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撕破臉皮

卡蕾忒跑出密室以后,掌司侍女阿黛與伴隨黑暗之神一同回歸的近侍諾亞守在暝閣的入口,三位神祗的爭吵聲音頻頻從密室里面傳出來,聽得一眾侍從膽戰心驚。

看到卡蕾忒終于一臉淚相從里面沖出來,阿黛顧不上諾亞,緊緊跟在女主人的身后一路追去。

“王妃!…等等阿黛——”

諾亞臉色焦急地朝著她們跑遠的方向張望一刻,又把頭扭回,腳步始終滯留在密室外面,不敢挪動一步。

這恪盡職守的孩子在人界將黑暗神殿里的變故呈稟德莫斯后也即刻返回了次元。

剛進黑暗神殿,他便與主人回合。

伴隨德莫斯趕來暝閣的一路上,他又向德莫斯細細陳述了卡蕾忒隨卡利入閣的前前后后。

如今,諾亞必須守在密室外面,等待他的主人黑暗之神出來才能離開。

暝閣內,德莫斯黑沉的臉上陰云密布。被雅典娜寶石流映的火彩點亮的夜色雙瞳直直瞄準神色坦然無畏的卡利,清澈的眼白被猩紅如火的濃稠血絲張鋪得嚴嚴實實。

“這下你滿意了……”

德莫斯抬起一只手臂朝密室的入口方向指了指,語氣沉痛地對卡利問了一句。

卡利足以傾城的妖媚容顏中透出一種教人氣憤難耐的表情,似是晴空萬里、云淺風輕般的清淡,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德莫斯胸腔里積累多時的無名火終于被她臉上毫不經意的神色點燃。伴隨他那俊美面容上烏云起伏不定的翻滾,那股勢頭壯烈的火焰終于從他壓抑的身軀里噴~泄爆發。

“說啊——這下你滿意了是不是——”

德莫斯狠狠瞪著卡利,發出一記怒不可遏的咆哮。

暝閣內外恍如被引爆的炸藥擊中,在德莫斯暴跳如雷的聲音中顫了幾顫,抖了幾抖。

卡利與德莫斯四目相對,兩只紫晶水眸越發深沉,渾然天成的美顏上浮起一許淺笑,隨后又被一層薄霧般的愁云遮掩。

視線前方,德莫斯的兩只黑瞳再也不復從前的陰鷙與冷峻,如今所有苦悶和失意的來源,只是那個負氣跑走的小女人……

我,不想失去你——

他對卡蕾忒痛徹心扉的傾吐聽得卡利幾乎心碎。

她完全能感受得到,在那句情動摯真的表達背后,無不流露出他內心之中桀桀的掙扎和恐慌。

他,竟將卡蕾忒視作一切,對她竟比對待自己的生命都要珍寵——

“我隨你多年,為你傾付前世今生…那個小丫頭憑什么…她為你做過什么?她憑什么擁有你的愛——”

從訴說到嘶吼,卡利的情緒也在轉瞬之間大起大落。

一時寂靜——

這段無聲的時間流逝中,德莫斯逐漸斂藏了鼎盛沸騰的怒火,臉色褪回到正常的狀態。

“我愛卡蕾忒,這種愛沒有摻雜任何動機。就算沒有雅典娜寶石,沒有水晶球的封印,這一世和她相遇我也會對她愛得不可自拔……”

德莫斯熾情說完,又一聲長長的嘆息。

隨后,他繼續開啟兩片涼薄的嘴唇對卡利傾吐出哀沉之音,那語氣平淡、語意卻尤為尖銳的話語生生剜痛了卡利冰冷剛硬的內心。

“姐姐,求你別再為自己增添罪孽了。我真的不想令你我之間再也無法保持同族至親的關系!”

渾身全

然驚顫一下,卡利的紫眸冉起一抹怨責。繼而,她在凄絕自語的同時緩步幽幽走向德莫斯。

“誰要…與你做什么同族至親……”

這一刻,她嫣然絕色的容顏變得僵硬、刻板,嫵媚生花的笑容現出比哀哭更為難看的神色。

遙遙而至,她在德莫斯面前止住機械的步伐。

“德莫斯,你并非不解風情的男人,為何偏偏對我如此殘忍?是我的長相不美,教你對我不忍卒目?還是我的身材毫無誘惑,讓你無法產生任何欲~望?”

卡利爍爍的眸光流淌著晶瑩的水霧,映在那一對被淚水暖熱的寒瞳里的影像,就只有德莫斯表情錯愕的絕俊面容。

卡利對他聲音顫顫巍巍表露著,充盈著難得的卑微與祈求。

“你告訴我…你需要什么?你到底還要我怎樣?我什么都可以給你!我也可以把自己交給你,也可以陪你睡,來呀!來!只要你能忘掉卡蕾忒——”

從輕聲慢語轉為歇斯底里的喊叫,卡利突然之間如潑婦發瘋一般朝德莫斯直撲過去,兩手抓住他上身的西裝拼命往下扯。

“卡利!你瘋了——”

德莫斯向后退去,動手想要推開她。她卻緊隨一步撞進他的懷中,一雙鐵手又朝他的襯衣領口撕去。

至今,德莫斯對自己的優柔寡斷憎恨不已。

也許自己本不該對這狠辣惡毒的女神心存虧欠而手軟,如果自己早早出手對她嚴加約束的話,自己和卡蕾忒便不會落入今日這種覆水難收的尷尬境地了。

然而現在說什么,都已經太晚了——

德莫斯終于揮開手臂,將卡利糾纏不放的身軀從自己的懷中狠推出去。

卡利跌在幾米之外的石柱旁邊,迷離誘惑的眼神釋放出的盡是凄切的無助與哀傷。

“你……真的這么不想愛我?可我,自始至終…對你的愛都如此強烈……”

性感嬌紅的美~唇微微側動,卡利面對德莫斯發出一記慘淡的苦笑。

內心驚忿交加,德莫斯一陣急促緊張的呼吸,那兩塊掩藏在修身襯衣下結實健美的胸肌起起迭迭,長久難以靜止伏動。

眼望卡利,德莫斯的一對朗目如浩瀚的星空,欺冷之色從那雙深眸中溢然而出。

“你說你愛我?”

