的刻意點撥,德莫斯便想到卡蕾忒肯定是去了天涯海角。那里是他和她愛情初始萌發的地方,是他們共同的記憶。

第一次去那里時,有通靈的海豚以及特里同的螺號之音作為指引,德莫斯并沒花太大力氣。

然而這一次,他再也無法得到那兩者的幫助。但是無論如何,卡蕾忒必須要找回來。

于是,與卡蕾忒躺在天涯海角的七彩珊瑚床上沉睡修整的同步時間,在人界的雅典還是夜晚的時刻,德莫斯從海港一側潛入海水中,以海流作為向導花了一夜時間才摸到了天涯海角來。

黑暗之神,以暗力量潛海的話布下防御結界肯定會消耗大量神力源和體力,更何況還要經過持久的時間漂逐到這海的盡頭來。

可是為了卡蕾忒,他連性命都可以不要,還會吝惜自身的體力嗎?

對于德莫斯的付出卡蕾忒冉起一刻感動和與心痛交織的復雜情緒。然而她臉上偏要逞強,在回身面對他的時候,卻表現出毫不在意的冷漠。

“和我一起回去好嗎?”

他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她神色的冰冷與不情愿,向她娓娓祈求。

“回去做什么?去為你解開寶石外面那層水晶球的封印?”

卡蕾忒神色淡然地說完一句,將涼薄如水的目光從黑暗之神那張英俊的臉上移開,粉唇的唇角微微泛出一絲澀澀的苦笑。

她再也不要看著他的臉。

他渾然天成的帥美容顏,以及那雙朗夜漆黑的眸子,都一股吸噬的魔力盤踞其內。每回凝望著他,她總會被他的魅力吸引,變得忘了自我,陷得無可自拔。

德莫斯被卡蕾忒絕情絕意的話語噎得臉色一暗,兩眉擰結,一雙墨染的黑眸里露出沉重的憐憫與痛惜。

“你明知道我從沒想過那件事!卡蕾忒,我們再不回黑暗神殿了!我們只留在人界的別墅里生活,好不好?”

“不好!一點都不好!”

卡蕾忒絕斷喊了一句,掙開德莫斯的擁抱。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如同漩渦般深邃漣涌的情動,于是驚惶向后退去,生怕再被那種深深的情動吸引,變得再難自制。

“相信我,卡蕾忒!”

德莫斯向前幾步,再次縮小他們兩個身體的距離。

“不要!我不會再信你—

—”

“我確實向你隱瞞了水晶球封印的秘密,倘若我有心利用你,何必還要向你隱瞞至今?”

德莫斯焦灼的反問,頓時讓卡蕾忒啞口無言。

他說得的確有道理,符合常情——

“卡蕾忒,你是解除那個封印的關鍵,這確是事實。可是,我真心實意地愛你,這也是事實……”

見她被問住,臉上那些氣惱怨憤的神色在沉默思忖之中消退了很多,德莫斯借機向她傾吐內心情感的同時抬起一只手,輕輕捏起她細膩如玉的下頜。

抬高卡蕾忒的臉,德莫斯細細凝視自己眼前兩日未見卻足以擾得他寢食難安的臉龐,她那精致的五官透出一種絕世輕靈的美,使他平寂的雙眸里再次涌動起迭迭的漣漪。

卡蕾忒被他望得身形微微一顫,從正在因他剛才那句切切話語出神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她感覺自己那些復雜多變的心緒已經被德莫斯察覺,一時間變得羞憤交加。

兩個手臂奮力甩了多下,卡蕾忒又一次從德莫斯營造的脈脈溫情里逃脫。

“你去對卡利說剛才的話吧!你去告訴她你愛她!她對你有千年的托付,她對你有不舍不棄的恩情!比起她,我什么都沒有,比起她對你的愛,我的感情是那么微不足道——”

卡蕾忒突然表現出神經質,不停對著德莫斯大吵大鬧。

她已經承受了太多說不出的苦和痛,眼下德莫斯的柔情反而激怒了她,讓她變得矯情,變得對他不依不饒。

德莫斯神色一凜,再也不對卡蕾忒多作一句解釋。他大步沖上去捉住她,將她的身體強行按到自己懷里。

卡蕾忒并不老實,在德莫斯的緊擁中不停輾轉執拗。

“放開我!放開!放開……唔……”

起初,她還在酸酸地發著脾氣,喊叫不止,直到嘴被德莫斯激烈的吻堵住,她歇斯底里的尖叫才戛然停止。

他不停吻著她的每片嘴唇,纏綿而貪婪,帶著炙熱的溫度,一瞬間便卸除了她所有的戒備與對抗。

卡蕾忒渾身劇烈一顫。

他伺機將她壓上珊瑚床。

“不要!”

卡蕾忒轉頭,避開德莫斯的親吻攻勢,開始動手推他。

“你……到底和不和我回去……”

德莫斯撐開兩臂支起上半身,喘著氣緊緊盯住卡蕾忒問,隱忍的眼神燃起一團烈火。

“不!不回去!”

卡蕾忒心一橫,直視德莫斯寸步不讓,兩個臉頰卻已被他暴風驟雨般的吻撩出兩朵桃粉。

“好……那我們……就在這里……”

德莫斯說著,雙臂一彎身子又欺上去。

卡蕾忒奮起抵抗。

此時,她的頭腦卻還在保持最后一分理智,使她不甘心自己就這樣被他的情網俘獲。

德莫斯只用了一只大手便同時攥住卡蕾忒兩個纖細的手腕。他狠狠將她的雙臂扳過她的頭頂,然后他的那只手便把她的一對手腕牢牢按在床頭上,另一手迅速為她解衣寬帶。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