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三章 真相殘酷

暝閣里面,卡蕾忒平心靜氣地低垂了眼睫,向被鑲寶的絞絲黃金三腳架高高托起的水晶球里面望了一眼。

即刻后,她移動視線,停在卡利滿面囂張的神色上。

“這是什么意思,卡利女神?”

向對方平靜發出疑問的同時卡蕾忒居然暗恨自己的可惡。

明明自己的企圖已經暴露了,可還是要在對方面前佯裝鎮定,抵死不認。

次元風不斷從密室敞開的入口灌進來,潮熱壓抑的氣息使誰都感覺不舒適。

卡利瞇了瞇紫眸,微微揚起兩片嬌艷紅唇,笑容陰沉。

“你和德莫斯走到今天,難道不是為了這寶石?”

卡利將微縮的雙目兀然睜大,犀利眸光直視卡蕾忒的面不更色,眼神充滿篤篤肯定。

單獨和她面對面時,卡利不再對她口稱“王妃”,更可對德莫斯直呼名諱。

“你…胡說什么!”

卡蕾忒內心猝然收緊,聲音微微哆嗦著反駁一句。

“不是這樣?那你跟他是為了什么?是什么理由讓之前對他諸多不從的你突然改變主意留在他身邊?難道僅僅是為……愛情?”

卡利側一側頭,目光依舊盯緊卡蕾忒,說話的聲調時高時低,聽上去甚為戲謔。

“我選擇他,自然是因為愛他……這種事,不該由卡利女神過問吧……”

卡蕾忒緊張得攥實了兩拳,硬邦邦回敬道,底氣卻顯不足。

卡利笑聲更加肆無忌憚,一雙紫眸放出陰毒的目光,就像是最猛烈的毒藥。

卡蕾忒也只是與她那狠戾的眼神接觸一下,便似是中了毒一般,瞬間感覺自己快要窒息。

“你愛他?…真是再好不過了!”

“你……你什么意思……”

卡蕾忒被卡利鋒銳的眼神逼得難受,渾身像是被重壓擠迫,不知不覺間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額頭滲出的細碎冷汗眨眼已變得豆大。

“我想德莫斯還沒將你和這寶石的聯系告訴你吧?”

卡利陰聲對卡蕾忒發問。

水晶球內,通透明藍的雅典娜寶石流動著爍目清晰的火彩,水紋般波舞的光輝自卡利像被雕刻出來的精致顎骨下方自上射出,使她性感艷麗的五官在此時蒙上了一層陰郁恐怖的面紗。

次元的風勢越涌越疾,不斷蹂~躪著桌上微弱的燭火。三點蒼黃的光亮在風的大肆席虐中扭轉跳動著渺小的身影,做著無助的反抗。

卡蕾忒完全不知所以,鄂錯中她全神匯聚,認真聽卡利繼續說下去。

“提坦至寶雅典娜寶石落入德莫斯手中時已被不知名的神祗封印在水晶球里,而解開封印的關鍵就是你——卡蕾忒!你真心愛上德莫斯,便可解開這水晶球的封印,而德莫斯就可取得寶石,得到它的強大力量,一舉擊敗宙斯取得下一任的天空支配權。”

卡利在說這番話的時候不僅語音清晰,語速盡量放得最慢,將足夠的時間留給卡蕾忒,教她好好揣度,細細分析。

“…卡利…你在說什么……”

待她全部說完,卡蕾忒早已呆若木雞,兩片嬌唇麻木地一開一合,聲音輕悠渾濁地問去。

卡利的每個字眼說得非常清楚,卡蕾忒也聽得極為仔細。

聽完她怨毒的陳詞后卡蕾忒瞬間全身像是被石化。

得意之色在卡利臉上暴露得更加一覽無遺。

緩緩斂起冷寒的鄙笑,她朝已無回駁之力的卡蕾忒翻眸瞥去,狠狠“哼”過一聲后,繼續殘酷攻擊道:

“之前,德莫斯之所以從海倫、

從波塞頓手中一次次救你,完全是為寶石著想不得不出手。如今他對你百般討好,也只是想要讓你愛上他,為他解開水晶球的封印罷了!”

