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八章 人魚之愛(3)

對卡蕾忒說的那番話確是特里同的真心話。

至此他再不敢妄自定論,之前給予黑暗之神的試煉到底夠不夠?是不是還不足以驗證他對卡蕾忒的真愛?那時候,自己對他的判斷到底有沒有失誤?

假如,從那時起自己可以拋開一切多余的想法,將卡蕾忒的元靈和肉身永遠留在這片無欲無求的圣土,也許就不會招致她今日的憂傷。

“這就是天意,也許我和他命中注定不可能在一起。光明與黑暗,相克相殺的命運,說不定哪天我和他之中的一個便會走向毀滅的深淵……”

卡蕾忒看看一臉正色的特里同又稍稍垂頭,聲音恍惚地說著。

在她腳下茶晶碎石的小路上,零星開著幾朵藍色透明的三瓣花朵。

卡蕾忒看著那些花朵被一陣柔弱的微風輕輕撫過,藍色的花瓣散在風中劃為粉末,隨后又被流動的空氣撒到路上隨意的各處,眨眼之間又開出新的花朵。

卡蕾忒直勾勾的眼神無比凄迷,漸漸漲起一層薄薄的水霧。

特里同目不轉睛地望著卡蕾忒,望著她臉上傷感的表情。

他曾經見過同樣的表情,就在海底神殿里。那時候的她,正懷著復雜的心情期待著一個男人的到來,心情也如現在這般矛盾、這般無助。

卡蕾忒切切的憂傷使特里同終于可以肯定,自己之前為她重塑元靈并把帶給她幸福的機會讓給黑暗之神那樣大公無私的做法并沒有錯。

眼前,卡蕾忒的心和那時候在海底神殿里的一樣,盡管內心怨著德莫斯,實際上還是在盼著他,想著他。

比起他,特里同感覺自己給予卡蕾忒的愛終歸還是太渺小了——

“別再自怨自艾了,卡蕾忒。將不幸帶給你和黑暗之神的,并不是你們兩個的宿命,而是那塊雅典娜寶石!”

特里同盯著她,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棱角分明的帥氣臉龐儼然一副清凜之色。

見她抬頭,目光愕錯,他繼續正色道:

“卡蕾忒,對于你和黑暗之神這次的矛盾原因我根本不感興趣,我只在乎你的感受,你的幸福。剛才那句話是我站在旁觀者角度最客觀的判斷。雖然我也很想讓你冷靜下來認真地考慮,但是如果你確實心灰意冷,真的不再給他機會,我也會對你的任何決定表示無條件支持。”

“謝謝你,特里同……很多事……你……根本想不到……因此,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卡蕾忒望著他,眼神充滿無限感激。

和他對話的剛才,她對這個多次出手幫她的神祗的信任度已經爆棚,恨不得想要把所有深埋在自己心底的秘密全部告訴他。

然而這個可怕的念頭在她腦中轉瞬消逝。

有關寶石的一切事,自己與封印的關聯,自己接受宙斯的命令潛伏到德莫斯身邊的任務,已經將自己折磨得夠苦,何必又多一個人替自己分擔這份痛苦?

特里同也說,那寶石是極其危險的東西,自己怎么都不能再拉朋友下水。

于是,頭腦中迅速做權擇的同時,卡蕾忒一句話說的慢慢悠悠,斷斷續續。最終,拿

定主意以后,她才將最后那半句話說得利落肯定。

“好吧,我不會強迫你非說不可。”特里同寬宏地笑了笑:

“你這幾天好好休息一下。剛才來這邊的一路也夠你累了,現在躺到珊瑚床上睡一覺吧。”

“嗯……不過,你呢?”

卡蕾忒神色輕松了許多,正要往那珊瑚床上躺下去,突然意識到什么,趕緊問特里同一句。

“我?…我留在這里陪你。你睡吧,我坐在岸邊的樹下。”

特里同笑得很溫柔。

“那……那不合適……你已經幫我很多了,怎么也不能因為我再委屈你。”

卡蕾忒有些難為情,從他那張清秀的白臉上移開視線,更收斂了想要躺臥的隨意動作。

“……好吧,那你休息,我回人界的家里。”

特里同注意到卡蕾忒的局促與驚羞,盡管心里很不舍得,還是遷就了她的想法。

“明天放學后,我帶著好吃的再來。前面不遠處有淡水泉眼,那邊樹上也有些美味可口的果子。”

“嗯,謝謝你。”

……

卡蕾忒從往事回憶中醒過神。

神色廖落地抬頭,舉目看著高空。

在天涯海角這方純凈蔚藍的空間里,卡蕾忒發現一個奇異的景觀。

藍色的空中同時懸著滾金的太陽和銀滿的月亮,以卡蕾忒站立的位置為中心分界線,分別掛在她左手和右手方位的天邊。

金光和銀暉,本是溫暖與清冷的強撼沖撞,卻在這天涯海角的萬丈高空之上渾然交匯出色彩獨特而柔和的光芒,攜著恰到好處融暖溫度撒鋪到這個世界的每處角落。

這就真正的日月同輝奇景。

再次踏入這世外仙境,不再有上回與海族戰斗的驚心動魄,卡蕾忒開始以心靜平和的態度和視角用心去欣賞這個世界的唯美。

凝望著天空中同時出現的太陽與月亮,卡蕾忒心底憂然。

觸景生情,她竟然想到了異次元。

在那個時空里,沒有時間,沒有白天,有的只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之色,好像哀傷無盡無由!

