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九章 王的求婚

卡蕾忒慢慢走進這個房間,眼前赫然是這樣一副景象:

德莫斯背對她坐在四腳圓椅上,手持畫筆和調色盤,對著他面前的畫板繪個不停。

陽光透過明凈的玻璃窗橫掃進來,豎直映亮了他正在忙碌的一半身體,使他的英姿看上去更加偉岸,更加灑脫。

就算看不到德莫斯的表情,卡蕾忒也能從他此時此刻這專注的坐姿中感覺到他在工作狀態中的一絲不茍。

可是,在她仔細看向畫板的瞬間,她驚住了。

在那上面的畫像,竟是一束火紅的玫瑰!一束因真情而誕生,永不背叛的玫瑰!一束付出自己去裝點人們愛情的玫瑰!

畫布上,朵朵花兒正張開鮮艷的花瓣競相開放,姿態雍容典雅。

“德莫斯……”

卡蕾忒萬般激動之中喊出了他的名字,同時她終于找到了真相,那個令希臘全境一千五百多島嶼一夜間玫瑰綻放的真相!

筆刷在畫板上落下最后一抹朱紅后德莫斯起立,放下畫具,他把身上的皮質圍裙脫下去,露出全副的黑禮服套裝。

今天,他特別選了顏色很鄭重的淺咖襯衫,以及一條古琦的墨綠暗紋領結。

為免累贅,他通常會在工作狀態下把滿頭半長的微卷絲發松松綁在一起,垂到左邊的肩膀。

此刻,這身裝扮令他越發顯得清俊,高貴。

他轉身面對卡蕾忒,嘴邊掛著欣然的微笑。

“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

他注視著她問,綿柔的目光始終聚在她驚訝萬狀的整張臉上,寸步不肯離開。

“那些盛開的玫瑰,是你做的……”

“那是我要在今天送你的驚喜之一。昨夜一整晚我都在為你創作這幅油畫。鮮花總有凋零之時,如今我把它們盛開最美的那時留在這幅作品中,當做第二個驚喜送你!”

“你……你從來都不使用這些暖色作畫,怎么今天……”

卡蕾忒吃驚地看看畫作成品,又收回目光看著他,意外卻也欣喜。

她了解德莫斯。

從來他的作品主色只有黑、白和冷灰三種,而他也正是因為能夠將冷色調的運用發揮到究極而在當今油畫界名噪一時。

“那是因為我的世界中有了你!卡蕾忒,你就是調色盤中最為明艷活潑的一色。有了你,我的生命便不再充滿冰寒的冷色!”

德莫斯凝視她,認真對她說完后向她展開一只手臂。

“卡蕾忒,嫁給我好嗎?”

“……”

在卡蕾忒錯愕睜大的眼前,德莫斯面帶幸福的微笑再次重復:

“今天,我在這間畫室正式向你求婚,嫁給我,作我終生的摯愛!用你自身美麗溫暖的色彩,陪我一起在時光長卷的畫布上畫出最為絢麗的佳作!”

特里同這時也微笑著走到德莫斯身邊,面向卡蕾忒鄭重說道:

“卡蕾忒,我受黑暗之神托付把你帶到這里,作為見證人為你們見證這個時刻。現在,你愿意接受他的請求,接受他對你的求婚嗎?”

“我……”

卡蕾忒臉上的驚愕簡直無以言喻,她雙手掩嘴,已經激動得說不出任何話來。

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在做夢,都是正在確實發生著的事實。

無論是神代還是在現代,周遭那些浪漫的幕幕,或是電視劇中讓自己為之感動的情節,如今

真的親臨在自己身上!

少女時代甜美的希翼,羞澀的幻想,此時此地正由德莫斯親手為自己圓著夢!

她看看特里同,又看看德莫斯,滿眼都是閃亮的光輝,有激動的光芒,也有晶瑩的淚光。

德莫斯立身在卡蕾忒的正對面,站姿挺拔,正用無比期待的眼神聚焦她。

他是那么俊美,那么耀眼——

“卡蕾忒,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嗎?”

他對她又一次溫柔地詢問著。

卡蕾忒的目光始終聚在德莫斯向她伸來的手掌,那只曾經多次救她于危難,如今又毅然攜著誠摯的暖度,期盼著將所有幸福帶給她的手掌。

耳旁響起宙斯的冰冷殘酷的威逼,那是她積壓于心底的最為的恐怖的記憶。

還有荷西的臉,柏修的臉,和許許多多活動的畫面在她腦中一一放映著,最終令她對這炙手可得的愛情望而卻步。

卡蕾忒嬌美的臉頰兩旁,飽滿的驚艷之光逐漸黯然,最后,她的整張臉變得干澀而蒼白。

“抱歉,我不能接受——”

卡蕾忒冷冰冰說完這句時眼前模糊一片,她飛快轉身,在淚水還沒完全掉出來的那刻快步如飛逃出德莫斯的工作室。

德莫斯怔怔立在原地一動也不能再動,全身的力氣似乎在卡蕾忒判他死刑的剛才那刻被全部抽干。站在,只要他稍稍挪一挪腳步,便會立刻一頭栽倒到地上。

德莫斯臉色很難看,無力地垂下那只遞出去的手臂,混沌的眼神還停在卡蕾忒奔出門的方向,顯得格外落寞。

他沒想到自己別出心裁策劃的求婚儀式最后還是遭到了卡蕾忒的斷然拒絕。

剛才向她表白的剎那,他明明從她的表情中讀出萬般的欣喜和激動。

可究竟為什么,她剛剛給予了他肯定的希望,卻又在一瞬間收回全部熱情,毫不留情地將全部希望轉為徹底的失望?