卡蕾忒只覺一陣暈眩。

卡利魅惑艷絕的妖容涼薄如水,變得再無丁點表情,在卡蕾忒眼前一刻不停打著旋轉。

上身趔趄一下,卡蕾忒完全癱靠在石桌前,兩條腿仿佛變成無骨的爛泥,絲毫沒有站起的力氣。

“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她使盡全力抬起頭,對著卡利搖頭質疑。

“是德莫斯親口告訴我的!本來我擔心你對他不利才派出海倫作為行刺你的刺客,后來又一斧幾乎令你喪命。也就是那次,我得知了你和寶石的秘密,所以才會對你手下留情。卡蕾忒,只能怪你太天真太單純了。也不好好想想,像你這種姿色的女孩,不要說提坦神族,就算在人類里德莫斯早就見得太多了,怎么可能只對你專情?一切只是為了暗族的未來,對你不過就是逢場作戲……”

卡利已經從她的座位上站起來,圍著卡蕾忒桀桀戰栗的身軀邊慢步邊輕屑地傾吐。

說到“逢場作戲”時,她將豐潤的朱唇湊到卡蕾忒一側的耳畔,極輕松地低聲吐納出那個詞語,聲調猶如一陣自由的涼風從對手耳邊無情吹過,將那詞語的殘忍發揮到完美至極的境界。

“你以為奧林帕斯神祗真有那么智慧的頭腦,居然使出小兒科的美人計?卻不知人類有話,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操棋不慎反淪為棋子……”

隨著每一字句被卡利斬釘截鐵說出口,她心中的快樂也在不停攀升。

這個被德莫斯長期忽視、被愛情遺忘久遠的驕傲女神,面對著萎靡伏吟的對手,嫉恨的內心終于淺嘗到了報復的快感!

卡蕾忒已經完全說不出話,身子支撐在桌畔只會機械地擺頭。

視線完全被卡利的兩點紫眸撐滿。

隨著時間分分鐘鐘的流逝,那對紫眸里明凈的華彩閃變不停,卻越閃越沉,也越變越濁。

終于,隨著又一陣狂風卷入密室,三點燭火之光被徹底傾覆。而卡利心底,也在火光完全消逝的那個時刻掀起一席更為殘暴的浪潮。

她撲過去,兩個手臂像是牢固的鐵鉗再次扯住卡蕾忒的一對玉腕。

“你不是說你愛德莫斯嗎?好啊,切實表達你對他的愛吧!解開水晶球的封印!過來!用你的雙手解開封印——“”

“不要!放開我!我不知道怎么做!我什么都不知道!放開!”

卡蕾忒驚恐中奮力反抗,想要從卡利兩手的禁錮中撤回自己的兩臂,因強烈刺激而變得綿軟無力的身軀幾乎被狂躁的卡利按倒在桌上。

“卡利!你住手——”

雄渾的聲音帶著無限忿恨從密室入口處響起,仿如暴雨來臨前驚破天際的滾雷,瞬間止住卡利肆意無度的狂舉。

聲音的主人正是德莫斯。

某商務酒店的會議室里,德莫斯參與的金礦開發公司股東大會剛剛進行到一半,他的手機就發出陣陣焦躁不安的震動。

來電的人正是諾亞。

德莫斯感覺不妙。

這時候自己的近侍應該身處黑暗神殿,而次元時空里面根本不可能有手機信號。

能讓諾亞那孩子不分時間和場合打來電話,只能說明神殿里出了十萬火急的事情,他搞不定所以直接回到人界向自己呈稟。

德莫斯出了會議室接起來電,才知道血之女神居然瞞著自己在神殿里搞起了異常邪惡的事件——

德莫斯直接在酒店的某個隱蔽

之處開啟了次元通道,然后火急火燎趕往出事地點。

暝閣——

卡利聞聲停了手,朝密室入口方向望去,剛好看到早已經入閣、此刻正立在最后一節臺階上的德莫斯。

她沉了臉,暗自狠狠咬牙。

明明就差了一步,自己就可以逼迫卡蕾忒解除水晶球封印。這下,絕好的機會再次和自己擦身而過了!

