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二章 頹然生活

中國,北京——

午飯時間,荷西被他母親叫出他的房間。飯廳里面,他的父親早已經端坐在飯桌的主位。

荷西悶悶坐過去,信手拿起竹筷。

今天的午餐很豐盛,燉肉、燜蝦、燒魚,炒菜樣樣俱全,顏色搭配也很是考究。

荷西剛坐下,母親就已經從電飯煲里盛出滿滿一碗米飯放到他手中,然后忙不迭地給他夾肉又夾魚。

“好了媽,你別管我了……”

荷西的碗里已經被滿滿的菜肴蓋滿了厚厚一層。他見又有一筷子菜朝他這邊遞過來,急忙不耐煩地抱怨一聲,端著碗朝旁邊閃。

“這孩子!多吃點……”

母親心疼地說著撤回筷子,倒也沒把菜硬塞給他。

荷西實際毫無食欲。

從回國后那天開始,他就把自己關進房間哪也不去。活動量不大,怎么可能有胃口吃得下飯?

況且,他的身體被若干心事堵得滿滿的,更不可能再有多余空間容納別的。

荷西的目光突然定在飯桌中央。

那里放著一盆洋參雞湯,是荷西母親特地煲了一晚上為兒子補身子的。暖騰騰的熱氣帶著濃香從青瓷白砂的海盅里不斷散出,同時也喚起了荷西的回憶。

他蹙眉放下手中的碗筷。

“爸媽,我不怎么餓就不吃了,你們慢用。”

“小西……”

荷西母親惶惶看著荷西沉對他們說完便離開飯廳,不一會房間那頭就傳出“砰”的一聲關門響動。

這賢良的中年婦人神色憂郁地望著桌上那盆雞湯,無比自責著:

“都怪我,沒事非要煲什么湯。本來這孩子心情剛剛好點……”

“哎!”

荷西父親嘆息一聲,也放下筷子,沉著臉抱怨道:

“我早說過他和那個洋女孩長不了!沒事異想天開搞什么跨國戀愛,簡直就是瞎胡鬧!這下可好,不光人廢了,學業也耽誤了!”

老伴有些偏激的言辭立馬引來荷西母親的不滿,她轉頭反駁道:

“哎呀你少說兩句!就知道學業學業,兒子平安無事比什么都重要。”

……

荷西一路回到自己的房間,鎖上門后仰面躺在床上,感覺心力交瘁。

頭枕在交疊的兩掌間,他睜著沒有神采的雙眼,腦子里什么都不想再想,不想再回憶。

那日,卡蕾忒向他提出正式分手后,累累心傷的他只好帶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在機場的候機室呆坐了一整天時間。

就在卡蕾忒像個游魂那樣走遍雅典的大街小巷,荷西也正坐在候機室中痛哭流涕。最后他換了單人票,在午夜時分起飛由法國巴黎換乘后抵達中國首都。

落魄的荷西剛一進家就讓他的父母嚇了一大跳。

如今已經接近歐洲的開學季,他們不明白面臨畢業,而且又處在熱戀期的兒子怎么突然一聲不響地返回了祖國?

經過母親不斷追問,荷西才把他和女朋友分手的事情講出來。

荷西的父親思想守舊,原本就不看好自己兒子和希臘那個叫做什么忒的戀情。但是如今看到荷西那副沉淪感傷的樣子,也不好多說什么,索性一切隨他去吧。

孩子都是當媽的身上掉下來的肉。孩子受到任何傷害,最心痛的人首先就是做母親的。不管這孩子

長到什么年紀,只有母親還健在,她孩子的任何情緒都會左右她的心情。

荷西的母親賢順溫婉,聽兒子訴說不幸的時候也在一旁跟著落淚。她堅持讓荷西回家呆一段時間,等心情舒暢了再做其他打算。

眼下,荷西母親認為自己當務之急是安慰兒子,還有就是幫他把他的生活料理好,一日三餐不停變換花樣,為兒子制作各式的換營養可口的吃食。

不過任憑怎么換樣,荷西不但沒胖起來,反而越來越瘦,精神也越來越頹。

荷西在床上躺了盡一個小時。

可能是近期身體瘦了兩圈的緣故,此時他總感覺緊貼軟床的脊背似乎被床墊咯得生疼。

于是他又爬了起來,百無聊賴地抓起手機擺弄著。

離開希臘后,他接到幾個電話都是導師打來的。從一開始勸他回去繼續修完余下的課程到后來被他的頑劣激怒,在電話那邊將他罵得狗血淋頭后就再也沒來電騷擾。

電子郵箱里多出幾十封未讀的郵件,是相識的同學們發來的問候,荷西也只是粗略地讀過標題。

此時,荷西感覺自己真變得沒有任何的牽掛,像是透明的空氣一般與世界萬物脫離,又與萬物世界緊密地融為了一體。

荷西隨手撥弄手機屏幕,無意中點開了相冊。

相冊里除了異國風景圖冊,還有一個女孩的影像集。

頓時,他干涸的眼前閃出一片華彩。猶豫一下,他用手指點中它。

認真瀏覽著每一張圖像,荷西臉上現出傷澀的笑容。

看著它們,他仿佛又看到一個靈動真實的身影,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婀娜嬌美,如清水穿石,每點晶瑩的水滴落下去在荷西的心房上扣出清晰顫動的音節。