特里同不忍看到德莫斯此時的樣子,轉頭勸慰他道:

“黑暗之神,別灰心,這件事交給我吧。要卡蕾忒接受你的安排,總需要一定時間。”

在海底神殿和‘天涯海角’的多番交手中,特里同已經完全見識到了德莫斯的勇氣和執著,以及他對卡蕾忒所表現出的不顧一切。

如今,特里同只想幫助這個愛卡蕾忒愛到忘乎所以地步的男人,幫他把握住屬于他的幸福。

何況對卡蕾忒而言,她更不該錯失一個真心愛著她的男人!

蹙眉間,特里同憶著卡蕾忒離去時那道孑然孤獨的背影,心中不由澀然的感慨:

卡蕾忒,為何我在你顧盼神離的雙眸中看到的全是憂傷,那種曾經在忒提斯女神面容上出現過得的,和她神色相同的憂傷…

——

卡蕾忒一口氣跑出一條街。

在道路一側的花叢前面她止步腳步,形容憔悴地久久望著草坪里正在怒放著的火紅玫瑰。

終于,憋悶多時的感情在這一刻徹底噴發,她兩手遮住臉,好一陣放聲哭泣。

痛苦掙扎的內心被德莫斯的身影填滿。

回憶當時,他熱情似火的期許目光,他幸福洋溢的溫暖微笑,鮮明而清晰,卻又像一枚利器,生生剜疼了她的心。

卡蕾忒渴望獲得愛情,更渴望接受幸福。可是,她背負的擔子太多太重,想要輕易卸下包袱談何容易?

愛情和幸

福也許對于這樣的自己來說本是奢飾品,自己沒有資格享受!

“卡蕾忒……”

特里同現身在她背后,傷感地傾聽著她的悲聲,注視她那對在啜泣中不斷顫動抖擻的肩膀,好一會才嘆息著對她發出呼喚。

他明白,她肆意不止的淚水,絕不單單因浪漫的感動而流。

卡蕾忒應聲回神,滿面珠淚橫流。

特里同輕聲征求問:“愿意和我坐下聊一會嗎……”

她重重點了點頭,看樣子也急于找個能夠傾訴一番的對象。

他們兩個坐進一家冷飲店。

卡蕾忒打一坐下來就對著自己面前的那杯加冰的青檸蘇打水發呆,紅著濕潤的眼睛和鼻頭。

特里同看著她,酒紅色的雙眸鴻光一軟,開始為她此刻的狀態感覺心疼。

沉默一陣子,卡蕾忒終于對陪在對首的人魚王子發出聲。

“特里同,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特里同考慮了幾秒鐘,決定和盤托出。

“昨天一早,黑暗之神曾派人找過我……”

前一天,希臘,雅典北郊,拜倫國際學院——

清晨,特里同手提深色皮質學生公文包,一身天藍色休閑制服,步伐輕松地向前方學校的大門走去。

海、暗兩界戰役結束后,他便以一個普通人類的身份重新過起和神族毫無關聯的生活。

以自身血淚為卡蕾忒重塑元靈后,他獨自休養了好一陣,等身體徹底痊愈才像從前那樣回歸了校園。

“特里同王子!”

一聲含有特定稱謂的呼喚令他的腳步在即將邁進大門的時候停止。

特里同驚愕側頭看,喊他的正是不遠處的一個男生,年紀比自己大些,身形修長,面容英氣勃勃,全身一副黑衣。

雖不知來者底細,但從他能夠輕易叫出自己的神祗名諱這點來看,特里同確認對方肯是提坦同族無疑。

特里同以不太友善的目光審視這名黑衣男孩走到他對面停步。

“打擾了,特里同王子。初次見面,我叫諾亞,是黑暗之神的近侍。”

他帶著和善的微笑開口向特里同自我介紹道。

特里同的神色稍稍轉變,卻沒有放松全部警惕。

“哦?海王與黑暗之神的戰斗早已過去多時,我并不想再與暗族有任何瓜葛。抱歉,我趕時間,先行一步。”

特里同傲然說完,側步準備繞開諾亞。

諾亞白凈的臉上透出一絲狡黠笑意,似乎早就料到會他受冷遇。

不過為自己主人效力,這點小心塞對諾亞來說并不算事。況且他心里清楚,自己絕對能在下一分鐘徹底改變特里同的想法。

“卡蕾忒使者現在已經和黑暗之神在一起了……”

這句話確實像一貼速效粘合劑,隨諾亞出口的瞬間便把特里同即將邁步離去的腳牢牢粘在地上。

見他面帶詫異神態看過來,諾亞微笑著接著說:

“為了卡蕾忒使者,黑暗之神才要特意拜托您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思索了幾秒鐘,特里同終于一轉身背對學校,對諾亞道:

“明白了!我們走吧。”

“好!那么邊走邊談。”

在諾亞的指引下,特里同和他一同走遠。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