他滿面譏誚,輕薄而不屑。

“姐姐,你愛的只是一個能將全世界捧到你眼前的男人!絕對,不是我——”

德莫斯輕松蠕動涼薄的嘴唇,便將最冷酷無情的語句傾吐出來。

隨后,他又向震驚不語的卡利淡瞟一眼,她那孑然孤注的神情終于將他心中翻涌如浪濤的憤怒平復下去。

重新修整了衣衫,德莫斯轉身。

全局已然撕破了臉,他斷然不會再在次元棲身下去。

“德莫斯!等等——”

卡利頹然坐在冰硬的理石磚地發出疾呼,終于在他舉步即將登上一節臺階的那時令他猛然止步。

“假如你就此離開黑暗神殿…我…保證會讓你永世后悔!”

種種手段用盡也無法挽回德莫斯的心,卡利又恢復從前的強勢。語音抑揚陰狠地說完,她那寒毒的眸光久久凝在德莫斯的脊背上。

然而,他終是又一次讓她失望了。

他的背影只靜佇了兩秒,便義無反顧地疾步登上重重階梯,走

出了暝閣密室。

入口處,傳來他的高呼:

“諾亞!我們走!帶上卡蕾忒回人界——”

——

時間又過去許久,仿若隔世般悠遠……

卡利從萬寂之中回過神,一手扶著旁邊多利樣式紋雕的大理石高柱緩緩直起身形。

你愛的,只是一個能將全世界捧到你眼前的男人——

空洞的大腦中反反復復回蕩著德莫斯義憤冷徹的聲音,如警鐘的鳴音,重重敲擊警醒著卡利衰敗的內心。

原來,德莫斯,我在你心目中竟是如此不堪?我對你、對暗族的付出,究竟還有無意義——

心靈泣血,化作串串清迷的淚滴決然掛到卡利剔透的腮弧。

她自己動手擦了擦臉,披著滿身塵埃扭轉細柳腰峰傖然離開暝閣。

石門處,黑衣侍衛們看到她不約而同迅速低了頭,不敢直視她轉而猙獰的花月容貌。

剛才發生的一切他們雖未看清,可神祗之間的對話他們都聽得真真切切,因此誰也不敢在此時觸到霉頭,輕易惹到正在火頭上沒處發泄撒潑的血之女神!

卡利表情木然地轉動頭顱,眸色惰惰觀望著兩旁侍衛們至恐避諱的神情。

燭火照射下,她的一頭濃濃烏黑的波浪長發在昏暗的神殿墻壁上投出更為扭曲錯亂的影像,極像爪牙兇煞的怪物。

澈明的紫眸閃過兩點凌虐的兇光,卡利面對一眾黑衣侍衛,笑顏綻得更為妖媚……

德莫斯從密室走出,帶著諾亞趕往神殿二層方向,迎面遇到原路折返的掌司侍女阿黛。

見她一臉暴露無遺的慌張表情,德莫斯立馬預感到卡蕾忒的處境不妙。

“王!王妃離開神殿了!她打開次元的通道跑掉了,我們該怎么辦啊?”

阿黛站在德莫斯和諾亞面前好一陣哭訴。

卡蕾忒跑出暝閣那陣,這姑娘緊緊跟在她的身后。

原以為女主人會回自己的寢宮,心里正在組織語言準備在寢宮里安慰勸解她。沒曾想她竟直接奔出了黑暗神殿的大門,然后抬手匯聚神力源果斷打開次元通往人界的通道,爾后縱身匿于通道的彼端。

阿黛不敢隨女主人而去,只得回到神殿按原路返回去尋男主人黑暗之神,恰巧正逢德莫斯滿臉搵怒地迎上來。

德莫斯能想象卡蕾忒得知自己和寶石關聯的秘密后,以她那小清高的心性會做出怎樣敏感激烈的反應,卻沒想到她竟會在即刻間孤身離開次元。

無奈中,德莫斯沉悶地合上兩個眼簾,暗自思忖了好一刻。

卡蕾忒之所以會有過激反應,德莫斯能肯定是卡利從中作梗,除了把水晶球封印的秘密告訴了她,一定還添油加醋地編造了其他有的沒的謊言,讓卡蕾忒就此對他誤解下去。

女人啊!陰柔至善的渺弱身軀為何一旦沾染到丁點的嫉妒心,就會在轉瞬之間變得無畏和強大,最后衍變為邪惡猙獰的猛獸?

聯想到之前那個殘殺了卡美尼亞一家人的美狄亞的轉生者米萊蒂,以及在“貓眼石”號游輪上受她牽連而死去的眾多無辜生命,德莫斯胸中那顆滾燙跳動的心頹然轉涼。

重新睜開雙目,他朗聲吩咐身邊的男女侍從:

“阿黛,你繼續留在神殿。諾亞,我們回人界,去找卡蕾忒!”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