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四章 鮮血鑄箭

挨了一巴掌,卡蕾忒聲淚俱下,對著卡摩德喃喃凄語:

“為什么?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一直最疼我……你怎么會變成這樣……”

喃喃凄語中,卡蕾忒聲淚俱下。

“都怪我長久以來對你無所不為的順從才會把你慣壞,你居然事事隱瞞我欺騙我,甚至想要擺脫我?”

卡摩德攥住卡蕾斯忒雙臂,和她臉對臉,距離近得不能再近,儀表堂堂的俊臉此時兇像畢露。

“我不會放你走!你的任務沒有結束,你還要為奧林帕斯服務!”

一只冷箭突如其來,自卡摩德背后牢牢釘進他左肩的肌膚,頓時讓他感到一陣火燎鉆心的疼。

箭出源頭,柏修握弓佇立,目光犀利地緊盯卡摩德,在他臉上看不出任何搵怒的表情,但開口的語氣已是堅厲決絕:

“放開卡蕾忒!讓她走!”

“哼!”

卡摩德回身,蹙眉反手拔下肩上的利器。

箭頭扎得不算太深,可見柏修有意手下留情。這點小傷對于卡摩德這樣的戰士來說也算不上什么,他一揚手將金箭拋到腦后。

“這次我回來得值啊!柏修,你真是變得讓我認都不敢認了,居然那么愛管閑事!”

一聲咆哮使卡摩德狂性爆發,周身燃起濃戾的殺戮氣息。

“跑!卡蕾忒——”

柏修覺察到危機,他向她大喝道:“趁現在離開!”

為時已晚,卡蕾忒的身體在他的叫聲中被個熒碧色光環圍住,光環眨眼間一分為二,二分為四,瞬間組成一個間隙稠密的光之牢籠將卡蕾忒困在中央,爾后帶著她一同升到半空。

“哥!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啊——”

卡蕾忒向下方大聲喊叫,身體卻不敢隨意接觸那些光環,怕一碰上去就會遭到它們攻擊。

柏修見狀更急,焦躁地對卡摩德說道:

“你為什么偏要這樣!卡蕾忒只想做個普通的女孩,她不是奧林帕斯的棋子——”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算盤!”面對一臉憤怒的柏修卡摩德面色陰冷道:

“你一向心如止水,如今竟然為她和我反目?當初我因那中國人一氣下離隊,沒想到竟然成全你近水樓臺!”

“你再胡言亂語,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柏修眼神凜然瞪住卡摩德,語速緩慢卻沒有底氣的回敬道。

卡摩德舉頭,用陶醉的目光看一刻被他用法術封在光之牢籠里的倩影,贊嘆道:

“真漂亮!她最終只屬于我,對待想要分開我們的人,我只會這樣——”

他在訴說中悄悄幻出武器“芒石”寶刀,陰森寒光在兩位身形對立的神祗之間閃過,那刀在主人手掌中現身后立即給柏修來個斜向的狠劈。

柏修以“祈日”神弓堅硬的弓身架住卡摩德的首個攻勢,使其進取不得,他以懷疑的審視目光注視面前昔日的伙伴。

“‘審判者‘來了,你不僅委身她還把卡蕾忒也賣出去……你毀了自己還不夠,難道還要毀掉她!”

“毀掉她的是你不是我——”卡摩德憤然反駁著:“是你!你身為團隊的帶頭隊長對她在人界的所作所為不加阻止,反而助她一錯再錯——”

蕾忒在半空聽得很清楚。

審判者——

當這個名詞在耳邊響過后,她心頭驟然一悚后無力地閉上眼。

“審判者”是遠古時代活躍于提坦神族生活中的神祗。他們通常是由一個或者幾個神祗組成、具有臨時性審判職能的個體或團隊。神代,當奧林帕斯眾神開展重大活動,無論競爭或是合作,但凡需要進行獎懲都會依規則選出“審判者”。他們對活動擁有自始至終的監督權和裁判權,因此要求他們自身具有大公無私的品德。

卡蕾忒終于領悟到柏修近日一反常態頻繁示警的良苦用意,如果那個所謂的裁判真的在他們毫不察覺的時候躲于暗處窺探著他們的每一舉動的話,那她的處境就大為不妙了。這次真是最后的逃跑機會,可惜還是橫生了事端!

——

荷西在約定的時間里趕到雅典機場。沒看見卡蕾忒,他心中開始七上八下。之前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的太多了,荷西心中早已留下陰影。

小時候看過很多本土的魔幻小說,《封神演義》、《鏡花緣》等等,其中一部《西游記》給荷西的印象最深。

他特別害怕自己這次和卡蕾忒的相約再遇不測,正像西游記中師徒四人在雷音寺取回假經那樣,八十難都過了,這最后最關鍵的時刻又生劫禍。

荷西走到機場外面,在汽車通道邊上站了一刻。內心越來越急,他終于按捺不住,翹起行李箱的扶桿把箱子豎起來,然后動手翻褲兜掏出手機撥了幾下。

他打給Grand Bregatne 的前臺,得知卡蕾忒早就結完賬離開后就更加擔心。卡蕾忒的本事他知道,那個所謂的時空瞬間移動根本不會花費她太長的時間和路程。

卡蕾忒莫非正在“瞬移”的路上?那是種什么體驗?難道就像科幻電影里的那樣在時空隧道中穿梭?假如身體還在時空隧道中,可以接到手機信號嗎?

