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一章 放手的愛

“……”

在持續許久的寂靜后,荷西率先打破沉默:

“你還是說出來了,卡蕾忒。”

他們幾乎同時轉頭,爾后,安靜地凝視對方。

荷西還是以往的衣著風格,簡潔儒雅,文藝青年的蘊味十足。他淺淺笑著,笑容坦然而純凈,沒有絲毫責備。

眼前的女孩永遠讓他望塵莫及,他追他等的時候永遠感覺那般力不從心,如今他想挽留,卻感覺自己沒有張口的勇氣和資格。

也許,分開對自己是種解脫。

“卡蕾忒,和你在一起的經歷真的很難忘,也許我的余生里再沒什么比這個更值得回憶的。可是,這段經歷也讓我感覺好累。你是那么優秀那么不凡,你每前進一步我都要付出十步甚至百步去追,再怎樣拼命始終無法趕上你我之間的差距。”

追憶美好往事,荷西露出點點滿足卻傷感的微笑,他看著遠邊的天空慢慢的傾訴著,空洞的眼神燃起星火般的光輝。

“對不起……我從不想給你那些壓力……”卡蕾忒重重呼吸一口,難忍喉嚨撕裂的痛楚。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一直在盡力為彌補我們的差距而努力,一直學做一個普通的人類女孩,因此也被搞得精疲力盡。”

“……”

卡蕾忒再難開口,被淚水封住的視線里荷西的臉龐完全模糊了。

“我愛你卡蕾忒,雖然到現在我都不能確定你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可是為了愛你,我不在乎像個影子那樣存在著,不在乎成為赫克托的替代,一心只想和你在一起……”

荷西說到這里聲音抖著落下去。

“荷西!你別說了,我心里好難受——”

卡蕾忒無法自持,抱住荷西啜泣道:

“對不起!對不起!別問我原因!我只想你好好活下去——”

荷西在她懷中哭的像個孩子,悲苦的情緒在分離的前一刻徹底爆發。

哭過,他緊摟她,將最后的吻深深印到卡蕾忒唇上。

不知不覺中天空的藍色被濃重的烏云徹底遮蓋,雷聲匯在這對纏吻的戀人頭頂不時發出悶響,像是某位神祗隱忍不止的憤怒。

“你的神圣身軀,不該被人類褻瀆——”

一聲響亮的提醒再次由意念波傳進卡蕾忒大腦,使她全身不寒而栗。

她推開荷西,迅速站起走幾步和他拉來距離,驚惶不安的臉上被淚水洗劫一片。背對荷西,她毅然說道:

“我要你過得幸福,哪怕你會從此忘記我…”

“為什么?每次只差一步就可以走到一起,偏偏盡在咫尺卻不能如愿。卡蕾忒,這是我們的宿命嗎?”

荷西哀怨說著,走上來手扶她的肩膀把她的身體轉回,安靜而憂傷地久久看著她。她的每一絲金色秀發,她臉龐的每一寸肌膚,她的眉她的眼……他要記牢她的五官,這輩子再不要忘記……

“卡蕾忒,珍重。”

荷西最后說完在她右手塞進一個東西,然后拉起行李箱神色渙散地獨自遠去。

卡蕾忒怔怔不發一言,任憑荷西頹廢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視野中,她突然想到了神代,那時的他也曾哭過抱過,離去時的身影也如現在這般義無反顧——

“我會在來生等待再見到你。不管到什么時候,不管降生在哪里,赫克托的靈魂都會指引那時的我再去

希臘,在那里的某個角落里等待你。”

那是赫克托的聲音,是他和她的約定。

宿命嗎?是,這就是我們的宿命。

時空變化,我遵守承諾來找你了。我們一起拼命過,一起奮戰過,卻無法改變宿命的殘酷!

卡蕾忒低頭去看右手的東西,那是荷西的數碼音樂播放器,他去健身的時候經常掛在身上,邊運動便欣賞。

掛上耳機打開開關,卡蕾忒聽到一首動人心魄卻傷感十足的男聲歌曲。

這是一首中文老歌,也是此時這播放器里僅剩的一首歌。

如果兩個人的天堂象是溫馨的墻

囚禁你的夢想

幸福是否象是一扇鐵窗

候鳥失去了南方

如果你對天空向往

渴望一雙翅膀

放手讓你飛翔

你的羽翼不該伴隨玫瑰

聽從凋謝的時光

浪漫如果變成了牽絆

我愿為你選擇回到孤單

纏綿如果變成了鎖鏈

拋開諾言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為愛放棄天長地久

我們相守若讓你付出所有

讓真愛帶我走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為愛結束天長地久

我的離去若讓你擁有所有

讓真愛帶我走 說分手

為了你失去你

狠心扮演傷害你

為了你離開你

永遠不分的離去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為愛放棄天長地久

我們相守若讓你付出所有

讓真愛帶我走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為愛結束天長地久

我的離去若讓你擁有所有

讓真愛帶我走 說分手

……

聽著聽著,卡蕾忒在悲傷旋律的伴奏中竟然放聲大笑,笑聲瘋狂而凄涼。

“宙斯!這就是你想看到的——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全部沒有了——你滿意了吧——你能放過所有無辜了吧!我現在——哈哈哈——啊哈哈哈——”

