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雷霆之怒

艾莉斯剛剛把身子穩在空中眼前突現一片混黑,她在混沌中辨不清方向也找不到逃生的出口。

厲厲怪笑從迷蒙黑霧里不斷傳出來,聲音尤為尖細刺耳。此刻,一個驚人的發現把艾莉斯的恐慌多少分散了些,所以她才能笑出一串很難聽的聲音。

“真叫我吃驚啊,愛與光明的使者,你何時竟會運用暗力量了?看來,那次你被卡利擊傷德莫斯注血救你還真是幫了你不少!”

“你說什么!什么注血!到底怎么回事!”

卡蕾忒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布下暗黑的結界,她原想先隨意施個法困住艾莉斯再說,可是怎么會突然間使出暗力量?

聽艾莉斯那句話她分明比自己都清楚原因,因此卡蕾忒接連追問道。

艾莉斯在黑霧的迷困中又干笑兩聲,才說道:

“那日我躲在暗處看你被卡利的利斧砍傷奄奄一息,德莫斯為了救你,居然自割筋脈將他的血液注進你的身體,這才換回你的性命,看樣子你因此傳承了他的暗力量,真是命中注定和他分不開了!”

“……”

卡蕾忒聽完后身體怔住。原來自己那次受傷昏死后得有再次睜開眼的機會,竟是獲賜于德莫斯身體里的鮮血……

他對此只字未提……每次我遇險,居然都是被他舍身相救——

卡蕾忒心中似被什么攪動一下,帶起微痛楚的漣漪蕩。

這時艾莉斯又笑起來,嘲弄道:

“怎么?感動了?卡蕾忒,既然受他恩惠就該以身回報,這樣也算應承了奧林帕斯派給你的新任務……”

尾音還未及落下,黑霧中便掠過一道閃電,猶如一條泛光的銀龍疾疾地卷著風聲徑直向艾莉斯的面門撲刺。她發出一聲夸張地嚎叫,驚恐萬狀只顧奔命。

卡蕾忒揮杖撤去這道結界,使艾莉斯眼前重獲光亮。對面,對手卡蕾忒怒睜雙目,羞憤和仇恨的表情攪在一起,盤踞在她漲得通紅的整張臉上。

她右掌中的神杖“徽瀾”早已隱忍不住沉吟之音,低低發出戰斗的錚鳴,光華溢彩頻道流轉在杖身杖尾之間,鋒芒銳利躍躍欲試。復仇的烈焰一旦呼之既出就會在頃刻間毀滅一切,包括糾紛女神本身。

“卡摩德你個廢物!沒看到你妹妹正用鋒利的武器對準我嗎!你居然毫無反應,你是塊木頭嗎!”

艾莉斯無奈又向卡摩德發出隱諱的求救,可他偏偏木然站在一旁觀望著,不做任何協助。

他早已對糾紛女神的頤首氣趾表示不滿,如今借卡蕾忒之手祛祛她高傲氣焰未嘗不是件好事。卡蕾忒既已用出暗力量操控法術,卡摩德盡管暗暗吃驚倒也想看看她如今的實力。

見卡摩德對妹妹的行為不加阻止,艾莉斯只用法術幻出一對鋼叉孤身抵御卡蕾忒的進攻。

一場精彩競技就這樣在兩個女神祗間演繹起來。

她們邊搏擊邊斗法,你來我往,身形時而飛升時而落降。一杖對應雙叉,手臂間武器揮動,拖出漫天遍地的極光,條條點點如銀蛇狂舞,相互糾結扭轉,彼此爭峙不下。

艾莉斯旨在早日脫身根本無心戀戰,于是舞叉在空中揮出一片天雷之火妄想封住卡蕾忒的前攻。

刺骨寒風聚向艾莉斯,破了她的法術同時凍得她從頭哆嗦到腳,緊接便有茫茫雪片撲

天朝她砸下,使她躲不能躲避無處避。

艾莉斯在圣山四季常溫的環境養尊處優慣了,哪里吃得這等的苦?連叫帶嚷著向卡蕾忒飛出一叉,隨后一手提著單叉落荒逃竄。

卡蕾忒此刻正是斗志昂揚之時,怎可輕易便宜了對手。她飛馳追去,在高空變出多個分身一路朝圍堵艾莉斯。

艾莉斯驚惶中根本來不及辨認眾多身影中哪個才是真的卡蕾忒,仗鋼叉向其中一個掃去卻撲了空,那身影兀地散去,正是卡蕾忒以暗力量使出的分身幻術。

就這樣,艾莉斯和卡蕾忒的一眾分身纏纏斗斗,直累得氣喘吁吁始終也沒找出真的卡蕾忒。

浮躁的情緒逐漸從艾莉斯心底涌現,她奮力用單叉再次擊散敵人的兩個分身,側身之際突然撞上一張怒不可遏的面容。只見那面容上的圓睜了一對怒目,明藍的兩眸中燃燒著一團憎怒的火,牙關緊咬發出“格格”響聲。

這張絕無僅有的憤恨之臉屬于真正的卡蕾忒。她躲在分身之中只為伺機而動,給予糾紛女神一記重擊。

距離極近的逼視終于令艾莉斯緊繃多時的神經在這一刻徹底崩潰,她被嚇得哇哇怪叫,抖手丟棄了僅剩的鋼叉。

卡蕾忒借機揮舞神杖使了一式“霹靂召喚”的招數。

幾道明晃晃的閃電從天空中立時降下來,全都以艾莉斯作攻擊點向她轟炸過去。

“哇哇”驚叫中,艾莉斯利用自身神力源架起一道屏障這才逃過攻擊。

卡蕾忒再次借助暗力量改變了空氣的氣壓,并將所有壓力集中于手中的神杖。杖頭一指艾莉斯,她的身體在變異的重壓下變得再無反抗能力,任由卡蕾忒在上,她自己軟綿綿在下,像個罪犯那樣被卡蕾忒持杖從天空一直按押到地面。

