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一章 妒情蔓延

在來露臺的一路上,卡蕾忒已經從阿黛口中略略了解到在次元空間里區分作息時間的方法。

每逢人界正午十二時、下午六時和午夜零時,都是冥府的亡靈領路者從人界集中引領亡靈們進入冥府的固定時辰。這時候那條通往冥府的次元通道便會大開,也就是那個時候,次元的風都比平時刮的更為猛烈。黑暗神殿便是以這三個時辰來安排作息。

如今,若不是切身實地接觸到這樣一個世界,卡蕾忒根本不會從自己心底最深的角落油然生出這等的悲憫的感情。

她沒想到世界絢麗的一端竟會有如此沒落荒蕪的空間,更無法想象在這種環境中生存下來的生命,需要經歷怎樣的磨難。

卡蕾忒終于明白自己剛來人界遇到德莫斯時,他會表現出苦大仇深的原因。

如果在這樣一個貧瘠的時空中生存一世的話,就算內心再強大的神祗,都會被它絕望的黑色逼瘋!

神代,他被逼迫到惡劣的次元生存卻沒有自生自滅,恐怕支撐著他存在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仇恨——

悲嘆之河,怨恨之河……

心中再次默念著冥府兩河的名字,卡蕾忒像是領悟到了什么。

雖然她不清楚德莫斯是不是有意選擇了冥府的這兩條河引入黑暗神殿。也許每天喝著這兩河的水,用這兩條喝水沐浴的話,似乎都像是他對自身的一種警醒,要他的胸膛時刻燃燒著對奧林帕斯神祗們的憎恨之火。

卡蕾忒望著如夜般無止無休的時空,眼中泛上一許溫熱。她好像在此時此景中親身感受到了德莫斯的絕望和不甘。

還有另一個支撐的德莫斯的力量,那便來自于卡利。

正如侍女阿黛所說,卡利是從神代便一路追隨德莫斯來到黑暗神殿安身的女神祗。

卡蕾忒不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女孩,她完全明白能讓一個女子忠心伴隨一個男人,就算在他最為失意落魄的時刻,就算令她拋舍自身最為寶貴的青春也在所不惜的理由。

塵世間無論男女,無論神祗或是人類,被愛,總有他或她值得被愛的因由。

世間之事就是如此微妙,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突然之間,卡蕾忒不再對卡利心存怨恨。

棲身在這被世界遺棄的空間中,支撐著卡利存在下來的力量也就是是德莫斯,這才是真正的相互扶持,互不拋棄。

這一世,卻是自己奪走了德莫斯,奪去了卡利頑強存活于黑暗次元的信念——

阿黛聽到身后響起腳步聲,回頭看去正是德莫斯。

“王……”

她正要恭身下拜卻見德莫斯擺擺手,然后又曲指貼到唇邊,對她發出輕“噓”的聲音。

阿黛會意,趕忙不再出聲。

德莫斯拿過她手中的披風,朝卡蕾忒慢步走過去。

卡蕾忒正對著茫茫次元聚精會神,完全沒注意到背后的變故。

沉沉嘆息過后,她無力的垂了頭。

腳下的方磚已有很長的年頭,磚體表面不僅粗糙不平,更縱貫著條條道道寬窄不等的裂亙。

借助昏昏燭火之光,卡蕾忒注意到就是在這些年久方磚的裂亙中,不知何時居然冒出了斑斑點點的墨綠色。

她好奇地蹲下身,用手指去觸碰那些綠色,頓時摸到一股濕濕滑滑的感覺。

是苔蘚——

卡蕾忒按耐不住心中的一絲欣喜,眉目之間綻開明媚的笑顏。

“阿黛,我竟在這個神殿里發現了青苔……”

她自顧自說著:

“瞧,生命力多么頑強的小東西。有了它,這個時空的顏色便不再只是黑色……”