而眼前這個世界,依舊沒有時間,沒有夜晚,有的只是無邊無際的白晝之光,仿佛歡樂觸手可及!

這世上,想不通的事太多了。就像自己現在這樣,明明心里正在恨他,可是又無時無處不在念著他……

稍稍的一個聯想,都會因他而觸景生情。小小的一點回憶,每個片段的角落中他的身影都在閃動不息……

冷靜獨處中,卡蕾忒又將自己與卡利在黑暗神殿的對峙前后想個清楚。

她相信卡利對水晶球封印之事并未扯謊,而德莫斯自己也供認不諱。

可是,他對我的感情,真的只是為打開封印而進行的逢場作戲嗎——

一想到“逢場作戲”這個詞語,一憶起卡利那口從自己耳邊得意輕吐的涼風,卡蕾忒的心又像是被鋒利的刀片狠狠剜去了一塊,血流不止之間戰栗抖抖地疼痛。

她很難想象,他情動至深的話語,他熱火沉吟的纏吻,激情

時他對她的身體愛撫與索求,這一切,全都是假的?根本不摻雜任何感情?

卡蕾忒不寒而栗,她不敢再回憶,也不敢再思考。

看得出卡利極愛德莫斯,她那種近乎女王般的獨占與高傲造就了卡蕾忒此刻的不自信。

突然腦中靈光一現,卡蕾忒從失意與沮喪的境界中掙脫出來。

對啊,我何必陷在這種糾結錯亂的狀態中自怨自艾。德莫斯到底愛不愛我,現在與我又有何干?

我本來只是帶著不可說的秘密接近了他,為什么又要因他也有秘密而鉆牛角尖?各自都藏有秘密也好,至少這樣兩不相欠!

他不愛我,我倒也心安理得——

他若愛我,反而會使我回到從前那種壓抑負累的境地。

恍而,卡蕾忒想到了曾經的波塞頓,那個自私冷酷淫~溢的神祗。

特里同說過,海王的厲害之處,便是沒有感情。他認為愛是一種能夠拖累自身,使自身受害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無用東西。他的冰冷,他的無情便源于他不會對任何生命流露出關愛、體貼等所有正面的情感。

對比今天自己的處境,卡蕾忒似乎開始理解海王那種極端的性格和處事方法。

確實,無愛便無傷。無傷,又何來煩惱和痛苦——

勸慰著自己的同時,內心的痛楚卻在加深加重。

不知不覺,兩行溫瑩的眼淚從她粉潤的面龐滑下去。

卡蕾忒坐在珊瑚床畔輕輕垂了垂頭。那兩串掛在她腮邊的淚珠便在她的這個微弱的動作中斷落下去,徑直埋入她腳下的茶晶碎粒之中,沒有留下一絲濕漬的印記。

頓時,那吸入了卡蕾忒眼淚的地方長出了一株柱柱莖挺葉茂的曼妙花朵。

它們的外觀如同生長于寒封凜冽的冰山上娉婷的雪蓮,唯一一點不同之處便是花瓣的顏色。

雪蓮花瓣色澤艷麗火紅,如沸熱的血液。

這些由卡蕾忒眼淚催生出來的花朵卻并非艷紅,片片花瓣好似冰清玉潔的白晶,仙韻無塵,蕙質霜姿。

日月之光的交映融匯下,它們搖曳出寶石般的彩輝,高傲而獨立。

風過,它們沒有像小路那旁熒藍的三瓣花那般化作粉末,而是在風的攪動中散發出一種清新沁脾的香氣,教人聞入以后仿佛肌膚觸到了冰魄,混噩的身心瞬間便被它的清涼點醒。

卡蕾忒閉了眼,挺胸直頸,又將這些奇特的花香吸進多次。

頓時,一種仙然的超脫感覺從那香氣進入她的鼻腔的瞬間直達她的身體各處,最后傳到了腳趾。

“……嗯……”

她在享受中發出舒暢的輕嘆。

她的一切困苦,一切沮喪,一切悲哀,似乎都被這進入心脾的奇異花香吞沒,那種打壓她身心的沉重感也被這香氣驅散。

卡蕾忒睜開眼時,看到那些奇異花朵旁邊已經圍聚了好幾只羽毛鮮艷的長尾鳥,正湊著那些晶瑩剔透的花瓣不停歡鳴,叫聲很是清脆悅耳。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