蜷縮在街心花壇的一側,艾莉斯好一陣吁吁氣喘。之前她曾精心打理紫發此時已被汗水打濕緊貼著頭皮,象征王權的貴冠和用來炫耀的寶石珠鏈也在戰斗中被打得不知去向,整體面貌狼狽不已,盡失女神的優雅形象。

艾莉斯心里并不服輸,依舊對卡蕾忒賭咒發恨,口吐怨憤。

“卡蕾忒你太過狂妄,以使者身份對抗我這正神,還敢使用提坦神族所不容的暗力量。這下就算卡摩德再為你說盡好話,我也不會對你留情!待回圣山必向你加倍討還今日所受之辱!”

“你為何要引誘卡摩德?”

卡蕾忒站在艾莉斯眼前臉色冰冷地問她一句,緊蹙的眉梢始終無法輕易舒展。

艾莉斯沒有立刻做出回答,她盯著卡蕾忒的五官細細看了好幾妙,突而發出幾聲尖厲的蔑笑。

“你笑什么!”

卡蕾忒聽得渾身發毛,不覺紅了臉急急催問,心里清楚艾莉斯又不懷好心。

“我笑你空長一副姣好容貌卻無頭腦!當初他被你傷害得痛不欲生在人界和我偶遇,是我以自己的身體慰藉他的失意與寂寞,你不謝我反而怪我……”

“胡說什么——”

“哈哈哈……”

艾莉斯將卡蕾忒的驚羞怒容收在眼底,再次輕狂的浪笑幾聲,又道:

“所以說啊,和我比你始終是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根本不懂男人的心,更不知男人最需要什么!偏偏他們又都被你吸引為你瘋狂,一個個前仆后繼不知死活!柏修原是

奧林帕斯里最老實巴交的神祗,如今竟然為你犯下彌天大錯。卡蕾忒,你可以不去理會黑暗之神的感情,可以不去接受你哥哥卡摩德的愛,然而對柏修呢?你又該如何交代?”

“什么……你說什么……柏修……你說柏修……”

卡蕾忒臉色一變,陷入震驚語塞的狀態。

“他愛你,我作旁觀看得遠比你清楚得多。如果你一走了之,可曾想過他日后的處境?”

“……”

卡蕾忒像被艾莉斯一席巧妙的語言完全點醒,大徹大悟時直立的身形開始不住顫栗。

她承認,艾莉斯作為糾紛女神還是有其獨到的本領,雖然現身后所說的話并不多,句句卻異常刁鉆直杵對手心窩。一有機會便能按住對方的心靈弱點毫不留情地迫其就范。這點能耐簡直真傳自她的生身之母,即神后,祝福女神赫拉。

“怎么樣?現在知道自己做錯了吧?”

艾莉斯明白自己已經得了勢,便慢慢展開萎懼的四肢,像個怕死的軟體蝸牛剛剛避開禍事重新從殼中探出頭,緩緩從草地上站起。

“既然知錯就要想辦法補救,擁有絕好先天優勢也要會利用才是……”

利用……

這個詞語在卡蕾忒腦中不停盤斡吟響著,攪得她再難安寧。身體一個歪斜,她發出絕望地大喊:

“住口——艾莉斯!我不聽——我不要再聽你說——”

卡蕾忒右臂高舉,手中的“徽瀾”尾鋒已死死對準了艾莉斯。

“你……你又想干嘛——”

艾莉斯顏面再次更色,她沒想到自己所對付的女孩居然倔強至此。自己一番攻心術不但沒能逼其就范,反而把事態激化,眼下又使自身安危受到威脅。

“你不提柏修我還不氣,那一擊使他重傷的仇恨我勢必替他討回!艾莉斯,你一向仗勢在奧林帕斯橫行霸道,如今我就給你留個印記,讓你這個糾紛女神永遠記住,圣山以外的地方你說了不算——”

“住手……住手!救命啊——”

在艾莉斯驚恐變態的嘶喊聲中卡蕾忒果敢落杖,疾速使鋒芒的杖尾在無色空氣中摩出一道激烈的火光。可這道流光還未挨近艾莉斯,卡蕾忒的右臂就被一個外力向后死死拉住。

卡蕾忒轉臉看,阻止自己的正是卡摩德,他一手拉住她,另一手已經伸上來去奪她的武器。

“好了卡蕾忒,適可而止!住手。”

“放開!”

“卡蕾忒,艾莉斯是正神——”

“放開我——”

卡蕾忒盛怒下大喊一聲,極度用力之下嗓子都破了音。她用力甩開卡摩德的糾纏,兩個眼睛被怒火燒得通紅。

“你居然幫她?”

她看著卡摩德難以置信的搖搖頭,目光充滿質疑和陌生,不復昔日的熱忱與親近。

“哥,你忘了神代是誰迫害我們的母親,是誰虐待我們兄妹并使我們分離十年?如今你居然和赫拉的黨羽攪在一起?還和她的女兒茍~且?你好好看看,你的摯友已經被她打傷生死不明!你還要維護兇手?你簡直讓我失望透頂——”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