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六章 無盡恐慌

卡蕾忒獨自呆在德莫斯的別墅里。

德莫斯不在,這所被奢華裝潢飾品精心打造的豪華房子似乎顯得有些空曠,靜得就連客廳中央的印花地毯上掉根頭發都能聽得到聲響。

卡蕾忒不想獨自出門。

門外的世界里,街頭巷尾都充滿她和另一個男人的回憶。那里的空氣中似乎還縈留著他的體熱,他的氣息。

她害怕兩腳剛一踏出這座別墅,自己的身體便會被他那熟悉的體熱和氣息包圍。

人類常說,想要擺脫失戀的痛苦,想要忘掉一個男人,最迅速有效的方法就是立即接受另一個男人的愛。

可是,真的可以忘記嗎?真的可以從如此陰霾籠罩的痛苦中走出來嗎?

德莫斯在她身邊的時候,他的濃濃溫情也時刻追隨著她,和她形影不離。

他用炙熱的愛霸道地填滿她的身體,用無時不在的呵護與感動澆筑著她的內心,使她再無暇顧及別的,無論眼中還是腦中,存在著的就只有他。

如今他不在她身邊,她依舊會心亂如麻。

拿起自己的手機,卡蕾忒點開里面的相冊,再次翻看著里面一張張熟悉的男性面孔。

心里的痛感越來越重。回憶是痛苦的根源,因為空守著難忘的記憶,內心才會感覺異常沉悶,異常痛苦。

卡蕾忒干脆銀牙一咬,一邊看一邊把圖像逐個刪除。

她再不要那些回不去的記憶!該過去了——

手指突然僵住,此時它竟然哆哆嗦嗦起來,始終沒能像剛才那樣一鼓作氣朝屏幕中顯示的“刪除”觸摸鈕按下去。

圖像是荷西的一個臉部特寫,帶著艷陽般明朗的笑容瞇著一只眼睛像鏡頭做鬼臉。

他就是那個質樸善良,卻被卡蕾忒傷透的男人!

這是她手機里荷西的最后一張照片,也是有關他的最后的一點回憶!

內心抑制不住地動搖著,卡蕾忒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舍不得這最后的回憶。

如今他到底去了哪?還滯留于希臘的某處,還是早已攜著失戀的心傷孤身返回了他的祖國?

卡蕾忒更加迫切想要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因為只有它們能夠傳達一件她至今還在關心的事,那就是,他是平安無恙的!

自己真的不愛荷西嗎?真的只是為愛赫克托而眷顧他?

卡蕾忒心中更加迷惘。

如果真是這樣,如果不愛,此刻的她為何偏要留著那些點滴回憶,又因它們而暗自神傷神傷?

卡蕾忒扔下手機,換了泳裝在二樓的露天泳池里游了幾圈,然后廖廖出了泳池,裹了條毯子側身坐到藤椅上。

目光撒向院子外面的小區街景,只見座座豪闊的庭院樓閣間隔有序地佇立著在一片樹灌油綠花朵嫣然的撫抱之中,夕陽晚暉下披身染著金彩,安靜而慵懶地打發著這一天即將逝去的光陰。

“卡蕾忒……”

意念波直達大腦,那是宙斯的聲音。

“……”

而她沒有動靜,身體依舊保持原有的姿勢,眼睛看著遠處某一點的景象,眸光甚至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動。

那意念波的聲響過后,她絕美的臉上

便聚出一副在她這豆蔻年華不應有的抑重神色。

而如今這種情形之下,宙斯對她沒有尊稱他一聲“大神”或者是“父親”也見怪不怪。

他清楚,自那日他以柏修的性命要挾她的那刻伊始,他就永久失去被她那顆清高而倔強的內心“大神”或是“父親”的資格。

余下的光陰里,她對他懷有的唯一情感……只會是怨恨!和她的生身之母忒提斯一樣,對他僅僅只剩下無盡無由的怨恨!

“這幾日你還好嗎,卡蕾忒?”

等了一會,宙斯收不到她的意念波回應,自己又發去一聲。

“不知您想聽什么樣的答案?”

卡蕾忒終于有了回復,通過意念波直接遞向宙斯的聲音卻像一塊堅硬冰冷的石塊落到他腦中,立時將他的腦仁轟得尖銳鳴了又鳴。

“卡蕾忒,請不要用這種態度和你的父親講話……”

宙斯有些抱怨的意念波響過,接著正要發出感嘆,卻被卡蕾忒緊隨而來的聲音賭了回來。

“父親?抱歉,還是讓我把您看成提坦族的最高領袖吧。只有那樣我才會覺得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一個下屬應盡的本分,因此更會心安理得一些。”

“哦!行了……”

宙斯又一句抱怨,似被噎得憋了口氣,緩了兩秒鐘最終嘆出慘淡的聲音。

“我只是來問候你。你已經成功潛到德莫斯的身邊,這幾日……辛苦你了。”

眸光微微流轉兩下,卡蕾忒沒回什么,只是靜待宙斯接下來的聲音。

“他去哪了?”

