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章 郎心似鐵

卡蕾忒終于醒來了。

坐在床上,她感覺渾身酸痛,特別是下~身,不適感還存在著,無聲地提醒她昨夜她已經和青澀的少女時代說再見了。

門一開,德莫斯走進來,赤著上身,腰間裹著一條白浴巾,濕著一頭黑亮的頭發。

卡蕾忒習慣性的拽起被子掩住胸口,可又馬上反應過來,現在這舉動根本就是多余的。

昨夜,她已經把自己完完整整奉獻給了眼前這剛剛出浴的俊男,該看的不該看的都被他看過了,確實再沒必要遮遮掩掩。

“醒了?睡得還好嗎?”

看到卡蕾忒的這個不自然的舉動德莫斯一笑向她問候。

“嗯……挺好的……”

卡蕾忒依舊羞紅了全臉,往德莫斯健壯的胸肌上瞅了一眼就迅速撤開,稍稍低頭看了被頭看被角,一對驚色眸光不知落在何處是好。

“午飯馬上送過來。吃飯前,我們做什么?”

他一邊問一邊走到窗邊。

“隨便哦……”

卡蕾忒也沒想太多。

除了他的近侍衛諾亞,恐怕沒誰清楚德莫斯的日常生活習慣吧。也許,他在用餐前習慣看看電視,或者聽聽音樂?要么,到二樓的露天泳池來一圈?

卡蕾忒正猜測著,卻沒留意到德莫斯突然一揚嘴角,露出一個邪邪壞笑。

他原想打開窗簾,聽卡蕾忒窘態的回答,他伸向窗戶的兩手突然停在半空。

“隨便?好哦,那我說了算!”

他一轉身盯著她說完,扯下裹在腰上的浴巾……

隨后的三天里德莫斯和卡蕾忒閉門不出,在這棟豪華別墅中盡情享受著他們的二人世界。

除了利用人類信息時代的便利,以手指敲擊電腦鍵盤和點擊藍牙鼠標進行網購外,余下的時間里他們只將身體的距離化整為零,像兩個在沸水中的氣泡那般相抱相擁,上下翻滾不停。

卡蕾忒身體上的不適感已經消失,漸漸地,她開始習慣這種男女之間表達“愛”的特有形式。

特別是最后一刻,當那種有些羞恥卻又欲罷不能的感覺如漲潮般沖上她的身體,她都會像接受死亡一般,在無比抗拒之中罪孽地享受著……

那時候的她,真的感覺自己卸下了一切煩惱憂傷,進入了真正的天堂……

德莫斯想到一件事,于是第四天他將卡蕾忒在別墅中安頓好后獨自離開,打開次元的時空通道后進入異元空間。

在烈烈次元的濕潮冷風吹撫中他腳踏虛無境地,慢慢距離黑暗神殿越來越近。巍峨的殿堂大門外和神殿里面燃著搖搖撲朔的燭火,在暗色漆黑的次元空間里,這些斑駁亮光尤顯微弱,使神殿原本雄偉的面目看起來竟是那么怪異,陰森。

德莫斯感覺自己像是離開許久了,不然怎么會越發迷戀于塵世的浮華喧囂,而不再適應眼前的種種凋零和凄涼?

一想到此時正置身其中的女神祗,就算重生后也毅然將一世青春撲撒在這片荒蕪的空間,獨守著這座早已被神祗們遺忘的神殿,德莫斯頓時心生慘淡。

大門外,守衛們看到德莫斯回歸全都恭敬下拜。在他們每人的臉上德莫斯看到了一種在這所黑暗空間里沒有的,就算是火燭也打照不出的奕奕神彩。

那是旅人在迷途的夜色中看到了指路的北極星,在頹唐的面容上展露出的希望光輝。

德莫斯,黑暗之神,暗族的統治者,他就是為他們指路的北極星,他就是他們的希望——

看著他們,德莫斯再也擺不出丁點的王者架子,他們臉上的神采越發明亮的同時

,他眼中的光芒卻在消失。

內心像是疼痛一片——

他感覺,終是自己辜負了他們——

一路腳步不停,德莫斯到達一處寢宮后才放緩步伐,直接朝著門的位置走了進去。

宮殿內一切陳設未變,只是那殿內的氣息變了,再不復昔日的威儀。

德莫斯命退左右一眾侍女,宮殿里只留下他和面前軟榻上的剪影。

“你怎么來了?”

燭火曳曳的暗光中榻上彎曲的剪影動了一動,卡利聲色沙啞地問了他一句。

“我回來看看你……”

他幽幽緩緩的回答,兩眼一直望著那道影子倦懈地展開身體,在燭光中重現一色艷紅。

然而她的臉卻是青綠的,在燭紅與裙色交相映襯下那臉色顯得更為病態。

卡利在波拉卡海域受傷已過去數日,按理說以她的先資,就算內傷一早也該痊愈的,如今看來內傷已好,心傷未愈。

卡利側臥在軟榻上發出陣陣冷笑,空蕩的宮殿里立刻反出許多回音,此起彼伏的聲響聽上去很是刺耳。

待聲音全部落下去以后她才翻眼瞪住他,聲音涼薄地說道:

“聽聞王自從金屋藏嬌后就閉關不出,日日夜夜與美人相依相伴。怎么今日舍得回來?”

“你派人監視我?”

德莫斯從卡利不甘示弱的諷刺言辭中聽出端倪,不覺低沉音節反問一句。

近侍諾亞行事他最為放心,什么說什么不說那孩子向來曉得分寸。要懷疑,也只能往卡利的人身上聯想。

卡利對德莫斯朝她逼過來的銳利目光不以為然,仍然我行我素道:

“沒辦法,為了暗族的未來我不得不如此。寶石才剛現世,卡蕾忒那女人就立馬跑到你身邊投懷送抱,這里面巧合太多,我不得不懷疑!”

