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八章 池中旖旎(精彩你懂)

卡蕾忒嚇得全身抖了一下。

“是我…嚇到你了?”

德莫斯在卡蕾忒背后溫文爾語說著,臉輕輕靠上她的頭頂,又問:

“你在想什么,老婆?”

卡蕾忒被他突然叫出口的稱謂弄得一愣。

確實,這么叫也沒錯。

訂婚儀式無論順利與否,好歹是舉行過了,以人類的生活方式同居的話,“老婆”這個稱呼無可厚非。

卡蕾忒一笑,輕輕側頭問他:“這么閑?你的發言稿背熟了?”

“那當然!什么能難倒提坦神祗的智慧頭腦?”

德莫斯吻一下卡蕾忒的頭發,聲調充滿眷戀地又贊揚道:

“老婆,今天早上你的表現好棒!真是太出彩了!”

他是指她凜然對峙記者的事。

“是我惹來的麻煩,自然要由我來出面替你分憂。”

“我想帶你回黑暗神殿一陣……”

卡蕾忒神經一顫。

她不清楚德莫斯為何突然作出這個決定。

神色慌亂中,她甚至懷疑是不是這么多日子的相處他發現了她哪里不對勁,故意想用這個方式對她進行試探。

卡蕾忒慢慢擺脫德莫斯的擁抱,然后在水中劃個半圓轉過身直接面對他。

“干嘛…突然想要回異次元?”

她努力裝作鎮定自若的樣子,小心翼翼地問德莫斯。

“你完全能夠獨當一面了。卡蕾忒,你是我的妻子,有必要以神祗的身份回去和暗族的侍從們見面。從今以后,你就是他們的女主人!”

德莫斯停一下,又道:

“最近事多,回黑暗神雕正好可以避開那些無聊的記者。等藝術節一過,我們再一起去別的國家旅游…”

“哦…好…”

卡蕾忒底氣不足地回復一聲。

德莫斯的決定使她感覺猶如神助,自己距離宙斯指派的任務又邁進了實質性的一步。

如果僅看這一層次的話,自己內心應該是萬分喜悅的。然而此刻,她心中確實沒有半分的快樂。

德莫斯熱切的撫摸使卡蕾忒從須臾的恍惚中回過神。

在水中,他的愛撫令她感覺有些異樣。臉一紅,她仰身展臂分水游向后方,嘴里調皮地小聲抗議一句:

“不要!”

德莫斯笑而不語,眼神久久凝于她在桃色分體泳衣遮裹下玲瓏凸顯的身軀。

待她游出幾米遠,他縱身一個沖刺朝她追過去。

卡蕾忒驚叫一下,“咯咯”笑著在水里繼續跑,游到泳池邊緣轉身的時候還是被德莫斯成功捉到。

“這輩子,還有下輩子,生生世世你都別指望逃出我的手心……”

德莫斯看著卡蕾忒,目光灼灼地說著,結實的身軀和卡蕾忒的身體一同在水波中輕輕蕩漾。

“你…好貪心!”

卡蕾忒被他動情的聲音撩得心神迭迭難定,羞澀地說了句便低下頭。

德莫斯伸手托起她的臉龐,又細細端詳了她精致絕美的五官一刻,在她兩片玫瑰薄唇上留下火熱的吻。

一邊吻著她,他一邊伸手卸去她泳衣的抹胸。

“不…別在這里……”卡蕾忒試圖阻止德莫斯。

她的身體還不能適應泳池這種場景,動作顯得非常笨拙拘謹。

“別怕…相信我……和我在一起,你不需要任何憂慮……”

他在她耳邊聲色柔軟地鼓勵著,手指輕巧動了幾下便解開她泳褲的帶子。

卡蕾忒完全光身泡在池水中。

清澈的水流擁抱著她通體如無暇美玉般細膩白皙的身軀,柔柔地在她周身拍出一暈接一暈的波紋,隨后又羞澀地向泳池的四處散開。

德莫斯在水中激動的托起眼前這塊美玉的全身,不停吻著她,和她緊緊纏繞在一起……

池里漣漪不斷,伴著水面上的動作,很有韻律地拍打著泳池四周的邊緣。

——

此日,德莫斯和卡蕾忒、近侍諾亞開始行動。

他們走到別墅外面的草坪旁,卡蕾忒眼前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不用擔心,這是我布的結界。”

德莫斯左手拉緊身旁的卡蕾忒,對她解釋著:

“人類眼中是看不出這道異象的。我們身處結界內施展打開次元通道的法術也不會被他們看到。”

德莫斯說完便朝上空抬起右臂。黑暗中,他的右手掌心現出一條紫光,剎那間這道光便點亮了漆黑的結界空間。

很快,他這高舉當空的掌心對面,結界空間內現出一條紫光瑩亮的縫隙。

隨即這亮光的縫隙越展越大,好像一只處于長期沉睡狀態的眼睛自空冥之中突然醒來,豎立著越睜越大,最終撐為一個巨大的整圓。

劇烈的風動從整圓的另一端無情吹出來。

卡蕾忒側頭避了避。待風勢漸落才重新正過頭向那圓洞里看去。

那正是一條時空通道。

“這就是異次元的入口。卡蕾忒,你體內有我的血液,凝聚意念,按照我剛才的動作步驟實施,你也可以隨時開啟,往來于人界和次元之間。現在,我們走吧,去黑暗神殿。”

