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九章 針鋒相對

眼前,阿黛面含春風般柔暖微笑,態度謙卑有禮,倒令卡蕾忒多少有些拘謹。

身為愛神維納斯的使者,卡蕾忒從前的工作都是“去服侍”,因而她還不習慣于這種“被服侍”的待遇。

叫阿黛的女仆一邊為卡蕾忒脫去人類服裝,一邊又說著:

“其實之前您見過我。那時您第一次來神殿做客,在寢宮里昏睡了好幾天,醒來時也是我為您梳的頭。”

卡蕾忒清楚阿黛口中說的“第一次來神殿做客”指的是自己剛到人界那會兒被德莫斯捉進異次元的時候。

“啊?是嗎?…真是麻煩你了……”

驚奇地答著,卡蕾忒不由得多往那姑娘臉上瞧了幾眼。遺憾的是,她對面前這幅俏麗聰慧的面龐并無印象。

阿黛善解人意,她從卡蕾忒恍然的神色中完全看得出她已經對那時的事沒了多少印象,于是大度地笑了笑。

“王妃那時候走的匆忙,所以才會不記得阿黛。今后,阿黛更會盡心盡力服侍好王妃。生活中您有任何要求,吃穿和其他使用物品所需,都可以告訴我,我會竭盡全力為你排憂。”

“太感謝你了。”

卡蕾忒也對她笑著回復了句。心中徒然想到了雪麗·肖,那個在人界也曾靈巧地圍在自己身邊盡職服務、卻因自己一時的糊涂枉送了性命的明朗少女。

因為感覺阿黛和雪麗很像,性格一樣陽光開朗,愛說愛笑,卡蕾忒便對阿黛生出了一些想要親近的好感。

由阿黛扶著,卡蕾忒從四十來米見方的大浴池邊緣進入洗浴的清水中。其他三名女仆坐在池邊守候,幫忙為阿黛遞去各種洗浴所需的物品。

“水是溫的?”卡蕾忒剛剛觸到池水就發出這樣的疑問。

“是啊!這洗浴的水自然是溫的。”

阿黛在卡蕾忒身后幫她在水中清洗長長的頭發,聽她問了一句,急忙回答。

這時卡蕾忒心中生出更多好奇。

黑暗神殿地處不接天地的異次元,這清水,還有其他生活必備品,究竟是從何處弄來的。

“阿黛,黑暗神殿不是存在于異次元之中嗎?怎么會有生活用水?”

“哦,您不必擔心,這水都是干凈的。”

阿黛聽出卡蕾忒問話中隱含的擔憂,便不慌不忙解釋著:

“異次元中某個通道直通冥府,也是人類死后的靈魂轉入冥府的必經之路。因此自神話時代起,王與冥王就達成協議,以此互通之路換冥府兩河之水。冥府圣地水雖清甜,卻也陰寒無比,因此引入黑暗神殿后,一直以來都由王和卡利女神以自身神力源庇護,摸起來才會有溫熱的感覺。”

冥府共有五條支流,除辛川、火川和忘川三大川比較著名外還有兩河,即悲嘆之河,怨恨之河。

阿黛所提到的從冥府引入黑暗神殿的兩河之水,自然就是指悲嘆之河與怨恨之河。

“原來如此……”

