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二章 風雨欲來

盯著眼前地下密室的花紋石門,卡蕾忒被自己腦中跳出來的判斷驚得心中一顫。

似乎像是鬼使神差般,在緊張的情緒中,卡蕾忒居然催快了自己向前的步伐。

終于,路的盡頭展現在她的眼前。

記憶中的雕花石門出現在正前方,兩旁依舊是多名把守的黑衣侍衛,一切沒有絲毫的改變。

“王妃,我們回去吧,沒路了。”

阿黛在卡蕾忒身后及時提醒,聲音聽上去有些怯懦,似乎對這地方心存忌諱。

“哦…好…”

卡蕾忒嘴上回復,目光卻還滯在前方的磚地上突兀的石門,一動也不愿動。

此刻她心中忐忑,腦中不停盤旋著一件事,那就是宙斯交付的任務!

德莫斯說過,雅典娜寶石就在這所密室里。此時他不在神殿,這像是絕妙的機會。

可是,假如就此下手,我也將永遠失去德莫斯,永遠失去和他再在一起的機會……

卡蕾忒身形僵僵地站立著,心緒全被躊躇和矛盾攪亂。

雅典娜寶石固然重要,快刀斬麻完成宙斯的任務搭救柏修固然重要,可是,自己和德莫斯的感情對此刻的她而言,似乎更為重要——

“您好像對暝閣很感興趣?”

背后突然傳來清晰洪亮的雌音,霎時將卡蕾忒糾亂的思緒拉回僵僵的軀殼。

卡蕾忒正要回身,血之女神卡利已經走過諾亞與阿黛身體之間的空隙,朝她迎面而止。

距卡蕾忒一步之遙時卡利停身止步,一對靈利的紫色明眸朝對方臉上驚甫未定的表情以及一額頭的冷汗瞄了幾瞄。

瞇起雙眸,卡利桀然冷笑,笑容顯得十分怪異。

“王妃是想進入這地下‘暝閣’看看嗎?”

卡利聲音陰沉地說完,兩眼之中的厲芒更盛一重,好像斡鷹般瞬間緊緊獵視住卡蕾忒的惶愕神情。

“不…我沒有。我只是走出寢宮打發時間,四處隨便轉轉而已。”

被卡利用銳利的目光逼得快要抓狂,卡蕾忒慌慌張張后退一步,想要趕緊離開。

“別急啊!”卡利側身截住她,笑容更為冷艷,也甚為蠱惑。

“德莫斯曾經告訴你,這‘暝閣’是藏納雅典娜寶石的絕密重地。你難道就不好奇,真的不想和我進去看看嗎?”

“卡利女神!王有吩咐,如果王妃想要入閣,需要由王親自陪同!”

諾亞本能感知到危機,上前幾步肅然阻攔卡利。

“住口!你不過就是德莫斯圈養的一條狗,沒有資格命令我——”

卡利勃然起怒,瞪圓了氣得燒紅的兩眼對諾亞叫罵一句。

諾亞一張俊白的臉上悶出一片紫紅,雖然氣憤,也只能本分隱忍著。

卡利隨即伸出一段蓮藕玉臂,牢牢逮到卡蕾忒的一只手腕。

“王妃……”

一旁的阿黛驚得花容更色,眼看自己的主子就要吃虧,也沖上來。

“啪”——

一記脆響過后,阿黛細嫩的臉頰多出一個五指紅印。因為卡利用力過猛,那姑娘唇角已經滲出一道鮮血。

“卡利,你太放肆了!”

卡蕾忒忍無可忍,終于運足氣勢憤然回敬對方一句。

辱罵德莫斯的近侍,又動手打了自己的掌司侍女,卡蕾忒明白卡利這種做法分明就是對自己威嚴的挑釁。

真是萬萬沒想到,德莫斯剛離開次元,這血之女神就按耐不住囂張凌勢的氣焰了!

卡利在卡蕾忒燼燃盛放的怒火中高傲地挑了挑眉角,毫不掩飾對面前這小女子的鄙夷之色。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腦子里在盤算什么,卡蕾忒!”

她把臉湊上來,不屑的聲音壓得極低,低到只有這兩個相互撕扯的女人才能夠聽到:

“你是為了雅典娜寶石才傍上德莫斯,你可以欺騙他,卻騙不過我……”

“你……”

卡蕾忒無言以對,內心虛跳加速。

寂靜卻緊張的空氣中,這“嗵嗵”的心跳聲似乎越響越大,也越來越急,變得詭異非常。

“不想我等會向德莫斯拆穿你,就隨我一同進去!”

卡利收起得勢的笑顏,語鋒冰寒地厲聲對卡蕾忒說完,便拉著神情恍惚無措的她朝石門的位置疾走過去。

卡利拉著卡蕾忒走到石門邊緣,對把守的侍衛使個眼色。

侍衛們很惶惑。

他們都知道能夠自由進入這“暝閣”的神祗唯有黑暗之神與血之女神,誰都從未得到確實消息,認定神殿的王妃也可隨意出入這所地下密室。

眼前,卡利竟用手拖拽王妃而來,而且勢頭洶洶。

“開門啊!廢物——”

快步走上來,見侍衛們毫無反應,卡利又提高嗓音罵了一句。

自那日與德莫斯不歡而散,卡利便暗暗謀劃。

她內心清楚,德莫斯已經完全愛上了卡蕾忒,根本無心再想復仇的事。又或是,他對卡蕾忒的愛化解了他對奧林帕斯的恨!

