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章 像是母親

卡蕾忒趕在德莫斯與卡利之前用完午餐,先一步和阿黛反回了寢宮。

她剛走遠,德莫斯就把手中酒杯按到餐桌上,一臉不悅。

“何必呢?我們才回來,你就故意惹大家都不痛快。”

聽到他抱怨,卡利柳眉彎一彎,瞇了瞇紫晶眼眸笑道:

“你們還不是在人界混不下去了,才想到回來……”

“姐姐!如果你覺得我和卡蕾忒礙眼,過兩天我可以帶她離開!”

卡利絕艷的容顏終于顯出一絲慌亂。她扁了扁朱唇,表現出平日少有的幽怨,用聽起來委屈又酸楚的語調反駁德莫斯:

“我有說過你們兩個礙眼嗎?這神殿是你的,她又是你執意娶回來的女人,我能說什么?我不過就是你的臣子,你的奴仆。在你眼里,我對你的付出,對暗族的付出,全部都是一廂情愿罷了!”

德莫斯無可奈何地伸出一只手對她擺了擺,示意她快點打住。

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為了躲避記者的困擾,自己絕不會做出帶卡蕾忒回黑暗神殿的決定。一回來,卡利要么長篇大論的說教,要么像個怨婦那樣嘮嘮叨叨沒完,每次都會聽得他頭大。

“姐姐,我知道我欠你的。你放心,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你。”

“你要報答?”

卡利突然長了精神,似乎逮到了德莫斯言語中的疏漏。一側長眉高高挑了挑,她陰險笑道:

“好啊!如果你誠心想要報答我,就馬上讓卡蕾忒解開寶石水晶球的封印!說不定,她自己早已對雅典娜寶石迫不及待呢!”

德莫斯被這女神祗狠狠將了一軍,隨即閉了口,英挺的俊容沉似止水。

決然從椅上站起,他將一對寒魄般冰冷卻鋒利的目光直直逼視神色得意的卡利,欲言又止。

又一刻,德莫斯撇下卡利舉步離去。

孤獨靜坐在餐桌旁,卡利斂起冷傲的笑顏。

燭火忽悠的光亮籠罩下,擁有象牙膚色的她看上去更像是陰森古堡里陳年的蠟像。

視線平移,最終落到對面空蕩蕩的副主餐位上。卡利狠狠咬緊銀牙,目光更為毒戾。

——

寢宮里,卡蕾忒坐在梳妝臺前。

她的身后站著掌司侍女阿黛,正動手為她取下別在她金色秀發間的寶花珠冠。

阿黛一邊認真工作,一邊朝化妝鏡中的卡蕾忒望望。略作思忖,她最終還是開口勸慰道:

“王妃,您不用在意卡利女神的話。她天生就那樣。再說,一個女人長期待在同一個地方哪也不去,再好的性格也會慢慢改壞的。”

阿黛的確是個稱職的掌司侍女,心思不僅很細密,而且極善于察言觀色。

方才她就在餐殿里伺候著,完全聽得出卡利對自己女主人說出的話句句夾槍帶棒。

這也難怪。

卡利一向心高氣傲,次元的前生今世里,能夠統治暗族一眾侍從的女神祗也唯有她一個。

盡管這么多年來黑暗之神人前人后一直將她尊稱為“姐姐”,可她那頤指氣使的神奇模樣卻讓下人們一早把她當做了黑暗神殿的女主人。

如今,黑暗之神突然從外界帶回來另一個清水芙蓉般嬌俏秀麗的女孩,而且一上來就把她的餐位安排到副主位,任憑誰都能想象得到心志高傲的卡利女神心情該有多么糟糕。

如今,僅僅以言語上的沖撞對待敵人

對于血之女神來講確實也算是給對方最輕的懲罰了。

此刻阿黛看到自己的女主人一回到寢宮就變得沉色緘言,心里猜著她肯定是為卡利的不敬蘊氣呢。

阿黛猜對了。

卡蕾忒此時郁郁寡歡的原因確實是為卡利。但是,她心里倒不是在生氣,反而多是些失意與不甘。

德莫斯曾經很肯定地說過,她完全可以獨當一面了。

可是當她面對卡利,面對她凌駕于自己之上的那份強爭勢頭的時候,自己的反應居然會很遲笨。

當時自己臉上的淡定笑容完全都是體面的偽裝,實際上內心里已是一籌莫展,絲毫拿不出在人界自己對付那些瘋狂記者時揮手便可遮天的膽識和魄力。

也許,自己潛意識里已經認定卡利論氣勢論資格,都比自己更像是這次元空間的女主人——

“阿黛,卡利…從神代…就一直追隨黑暗之神嗎?”

收回胡思亂想,卡蕾忒輕聲向掌司侍女問過去。同時,她將渙渙的眼神朝鏡中的自己望了望。

鏡子永遠不會說謊,永遠只會反饋最真實的畫面。此刻,這面鏡子里映出一副卑微緊張的面孔,那才是自己!