卡蕾忒輕語一聲,兩只修長的玉臂在池水中蕩兩蕩后伸出水面,將一攏清水捧在兩個并合的手心中。

一縷霧蒙蒙的白煙從這攏清水的表層浮起來,暖暖地從卡蕾忒的視線飄過后,在水池上空消散。

悲嘆,怨恨——

卡蕾忒心中默念著那兩條冥河的名字,神色一轉,陷入一片凄迷與灰暗之中……

出浴后,三名侍女立刻朝卡蕾忒圍過來,每人雙手托著一盞銀質的長方形托盤。

其中一名侍女從手中的托盤里取出一塊白色方巾為卡蕾忒擦干身上的水珠,阿黛趁這個時間為自己換了又一身潔

凈的白色侍從長裙,動作很是迅速熟練。

隨后她又來到卡蕾忒身旁伺候。

她從另一名侍女的托盤里取過一個鑲嵌寶石的長頸銀瓶子,拔下木塞,從里面倒出一些白色的乳膏。

卡蕾忒的鼻腔里立刻撲進一股清甜的香味,似是椰果混合奶油的味道。待這香氣完全揮散,空氣中又縈繞著雪蓮花與玫瑰合并生成的濃郁味道。

“王妃,這是可以護膚養顏的香膏,配方還是神代大使者赫米斯留下的呢。”

阿黛解釋著,隨手放下長頸銀瓶,合攏了兩個掌心反復搓了幾搓,將手心中央的香膏沾勻后涂滿卡蕾忒全身。

赫米斯是圣山全神之神宙斯的近侍,同時也是擁有“醫護神”封號的正神。

神代,每當人界出現難以醫治的瘟災疫癥時,赫米斯都會偽裝成普通人類下到凡塵為病患醫治,并在那個時候留給人類一些治療頑癥的秘方。

卡蕾忒揚了揚臉,神態陶醉地吸一下周身萌發的芬芳香氣,又用手摸了摸柔滑細膩的皮膚。她感覺這古方秘制的香膏的功效,真是一點也不比人界那些大牌子的高檔浴后乳液差嘛!

另一名侍女的托盤里是一身粉色的玻璃紗流蘇長裙和顏色配套的半跟鞋子。

阿黛幫卡蕾忒換上裙子,又把蟬翼般輕柔仙美的飄帶披在她的兩個臂膀上。

神殿二層一側就是進餐的配殿。

卡蕾忒與阿黛一起走進去時見到了德莫斯和卡利,還有兩名餐桌旁邊隨侍的女仆。

德莫斯也換了神職禮服,一身嶄新的直襟黑色禮服和長褲,左肩綴著兩串暗色寶珠編織的瓔珞穗子。

伴著他自身的每一動作,這唯美的裝飾品都會在搖曳碰撞間發出低聲脆響。燭火的點映下,更會發出朦朧鍍金的光芒,也成為他服飾中單一的黑顏色的絕妙點睛之作。

看到卡蕾忒和她的侍女走進來,德莫斯從長形餐桌的主位上起身迎接。

“來了?就等你了。”

在他和她說話的時候,阿黛已經走到餐桌主位下首的副主位旁邊恭敬站好,等候她的女主人。

餐桌的淺色臺布上早就碼好一系列餐具。

“過去坐吧。”

德莫斯又笑著對卡蕾忒說完,拉著她回到餐桌上。

卡蕾忒座位的對首就是血之女神卡利。卡蕾忒剛一坐下,便看到那一身艷紅長裙禮服的女神朝自己這邊禮節性的笑了笑,隨后吩咐守在門口的男侍:

“好了,傳餐吧。別讓王和王妃等太久!”

男侍應聲走出去,沒過一會兒又返回來,站在原先門口的位置上。

他身后跟著一列男仆,每人手里端著一例菜食,或佳肴或酒飲,樣式各有不同。

將菜品在桌上擺好,這列傳餐的隊伍便離開了。餐桌邊的隨侍跟上來為落座的三位神祗倒酒布菜。

這一餐還算豐盛。

主菜有蜜乳煎魚、生扒松雞、炙烤豬脊、碳烤羊排。配菜分別是奶酪茄派、水晶沙拉,主食是全麥餐包和白飯。飲品有兩品淡酒和果漿。

“來!都舉杯吧。為今天彼此在黑暗神殿的團聚干一杯。”

德莫斯率先端起手邊盛滿美酒的寶石金杯,卡蕾忒和卡利也紛紛舉起酒杯。

卡利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對卡蕾忒殷勤舉起杯:

“之前為了暗族利益,卡利對王妃有諸多冒犯不恭,如今既已成為一家,還請您既往不咎,多多海涵。”

言畢,卡利輕揚一側嘴臉,勾出一個疏狂隱露的笑容。

卡蕾忒不由得

凝聚眸光盯著卡利一陣揣度。也就是在這一時刻,她恰巧捕獲到那兩點自對方澈紫雙眸最深層劃過的凌厲鋒芒。

“姐姐,之前的事已經過去了,別再提了好嗎?”

