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八章 “仁愛”的心

宙斯說完,笑意輕松。

他的智慧與口才在提坦神祗中絕對稱得上一流,正是靠這兩樣他在神代才從父親克洛諾斯的追殺中逃脫,并于極北世界成功游說了奧丁并得到他的幫助。

眼下,他不僅巧妙規避了卡蕾忒所看重的問題,并且正準備把她逼向一個再也無法脫身的死角。

利用,被利用——

還是如此……

心似被利爪掏空,空虛而撕痛,宙斯那輕描淡寫的話卡蕾忒不知此時自己究竟該信誰。看不見的未來注定是一局棋,而她就是被擲出棋子!

也許,世上根本沒有值得去信的,更不該隨便去相信!

“卡蕾忒,你該啟程了。時間不早,去你該去的地方和那男人做最后了斷吧。”

宙斯這時催促一句,看她還是雙腿跪地一動不動,神情極度恍惚游離,便又開口說道:

“去做事吧。柏修受了重傷不能繼續留在人類,卡摩德會把他帶回圣山嚴管……”

“宙斯!……不要為難他,求你……”

卡蕾忒激靈一下回過神,滿臉俱色地仰望宙斯,聲音栗抖地向他祈求。

她明白,那分明是宙斯對自己的脅迫。

“奧林帕斯圣律管戒下獎懲從來分明,任何神祗犯錯依律都不能逃避誅罰。假如你今日逃走,那他所犯之過依究律條已構成滅魂死罪,就算之前確是盡忠職守,人界助你斬殺妖后海倫、對戰海族立下諸多功勞,都不足以抵罪。犧牲別人所換得的愛,你真感覺幸福嗎?”

“……明白了……”

卡蕾忒內心掙扎一番終于做出異常痛苦的妥協。

她看到兩團奇異的東西正在宙斯雙眸中舞動著,好像冷夜之中所現出的極光,斑斕多彩卻又凜寒無情,剎那間便冰封了她眼里全部的淚水。

一切,真的已經無法回頭了——

神色木然地站起來,她艾艾說著:

“宙斯,我答應你,但你要放過一眾無辜,這是我最后的請求。”

“好,去了斷罪孽之愛吧。記住,別浪費時間,也別再用他考驗我的耐力。卡蕾忒,以他對你身體的褻瀆我早該一念了結他!”

卡蕾忒默視宙斯,頹然發出一長串癡笑,聲音聽起來哀怨而凄苦,無盡控訴著神界的虛偽和冷漠。

在她涼薄的笑聲中宙斯蹙眉淡祛身影,結界隨之消失,卡摩德和艾莉斯重新恢復意識。

“宙斯來過?”

艾莉斯感官極為靈敏,率先嗅出宙斯還未散凈的氣息。她看一眼卡蕾忒的失意,冷冷笑道:

“這下你無話可說了吧,你不信我,總該相信大神才是!”

“誰都別信!你只需相信自己!”

這句話從倒在一旁的柏修口中發出,眾神祗驚訝向他看去的時候,他已經從草地上爬起來,披身是血。

“柏修!你終于醒了——”

卡蕾忒跑到他面前,兩個肩膀被他用一雙有力的手抓住。

從昏迷中醒來,柏修在卡蕾忒心中已經看不到她所固守的那份執著與堅定,因此他急急地想要給予她新的鼓舞。

“我之前就告訴你不要輕易相信

任何神祗!聽著,你沒有錯,你不需承擔什么,更不需對誰負責!繼續前進,做你想做的事!”

他望著她,毅然堅持的眼神卻在她涌出眼淚的那刻轉變,變得越發猶疑和蒼茫。

卡蕾忒撲到柏修胸前埋頭痛哭。良久,她終于能夠語音清晰地傾吐一句話,卻讓他在瞬間愕錯。

“謝謝你一路陪伴!柏修,在奧林帕斯等我——”

……

圣山,宙斯寢宮——

宙斯在一扇敞著雕窗的窗欞前面久久佇立,舉目望向殿外靜夜空中的冷月。

一名身姿優雅的女神祗剛剛沐浴而歸,素色紗質長裙披裹下朦朧隱現著水肌,散著可以沾地的栗紅色波浪亮發慢慢走到宙斯身后。盡管赤足,她每落一步都是極為小心翼翼,生怕紛擾到丈夫的凝神。

“大神,太晚了,去休息吧,你剛剛使用的空間投影也是消耗體力的法術,千萬別太過操勞。”

她將一只凝脂玉手輕放到宙斯的肩膀,很是溫柔的說著。

疼惜之情卻不足以打動此時的宙斯,他依舊頭也不轉地看著天空中的彎彎銀月,似發出一個聲音極輕的嘆息。

“赫拉,我不清楚是不是做了一件錯事……”

“大神所做的事,自然都是正確的。”

那女神雍容一笑,討好地勸解他。

“我確實利用了卡蕾忒,利用了她的善良。那個心地善良的孩子想要保護所有人,可是不想讓別人受傷的話最后只能自己受傷……”

