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章 借酒澆愁

卡蕾忒不勝酒力,喝了酒已是昏沉沉只想睡去,因而失去反抗能力,只能在那陌生男人懷中任對方為所欲為。

“這酒再多來幾杯!”

高個男人對臺子里面的調酒師喊一句。

此刻他異常開心。他還是頭一次在這種三等酒吧里遇到這么美麗的姑娘,而且明顯心負憂傷,對男人來說確實再好下手不過。

只要多灌她幾杯,就可以……嘿嘿嘿……

男人想著想著,不覺口水快要流下來。

又有四杯酒擺上來。

“都是你的寶貝!喝個痛快吧!你就要見到天堂了!”

男人說著,一只手偷偷在卡蕾忒大腿上揩了把油,神經麻痹的她毫沒察覺。

卡蕾忒盯著其中一杯看幾秒,朝一側彎彎僵疼的脖子。

“天堂?你總說天堂,莫非你去過不成?”她轉動被酒精打直的舌頭,用渾濁的聲音問他。

男人更是高興,懷里的寶貝終于肯和自己搭茬了,這是好現象,有門——

于是他咧嘴笑著回答:“沒有,不過,一會我們可以找個地方休息,我帶你一起飛去天堂!”

“哼!”

卡蕾忒醉態的一張紅臉顯出些許得意,她慢悠悠拉過一杯酒,左手食指和中指在那杯中液體表面輕攪一下,那杯半透明的酒里立刻沸起一團氣泡。

氣泡越鼓越多,漸漸狹小的酒杯空間已容納不下它們。

卡蕾忒又朝杯子揮一揮手,這些氣泡便像被賦予了生命,爭相從玻璃酒杯中升起來,在燈光直射下的空氣中幻化出各種形態,或是透明飛鳥或是透明獨角神獸,還有拍打雙翅凌空飛翔的透明小天使。

卡蕾忒本有部分海王血統,不久前身體里又被注入德莫斯的血液,神力源變得強大,因此已經具備靈活控水的能力。

“嘿!這是什么?她怎么弄出來的!”三個男人中的一個很奇怪的問。

“天哪亞加!相信你這次撿到寶了!”另一個兩眼緊盯圖像說,眼睛里全是激動不已的光芒。

就在三個男人和吧臺的服務員們嘆為觀止的時刻,四個酒杯里的液體也在變化。熒白的色彩在這時亮得更盛,儼然變成一個個發光的節能燈泡。

伴隨卡蕾忒一揮手臂,這四杯發光的液體一齊飛出酒杯,在半空匯結成一大副畫面,流動的液體輪廓閃著斑斑點點亮光,全然一副活動的熒光沙畫。

畫中是一座密林覆蓋的高山,山上有一座座神殿,巍峨雄渾,神圣無侵里面還有身披華美衣衫的男女活動交談……

樂隊停下伴奏,人們也止住舞步,他們都被卡蕾忒變出的這一奇觀吸引過來,圍聚在她身邊欣賞這一景像。

“這就是天堂!圣山奧林帕斯!人人都對它好奇,對它向往,但它回報你們的只有絕望——”

卡蕾忒在堆積如云的人群中高聲喊叫一句,情緒激動。

可人們對她的悲傷并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只是驚訝于眼前的豪景,一個個看得兩眼放光,目瞪口呆。

“你是魔術師嗎?居然能變這么棒的戲法。還有什么本事都拿出來吧!”

卡蕾忒男人已按耐不住,粗喘著氣拱起嘴朝她火紅的臉龐親過去。

眼前一暗,他感覺嘴唇落的地方并不對。女人的臉部肌膚不可能那么糙吧?

正要看個究竟,一個強大外力將他騰空拋出去,沉沉摔到舞池中央。

就在剛才他快要吻到卡蕾忒的那一刻一只手神速按在他臉上,他的吻正落在那手的掌心。那手下力一推,狠狠把那男人推了出去。

“哇啊!他媽的,是誰——”

高個男人疼得破口大罵,因為摔的太狠,無論怎么掙扎他也爬不起來。

眾人唏噓中受襲那男人定睛看清了那個朝自己下黑手的人。

居然是個一身黑制服的年輕男孩,十八九歲樣子,黑沉著的臉像塊鉛板那樣沒有一絲表情,此刻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這男孩身后跟著一名身材更高的男子,也是一身黑衣,散著半長微卷的頭發,極為英俊的容貌下涌動著酷寒般難以接近的氣息。他胸前,躺著醉熏熏的卡蕾忒。

卡蕾忒暈暈乎乎抬起頭,根本沒認出這個把她從陌生人懷抱中搶走的男人正是德莫斯。

她踉蹌著掙脫他,伸出兩手在他一張俊臉上拍出好幾聲“啪啪”的脆響,眼神迷離而誘惑。

“你是誰啊?長得好漂亮哦!來……喝酒!我們一起喝酒!”

德莫斯被卡蕾忒張嘴噴出的酒氣熏得皺了皺眉,搶上一步把她橫抱起來,忿忿說了句:

“我是你男人!和我回家!”