無論怎么理解,總之如今的他根本不想再讓卡蕾忒去解開水晶球的封印取出雅典娜寶石。

露臺上,德莫斯和卡蕾忒甜膩的激吻、親密的依偎再次刺激了卡利。

她從未見過德莫斯對哪個女人表現出那般濃烈綿軟的溫情。

卡利認為,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德莫斯做不到的,她完全可以等到機會成熟時,在他背后偷偷進行——

今天德莫斯有事去了人界,把他的小嬌妻留在了次元里。她暗自匿于卡蕾忒寢宮左右,又尾隨她一路,不想她竟自己跑到這暝閣密室附近。

卡利認為,此時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了……

石門旁邊,一個侍衛局促地望了怒火中燒的卡利一眼,卻也不敢怠慢。于是側身伸出雙手扶住身旁的一座仙女石雕,兩腕以順時的方向用力轉動石雕的底座。

這石雕正是暝閣密室石門的啟動機關。

當那黑衣侍衛轉動石雕的基座,也就等于打開了石門。

“咯~咯~嘣”——

一記緩慢而沉悶的響聲從石門的位置發出,緊接著,在場一眾腳下的磚地開始搖搖震顫。

陣陣厚重的灰塵自雕花石門的四個筆直邊緣噴得老高,彌漫在石門上方的空氣中。隨著人們韻律均勻的呼吸,這些微塵肆意鉆進他們

的口腔及鼻孔中,引得他們咳嗽噴嚏接連不斷。

碩笨的石門向更深的下方凹陷幾米后,長行的兩邊便合入石槽。接著,這巨大的石門被機關緩緩推進密室入口的暗格中。

眾目睽睽下,密室的門終于打開了——

呈現在他們眼前的正是無盡的黑暗,在這靜籟而寂寞的顏色之中,一排排延伸向下的石階隱約可見。

這是卡蕾忒頭一次與這神秘所在如此接近。

雅典娜寶石就在里面——

頭腦中一閃而過的正是這極不安分的念頭。不知為何,卡蕾忒心中竟在這個時刻兀自生出一許貪婪。

卡利不動聲色地側目看向身邊的卡蕾忒,即刻便在她那驚訝萬狀的嬌俏容顏中輕松截獲到一絲剛剛展出頭腳的癡迷。

卡利不覺微微翹起一側嘴臉,做出一個涼淡的冷笑。

也正是在這一刻,她松開了卡蕾忒的手腕。

從一名黑衣侍衛手中接過燭臺,卡利輕輕推了推卡蕾忒的細軟腰肢。

“走吧王妃,隨我進去看看!”

卡蕾忒一刻躊躇,光華爍爍的眸光仍直勾勾盯著前方那片暗色。

前面,那黑洞洞的未知空間似乎有種神秘莫測的魔力在誘惑著她,吸引著她,使她變得更加凌亂、狂躁。

那種起伏難定的情緒就如雨后的蒲草一般瞬間橫生猛長,毫無節制地占據了她那顆緊張不安的內心。

卡蕾忒深深呼吸幾下,居然順從地邁開腳步,跟在卡利后面一步步走下密室的階梯。

諾亞眼睜睜看著暝閣里的漆黑一點點吞沒了前方兩個女神祗的身影,不覺一陣揪心。

他能猜到卡利將卡蕾忒帶入密室意欲何為。

德莫斯之所以將他留在黑暗神殿,就是怕自己不在的時候卡利會對自己的妻子有所為難,要自己的部下留在次元中照應一二。

看眼下情形,更糟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然而能治得住血之女神的瘋狂行為的神祗,只有黑暗之神——

“阿黛,你在這邊盯著,我找王回來!”

對卡蕾忒的掌司侍女說著的同時,諾亞已經迫不及待原路折返,飛奔而去。

阿黛答應著,朝敞開的地表石門望了多眼,始終不見女主人走上來。

因為身份所限阿黛不敢貿然進入密室,又看看兩旁侍衛們嚴肅的整張臉面,她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在石門旁不停轉步。

暝閣內,卡蕾忒被卡利帶著早已越過重重流蘇刺繡的帷幔,抵達了中心處的一方石桌,隨后她們兩個面對面落座。

卡利將手中燭臺放到石桌一邊,也不過多浪費時間,伸手掀開方桌正中的黑布,露出在絹布的黑色遮蓋下凸出的稀罕物件。

神圣矍亮的光芒一泄千丈,瞬間便搶了桌上燭火點滴的微光,為這所僻靜幽暗的空間帶來白晝般的芒亮。

不出卡蕾忒所料,這奇異的圣光正是來自雅典娜寶石,它依舊像她當初在Terra Maris 咖啡廳里所見的那樣,豎立在通體渾圓的水晶球里,邊靜靜自轉邊恬括沉睡著。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