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離家出走

雅典北郊,拜倫國際學院——

特里同在公眾禮堂聽完心理選修課程,整理好課本,提著學生公文包走出褐色北歐古堡風的二號教研樓。

此時正值傍晚,學院下午的課程安排全部結束了。絡繹不絕的學生涌動在教學區域的樓層走廊,或是活躍在寬坦如砥的操場,又或行走于校園的柏油小路,一個個人頭攢動,相互之間談笑風生。

地中海的溫暖暮色中,空氣總是那么濕潤宜人。

特里同嗅著徐徐晚風帶來的酣恬舒心的氣息,沿著草坪區域新鋪的碎石子路抄捷徑走向校園大門。

當他無意中瞥過斜前方一排青楓樹的時刻,眸光突如驚鴻般兀然滯住。

不遠之處有個妙齡女子,正坐在青楓校樹旁的一張條紋長椅上,姿態如水般清雅而曼妙。

她穿了一件白色淺淡的吊帶長裙,散著一頭順直的金色秀發。頭頂被一枚藤草編制的闊沿太陽帽遮蓋,旁側帽沿還飾有一朵嬌俏的橘色太陽花。

晚風繼續不緊不慢吹拂著暮色籠罩的校園。在這溫柔的風動中,特里同視野里的女子輕輕漾起了潔白長裙的大擺,在夕陽映照下的纖塵中“汩汩”飄蕩。

揚曳的裙擺下方隱隱現出她的兩段凝脂雪肌的小腿。再向下,便是那對碧玉無暇的足踝,仿佛經過巧手工匠的雕琢,整體圓潤而精巧,呈在一雙水晶半透的坡跟涼拖之上。

喧囂的校園內,這婆娑樹影下出塵不染的仙幻女子竟像是一副不可方物的畫面,看得特里同一時間心往神馳。

意識隨之被帶回曾經的世外桃源,在那個水天一色的安寧世界中,特里同也見過同樣一個優雅的倩影……

好一會,他終于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唐突了些,于是慌忙收了神,快步朝長椅那面走過去。

“卡蕾忒……”

特里同停在女子面前,卻看到她微微低垂著有些蒼白的鵝蛋臉。高挑的鼻梁上架了一副深色墨鏡。

淚水源源不絕,從兩片墨紫的鏡片下方溢出來。

或許是聽到朋友的呼喚之聲,此刻晶剔溫熱的液體在女子臉上涌動的節奏更加細密起來,被陽光映得發白的兩個裸肩不時抽動一兩下。

特里同頓時顎然,扔下書包又向她挨近一步。

只猶豫一下特里同便隱忍不住,向她探出纖白的十指揭下她頭頂的遮陽草帽,又為她取下眼前的墨鏡。

昔日里那雙盈盈秋水般的眼眸如今已被淚水泡得紅腫,如同兩個表皮腐爛的粉桃,只要手指稍稍拈一下桃皮就會立刻將它揉破。

卡蕾忒在沉默中慢慢抬頭,只和特里同驚詫不已的目光相~交了半秒便渙然重新低下去。眼淚覆蓋的眼眸里,盼若琉光的神采早已尋不到蹤跡。

特里同觸目驚心。溫軟而慈善的心房像遭到了重物的襲擊,扯出悶痛一片。

能令卡蕾忒如此傷情的,唯有那個男人——

特里同向她舒展右臂,以他站立和她端坐的距離,他輕輕用力就使她的前額靠上了他的腹腔

接觸到特里同身體的那一刻,卡蕾忒的啜泣已變成了“嗚嗚”不止的悲鳴,似乎正在感動于自己痛苦的身心終于受到了親人的關愛與同情。

就算承受了再多悲傷,她也做不出失態的嚎啕大哭,而是用兩手抓緊特里同上衣的衣擺埋頭在他的身前,以細聲啜泣來表達和傾~瀉全部委屈。

特里同對卡蕾忒的心傷感同身受,臉上驚愕的表情在憤怒中逐漸向陰霾轉變。

“告訴我卡蕾忒,他……終是傷了你嗎?”

