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六章 被推落海(2)

“甜蜜羅曼”號游輪早已拋錨停止進程。

眾人合力協助下,特里同與德莫斯將昏迷不醒的卡蕾忒送上一層甲板。

特里同在大家圍住準新人一陣忙碌的時候獨自站在一旁,雙眼警惕地望向汐動不止的大海,五官漸漸凝出一抹憂慮的表情。

卡利雙手提著德莫斯的禮服上衣,看到德莫斯濕著全身迎風登上游輪,急忙趕到人群最前面。

剛想為他披上外衣,哪知他毫不講情面,當眾憤然一把推開她,漠然抱起卡蕾忒與特里同走入一層的一間客艙。

近侍諾亞孤身守在客艙的艙門外面,為主人阻止妄圖闖入的記者們。

德莫斯將卡蕾忒小心翼翼放到床上。

“讓我來吧!”特里同自告奮勇。

德莫斯對他點點頭,退到一邊。他相信比起自己的暗力量,特里同的海族法術肯定能更加有效地為卡蕾忒驅散渾身浸水的不適。

特里同走到床前,隨即舒展左臂,鋪開體內神力源的氣息。

一團刺亮的藍光在他那左掌間生出,以一條不斷滾動的光帶形態繞著他那手作頭尾互接的轉動,反復不止。

特里同又挨近卡蕾忒,把那光動不熄的左手輕輕放到卡蕾忒胸口。立時,那光帶便延展覆蓋了她的整個身軀。

卡蕾忒在昏迷中發出一兩聲難受的呻~吟。

特里同臉色一轉,神色變得嚴峻。

他下力扭動左手手腕,只一下,卡蕾忒身體便猛地一聳后,“哇哇”地張開嘴吐出好幾口海水。

藍光像是沒入了她的全身,她緩緩睜開雙眼,蠟黃的臉色有了一些粉潤的顏色。

那潛入她身體里的藍光正是特里同自身神力源化出的精氣,他特意把它們注入卡蕾忒的身體里,就是為了補給她一些體力,使她在醒來后感覺舒服一些。

“你怎么樣?對不起,我不該離開你身邊……”

看她醒來了,特里同對她小聲致歉。

他認為,假如剛才他沒有撇下她,或者帶她一起去餐吧拿飲品,也許就不會出這檔子意外。

德莫斯也緊張地湊過來。

卡蕾忒看到特里同全身都濕透了,不難想象自己掉進海水以后的事情,于是對他表示了感激之情。

“是我自己不小心。謝謝你救了我,特里同。…德莫斯……”

隨后,她又一邊喚著德莫斯的名字一邊掙扎著坐起來,接著一陣咳嗽。

“小心點……一會我去找你帶來的便裝,你必須換衣服。”

德莫斯扶著她幫她坐好,讓她后背靠上豎在床頭的軟枕,又拽過床腳的被單裹住她濕冷的身軀,自己緊接著也靠到她的身邊。

“對不起!都怪我,是我把你精心準備的典禮搞砸了……咳咳!”

卡蕾忒追悔莫及,又因為剛才的驚嚇余悸未消,于是撲在同樣一身濕的德莫斯胸前哭泣起來。

德莫斯摟住她不停安慰著:“別怕…沒事……”

“黑暗之神,目前我的法術已經將卡蕾忒胸肺和腹部的海水全部逼出來了。但是穩妥起見,還是需要到人類的醫院里檢查一下。”

特里同對德莫斯提議。

“沒問題,游輪已經原線返向雅典。一登陸

我們就去最近的醫院。”

德莫斯回復特里同時突然想到一個疑問,又低頭聲音和暖地詢問懷中人:

“可是卡蕾忒,你怎么會一聲不響地掉到海里呢?你去船尾做什么?”

“我……”

卡蕾忒沒敢抬頭直視德莫斯,怕他看出此時自己臉上所現出的惶色。

腦中快速權衡利弊,最終她決定息事寧人。

雖然自己在落海前一秒那種遭受推搡的感覺非常真切,但畢竟還拿不出有效的證據。

出席今日儀式的人不是德莫斯的生意合作伙伴就是他在學術界的朋友,如果硬查下去,恐怕打擊面太大。

還有就是,相當一部分媒體記者也在,鬧下去對誰都沒有實質性好處。

最為關鍵的一點還是荷西!

至今卡蕾忒都覺得那時自己眼前的他并非幻影,而她直到現在都處在一個真實的夢境里。

是啊!也許就是夢!從圣山來人界所有的經歷都是夢,所有的幸福,所有的悲傷,所有的笑和所有的淚,都是真實得再不能真的夢,自己一直都身處這個幻境里無法抽身——

卡蕾忒埋頭在德莫斯胸前,聲音喏喏地編造謊言道:

“我感覺悶,所以想去安靜點的地方透透氣。可高跟鞋…咳咳…不太給力,腳一滑就……”

“你是……自己掉到海里的?”