一只溫暖的手掌扶住她,將她的身體輕輕攙起

來。

熟悉的氣息,堅實有力的手臂,完全不是來自阿黛。

卡蕾忒側頭看時,德莫斯已經將手中的披風罩在了她的身上。

“風大,小心著涼。”

他對她聲音柔暖地說著,卻看到她的臉頰掛著尚未風干的淚跡。

他伸手過去,拂過她的臉,眼神在這一刻變得心疼不已。

“別擔心,我和卡利之間沒什么……”

他態度顯得極為認真,邊說邊審視卡蕾忒臉上瞬息萬變的表情。

想必她的憂傷正是源于卡利在餐桌上別有用心的言辭。為免妻子因為無謂的煩惱而落淚,德莫斯認為馬上解釋清楚才是當務之急。

卡蕾忒淺淺搖了搖頭,突然一頭撲進德莫斯懷中。

這次,是她展開雙臂緊緊環著他。

“德莫斯,我從沒想到異次元的環境居然這么惡劣!神代今生,這么多世紀,你…你……”

卡蕾忒并不因為受了卡利的氣而落淚。

她傷懷是因為德莫斯,因為對他在次元的疾苦感同身受的痛!

她實際想付他說:你受了太多苦!

然而話到嘴邊,她卻沒有勇氣說出來。

神代,害他被逐出圣山來到這次元棲身的,正是她啊——

德莫斯卻完全明白卡蕾忒在吞吞吐吐之中未及表達出來的語意。

他摟住她,誠摯安慰道:

“噩運都已經過去了,卡蕾忒。正如你所說,青苔之色可以點亮次元的黑暗。而你,也可以將幸福帶入我的生活。”

卡蕾忒從德莫斯的擁抱中脫身,舉首看向他,只見他俊朗非凡的容顏在這時泛出釋懷而輕松的微笑。

在他的笑容籠罩下,她的心情不再沉重。

“黑暗神殿的條件是艱苦了些,有些地方也很恐怖,怕不怕?”

德莫斯的目光凝在卡蕾忒臉上,溫情脈脈向她發問。

“不,不怕!有你在我身邊,我不怕。”

她望著他決決回答,眼神和堅定不移的內心一樣頑強。

德莫斯彎唇又笑了笑,再次擁緊卡蕾忒,低頭久久吻住她。

阿黛看到一對主人擁抱熱吻的場面后露出欣然的笑臉,隨后轉過身想要避避這激情的一幕。

雙瞳在映入背后那抹紅色影子的一刻驟縮,阿黛心頭猛然驚悚。

不知何時,血之女神卡利已靜悄悄站到她的身后,此刻正目不轉睛看著前方露臺中央那兩個緊密貼在一起的身形。

卡利臉上,平靜的五官慢慢挪移,變得越發扭曲,越發可怖——

——

卡蕾忒與德莫斯在黑暗神殿中又度過兩日時光。

這期間卡利很少與他們碰面,就連一日三餐她的身影也沒再在餐殿里出現。

這樣,卡蕾忒的內心放松許多。

不管怎么說,只要卡利在的地方,氣氛總會或多或少顯得有些緊張。

卡蕾忒說不清這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或許,是那血之女神天生長有人類說的“瘆人毛”吧?所以任何見過她的人或神祗,都會有種駭怖無比的感覺。

