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章 心病難醫

“我要娶她!我要正式向卡蕾忒求婚!”

工作室里,德莫斯對剛進來還沒坐穩的特里同迫不及待地宣布了自己的決定。

特里同一愣,隨后看著德莫斯的表情好想發笑。

此時,德莫斯俊逸的五官正處在難以控制的興奮狀態下,這使得他臉上那喜上眉梢的幸福神色看起來有種孩童般的天真和爛漫。

難怪人類總說,戀愛中的男人會變得非常幼稚——

一想到他曾在海底與敵奮戰時表現出異常狠辣的手段,那和如今截然相駁的強烈反差終于使特里同忍不住笑出了聲。

德莫斯被特里同笑得神色有些尷尬,語氣稍沉責怪著:

“你干什么?我相信你才大老遠找你來,你倒笑我?能不能認真點!”

“對不起……咳咳……”

特里同很費勁才收回玩鬧的表情,他攥住一只拳頭貼在唇邊輕輕咳了兩聲,重新正色問:

“那么說說,你到底想怎么做?找我來的目的又是什么?”

德莫斯堅信特里同在過來的路上已經從諾亞口中了解過自己和卡蕾忒近期發生的事,于是在特里同提問過后,他不加思索回答道:

“今天我要用一整晚時間為卡蕾忒精心創作一副求婚用的油畫,還要以自身法術令希臘全境一夜之間遍布紅玫瑰。明天一早,我將以這些愛情之花作為信物在這里鄭重向她求婚。我會娶她作為我的妻子,無論以人類還是神祗的身份,她都將成為我在這世上獨一無二的伴侶!”

特里同聽后重重點了點頭,“不錯哦,黑暗之神……”

“怎么樣你覺得?這創意是不是很浪漫?”

德莫斯兩眼放光,不停問特里同,很是急于取得他的認可。

“當然!是很浪漫。”特里同又點頭肯定著,緊接著又說:

“不過,這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只是個十六歲的中學生,在你眼里不過就是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不是嗎?”

“當然有關!我要請你作我向卡蕾忒求婚的見證人!”

“見證人?什么見證人!”

特里同的表情似笑非笑,他完全明白德莫斯的用意,可是卻沒想完全答應。

“特里同,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要付什么代價,我都要說服你做我和卡蕾忒愛情的見證人!”

德莫斯此時態度極為認真,一對黑瞳牢牢鎖定人魚王子,吐字果斷干脆。

時間迫在眉睫,他必須盡全力才能打動特里同。

“在天涯海角,真正懂得我對卡蕾忒的愛的神祗只有你了,特里同!海戰后,你是又見證了我對她固守真愛,排除萬難直到真正擁有了她的艱辛過程!只有你能幫我!”

天涯海角,是的,那個絕美的世外仙境——

特里同面色沉靜,眸色酒紅的雙眼直視著德莫斯,思潮逐漸被他那兩道神采奕奕的目光帶回到那段難忘難舍的記憶當中……

那里面有特里同自己,還有黑暗之神德莫斯,以及元靈正處在分裂狀態中的卡蕾忒——

那時候,特里同確實見到了德莫斯絕望而脆弱的一面。他無助的悲哀,他凄切的表白,已經……他悔恨的眼淚,都深深打動了特里同漠然的

內心。

那時候特里同能夠十分肯定,德莫斯全心全意愛著卡蕾忒,這種感情不會受任何事任何人的左右,更不會隨時間的推移而改變——

又想了一刻,特里同反問,以示最終確認:

“那么,你真的已經決定,一定要在明天?”

“一定要在明天!我已經等不及了!”

德莫斯的口氣堅定不移,說完從皮質轉椅上站起。

他來到窗邊,雙眼望向外面五色繽紛的大千世界,神色轉為些許的惆悵。

“我真的不能再等了。老實說,和卡蕾忒在一起的日子里除了開心外我也會產生更多的擔心,我能感覺到卡蕾忒快樂陽光的表面背后似乎隱藏著濃重的憂怨。當然,也許一切來得太快太突然,所以我總有些神經敏感。對于我這樣被貶逐的提坦神祗,必須要給卡蕾忒一個像樣的儀式,而且更需要一個同族為我們祝福。我會盡男人應盡的責任對她終生承諾,她跟著我并不孤獨,她會非常幸福!”

“黑暗之神……”

特里同望著德莫斯,孑然的心終于在德莫斯火一般熱烈的感慨言辭中點燃。

他鄭重點頭應允道:

“好!我答應你,作你的求婚見證人!”

……

“你真的不愛他嗎?卡蕾忒?”

