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八章 紅玫遍地

夜晚,德莫斯躺在床上睡不著。

側身看看卡蕾忒,見她已經閉眼睡著了,他便輕輕下了床,拉開落地玻璃門走到外面寬敞的二樓露臺。

德莫斯坐到泳池前面的藤椅上,隨手點燃一只香煙抽了兩口,然后陷入沉思中。

回想睡前那藥片事件,德莫斯開始意識到當時自己的神色和舉止表情竟會是那么的凌亂。

當時自己究竟怎么了?

為何會因為一盒藥亂了方寸,表現出從未有過的焦慮和多疑?

吞云吐霧幾口后,德莫斯終于明白,自己所現出的這一系列情緒皆源于自己對卡蕾忒的珍寵。

也許幸福降臨的太快,他才害怕它離去時的步伐節奏也會如它來時的這般,說走就走。

德莫斯承認是自己強迫卡蕾忒接受他的。

她剛剛失戀的第二天,他就把自己強行塞進她本已傷痕累累的內心,毫不顧及她當時的心情和想法。

假如,她一旦心傷痊愈以后,會不會選擇毅然離開?

還有,就是關于她和那顆雅典娜寶石。

究竟會不會像卡利所擔心的那樣,促使她和自己結合的真正媒介,正是那顆傳奇的寶石?

德莫斯一陣心驚,被頭腦里產生的諸多疑問搞得神色難安。

他又使勁吸了幾口香煙,然后把煙蒂狠狠按進擺在圓藤高腳桌上面的一盞茶晶煙灰缸里。

平靜的游泳池水面倒影出他年輕俊逸的五官,以及那一臉沉悶的霧氣。

臥室中的床動了一動,卡蕾忒挪了兩下側臥的身體。

事實上她也一直沒能入睡。

當德莫斯起身離去的那時,她靜靜的睜開雙眼,心境凄楚地默念著:

原諒我,德莫斯……

——

清晨,卡蕾忒早早起了床。

昨天德莫斯沒呆在別墅,而是一早開著他那輛黑色的凱雷德趕去他的工作室。

傍晚時分他和卡蕾忒通過電話,告訴她他那邊還有些公事需要整宿呆在畫室。有諾亞陪著他,叫她不必擔心。

避運藥事件過去有幾天了。

腦中,這段不快樂的記憶漸漸變得模糊,她相信德莫斯也已經從那暗淡的陰影籠罩中脫身了。

今天卡蕾忒的心情不錯,正如此刻半升在湛藍天空中的驕陽撒下的萬丈光芒般,溫暖而明媚。

草草吃了些早餐,她計劃去門口的庭院修一下草坪。

這所高檔復式別墅加上庭院、車庫和外圍足有千平面積,卡蕾忒實在不忍將日常打理的工作全部交由諾亞。

他做事確實周穩得當,而且也會定期從黑暗神殿帶幾個仆人過來為整棟別墅上上下下做清潔,可他的一半人類身份還是個學生,卡蕾忒不想他因全心全力照顧主家而耽誤了自己的學業。

卡蕾忒從儲蓄間找來滿滿一口袋園木修剪工具,一手拎著它們一手推開了別墅大門,走到外面的草坪。

突然,她的身體因極度震驚而僵直在原地。

“嘩啦”,袋子從她的掌心脫落掉在地上,砸出一襲尖銳的撞擊聲響。

她被眼前的一幕景象震撼了。

庭院里莫名盛開著滿滿一草坪玫瑰,火紅的顏色好像正在燃燒的烈焰,充滿著無限活力與生機。從沖進卡蕾忒明藍的雙眸的那時起,便濃濃眷染著她那激躍不止的心。

似乎被這些怒放的鮮花感染,清風迎面吹過時都攜著暖暖的溫度。一陣馨香撲鼻而來,卡蕾忒頓覺心曠神往。

放眼望向那些花朵,只見花瓣層層,在陽光的照耀下嬌艷欲滴,如同嬌羞的少女嫣然明美。

這別墅里,從未種植玫瑰,何以一夜之間……?

卡蕾忒好生猜疑。可無論如何,此時她的內心倒沒被這橫生而出的異象嚇懵。

電子門鈴響了又響。

卡蕾忒暫時收了滿腹狐疑,跑去鏤花金屬大門,向外看去頓時又是一愣。

一位翩翩少年站在大門外面,他竟是人魚王子,特里同!

像是又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卡蕾忒驚喜萬分。她急忙去開大門,卻在門開的同時被他身后的景象完全撼住了兩眼。

小區里面,所有草地里都開滿了火紅的玫瑰,緊簇稠密的花團竟像是火艷般奪目光鮮的紅地毯,連接不斷鋪滿了整個小區的綠化帶。

“不請我進去坐坐嗎?卡蕾忒。”

特里同好像對此神奇一景毫不在意,望著驚訝失語的卡蕾忒溫雅笑問一句。

“抱……抱歉!”