帶著一系列不安的疑問,荷西試著向卡蕾忒的手機號碼撥過去。很遺憾,語音告知已關機。恍惚想到之前通過飯店外線通話時她說過,那些雜碎物件容易帶來麻煩索性不要了,如今沒了手機,等于徹底失去聯系了。

到底怎么了?卡蕾忒,你千萬別再有事啊——

點黑手機屏幕的剎那荷西緊張得渾身冒出冷汗,他真想把手里的機子摔出去好好發泄發泄。目前只有等待,繼續等待……

荷西的身軀近乎虛脫的頹敗下去,他背靠行李箱癱坐在地,獨自靜靜回憶著自己和卡蕾忒從相識到相愛的每件事。

時間并不算太長的三個月,比起他在中學時代的初戀三年遠遠短得很,可是在這一百來天的時間里荷西所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等待!

等待卡蕾忒,一直等待她——

她說他是她的前世戀人,那么為了守候那個轉生后再遇的誓言,他等待了她千年;他遭到暗算失去記憶,于是等待她為他填補愛情往事的空白;他和她約定拜訪導師,她卻留給他生命中一次最為漫長的等待;如今,難道那漫長而無望的等待,還要再次重復嗎……

荷西內心所流淌著的全是痛苦和孤獨,這種無邊的痛苦和無盡的孤獨正在肆意消磨透支著荷西的生命,他感覺自己的靈魂正承受著強烈壓制,無法等到放逐與解脫。

在荷西因擔憂而胡思亂想的那刻,街心花園里的火拼正在激烈上演著。與對手錯開身形,卡摩德再次揮動寶刀。借助法力,一道煞氣十足的“十字斬”向柏修撲面襲去。

柏修祭起又一只金箭直取攻擊中心,伴隨一陣“嘎啦啦”的震響,兩股強勢力量瞬間觸到一起,暗沉的黑夜隨即嶄亮起一片華光。

卡蕾忒被困伊始柏修就暗暗施展了障眼法,才使此番神祗的較量在眾人類眼前屏蔽。

第二回合過后,雙方更是加緊激戰的步伐,柏修抓一排黃金劍置于弦上,瞬息在星夜下放出一排流火。箭氣裹著風聲朝卡摩德咆哮而至,自行圍成變換多端的陣型向卡摩德發起猛攻。他只是揮幾刀過去,凌勢刃氣輕松便破解了柏修的法術,在金箭全部落地的那時卡摩德一個飛身撲來,舉起“芒石”對準柏修一陣狂劈。

“哥——你住手!柏修和我的事無關!停手吧——”

卡蕾忒盡全力對下方大聲喊。卡摩德的實力她再清楚不過,自然免不了替柏修擔心。

“求你們停手!我們三個同屬一個團隊,不要相互廝殺,別打了——”

卡蕾忒急得就快掉眼淚了,聲嘶力竭的吶喊很快被下方的打斗廝殺吞沒,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

激戰仍在繼續,刃氣對敵箭氣,誰也不肯退縮,誰也不作讓步。角逐之處金星噴濺,空氣中到處都滾動著狼煙般的重霧。

卡摩德有一招絕學,“芒石”出鞘便是一式攻擊,大多數對手不明就里,往往都會在他出刀的瞬間喪命。對于那些僥幸躲過這個絕招的敵人,他就會馬上讓他們見識到晚死實際比早死更加痛苦。

戰斗模式下他就是一部屠戮機器,沒有思想,不談感情。他招招兇狠直取對手要害,那樣子似乎不僅要致柏修于死地,更是在揮刀斬斷所有的親情和友情。

柏修不得不全力以赴,他要活命,他還想做很多事情。

轉手去摸背上的雕花黃金箭套,里面的金箭早已為數不多,射出去的武器居然沒能完全制伏卡摩德,柏修只好寄希望在這最后一搏!

他緊咬牙關,左手五指向著弓弦狠狠一劃,掌心頓時被鋒利的弓弦割得皮開肉綻。滾燙的猩紅液體流出來,在柏修手中化作一只更粗更長的朱色利箭。

歹毒的目光從卡摩德雙眸中一閃而過,他已找出對手的一處攻擊破綻,于是先以進攻將柏修逼入一個死角。

這就是決定勝負的一刻——

高舉的刀頭兇惡地回落下去,在柏修的身軀前切出極其筆直的一道。

同一時刻,一條火紅炫目的直線從柏修手中的金弓上飛身矢過,義無反顧刺入了卡摩德的胸膛。

柏修在卡摩德出刀發招的那時刻未及時用弓身兩翼伸出的長刃做抵御,因此自己的肉身結結實實地承接到卡摩德這一招。

而那支以他的鮮血幻化成型的利箭在射中卡摩德后竟漸漸熔化,從一支冷酷堅硬的武器再次退為一灘溫熱鮮紅的血,染紅了卡摩德冰冷的的前胸。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