冷飲店內一口氣陳述完以往,特里同看著卡蕾忒關切地問。

又靜了半分鐘,他才聽到她聲音輕裊地回答:“我不確定……”

特里同聽后有些無奈,誠懇地勸慰著:

“如果不愛一個人,你的內心根本不會對他所做的任何事,說過的任何語感動。假如你至今都不確定自己對黑暗之神的愛,內心應該是麻木的,又怎會生出這許多的煩惱,許多的痛苦?”

“你…你…能夠感受到我心中的苦?”

卡蕾忒詫異間抬頭看看特里同,似是因他看穿了自己,問話口吻中充滿無比信任和渴求。儼然將當做了知音,想要急于和他一吐為快。

特里同重重呼吸一下,才說:

“雖然我沒有讀心的能力,但我能夠感受到你的內心,還有你的雙眼都傳遞出一種強烈感情,因極度矛盾和掙扎而生出的艾艾苦痛。而且,神代我在忒提斯女神臉上也曾見到過同樣的神情。”

“母親……”

卡蕾忒聽完特里同的陳述,思念地一聲清嘆。

特里同又說:

“愛情帶給我們的并不僅僅全幸福的享受,只有感覺到痛苦時才算得上擁有了真正的愛。卡蕾忒,你母親就是因為太愛宙斯,內心才會品味到萬般無奈的傷痛,那才是愛情的真正滋味。而你,如果不是愛上黑暗之神的話,又怎么會為他的付出感動,因他向你的表白和求婚而在桀桀痛苦之中徘徊呢?”

“特里同……”

卡蕾忒怔怔看著一臉正色的人魚王子,失神的雙眼光芒煥然。但是很快,她又垂下了頭。

“我…害怕自己…最終會害了他……”

“原來,這就是你拒絕他的原因……”特里同聽后茅塞頓開。

“我一直感覺到有什么橫在你的心里,使你對自己和黑暗之神的未來充滿無數懷疑。但是卡蕾忒,我

不想讓你繼續背負和你母親相同的命運,我想讓你擁有真愛,擁有幸福。不管未來什么在等著你和他,不管這結局是好還是不好,你只管堅定自己的信念。”

“特里同……”

“”愛與光明的使者,你應該擁有屬于你自己的幸福!拿出你在天涯海角時的勇氣和膽識,去接受他,勇敢地向他表達你的愛吧!”

特里同再次拉住卡蕾忒的手,目光堅定地望著她鼓舞道:

“卡蕾忒,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力量不是來自別人,而是來自你自己!”

和特里同分別后卡蕾忒一路返回南區別墅。

別墅里空蕩蕩,德莫斯還沒回來。

卡蕾忒在客廳里赤著腳,把身體蜷進沙發,行色很是孤單。

心潮跌宕起伏,久久無法平息。

空寂中卡蕾忒回味起德莫斯站在火紅的玫瑰油畫前面向她莊嚴求婚的情景,他期待地向她伸出手的浪漫一幕在她那腦中回放了一遍又一遍。

很長時間的靜坐后,她終于隱忍不住。

從始至終,她都受一個神祗的指揮,被他操控。

突然間,她特別想要和他痛訴。

既然自己那些擺不開的心事因他而起,不如嘗試向他討要救助和化解的良方——

卡蕾忒發出一記意念波:“宙斯……”

意識界馬上有了他的回應:

“真是難得!卡蕾忒,你今天終于主動和我對接了。怎么樣?事情有什么重大進展?”

“德莫斯他……向我求婚了……”

略作思索,卡蕾忒還是如實回復過去。

不知不覺間自己臉紅起來。

幸虧宙斯不在場,她想,要不自己可能會更加窘澀。

相信在德莫斯家中,宙斯絕不會冒險使用任何能夠遺留他神力源氣息的法術,比如之前那個“空間投影”什么的。

“好啊!不錯!”

意識界那邊的宙斯馬上應答聲音洪亮,聽起來對卡蕾忒的表現十分滿意,這倒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宙斯,這樣真的好嗎?”她急切追問。

“怎么不好?你在擔心什么呢,卡蕾忒?”對方回答的語氣極其鎮定從容。

卡蕾忒的提問緊追在后:

“現在,德莫斯越來越認真,我和他多呆一天,他對我的感情就會越深。長此以往我必定難以自處。因為我一直謹記正如您當初的警告,這不過是任務!”

“你所謂的難以自處,是指情不自禁對他動情?”

宙斯毫不客氣問出一句,頓時令卡蕾忒啞口。

意識界靜了幾秒,宙斯又發來波聲:

“卡蕾忒,你為什么不能從好的一面想問題。德莫斯肯如此待你,說明他真心愛你。你更該好好把握,答應他的一切要求,反正又不是真要你嫁給他!提坦神族以奧林帕斯為中心,以我全神之神為首。就算他以黑暗之神的身份迎娶你,不經我的同意,你們的婚姻在神族之中照樣無效。你根本無需擔心!”

宙斯的語氣顯出洋洋得意之聲。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