德莫斯拉著她邁步進入通道,諾亞跟在他們兩個的身后。

主仆三個全部進入次元后,這憑空現身的圓洞才自動關閉,隨德莫斯布下的暗之結界一同在人界的空氣中消失。

卡蕾忒與德莫斯攜手踏步,置身于沒有一絲泥土承載的空間里。

卡蕾忒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雖說之前她隨卡摩德、柏修從黑暗神殿逃脫時也曾如此往來于次元的通道。可那時的她只顧奔命,根本無暇去細細體會這片渺無空間里死一般教人膽寒的漆黑與寂靜。

終于,眼前現出朦朧的亮光,一點一點在卡蕾忒已經變得幽暗的兩眸中撐開。

黑暗神殿就在前方。

雙腳還未完全踏上神殿的臺階,卡蕾忒卻已經看到殿外那片黑壓壓的人群,密集排列為整齊的方隊。

卡利站在隊伍最首。

看到德莫斯主仆三個立即單膝彎曲在地上跪拜。后方一排仆從也跟隨卡利的這個動作,也雙膝著地跪在地上,動作齊整。

“卡利率黑暗神殿部眾恭迎王與王妃,你們一路辛苦了。”

卡利恭順講完,抬頭看向卡蕾忒,對她和善一笑。

王…王妃?

當卡蕾忒雙腿支撐上堅實的神殿臺階那刻,心里才算踏實下來。可沒過兩秒鐘,就被卡利用“王妃”這個尊呼搞得再次繃緊。

德莫斯也感意外,沒想到此時的卡利竟然能表現得如此賢德。

昨晚,他就讓諾亞傳信給她,意思是今天一早便會帶卡蕾忒返回黑暗神殿,無非是要她幫忙把他們生活所需的相關事項提前料理好。

本以為她在見到他們時,又會像從前那樣說話陰陽怪氣,態度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

可沒想到,她居然早早帶人等候在神殿外面,給了他和卡蕾忒一個很意外卻也算體面的迎接儀式。

“姐姐,快起來吧。我們是至親,不必如此。”

德莫斯顯得很滿意,對她說話的語氣自然也比之前好了很多。

唯獨卡蕾忒不能釋懷。

她還記著自己被卡利辣手重創的事情。本來那件事剛剛發生沒多久,自己后背上那道被利斧所傷的疤痕也才養好。

遭受卡利致命襲擊讓卡蕾忒清楚認識到卡利對她的恨有多么深,多么毒。

可是如今,這心狠手辣的女神祗卻又一反從前,甘愿屈身對自己的仇恨對象下拜,還口口聲聲喚她作“王妃”。

卡蕾忒疑惑不解。

面前這女神會表現如此,究竟只是神經質的脾氣秉性,恨意來得快去得也快?還是以順從的表現來彌補以往之過?又或是,另有其他什么圖謀?

盡管腦中不停思索懷疑著,可聽德莫斯對卡利打過招呼后,卡蕾忒也急忙跟在他之后對地上還長跪不起的女神說道:

“卡利女神,請起來吧。別再喚我作王妃了,大家相處隨意一些就好。”

“多謝王妃。”

卡利終于率眾從地上站起,目光又別有用意的盯住卡蕾忒道:

“王妃的好意卡利自然心領神會,可提坦神族尊卑有別,這規矩無論到了什么時代都不能破壞。”

“……”

卡蕾忒不知該說什么,卡利的執意堅持讓她感覺有些難為情。

德莫斯在一旁及時打圓場:

“好了,別站在外面說話,大家日后還有很多時間相處,進殿慢慢聊吧。”

“王說的是。快進神殿吧,我會吩咐侍從帶領王妃更換神職禮服,然后安排午宴。”

卡利邊說邊流轉清紫眸光。眼神瞟過德莫斯和卡蕾忒還在相挽的兩手的那一刻,她嫣然明媚的笑容里似乎隱隱跌宕起一種驟寒的溫度。

步入神殿中廳卡蕾忒就與德莫斯暫時分開。

她被四名年輕女仆引領到一側偏殿。

在換上提坦神族的禮服前,按神族規矩通常都會全身清水沐浴,將外界沾染的塵垢去除。

脫衣之前,四名之中有個身材苗條適中、面貌姣好的棕發少女走上來先對卡蕾忒微微欠身鞠躬道:

“王妃,我叫阿黛,是服侍你的掌司侍女,您的一切生活起居今后都由我來負責。”

掌司侍女,顧名思義是侍女中的小頭目,相當于人類服務行業中的領班級職員。

“哦…不必麻煩。謝謝你。”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