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三章 去路被截

“拉其奧小姐,有您的外線來電,是否為您轉接?”

卡蕾忒拿起話筒貼到一側耳邊,里面傳出總機接線員殷勤的問話。

呆著人界的這段日子里,卡蕾忒一行在這個飯店的消費總計已發到最高VIP級別,因此工作人員為他們開通的特別服務中就有一項,轉接到他們房間的外線一定要由總機先行征求他們的同意。

卡蕾忒料定是荷西打來的,他那邊的相關手續應該辦完了。

“沒問題,接進來,謝謝。”卡蕾忒對電話那頭吩咐。

“好的小姐,晚間愉快!”

話筒里響了幾秒鐘的樂曲后便傳進一個男性聲音。

“你好嗎?”

聲音富有沉淀質感的磁性,正是專屬于德莫斯的。

“……”卡蕾忒心中一陣慌亂。

真是想誰誰來啊!剛剛還在念他,他的電話就追了過來。莫非真有心靈感應不成?

“我……我很好……”

臉紅心跳著,卡蕾忒結結巴巴回答。

“我擔心荷西會為難你,所以打過來問問……”電話那頭,德莫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焦慮。

“嗯……我很好,沒事……對了,我的手機還落在上次那家咖啡館……”卡蕾忒猶豫一下,回答道,她猜想他肯定先打了她的手機,沒接通才又打來飯店這邊。自從上回受傷,她一時半刻還沒騰出時間去咖啡館取回自己的皮包。

“你的東西現在在我這里。我到咖啡館取回信用卡的時候順便幫你的帶回來了。明天早上我過去看你,順便帶給你好嗎?”

“不!不用!”

卡蕾忒當下矢口拒絕道。明天對于她來說是最關鍵的一天,更何況哥哥卡摩德回來了,如果和德莫斯相遇必不可免為前事大動干戈。對“私奔”來說任何節外生枝的事還是能避開就避開!最主要的是她現在根本不需要那些東西,逃走后她還要換身份,和所有認識她的人類、神祗斷絕聯系,因此她必須丟棄現有的聯系工具。

聽到電話那頭的德莫斯突而沒了動靜,像是被她生硬的拒絕搞得有些下不來臺,于是她急忙解釋道:

“明天我已經答應荷西陪他出去買東西,需要逛一整天,所以……”

“明白了!”

不等卡蕾忒接著說德莫斯就答應一聲,語氣利落干脆。

“那……東西先放你那!等我需要會聯絡你……”

“好!你休息吧,……晚安……”

德莫斯說完頓了兩秒,似乎在等卡蕾忒說些什么,然而她卻進入沉默的狀態。于是他先掛了電話。

將聽筒放下去的那刻卡蕾忒內心竟產生一種強烈沖動,她極其非常和德莫斯見一面,在有限的時間里,最后一次。而且她也很想告訴他,自己就要隨荷西離開希臘。但理智告訴她,這種想法簡直愚不可及。

新生活就在前方向她招手,對待過去不曾了斷的情,不能忘記的人,她必須就此了斷和忘記。人類總說生活有時候是殘酷的,殘酷于時時面對各種無法預想的抉擇,無論怎樣選擇,無論選擇后的結局是悲是喜,那選擇的過程卻是無比艱難無比痛苦的。

卡蕾

忒想,這種殘酷對人類是這樣,對她這種不稱職的提坦神祗尤是這樣——

——

德莫斯掛斷電話就在別墅客廳的沙發上愣起神。他的右手握著手機,眼睛毫無目的地盯著視線前方茶幾上的咖啡杯。盡管身體紋絲不動頭腦中卻在思忖不停。

感覺哪里不對太勁,卡蕾忒欲言又止,到底怎么了——

……

次日中午,卡蕾忒一行三位神祗聚到飯店的二層餐廳,也就是之前德莫斯邀請卡蕾忒并以水仙西斯之愛和她設下賭局的那家餐廳。

他們選了靠窗的一個圓桌,桌上鋪著潔白的菱花臺布和一個方形的玻璃盞,盞里面盛有二分之一清水,底部碼著白色鵝卵石子和幾片彩色貝殼。一枚造型別致的漂浮蠟燭蕩在盞內的清水表面,蠟芯正在燃燒著,微光點點,卻極妙地點綴了就餐的情調。

卡蕾忒從落座開始就已然察覺到氣氛非常怪,很不和諧,使得她渾身不自在。偷眼觀察卡摩德和柏修,原本私交甚好的他倆此刻誰都不怎么說話。柏修默默吃著盤子里食物,而卡摩德對他自己點的海鮮盅似乎也提不起太多興趣,反是頻頻咽下一口口啤酒,明顯和柏修各懷心事。

為轉變這種氣氛,卡蕾忒努力尋找話題,于是問卡摩德:

“哥哥,你離開后都去了哪里?”