虛情客套不出兩句,宙斯果然忍耐不住,一聲意念波發過來直入主旨。而他口中提到的“他”,自然是指德莫斯。

“回黑暗神殿了。多日不在次元,回去看看那邊的事。”

“為何不帶你同去?他該不會對你心存懷疑吧?”

“我不知道……該做的,能做的,我已經都做了……”

將意念波發出后,卡蕾忒疲憊地皺了皺眉,再難掩飾此時心中的無比厭煩。

“總之,盡快和他到黑暗神殿去。還有……”

宙斯講到這里猶豫一下,然后才繼續發來聲音:

“和他在一起,你有沒有做好必要的措施?”

“措施?……什么措施……”

這問句足以讓卡蕾忒感覺意外,驚訝中她終于表情認真起來。

“人類雖然是罪孽深重的種族,但是他們發展至今的高科技確實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幫助我們避免一些麻煩的難題。”

“您……是說……”

在宙斯隱晦的提示下,卡蕾忒終于被點醒。

整臉羞紅的同時,她心中突然生出一種極其不詳的預感。

宙斯的意念波接著響過來,卻在此時變成一記寒風毫不留情虐過來,瞬息便將她和她周遭的一切凍結。

“記住,你不能懷他的孩子!更不能對他動真情!”

“宙斯……奉回寶石以后,……你會把……德莫斯和我……怎么辦?”

卡蕾忒的聲音斷斷續續,盈上無限畏懼。

“你是我的女兒,你永遠只屬于奧林帕斯!

宙斯發來這最后冰冷的一句,是答案,但又不是全部答案,隨后,他便再無響動。

他退出了卡蕾忒桀然戰栗起來的意念界,留給她的只有永無止境的恐俱……

——

周末,德莫斯和卡蕾忒到Syntagma廣場電影院看了場電影,而后他倆又去了Attica 商場購物。

近侍諾亞陪在他倆身邊充當司機的角色。在他們看電影時,這忠實可信的孩子本分地守在轎車里哪也不去。

隨后,他追隨他的主子一同進入購物中心,又殷勤地跟在他們身后,殷勤地接過一個個大小不等的購物袋,毫無怨言地將它們提在自己的兩手之中。

共同在著名的Stamna燒烤店用過午餐,時間還早,卡蕾忒很想逛逛廣場南面的平民市場。德莫斯就讓諾亞先回車里,自己陪著她沿路走下去。

他很享受和卡蕾忒在街上攜著手漫步。雖然之前他身邊也曾有過這樣那樣的女人,但是從沒有一個能夠真正走進他的生活,讓他產生一種想要和她像對情侶那樣認真分享愛情的念頭。

其中的原因并非她們只是普通人類,更多的是他在她們身上看不到一種與生俱來的力量,一種能在彼此相遇的瞬間便將他的心抓牢,讓它為之躍動不安的力量!

唯有卡蕾忒!

德莫斯相信,她就是能夠時刻牽引他的內心的神奇女孩。

他現在同意那個早已死掉的尤西婭的觀點了,也許在人界再遇卡蕾忒的那刻開始,他就想要認真開始一段戀愛了!

戀愛嗎?

頭腦蹦出這個名詞的時候,德莫斯心中莫名震顫一下。

他是黑暗之神,到底有沒有資格擁有光鮮的愛情?

眼前浮出次元神殿里的眾多面孔,煥然于他們臉上的無限期翼光芒仿佛又在剎那時分捉住了德莫斯的兩只眼球,使他雖然置身現實中,目光卻現出些微的茫然與神傷。

“德莫斯!”

清亮如玲的呼喚將正在凝神的德莫斯喊醒。

卡蕾忒發現一處新開的綠植店鋪,于是叫他一同進入看看。

空間不大,二十平見方的空間里充斥著濃郁的地中海氣息。

潔白的新漆磚墻,天藍色的房頂和門窗,勾掛在墻上的木質條紋營業牌,天然海螺裝飾品以及麻線手工漂流瓶,無一不向進門的每位客人展示著生活的樸素之美。

繁華至極,歸于平淡。真正的美,并不非要百般鍛造千種沉淀,更不必鉛華洗盡,而只存在于日常中看似平淡的點點滴滴。

卡蕾忒圍著店里一眾綠植花卉轉了一圈,經過一缸熱帶觀賞魚時停了腳步。

“喜歡嗎?”

德莫斯湊過來挽住她的腰肢,見她看得出神便問道。

“嗯。”她點點頭,閃亮的目光正隨著那些活潑游動的魚兒轉動不止。

“買下它!”他答得很是爽快。

店主是一對九零后情侶,待人熱情誠懇,要價也極為公道。在德莫斯付過整缸魚錢后,他們又贈送了很多海貝和造景用的底砂。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