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七章 無法回頭

“我這樣做是為了誰——柏修受傷不起又是因為誰——”

卡蕾忒接連不止的指責在一聲驚雷般的吶喊中停止,她的咄咄相逼終于引爆了卡摩德的雷霆之怒,使他原本沒有大悲大喜等太過明顯神態的蒼茫面色上驟然翻出義憤的濃云。

“倘若我不向糾紛女神賣好,我學你那樣扮清高,你真以為自己會幸運到和那中國男人度過三個月都相安無事,而且永遠不會有東窗事發的那天?卡蕾忒,你太自私了,你從來只在乎自己的付出,卻無視別人對你的付出。為了自己自私而盲目的愛情,你究竟還要傷害多少無辜才肯罷手?我是巴結赫拉黨羽,我是和赫拉的女兒茍且,全提坦的神祗、全世界的人類都可以看不起我,唯獨你沒有資格——”

“……哥……”

“人類有一句話講的沒錯,男人一生中都會犯下一個致命錯誤。對于我,黑暗之神,柏修所犯的錯誤卻是同一個……”

卡摩德越說越激動,聲音也越來越大,快到最后他干脆抬手直指卡蕾忒。

“那就是我們全都愛上你,并且對這個錯誤至死不改——”

驚憾的表情在卡摩德的聲聲怒斥中一點點凝滯于卡蕾忒臉上,等他的聲音完全落下去,她變得不再強硬,不再堅持己見,而是安靜地和他四目相對不作任何反駁。

卡摩德的情緒像個脹滿憤怒的氣球,在一系列發泄過后逐漸萎縮,最終回到初時最平和的起~點。

他看著卡蕾忒,鼻翼泛起一陣酸澀,兩眼中盡是瑩瑩水光。

“卡蕾忒……事已至此,我們……都無法回頭了……”

卡蕾忒淚流滿面,她以全部堅強所筑建的情感高墻終于被卡摩德現出的柔弱之面徹底瓦解,身子瞬間倒塌,她跪在地上放聲大哭。

她的側后方站著糾紛女神艾莉斯,她冷眼看一看痛哭的卡蕾忒,最終將妒恨未消的歹毒目光投向滿臉酸楚的卡摩德……

“卡蕾忒!”

伴隨一聲呼喚從空冥中傳來,萬丈霞光從天而降形成一個半球形狀的結界,把卡蕾忒、卡摩德和艾莉斯三位神祗聚在其中。除了卡蕾忒,其他兩個神祗一入這道屏障便被某種力量定了身,不能活動也暫失了五感意識。

“這是……難道……”

卡蕾忒面露驚色,辨出這聲音的主人同時也感受到他的神力源散發的獨特氣息。

這是一個強大無垠的力量,如浩瀚深沉的宇宙,教人在置身于內的剎那便受到它的感召,空虛的心靈得以填實,變得不再悲傷不再彷徨。

仰面,卡蕾忒隨即看到氣息源頭那踏空而立的身影。

他是一名男子,外表年齡以人類標準衡量的話正值盛年,兩道金色濃密的劍眉,爍亮幽藍的美目,高挺玉琢般的鼻梁和薄潤的嘴唇,五官整體搭配可謂俊雅精致。

他身披一件瑰麗的錦緞白袍,寬闊的衣型將其高大健挺的身姿襯托得恰到好處。額頭上一副黃金圍冠,雙肩和腰上佩戴了華美的黃金護肩和黃金腰帶,多款稀有寶石鑲嵌其間間光芒萬千,無遺不彰顯出

他的地位不凡。

“大神……宙斯,您怎么來了?”

卡蕾忒顫聲說著,額頭又添一層冷汗。

這時她也發現他的身影在結界的光輝中是半透狀,也就是說他此刻所攜的并非真身,而是使用一種叫做“空間投影”的法術,就算遠隔萬里也可把自身映像投到所要面對之人眼前。

如卡蕾忒所說,這身影正是屬于奧林帕斯圣山眾神之首的宙斯。對于他,人類有很多稱呼,眾神之神、天空之神或者眾神之父。神祗中對他的尊稱很簡單,只有一個——大神。

遠古神代,宙斯是卡蕾忒的父親,德莫斯的兄長,也是波塞頓和哈迪斯的兄弟。

宙斯的身影浮在上空,沐浴著被他自己的法術幻化出的圣光中,一頭半長齊背的卷曲金發和袖邊衣擺在涌動的氣息下隨著風向四處輕擺,不亂不紊。

直視卡蕾忒一陣,他發出一聲長嘆。

“我也想在圣山頤養,無奈眼下形式所限不得已現身。卡蕾忒……這次你確實鬧出界了。”

“……”

她無話可說,心里清楚如今圣山的最高領袖出面,無論如何自己都再難逃脫。

眼前浮現出荷西焦灼萬狀的神態,這時她不覺狠狠地攥緊了雙拳,急躁卻又無奈。

“身為我的女兒,提坦神族一份子,你不該做出如此愚蠢之事。你的神圣身軀理應受到人類敬仰,讓他們感覺畏懼,而不是被他們親近甚至褻瀆。”