德莫斯看出卡蕾忒的局促,又一次出面為她救場。

他只向卡利看了一眼,就正色道:

“一直以來我在人界過多繁忙,無暇顧及族中事務。多虧你留在次元替我照顧打理,是我該好好謝你。”

“王如此說話卡利實在難當。無論如何您和王妃回到族中就好。您不在神殿里居住確實太久了,這次元也越發清冷,卡利縱使想要悉心維系,無奈也會因寂寞而感覺力不從前呢!”

卡利完畢轉頭看向德莫斯,凌勢目光忽而變得悵然。緊緊跟隨她這一神色變化發生明顯改變的,便是這餐殿內的氣氛。

瞬間,空氣中似乎暗自涌起一股強勢的壓迫力,攪得在場的眾位神祗內心再難安寧。

就連隨侍從們也只得靜靜低頭站立,不敢輕易發出任何聲響。

德莫斯沒再跟話,俊朗的面容轉入沉默的表情中,似乎完全沒聽見卡利那別有用心的語句。

端起酒杯又喝口酒,他垂下眼臉擺弄刀叉吃起東西來。

卡蕾忒也不再理睬卡利,捏起湯匙在盤子里攪動一下,舀了勺肉湯送進嘴里。

驟然,她臉上的表情繃住了。然而這小小的神色變化卻被坐在對面的卡利牢牢捉在眼中。

“不和您胃口?”

手腕輕搖著掌中的酒杯,她笑著問卡蕾忒,紅唇淺動間充斥著淡淡的嘲諷。

德莫斯聽后,立馬關切地向卡蕾忒詢問過來:

“怎么了?不好吃?”

“沒…沒有……”卡蕾忒把嘴里那口涼湯咽進肚里,,慌慌張張回答他。

“那你想吃什么?我馬上吩咐下人們去弄。”

“不用了。”

老實說,這道肉菜濃湯味道不甚理想。品色不僅清淡無味,溫度幾乎是冷的。

卡蕾忒本能覺察到此刻的卡利對她的表現并不如在神殿外面剛見面時的友好。

她委婉謝絕德莫斯的提議,對他解釋道:

“真的挺美味。我只是覺得…湯不太熱,不習慣而已。”

“王妃有所不知,這時候正值次元風猛,從伙房傳菜到這餐殿的一路難免會被灌入神殿的冷風吹到,因此不是很燙。還有,黑暗神殿定期雖有人員被分派到人界買辦生活物品,但種類有限,必竟比不得身在人界的齊全,還望王妃將就將就。”

卡利說完品酒,犀利眼神始終盯在卡蕾忒神色異樣的臉上。

見她依舊不肯過多說話,微微輕笑后像是在自語:

“反正從神代~開始我和王相互扶助在這種環境中共同生活,早就已經習慣了……”

卡利的眼角余光看到德莫斯舉目朝她瞪過來,連忙住了口。

此時,卡利心里自然而然生出一種優越感,她清楚已經沒必要再對卡蕾忒繼續說下去,想必自己剛才那番話已經給對面小女人的心理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就在卡利說話針鋒相對的那時,卡蕾忒眉間淺淺動了一下,輕細如清風撫過河面時帶起的點微漣漪,僅僅一個波動過后便快速在整張精美的臉面上散開了。

她依舊不語,含著溫潤的笑意靜靜坐在副主的餐位上吃著盤子里的食物,神色淡然。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