去路被高個男人的兩個同伙截住,其中一個甩著一臉橫肉威脅德莫斯道:

“把那女孩留下,小白臉別找不痛快!”

這伙酒徒認定眼前突然殺出的不速之客很年輕,帶來的幫手還是個孩子,而自己這邊怎么算也有三個人,打起架來肯定不會吃虧。

高個男人見兄弟為他拔憤立馬威風起來,兩三下爬起來對襲擊自己的黑衣男孩擺出一副拳擊架勢,嘴里不停狠聲說著:

“想打架?我可是練過的!”

他的另一名同伴個子矮瘦有些駝背,不屑的目光打量德莫斯兩下突然邪笑起來:

“是啊,你沒什么了不起,我們三個都是她男人!”

話音剛落他就惹來德莫斯簌地斜看,那種兇惡異常的眼神可以說和他俊美的外表極為不符。

在德莫斯的目光鎖定中那男人不由自主張開嘴,越開越大,他滿臉恐懼,已經找不到剛才生龍活虎的樣子……

“啊”的一記慘叫,他的嘴角裂開兩條大縫,接著“咳叱”一聲悶響過后,下巴脫臼了。

全過程瞬間發生,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那男人已經手托斷筋的下巴倒在地上沒了動靜,嘴里冒出殷紅的鮮血。

距他不遠的地上有段被連根拔出的舌頭,此時細胞神經還活著,使那粉紅的軟~肉在冰涼的水泥地上鼓鼓地跳動了一兩下。

人群傳出陣陣刺耳的尖叫。

“鬼……魔鬼……他是魔鬼……”一臉橫肉的男人指著德莫斯,嘴里一個勁叨嘮不停,神態驚恐萬狀。

同伴明顯是被外

力活生生拽折了下巴又殘忍地拔出舌頭,可是那么多雙眼睛居然都沒看到德莫斯出手——

高個男此時表現得更慫,攤開攥拳的雙手舉起來投降道:

“別打別打!這妞歸你了!你瞧,我的臉長得很像影星尼古拉斯·凱奇不是嗎,它可禁不起你打!”

“哼!”德莫斯瞧了他一眼便冷聲說道:“我最討厭的男影星就是尼古拉斯·凱奇——”

這句話就是命令,一旁的黑衣男孩立馬飛起一腳把高個男人踹翻在地。

德莫斯低頭看了看卡蕾忒,早在三個男人受教育的時候她就倒在他懷里睡過去了。德莫斯不想再耽擱,于是面色冰冷地吩咐黑衣男孩:

“我和卡蕾忒的神祗身份暴露了,這地方絕不能留!諾亞,做徹底點。”

“請您放心,帶小姐先走。”

黑衣男孩說完,彎腰對腳下的男人揮起鐵拳,專門對準他的臉一氣猛掄。

德莫斯抱著卡蕾忒走出酒吧,邁出大門還沒幾步侍從諾亞便跟上來。

他們身后的地下傳出一聲爆炸,巨大的沖擊波震得地表抖了幾抖。爆炸中熄滅的霓虹招牌落下去,頓時在地上摔個粉碎。

滾滾濃煙從失事的地下酒吧一直涌到街上,人們從四面八方跑去出事地點一看究竟,還有的掏出手機正不停撥打,或是直接用相機對準濃煙拍照。

躁動不安的街景中,德莫斯與諾亞安然遠去……

——

卡蕾忒神思恍惚中來到一處不知名的所在。

視野中一片昏暗,她只好懼怕地摸索前進。冷不防眼前跳出兩個人影,分別立于她的身體兩側。細看,他們居然容貌相同。

這兩人正是赫克托與荷西!

卡蕾忒看清他們的同時不由倒抽口涼氣,自己從沒想到他們竟會同時出現。

“卡蕾忒!你終于來了!你沒有忘記我們的誓言,沒有背叛我們的愛情!”

赫克托說話的時候情緒很激動,他還是滿頭飄逸的褐發,一身威武的戰袍裝扮,因為高亢的情緒,王冠上嵌著的五彩飛禽羽毛不停地瑟瑟抖動。

“你愛的是我。卡蕾忒!”

另一邊響起同樣的聲音,卻是現代休閑裝的荷西在說話:“在希臘你遇到的是我,你愛的人也應該是我!是我荷西——”

他們二人不約而同地探出手,各自捉住卡蕾忒的一只胳膊,又開始喋喋不停的吵鬧:

“卡蕾忒你看看我,我赫克托才是你心底真正愛過的男人,沒人能夠代替——”

“不,是我!你愛的是荷西!是我!是我——”

他們兩個全都牢牢攥著卡蕾忒的手臂往自己懷中拉,誰也不肯輕易松開,不肯隨便放棄。

卡蕾忒感覺身體快要被扯為兩半。在這個陌生陰暗的空間,他們的爭吵聲在她耳邊一聲高似一聲,居然是那樣突兀可怖。

“不!你們…你們放開我!不要——”

心中的恐懼愈演愈烈,再也無法抑制,她掙扎起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