德莫斯對卡蕾忒的解釋將信將疑,本想繼續追問,可又感覺到她貼在自己胸前的身體正在瑟瑟發著抖。因為嗆了海水的緣故她還不住咳嗽。

于是他改變主意,只是摟著她安慰幾句,又在她披頭散發的腦頂落下多個吻。

都換了干凈衣服后又過了兩個小時,游輪靠回上午出發的碼頭。

一上岸,德莫斯就和諾亞、特里同帶著卡蕾忒火速趕到市綜合醫院。

各種片子照下來,所幸正如特里同說的那樣,卡蕾忒的內臟中完全沒有積水。醫生為她打了一種消炎針,又給她在特護病房安排了一個床位,讓她留院觀察一晚。

一些媒體和報社的記者尾隨德莫斯的車趕到醫院,依舊緊抓“準新娘落水”這一焦點消息不放,紛紛擠到病房門口搶新聞。

德莫斯和諾亞將記者死死截在病房門外,又用冠冕堂皇的發言方式最終將他們全部打發走時已經是晚間時分。

德莫斯疲憊地靠在一面冰冷的墻面,低頭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揉著兩個眉頭間有些酸痛的穴位。

又一抬起頭,他發現血之女神卡利正一聲不吭的站在他眼前,目光似乎盯著他左手無名指上閃亮的婚戒,臉上一副皮笑肉不笑地得意嘴臉。

“今天這事是你做的?”

德莫斯看到她幸災樂禍的模樣立馬又來了氣,看醫院走廊里只有他們兩個,便再沒好氣地黑臉厲聲向她質問。

“你開什么玩笑,居然懷疑我?出事的時候我可就在你身邊!”卡利隨即面色鐵青地反擊他。

“你還需要親自動手嗎?這種事對你也不是頭一次吧!”德莫斯繼續堅持。

“我看你真是疼老婆疼過頭了吧!也不想想,就算從前我對她下過手,可如今她是解除寶石封印的關鍵,她有三長兩短對我有何好處?”

卡利的矢口

否認使德莫斯冷靜下來,沉思中他緊繃的五官神色逐漸趨于正常。

卡利說的有道理,她一向視神權比任何事都重要,自是比任何神祗都在乎那顆雅典娜寶石。那么,和寶石有密切聯系的解封關鍵卡蕾忒一旦出了意外,她的緊張和擔憂恐怕一點不比他德莫斯的差。

原先,德莫斯只是單純認為卡利出于女性的嫉妒心理,想故意找機會整一整卡蕾忒,把訂婚儀式攪黃。

現在一切都想通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錯怪了卡利。

“姐姐,抱歉!是我錯了……”

德莫斯對卡利道了歉后別過臉,右手的鐵拳狠狠砸在墻上,沉重地嘆口氣。

看著他那難過的樣子,卡利心中又氣又痛。

“哼!不過是訂個婚就搞得亂遭遭的,她注定是個不祥的女人!”

嘴上陰毒的說完這句,卡利轉身向探視通道的出口方向走去。

“嗒嗒嗒”……

醫院空曠的走廊里,只留下德莫斯脊背彎曲的無力身影,以及卡利一路離去纖秀的鞋跟撞擊堅硬地面所發出的脆利聲響。

病房里,特里同守在卡蕾忒的床前。

“能不能告訴我實話?卡蕾忒,你究竟是怎么掉到海里的?”

特里同握著卡蕾忒的雙手,目光誠懇。

他從一開始也察覺到卡蕾忒的解釋太過簡單、牽強。身為神祗,他不信卡蕾忒的防范意識和自保能力會那么差。以她自身一半海族血統的力量,不可能奈何不了那么平靜的海洋。

他很想知道全部事實。

卡蕾忒其實也不想有意隱瞞特里同。只是事情蹊蹺,自己看到荷西身影的事情她不知如何向他說出口。

而且種種事情過后,她也清楚如今德莫斯和特里同成了莫逆之交,她生怕特里同會把她是被推入海的事情轉頭告訴了德莫斯,然后德莫斯不肯罷休繼續查下去。

病房的門一動,卡蕾忒看見近侍諾亞走進來。他手里提著幾個食盒,為卡蕾忒他們送來了晚餐。

“我…真的是不小心滑下海的…都怪我自己大意,非想看螺旋槳卷起的海浪,所以才會掉下去……”

卡蕾忒嘴唇一抿,最終對特里同也撒了謊。

“好吧…你今后可要小心點。”

特里同長出口氣,暗自慶幸是自己神經太為敏感了。

將卡蕾忒救上游輪的那刻,他似乎感覺到哪里不對勁。

那時候,海水為何突然之間風浪大起,那種像是變成地獄般令人恐怖的預感,究竟是什么——

特里同似乎有種很不妙的擔憂,可現在聽卡蕾忒這樣的回答,他不安的內心才稍稍靜下來。

或許,那時的自己,真的是驚弓之鳥了——

特里同看看墻上的靜音掛表,時間的確很晚了。

他從圓椅上站起,向卡蕾忒道別:

“你好好休息吧,萬事小心。明天學校還有課,我必須走了。有需要我幫忙的再聯系我。”

“謝謝你。”

卡蕾忒有些不舍,又拉了拉他的手,才目送他走出病房。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