宙斯語氣平和,安詳的面容上不見一絲一毫波瀾,然而就是這種不怒自威的氣場讓卡蕾忒自覺心虛,暗暗垂了頭。

“我……想必,您應該已經清楚了事情全部緣由。”

她輕聲對答一句,不再多作解釋。相信只要有糾紛女神他便可掌握一切情報,包括她和荷西的前世之約。

宙斯的影像在空中轉身后做出一刻原地踏步的姿態,這反映出他的真身正在圣山的某個神殿之中徑直踱著步。走了一陣,影像停止動作,背對卡蕾忒抬起頭凝望更高處的某一點。

“我只知道你太還過善良,一切因果皆源自你的至善之心,因此不惜將圣體的影像放到這萬惡聚集的人界,以勸你迷途知返。”

“宙斯……”

“卡蕾忒,你年紀尚輕,總會擁有一些奇思妙想。你要明白與神祗相比人類終是渺小,他們的存在對于我們而言不過是大千世界中的一粒塵埃,和他們的邂逅僅是一面緣分,神祗與人類之間根本無法締結任何誓言和約定。”

“……可是,我愛他……我從來沒有對誰動過這樣的感情……”

“你確定你愛他?確定你愛的是你即將要見的這個男人?”

宙斯轉身回頭,盯住她問。

卡蕾忒啞口,下意識重新向宙斯望去,只見他淺皺兩眉,神色肅然。

他的問話,為何與海倫,與德莫斯的相差無二?

內心變得虛弱空白,卡蕾忒跪在地上再無反應,順從地聽宙斯繼續說下去。

“試想,假如你從不認識赫克托,那么于人

界匆匆過往的人群間行走和他的再世相遇時,你會認真看他一眼嗎?假如他因為突然的相遇愛上你,你也會接受這個人類男人的愛嗎?你是否認真思考過這些問題?如果不能回復我,難道還不足以說明你愛得糊涂嗎?”

“……”

卡蕾忒一臉錯愕,毫無意識地輕輕搖頭,對宙斯眾多提問一個也回答不出,無以名狀的震驚和宙斯表現出的胸有成竹對此鮮明。

“可憐的孩子,你根本不懂男人的愛也有尊嚴,他不可能接受自己成為你內心真愛的替代品,對他而言你的這種做法就是一種欺騙,一種出軌,倘若某天他終不再忍受,他還是會離你而去……”

宙斯的話說到這里停住,似乎正在給予卡蕾忒足夠時間思考。

在他信心十足的等待中卡蕾忒的表情越擰越痛苦,她雙腿跪地不安的抱著兩肩,身體在結界的圣光中瑟瑟發抖。這一刻她竟像個快要虛脫的妖物,與圣力結界格格不入。

“斷了吧……”

寬限時間一到宙斯便迫不及待地說:“和那中國人斷絕聯系,學會忘記,而且……”

他頓一頓,眸光流轉。

“艾莉斯已經告訴你,你還要接受新的任務!”

見卡蕾忒表現出極度難以置信,宙斯便繼續說道:

“你別怪艾莉斯,她只是就事論事,有些做法太過直接教人很難接受。事實上,要你留在黑暗之神身邊是我的意思!”

“……宙斯……為什么……”

“他手里握有雅典娜寶石,如果以奧林帕斯眾神和暗勢力正面對戰的話雙方不僅兵力傷損,對人界存亡而言也是種威脅。因而我才要借用你的智慧和力量,不動干戈而為圣山取回寶石。”

宙斯看著卡蕾忒平靜地解釋道,在她驚錯且委屈的眼神注視中他依舊可以表現得從容不迫。

卡蕾忒只覺身體如萬丈高樓一腳踏空,半晌恍惚中只聽宙斯的聲音在她耳邊喚著她的名字。

“卡蕾忒,你怎么了?”

“宙斯……你怎能肯定,我一定能如你所愿取回寶石……”

卡蕾忒打個寒噤,吐出一口冷氣后顫聲問。

“因為他愛你!他現在對你所持的感情與當初酒會初遇你時的不同……”

“所以你利用我!利用他對我的愛!”

卡蕾忒再也忍耐不住,搶在宙斯講完之前泄出心中的不滿,倔強和幽怨的情感匯結交織,于雙眸的光輝間幡然重現。

宙斯將她的不甘看在眼里,眉頭動動,褶皺漸深。

“假如你把這種手段定義為‘利用’的話我承認……”

“我是你的女兒……宙斯,你……竟利用你的女兒……”

卡蕾忒竭竭叨念一句,不覺淚如雨下。

“對你而言我是一位父親,對圣山而言我卻是一個領袖。卡蕾忒,你很難想象你父親統治整個神族身心是何等的疲憊,權利的反面是責任,而責任過重就會產生壓力。相信我,用到你也是萬不得已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