——

德莫斯與近侍諾亞一回到人界,就在南區別墅的上下樓一通慌亂緊張的尋找。

剛進客廳,主仆兩個都看見卡蕾忒從黑暗神殿穿出的神職禮裙正歪歪扭扭躺在實木的地板上。

手機、個人物品全都維持著德莫斯和卡蕾忒離開人界那時的原貌,這只能說明,她換了人類衣服以后什么東西都沒帶,就急沖沖地跑了。

德莫斯登時心亂如麻,一樓每個房間找遍,幽怨地沉嘆后又一刻不休地跑上了二樓。

進入起居臥室,他坐到床沿沒精打采,凝望著軟床另半側卡蕾忒躺臥的位置。

那邊,整潔的床單中央有一處微微的凹痕。

德莫斯伸手過去,用柔軟的指腹輕輕摩挲著那個凹陷之處。

似是摩擦帶起了點點微弱的熱度,使得那個凹痕的地方緩緩揮釋出淡淡的清香,那是卡蕾忒身體的余香。

卡蕾忒——

德莫斯心中黯然,默默喚著她的名字。傷情再次萌發,他感覺鼻翼中酸痛無比。

卡蕾忒,你在哪?此時的你,到底在哪里?在做什么?別哭,我真的不想讓你受那么多傷害……

心里亂糟糟的,德莫斯疲乏的塌下身軀,將憂傷的臉龐轉向空空的那一半睡床。合上眼簾,堅實的雙臂往虛空中撈去,他將留有卡蕾忒身體香氣的寂寞空氣抱入懷中。

德莫斯幻想著此刻正擁著她美麗玲瓏的身體,心情不知不覺間轉得更為凄涼。

……

好久以后,別墅區已經完全被夜晚的顏色籠罩時,德莫斯才起床退出他的臥室。

從樓梯上移步朝一樓走下去,距離那里還有最后幾節樓梯時德莫斯停住腳步,彎腰坐在一節臺階上,神色俱疲。

近侍諾亞寸步不離守在客廳里,見主人出了臥室連忙迎上去,正姿立在樓梯口的拐角。

可是主人沒走幾步就疲憊不堪地坐在樓梯上沉頭不語,諾亞當即內心慌亂,緊邁兩步面向樓梯口,朝德莫斯彎曲單膝跪拜。

“王,是屬下辦事不利,才生出這場禍亂。諾亞請王責罰!”

德莫斯強撐力氣抬頭看了眼諾亞誠惶誠恐的模樣,氣力衰竭地對他說道:

“起來吧,今天的事怨不得你。卡利早有籌謀,她想辦的事,費勁心機也會達成所愿。”

諾亞順從站起來,局促望了一眼德莫斯,試探著問:

“您……不打算找王妃回來嗎?”

德莫斯

沒有立刻回答,一對幽暗的黑瞳仿如迷茫無底的深淵,直直望著諾亞腳下的木地板。

過了一刻,他在回憶中傾訴著:

“諾亞,還記得你們這些忠心的暗族侍從今世重生后匯聚在異次元的那時,我曾對你們發過的誓言嗎?我說過,今生定會帶給你們一個全新的世界……如今的我,恐怕要對你們食言了……”

諾亞正色聆聽著,在未揣測出主人的實際意思時,他不敢妄然插言。

德莫斯道完,眉宇之間凝結出無盡無由的傷惆。

“我愛卡蕾忒,我會因為她悲傷而感覺悲傷,會因為她開懷大笑而放聲歡笑。假如某一天她突然離開我,我更會感覺異常痛苦錯亂,就像一個完整的身軀突然失去密不可分的肢體或是器官。諾亞,你明白我的苦楚、我的糾結與矛盾嗎?我愛你們。可是,我也愛卡蕾忒……”

德莫斯訴完一切,胸中的沉悶感覺似乎減輕了,幽暗的眼底像是瞬間被注入了某種力量,重新燃起冉冉光輝。

自從他確認自己愛上了卡蕾忒,他就中了冥王哈迪斯的預言魔咒,艾艾掙扎在美女與王權的抉擇之中,這種兩難境地如同無法擺脫的噩夢,令他長久以來身心都飽嘗重壓和煎熬。

如今,德莫斯毅然決定放下兩者中的其一。

拋卻曾經的夢想,他興許只會失落一時,為自己將暗族部眾繼續隱沒在那個荒暗無望的次元時空中而自怨自責。

然而丟失了真愛,他便失了本心。沒心的生命,又如何活在世間?

“王…”

諾亞虔誠地看著他的主人,內心澎湃,一時不該說什么。

德莫斯在很多公事上對自己的近侍自然不會隱瞞。然而如果問題涉及他個人的隱私,即使是為數并不多的幾次,他也都是采取了獨自沉默面對的方式解決了難題。

如今,他卻肯與自己的侍從分享他的隱私,而且首次談論的居然就是他的個人情感問題。

諾亞受寵若驚的同時,心里也有一種被主人信任的激動和自豪感覺。

“您…已經做出選擇了嗎?”

他仗膽抬高視線,迎合了德莫斯的目光。

主人深遠而璀亮的眸光已經不再凄迷,不再凌亂,而是添進了更多毅然堅決的篤定。

見德莫斯又朝自己這邊做出淺淺點頭的動作,諾亞懸空的心終于在這一刻落回了原位。

“王,無論您做出怎樣的選擇,諾亞都會義無反顧跟隨您。其實,您對王妃的愛與決心,都讓您像是再次重生那樣有了全新的改變。”

德莫斯被對面那孩子的真誠話語贊得一愣,親和的微笑著問道:

“哦?什么改變?”

“前世的您,被仇恨扭曲著心性和靈魂,面容永遠被兇戾與徹寒所覆蓋。然而在這一世的您遇到了王妃,您那張面具般令人畏懼的臉孔上便涌現出太多從前沒有過的表情。您似乎……越來越接近一個感情細膩的人類了…一個……真正完美的男人……”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