“卡蕾忒……”

荷西朝其中一個圖像里的金發女孩輕喚一聲,語音凄涼。

回國后歷經半月努力,荷西想要徹底忘記卡蕾忒的想法最終以他的失敗告終。

每回,當他想要努力忘卻的時候,卻也是自己最渴望回想的時候。

此時,荷西將映著她美麗笑臉的手機屏幕緊緊貼在胸前,輕聲禱念著:

“我想你…卡蕾忒,我真的好想你——”

傷心一陣,他下了床,坐到書桌前打開臺式電腦。

接上代理服務器,荷西登上國際互聯網。

多日不曾關注時事了,如今荷西想起了卡蕾忒,又決心看看希臘那邊最近的新聞,于是他進入自己常看的一家希臘當地網站。

剛打開主頁,他就在最顯眼的位置兀然看到這樣一條新聞:

“青年財俊、毒藥級油畫大師、古文物收藏家、金融投資家塞維爾·布萊克先生與拉其奧家族名媛將于下月10日在圣托里尼港灣舉行訂婚儀式!”

腦中“轟”地響過,荷西眼前一片金星亂閃。他用一只手拼命扶了扶桌子,才沒從椅上滑下去。

荷西沒忘自己學長的名字,更對那條新聞標題上提到的拉其奧家族名媛的一切了如指掌……

荷西感覺五內俱焚。他發瘋地抓起手機戳亮屏幕,再次打開電子相冊。

為什么,卡蕾忒……

看著她那笑臉嫣然的靜止圖像,一陣悲哀襲上荷西的心頭。眼中,溫熱的水滴一滴一滴流出來落在手機屏幕上,也落在里面卡蕾忒明艷綻放的笑容上。

你決定離開我的原因,竟然還是為他?我和學長之間,你終是選擇棄我……這就是你的苦衷?

荷西冷靜了一會,擦了把臉,又將打濕的手機屏幕抹干。

他重新細致讀了網頁中的那則訂婚通告。

文字不長,通篇簡單陳述了儀式的時間、地點、過程和文娛活動。

青年財俊?哼!這里居然稱他是財俊而不是才俊——

荷西看完后發出一聲酸酸的苦笑。

有感希臘的新聞文藝界竟也開始玩起文字游戲了,替有錢人寫條新聞也不忘借機會阿諛奉承捧其臭腳。

荷西從手機系統中翻開通訊錄,調出標示為“饞貓寶貝”的那個電話號碼。

“饞貓寶貝”是荷西對卡蕾忒的愛稱。

內心糾結了好一陣,他最終撥通了卡蕾忒的手機號碼……

希臘,雅典,Jesus 婚紗店——

女更衣室,店員將卡蕾忒選中的一款白禮裙為她穿上身。

因為即將舉行的儀式并非結婚,卡蕾忒沒有直接挑選長裙樣式的潔白婚紗。而是選上一款白色短紗袖的中長花苞裙。

整件裙子上有白絲線的手工暗針刺繡,胸下、腰間以及裙擺的上半部還釘綴了閃亮的施華洛世奇水晶作為裝飾。

卡蕾忒試好禮裙,又到隔壁化妝間里請化妝師為她盤好頭發。

這時,她隨身攜帶的手機響起來。

“抱歉……”

卡蕾忒不好意思地示意化妝師,然后拿起一旁的手機。

神色突然僵住,卡蕾忒驚得差點叫出聲。

她把瞪大的雙眼重新緊閉后迅速睜開朝屏幕上看,這才確信自己的眼睛并沒看錯。

那屏幕中電話號碼顯示的名字,竟是已經久不聯系的荷西!

荷西——

卡蕾忒心中默默念出這個被她刻意遺忘多時的名字,握住手機的那只手開始一陣亂抖。

荷西,居然想到打給我。這么多天,他過得好不好?現在,我該不該接通……

在卡蕾忒驚慌猶疑間,荷西的來電自動切斷。

看著屏幕上角的來電未接符號,卡蕾忒如釋重負地吐了口氣。

她清楚,此時這個電話來得并不是時候。接與不接的結果都是一樣,對未來已經不能產生絲毫的改變。

經歷太多的事后,卡蕾忒似乎學會了理智地規避問題。規避,也是為了更好的解決。

最近,卡蕾忒和德莫斯一直處于忙碌狀態。

由于德莫斯的一再懇請,卡蕾忒終于答應以人類身份和他先訂婚。

德莫斯喜出望外,卡蕾忒的應允無疑算是給予他一份保障,讓他感覺像是吞下一粒定心丸那樣踏實自在。

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里,他在諾亞的協助下開始為訂婚儀式操持。

德莫斯決意大辦。

他對在卡美尼亞游輪上對她的許諾記憶猶新。

那時他曾經對她說過,如果有一天她作了他的女人,他絕對會舉行一場盛大的慶典儀式,而且聲勢絕不次于她在卡美尼亞家族看到的一切。

如今,卡蕾忒確實成為了他的女人,他當然要兌現當初的承諾。

既然是訂婚,他也絕不想虧待了卡蕾忒!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