“我不管其他!我所在乎的,是自己一直渴望擁有的女人如今已經完全屬于了我!”

德莫斯肅然說完這句話后停了口。

他極不愿意在此時和卡利斗口,特別是自己面對她異常虛孱的身體,還要承受她每句話語中近乎男子一般不可反駁的強勢態度的時候,那種身體與神態不協調的反差使德莫斯內心徒增凄愁。

卡利并沒有錯,她只是和他太像了,都是那般冥頑,那般執著,德莫斯心里想著。

所不同的是,她把那份冥頑與任性全部偏在暗族那邊。而自己,自己恰恰和她背道而馳,把全部冥頑與執著交付給了卡蕾忒!

其實,卡利和他,都是一樣的任性!

犀利的目光變得越來越柔和,德莫斯悠悠長出一口氣,停頓一下,又道:

“我回來還想告訴你,我準備娶她!以人類的身份擇日和卡蕾忒舉行婚禮!”

卡利低垂著頭。

次元的一陣冷風掃進神殿,從她寢宮敞開的門吹進來掠過她和德莫斯的身體。

德莫斯一身筆挺的西服套裝,敞開的黑色外套在風的步伐中抖動一兩下,發出“喇喇”地聲響。

而卡利卻在那冷風經過她的時候身體瑟瑟抖著,似乎抱恙的身軀根本禁不起一陣風吹。滿頭失去光澤的波浪長發更像是沒有水分給養的干澀瓜瓤,隨著風吹的節奏在空氣中毫無精神地搖曳來回。

靜靜聽德莫斯說完,她盡最大努力隱忍滿腔怒火,聲音有氣無力地回復道:

“好啊!你是我的王,你既已經決定,還回來告訴我做什么……”

“我真心把你當做我的同族至親,才特地回來告訴你。”

德莫斯平靜地解釋一句,完全

聽得出卡利話中的不甘與憤怒。

“你拋棄暗族在人界縱情聲色的時候,可曾想到過我——”

卡利終究沒能忍住怒火,將一連串抱怨演繹為歇斯底里的大吵大叫。

德莫斯只是沉默地看她一氣折騰夠叫嚷夠。

或許是自己對不起她,索性任她妄為。

他不會震怒于卡利的忤逆,他那雙黑色眼眸如寂靜的陳年深潭,任萬般狂風吹過那池明凈的潭水,始終在寧靜的水面激不起一絲波瀾。

“別把話說的這么難聽,神代的種種,你對我的大恩,我始終不會忘記……”

“我不要——我不要你總念及神代——不要你因為感恩而記我——”

卡利不依不饒,突然更為發瘋地大嚷一句,似乎話里有話。

隨后,她目不轉睛地盯住德莫斯,眼神無比哀怨。

德莫斯卻在這一刻蹙緊了雙眉,向她那副表情看了一眼便憂憂嘆口氣。

“如此,我回去了,忙完人界的事務會再來看你。”

在他轉身的瞬間卡利從軟榻上一躍而起,堅冷的理石地面上立時被她的紅裙莞出一朵火蓮。

她一頭撲倒在德莫斯寬實的脊背上,兩個手臂緊緊環住德莫斯,不想讓他輕易脫身。

她的聲音在張嘴的瞬間頭一次出現顫抖的哭腔:

“你又要走嗎?又要我等?德莫斯,我從來都以暗族為先,以你為先,更不會介意你對卡蕾忒專情……你能不能對我慈悲一些,今晚留下來,最后留下來……不要再給我更多無望的等待……讓我真實知道,我對你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德莫斯擰眉不語。

卡利緊緊靠在他的背后,根本看不到此時他的臉上正譜寫出比她的凄怨她的哀愁更濃更烈的表情。

他了解她,從古至今她都是那么強悍,從不會輕易向誰表露出心底一絲一毫的真實情感,更何況是這種切切的兒女情。

如今,她卻肯向他表達,拋開所有尊嚴和形象,大吵大鬧也要向他全盤表露——

她已經被他逼入了絕境。

身處絕處,斷然沒了一切后路,只想要幾盡所能抓住最后希望的那個時刻,根本不需保留任何形象,任何自尊!

德莫斯用力合下眼皮,伸手握住卡利相互銬牢的兩只手,以自己掌心的溫暖為她驅散一對手背上冰冷的嚴寒。

“你要好好保重身體,-姐-姐!”

他清晰緩慢地說出這句話,卻在吐露最后那個詞語的時候,用了更沉更重的語氣,刻意要突出它的特殊稱謂。

雙手在這個時刻下力向兩側分開,他從卡利的束縛中解脫,便沒一刻猶豫的大步向殿外走去。

卡利跌倒塵埃。

默默看著德莫斯決然離去,胸前一陣悶痛后,她的兩眼中涌出兩汪暖泉。

“郎心似鐵……郎心似鐵……”

她喃喃叨念著,用手撫一下臉,然后把手指上沾染的潮濕泉水捧在眼前。

從神代~開始直至今天,這還是卡利首次和自己眼中流出的淚水見面。

這就是眼淚?呵呵,我的眼淚……血之女神的眼淚……

看著想著,卡利內心一記暗潮洶涌,不禁好一陣傷感的冷笑。

燭光里,她的身影在古老幽暗的神殿墻壁上拉出一條悠長的黑線,無比孤單,無比凄涼……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