“她明白大神的仁厚之心,為了人神兩界共存,她只能做出犧牲。”

赫拉更加挨近她的丈夫,雙臂環住他堅實的兩肩,把頭枕靠在他的脊背上,以愛慕的溫情為他洗禮傷愁。

“……她是忒提斯的女兒……假如她的母親也重生在世,一定還會怪我……卡蕾忒啊,真是越長越像她母親了……”

宙斯有些哀怨地叨念著,眼眉間顯出一絲悵然。他身后的妻子赫拉悄無聲息地瞪大了憤怒的雙眼,端莊的容貌上早已掩飾不住荼毒的恨意……

——

荷西寂寞地坐在機場外面。

又是一夜等待,這一夜對荷西來講似乎并沒有上次的漫長難熬,似乎是因為自己已經習慣了這種等待,荷西認為,從愛上卡蕾忒的那天開始,不知不覺便把所有空盼變成理所應當的習慣。

這時他忽然想通了一切,心中豁然開朗,變得不再焦灼不再猶疑。接下來的時間里他所要等待的不再是卡蕾忒,而是一個最終結果,就像進行一場漫長勞苦的馬拉松賽跑,終于快要迎來終點——

熟悉的腳步聲音由選至近,比起平時的輕盈此刻卻顯異常緩拙,仿佛是那腳步的主人在行進中正與自己繁重的內心做激烈的抗爭。

荷西幽幽抬起頭,對著立在他眼前的身影僵僵一笑,然后溫和地輕語道:

“你終于來了…”

“對不起,又讓你等……”

卡蕾忒勉強鼓起精神答道,滿臉依舊是驅散不盡的愁容。

“天快亮了,飛機……已經飛走了吧?”

“是啊,我們錯過了航班。現在……去做什么?”

“……我想去看日出,荷西,你陪我。”

“好。”

對話時,他和她的口氣俱是蒼白的,盡管彼此都對內心無法言喻的痛楚做著盡其所能的掩飾,可那種虛弱無力的語氣還是將他們心中的傷和苦體現得淋漓盡致。

灰蒙蒙的天空彌漫著絲絲霧氣,太陽在天際的東方露出橙黃的半圓,于晨間初起的薄霧籠罩下泛著朦朧的奶色,又像是個可愛的鮮嫩蛋黃。

時間不停流逝,一點一滴從不曾停止。橙黃色的半圓不斷擴散,形狀漸滿顏色漸濃……

在機場外面的空場上,卡蕾忒與荷西并排坐在荷西的行李箱仰頭注視天邊那點溫暖的亮光,迎面吹過陣陣清爽的晨風,不停撩動著他們的頭發。

卡蕾忒目不轉睛地看著太陽正在努力向上升,它好像被萬千沉重的負擔拖贅著,每前進一步都極為艱辛極為緩慢,一縱一縱地攀登中絲毫不能放棄。

終于,整個太陽躍出了地平線,如釋重負一般升到了空中。剎那之間它全身鑲金,發出耀眼的強光,將灰暗的天宇再次點亮為色彩繽紛的世界。

卡蕾忒在此時聯想到自己與荷西的愛情,也是如著想要升入云端的太陽一般被千險所累被萬難所逼,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

如今,太陽已經實現高升之夢,而她的夢,他們的愛,卻要在這日出之時化為飛散的泡沫——

“荷西,很抱歉讓你一直這樣等我……”卡蕾忒神色淡淡說著。

一直等我,生生世世的輪回也這樣等下去,從沒有背離前世約定,就算再次相聚相愛仍然毫無怨言等待著。以后不會了,你會過只屬于你的日子,不再為“等待”而活,我要給你自由…

破霧而出的第一縷陽光映紅了卡蕾忒的額頭,似乎也在同一時間刺傷了她的雙眼,令那雙明亮美麗的眼睛里再次漲漫水霧。停了一下,再說話時她的聲音已是止不住的顫抖。

“荷西,我不會再讓你等下去……”

就在她吐出這句的瞬間,兩行清淚從荷西臉龐滑落。

荷西明白卡蕾忒那句話的意思,這便是馬拉松的終點,是他所等待的最終結果。荷西感覺眼中的一切在瞬間失去了色彩,沉淪為一片灰暗的世界。

“還記得我們在衛城相識的情景嗎?”

卡蕾忒問完綻出一個悲苦的笑臉,將凄迷的視線從天空降低。

“當然了,到死都不會忘記!”

荷西也不再看那太陽,目光直直盯著遠處的藍天,吸了吸鼻子抹一下臉回答她。

“在一起的一百天我感覺好美好幸福……”她支撐起一個憂黯的笑容。

“我也是呢……”他戚戚對答,耳畔,是卡蕾忒同樣凄楚的聲音:

“……很抱歉,我不能和你走……我們分手吧……就讓美好幸福的記憶永遠保鮮下去……”

(第二卷 相愛注定相殺 完 )

敬請關注 第三卷 相濡以沫 相忘江湖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