德莫斯從密室入口的階梯疾步沖下來停在卡蕾忒面前。

驚天霹靂的打擊令卡蕾忒完全失了魂魄,神智游離而恍惚,輕零如一紙干枯的樹葉,飄飄然向德莫斯胸前倒去。

德莫斯急忙又趕上一步,舒臂扶住近乎癱瘓的她。

“卡蕾忒……”

德莫斯聲色淺淡喚她一聲,刻意壓制自己心中惶然若驚的起伏情緒。

漆夜般的眸光流爍不定,始終都在她的周身上下輾轉。深沉的眼神在這時卷起一陣漩渦,掀起無限痛惜的情愫。

卡蕾忒嬌美的容顏已經找不出一絲潤紅的血色,全被干澀的慘白以及虛脫的冷汗蓋實。

她艱難地抬動淚水婆娑的雙眸,凝視眼前男人驚艷絕俊的容顏——

精剔的面龐上,一對寒眸依然幽深如暗夜之色,每每對她,傾注的感情卻是烈火般的炙熱;兩片薄唇濡軟而清晰,與她纏吻的那刻,吐露的盡是誠切的感動和溫存。

這一切……全部都是他的心機,是他為達到目的的逢場作戲——

卡蕾忒的目光與德莫斯的剛剛承接在一起那刻,黯然的藍眸里忽而燃起兩點希望之光。

然而只一秒,那種對他的無盡感激之情便在她的兩眸中化為了轉瞬即逝的漣漪。

看著德莫斯,卡蕾忒的目光再次陷入一團陰沉的水霧泥潭里,變得惱恨,變得陌生。

她強撐著麻木的神經,一個字一個字的生硬發音像是從僵硬的唇齒間生生擠出來。

“卡利…她…說的是真的嗎……”

德莫斯和她直直對視間眼底閃過一抹詫異與恐懼,繼而五官漸漸扭結。

他想對她解釋,卻不知一時間從哪頭講起。

“你說愛我…你對我好…就是要我愛上你,替你解開水晶球的封印…取出雅典娜寶石……”

卡蕾忒變得干涸的雙唇劇烈抽搐幾下,終于將問題挑明。

“…你…都知道了?”

德莫斯不想否認。

這秘密本是真相,更是他長期以來摒除不去的心病。

他如實承認后,內心不但沒能得到片刻的安寧與輕松,反而像是又被壓上一層砝碼,變得更沉更重。

話音剛落,卡蕾忒直視德莫斯的目光中,無盡無休的怨恨情緒已變得陰晦莫測。

陣陣凄然詭異的僵笑過后,她看著他黑色的眼眸,又一次走形的語調提問:

“你為什么不告訴我?為什么要對我隱瞞?”

他的那雙眼眸一度令她眷戀,令她神往不已。如今,她卻無比痛恨他那雙深邃無底的眼眸,痛恨那眸中波瀾暗涌著的黑色。

“…我不想失去你……”

德莫斯直直看著卡蕾忒,聲音幽幽回答她。目光婉轉,盈納的全是難以割舍的真情。

他不想再對她回避事實,也不想對她隱埋自己心底最真切的情感。

“騙子——”

卡蕾忒失聲尖叫,身體突然長起一股蠻力,憤然將德莫斯推得倒退幾步。

他急急站穩時,卡蕾忒已經奔跑著沖出密室。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