“啊?是啊。”

阿黛回答一聲,手中拿了枚象牙發梳一刻沒停為卡蕾忒理直一頭濃密的發絲。

“阿黛的上一世就是千年前的神代了。王離開圣山的時候,身邊只有卡利女神。在次元安置最初,她確實幫了不少忙。托建神殿,構筑次元防御結界,冥河引水等工程,僅靠王的神力源根本吃不消。這一世的王具有人類身份,多在人界忙著他的事業,神殿這邊幾乎是卡利女神照應上上下下……”

阿黛一邊忙著工作一邊解釋給卡蕾忒聽,碧色的眼眸不時往鏡子里卡蕾忒的臉上瞅幾瞅。

卡蕾忒的表情依舊平靜。

頭發梳好了,阿黛把梳子放回梳妝臺上的木格小抽屜里。回頭見女主人還是端正坐著,樣子好像是在出神,又似乎不是。

阿黛臉上微微露出犯難的神色,心中暗道:

不好——

女人天生有種“小心眼”的毛病,聚在一起就好爭風拈醋。

她相信自己身前的這個王妃不憨不傻,肯定能察覺到黑暗之神與卡利之間那種極為微妙的關系。

阿黛左思右想,稍稍欠下身接近卡蕾忒,陪笑臉道:

“王妃,您不必擔心。王和卡利女神一向相敬如賓,他們兩個不過就是合作伙伴的關系。對于王來說,他敬重卡利女神的豪氣,視她猶如…母親,對!就是那樣神圣的母親!”

“母親?”

卡蕾忒驚惑地重復著阿黛的話,感覺她的解釋簡直太別扭了,忙轉頭看向她。

這一動作頓時教那行事小心喏喏的掌司臉色更加難看,顯得甚為惶恐。

卡蕾忒發現這可憐女孩的額頭已經冒出細微的汗粒,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她一直在為她的主人著想,所有不懈的努力,都只為開解主人,讓主人寬心。

“謝謝你,阿黛,我真的沒事。真是難為你了!”

卡蕾忒對掌司釋然一笑。

“我說的都是實話,王妃。”

阿黛再次解釋著,一只手不自然地抬起來,迅速抹了抹額頭。

“好了,我們出去走走,我還不困。”

也許是被這掌司的真摯感動,卡蕾忒心情稍

稍好轉。

她站起來,拍了拍那姑娘的肩膀。

“啊?現在?可是…王就快來了。”

“走吧!”

卡蕾忒爽朗說著,散著一頭順直的金色長發走在最前面。

“王妃…等等阿黛!”

阿黛見叫不住她,急急抓了件披風拿在手中,追了出去。

卡蕾忒由掌司侍女阿黛陪伴登上黑暗神殿的最高處——祭祀露臺。

這處所在位于黑暗神殿東側配殿的第六層頂層,是全神殿里唯一沒有大門阻隔,而與次元空間直接貫通的地方。

從百米高的石拱走出便是露臺區域。

神代,提坦神祗對大小節日祭祀極其重視。每逢祭典之日,神祗們都會嚴格按照相應的吉時舉行相應的儀式。

黑暗神殿的“祭祀露臺”,顧名思義,就是德莫斯率領暗族侍眾舉行族內祭典的場所。

這是一方千平米見寬的石臺,由一塊塊顏色灰暗的大理石方磚砌建而成。

在露臺外面,連通黑暗神殿的過道石拱兩旁各有一座巨型長頸翼龍石像,形態利齒環眼張牙舞爪,那便是鎮守露臺的圣獸。

石拱正對面的那端露臺邊緣立著一對雕花云石石柱,高度不詳。

因為神殿內燭火射出的光線亮度畢竟有限,故而只能照亮這對石柱的下半段,而高聳的上半段卻不知伸向了哪里,似乎沒入了無垠的次元黑暗之中。

“王妃,別在向前走了,留神腳下!”

穿過連通過道的石拱,阿黛停在石拱右側的圣獸石像旁。看卡蕾忒還沒止步,急忙提醒她。

王妃初來乍到,對黑暗神殿的環境還沒完全熟悉。

這地方光線暗,她生怕她的主人會一不留神邁出露臺的邊界,失足墜入次元空間中去。

雖說王妃是神族血統,肯定能在那虛無浮游空間里施展定身立足的本事。可那失足的責任,自然是要她這個作下人擔負的!

“沒關系,在那邊等我。”

卡蕾忒頭也不回地對侍女說完,在距離她十米之外的地方停住身形。

微微舉頭,她放眼望向浩瀚的次元時空。

異次元就是鏡子的反面!

面對無邊無際的漆黑色彩時,卡蕾忒便對這個神秘莫測的空間產生出這樣凄戚的感覺。

如果說,奧林帕斯圣山的世界是光鮮亮麗的,海王的海洋世界是富貴輝煌的,那么那些畫面正是鏡子正面所展示出的色彩,能夠帶給人們的都是歡樂。

然而異次元就是鏡子寂寞的反面世界。沒有源頭,沒有盡頭,與正面的炫彩多姿相比永遠暗淡無華,所呈現給人們的只有永遠的感傷!

此時,卡蕾忒感覺這黑暗的顏色仿佛具有生命,自己看著它的同時,也正是它在看著自己。漸漸地,自己的身體仿佛已經與它融和……

耳邊是奇異的次元風響,嗚嗚咽咽如陣陣凄苦的嚎啕,就像是大悲大難的人們發出的凄厲呼救。

陰冷的風愈來愈勐,好像冰利的尖刀刮在卡蕾忒皮膚細膩的臉上,教她透不過氣來。烈風自她周圍欺身而過時,又毫不留情翻卷著她此時顯得單薄無比的玻璃紗裙。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