諾亞隨德莫斯進入次元后只呆了一晚,便于第二日早早返回了人界,替德莫斯盯緊人界諸多事務。

這天午休剛過,德莫斯就在神殿里見到剛剛回歸、還未替下一身仆仆風塵裝扮的近侍。

這次回來,諾亞為德莫斯帶來消息,他在人界入股的金礦開采即將召開緊急的股東大會。

德莫斯不得不抽身再往人界走一遭。

考慮到卡蕾忒這時候正是被新聞媒體緊追不放的對象,德莫斯決定還是把她留在次元,并將自己的近侍諾亞也留在神殿里,自己則孤身趕回人

界。

卡蕾忒吃過早飯便送走了德莫斯,不出意外,他會在晚餐開始前返回次元當中。

在黑暗神殿打發時間對于卡蕾忒來講相對困難些,尤其當德莫斯離開她時。

阿黛很會討巧,看出女主人在寢宮里呆得煩悶,就找來好幾套不同款式和顏色的禮裙,邀卡蕾忒依次穿在身上試過。

爾后,又拉她坐到梳妝臺前,為她變換梳整出很多樣式的頭型。

這么一折騰,不知不覺一上午的功夫過去了。

卡蕾忒心中歡喜,慶幸自己身邊能有阿黛這么貼心又勤快手巧的侍女伺候著。

欣慰和感激之余,她把妝屜里面的首飾和珠寶全拿出來,讓阿黛選了一些喜歡的贈了她。

午餐卡蕾忒沒去餐殿享用,而是讓阿黛吩咐下人端了些食物送到寢宮里簡單吃過。

不時有次元風貫入神殿,勢頭漸猛。阿黛說,人界很可能將有一場特大暴風雨,因此這次元的風才會比平時里的更為潮濕,稠厚。

卡蕾忒拿來從人界帶來的幾本書籍,隨手選了一本讀起來。

阿黛見狀,在主人閱讀的砌花石桌上多添了兩盞黃銅燭臺。

六點明黃的燭光左右搖擺,在風的帶動中曳動不止,很快便晃疼了卡蕾忒的雙眼。

她無奈抬起頭,揉揉酸脹的眼睛,愈加煩悶無比。

一陣清晰有力的腳步由遠及近,隨即在卡蕾忒的寢宮外面止住。

阿黛朝門口張望一眼,便含笑回稟女主人:

“王妃,諾亞來請午安了。”

“請他進來。”

卡蕾忒聞言合起書,說話的同時目光也轉向門外。

諾亞一身規矩的黑色男侍制服,足登啞色黑皮鞋,自身白凈皮膚和一頭整齊的短發在這身利落的裝扮中越發顯得精神纖俊。

隨阿黛進殿后他快步走到石桌前,彎曲單膝對卡蕾忒恭敬地參拜。

從前,他大半時間和精力一直忙于為德莫斯打理人界事務,隨主人回次元的機會并不頻繁。

然而一旦回來,他都會在午飯和晚飯后給他的主人黑暗之神請安。一是問候,二是主動請示,看看主人這邊還有什么需要吩咐他做的事情。

如今,德莫斯要他留在黑暗神殿照應卡蕾忒,所以他對她也奉行了這種請安的習慣。

“不必客氣,快請起來吧。”

卡蕾忒對諾亞溫和吩咐一句,待他從地上站起,又說道:

“你來得正好,陪我和阿黛出去轉轉。剛剛吃過飯,我還不想馬上睡覺。”

卡蕾忒正悶得無處打發時間。

她確實不想慣自己吃飽了就躺下午睡的毛病,這樣很容易變胖。

而且,此時次元濃濕的風讓她感覺渾身不自在,剛換上的長裙都像打濕的紙一般膩膩貼在她的皮膚上,使她呼吸不暢。

黑暗神殿那么大,隨便四處轉轉就可以消耗大量人類說的“卡路里”。說不定轉著轉著,德莫斯也就回來了。

就這樣,卡蕾忒在諾亞和阿黛的陪同下從寢宮走起。

因為她的寢宮位于黑暗神殿主殿第六層,也是神殿的最高層,于是他們三個便從這最高一層開始圍著主殿轉悠。

果然散步的方法相當有效。

走著走著,卡蕾忒就覺得從早上到中午吃進肚子的一堆食物好像全被溜沒了,胃里不再有漲滿的感覺。

主仆三個有說有笑之間,已經逐一走過主殿的各個樓層。

行走著,卡蕾忒對眼前的路徑記憶越來越清晰。

這條路,竟是通向了那個地下密室——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