一陣仰天大笑大叫過后她變得失聲痛哭,大自然的氣象被她異常悲憤交加的情緒干擾,傾盆大雨立時從陰森的蒼空澆下來。

卡蕾忒羸弱的身軀倒在滂沱雨水中,哭泣不止的聲音被披靡的雨勢完全覆蓋……

荷西曾把那首中國歌曲翻譯成希臘文,那是一首失戀的悲歌,歌名是《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

華燈初上,“冬日”地下酒吧已經早早亮起招牌霓虹燈,把像只活躍精靈那樣不停閃爍飛舞的燈光一瀉千里,以招攬尋歡作樂的人們。

酒吧里面每個角落都充斥著喧鬧的搖滾樂曲,大群的人在搖曳的燈光下手舞足蹈,全然一副金迷紙醉景象。酒味、汗味和香水味混在一起,彌漫于浮躁的空氣中。

一個鬼魅般的身影穿過成群跳躍舞動的人群徑直來到吧臺,飄落到一張高腳椅上。

她身穿一襲大寬長袖縮袖口樣式的白紗短裙,似乎沒有躲過方才突然來襲的暴雨,被雨水澆透后又自然風干,全身濕潮難堪。

本是一頭搶眼的金色長發此時也沒了形狀,黏黏地團在她的后背。盡管形象如此狼狽,依然遮不住她不

可方物的美麗。

她從坐到吧臺起的那刻便沉默無語,清麗可人的容顏流露著濃烈的哀思。

“要喝東西嗎美人?”

吧臺的調酒師一邊用塊方巾擦拭手中的玻璃,一邊問她。

單身的年輕女孩出入魚龍混雜的娛樂場所極易吸引異性的目光。這調酒師并不擔心她是否能力負擔酒錢,因為他知道,馬上就會有人搶著為眼前這個美麗孤獨的獵物買單。

不出所料,三個男人同時湊過來,其中一個高大男人對調酒師說道:

“她今天所有消費結我賬上。哦,親愛的想喝點什么?”

他轉頭看著她笑問。

“酒,最烈的酒。”她幽幽回答。

“好!來杯調制烏佐!快!要快!”

男人顯得很興奮,不停揮舞十個手指對吧臺里面催促。

“嘿!兄弟,你對我們從來都很吝嗇!”

“就是!”

“哈哈哈,有點紳士風度,別和姑娘爭風吃醋好嗎?她是我的!”

在三個男人跟著調笑起哄的時候調酒師已經拿起金屬調酒瓶,開始一陣忙乎。

高個男人趁機又向女孩湊近一步,眼睛將她全身每個部位看遍,他問她:“你叫什么?”

“卡蕾忒……”她聲音含糊的答道,始終沒想到抬頭看一眼這“慷慨”男人的相貌。

這女孩確是卡蕾忒。與荷西分別后她悲痛欲絕在雨中行走,從早晨一直走到傍晚,從下雨走到雨停。全天都不吃不喝,漫無目標。

她記不清自己究竟到過哪里,只知道不停行走,像個幽靈一樣穿梭在形形色色人群中,好像在尋找,又好像在躲藏。

終于她感覺異常勞累了,恍惚中被一道跳躍不安的霓虹誘惑,于是只身進入這間酒吧。

她身邊的男人顯然沒有聽清她的名字,然而這并不重要,反正來這里的人無非是找樂子,那么只顧自己高興就好。

“我叫亞加,見過我的人都說我和電影明星尼古拉斯·凱奇是雙胞胎。”

男人做自我介紹的時候立馬引來兩個同伙的鄙笑。

這時,調酒師把調好的烏佐酒放到卡蕾忒面前。

那是一種奶白色液體,被放在一枚三角錐形的矮腳酒杯中,在吧臺裝飾吊燈的光照下靜靜流淌著朦朧的熒色。

“這是你的。喝吧,保證你會忘記所有憂傷,立刻飛進天堂。”

男人見卡蕾忒投到那杯子上的目光有些呆滯,就把它往她手邊推了推。

“謝謝!”

卡蕾忒說著端起杯子,一仰頭便把全部液體吞下去。

這經過調制的烈酒味道先甜后苦,和奶油杏仁的滋味差不多。酒液經過喉嚨的時候辣辣的,徹底落到胃中即刻燃燒起來。

卡蕾忒感覺自己像是咽進肚里一團烈火,五內俱焚的灼熱讓她空張著口叫不出聲,緊接一陣頭昏腦漲。

“哦,看哪!她不行了!”

“老兄,要下手的話正是時候……”

“她真不錯!”

耳邊是男人們的竊竊私語。模糊的視線里,身旁的高個男人露出邪惡的笑容,他索性向她伸出手臂,把這幅自己貪慕已久的曲線整個抱進懷。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