卡蕾忒終于意識到自己在客人面前失了態,紅了臉連連道歉。“請進請進!真是意想不到!”

她來不及再多想什么,把特里同請進別墅客廳,然后泡了一壺伯爵紅茶,又端來兩盤曲奇和蛋糕作招待。

在沙發落座后,卡蕾忒激動地上下打量特里同。他的樣子和海底神殿那時的沒太大變化,只是此刻穿了一身學生正裝,精神面貌更加飽滿些。

“真的是你嗎特里同?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從天涯海角分別后,居然還有機會再見到你!”

卡蕾忒難以掩飾許久思念的情懷,欣喜中夾著點點傷感說著。

特里同笑笑。

“海戰結束后我便恢復了人類身份,現在是拜倫學院中學部的一名普通學生。”

“哇!真羨慕你,可以那么自由……”

卡蕾忒由衷贊嘆后,目光無意中降低,正看到特里同左手的袖口處隱約露出一塊印記深刻的疤痕。

正因為之前用力過大,而傷他的螺號過利,此時這道疤痕已經結起厚厚的朱紅角質,突出在手臂肌膚很高的距離,終身再難消失。

卡蕾忒知道,那道疤就是他為助她分裂的元靈合二為一,因而自損身體所留下的創傷印記。

“特里同,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卡蕾忒在回憶中感動著,輕聲對他說了一句。

從她下垂的視線中特里同注意到腕子上那條疤,但他并不在意,反而安慰她道:

“別這樣說!見到你有今天,我的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卡蕾忒,你現在的狀態真的比在海底時好很多,模樣也更漂亮了。”

卡蕾忒被他稱贊得有些不好意思,笑著低了一下頭問他:

“對了,你怎么想到今天過來看我?學校里面沒有課嗎?”

“我是受人之托,把一個驚喜帶給你。”

“哎?驚喜?”

卡蕾忒被特里同鄭重其事的表情搞得一愣。

“你不妨打開電視的新聞臺看一下。”

卡蕾忒半信半疑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又調轉到中央新聞臺。

里面正在播放一幕幕畫面,雖然地點不同,但所要突出播放的新聞的重點卻只有同一個,就是在這些地方的大街小巷,全部盛開著火紅的玫瑰花。

明艷的花朵挺立在萬里晴空之下,于陽光的光輝照射下掛著閃亮的露珠,頃刻之間令卡蕾忒為之驚艷。

這場面,不是正和庭院里,以及整個南區別墅綠地中見到的景象一樣嗎?

“希臘群島一夜之間玫瑰盛放,猶如天降神作引來市民驚嘆圍觀,部分宗教組織為此感到恐慌。目前,自然學家以及植物學家對此不解之謎仍無法做出合理解釋……”

這時候,電視畫面一轉,切換到新聞直播間女主播誦讀新聞發言詞。

這個,難道是——

身為提坦神祗,卡蕾忒很敏感地猜到這神來之筆必是同族所為。可是,會是哪位神祗的杰作呢?在人界和我開這種善意玩笑的目的又是什么?

“想知道答案嗎?”

特里同向卡蕾忒含笑問一句,似乎已經將她內心存在著的疑惑看透。頓時,她那雙明亮的藍眼睛里又添出更多的惶然光芒。

“難道……真的和我有關?”

特里同站起來,向卡蕾忒伸出右手。

“拉住我的手。”

“什么?”

“拉住我的手,帶你去個地方。”

特里同是卡蕾忒的救命恩人,她自然對他深信不疑。雖然他父親海王波賽頓也曾對她有過同樣的舉動,但對于特里同,卡蕾忒怎么都不會相信他也加害自己。

于是她想都沒想,果斷把自己的右手也遞過去。

特里同拉起卡蕾忒的瞬間便施展了“空間移動”的法術。兩位神祗的身子從別墅里眨眼消失,又在眨眼功夫現身于德莫斯的油畫工作室外面。

“你怎么把我帶到這里了?”

卡蕾忒定了定神,一邊奇怪地朝工作室里面張望著,一邊問特里同:

“莫非,你找我之前見過德莫斯?”

“我們進去再說。”

特里同在這時變得神秘兮兮起來,先于卡蕾忒一步登上門口的臺階。

開門的是德莫斯的近侍諾亞,他與特里同見面后相視一笑,像是特別很有某種默契。

好奇怪,他們兩個到底在干什么……整個氣氛好像怪怪的……德莫斯在哪?

帶著疑問,卡蕾忒也走進工作室,心里多少有了些緊張的感覺。

“您來了小姐,王正在畫室里面,請隨我來。”

諾亞禮貌地為卡蕾忒和特里同引路,把他們兩個帶到工作室一樓的一個房間門口。

“小姐,請進吧。”

諾亞將房間緊閉的木門推開,然后雙手背后,恭敬地立于門外。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