“我嗎?”卡摩德笑笑,把手中大肚啤酒杯放下。

“我曾經獨自在沿海一帶找過雅典娜寶石好一陣,沒有什么結果就回了圣山。”

“什么?你原來待在奧林帕斯?害我那么擔心你……你倒是和我們報聲平安啊!”

卡摩德盯住卡蕾忒,眼神別樣的復雜,那種神態好像很得意,終于從她話里逮到可以揪住不放的東西。酒精的刺激使他原本白凈的臉皮轉為粉紅。

“你很擔心我?我回奧林帕斯那會你應該正和黑暗之神打得火熱吧?”

“當啷”——

叉子從卡蕾忒左手抖落,她慌忙再次拿起來,滿臉緊張和尷尬,對卡摩德的質問無言以對。

“你不必擔心,反正對于奧林帕斯來講,黑暗之神多少還有點用處……”

卡摩德的言辭又一次讓人感覺匪夷所思,卡蕾忒震驚地看著他,耳邊響起柏修的聲音:

“夠了卡摩德!”

卡摩德轉臉面對一臉肅態的柏修,囂張的氣焰并沒減退,反而更加狂肆。

“你們兩個一早就找到雅典娜寶石,為何向圣山秘而不報?想爭頭功,你們平日里又不喜歡爭名逐利。你們……到底在計劃什么?”

“卡摩德,你果然是沖寶石而來……”

柏修看著卡摩德充滿審視和懷疑的目光,比起神色惶惶的卡蕾忒,他還算沉著冷靜。

“老實說柏修,這次的行動真是徹頭徹尾改變了我們三個,這之中你的轉變最是巨大,簡直叫我不敢相信……”

在傾吐這句話的時候卡摩德將語速放得最為緩慢,說話之間目光轉向卡蕾忒一刻后重新回到柏修那邊,似是有意向他揭示什么。

柏修被卡摩德這個小小動作徹底激怒了,他臉色揾怒,將音節抬高兩級,公共場合下他多少還是會注意

分度,所以那種厲聲厲色并不會引來其他客人的不滿。

“我說你夠了卡摩德!閉嘴,我看你是喝多了——”

“呵呵……是你不肯相信奧林帕斯的實力。既然如此,寶石的事交給我吧,不勞你再費心——”

卡摩德一口喝盡杯底最后的啤酒站起來。

“二位繼續享用美食吧,不必客氣,今天這單算我賬上。”

他一轉身背對卡蕾忒和柏修做出一個表示再見的揮手,然后先一步離去。

剩下來的兩位神祗當然再沒吃下去的欲望和胃口。

卡蕾忒臉色慘白,握著刀叉的兩手不住顫抖,淚水在眼眶里打著轉,心里還在為卡摩德剛才故意給她的難堪感到異常委屈。

“哥哥……他到底是怎么了……他以前都是溫柔隨和的……”

柏修眼望餐廳門口的方向,神態憂郁忡忡。他寬慰卡蕾忒道,語氣很無奈:

“卡摩德不再視我們為隊員了,他的事交給我吧!你要小心,盡快遠離這是非之地!”

……

終于熬到了動身的時間——

卡蕾忒故意拖到約定時間的頭半個小時,想著在前臺辦理完退房手續再以“瞬移”之術抵達指點機場,怎么也不會太晚。

昨日睡前和今天下午的時候荷西都打進電話,告訴她他那邊已一切ok,這樣做讓卡蕾忒多少放下心。

因為臨時的決定荷西根本無法預訂機票,只能當天購買午夜紅眼航班的機位。希臘和中國相隔遙遠,而且荷西家的方位卡蕾忒不甚了解,因此她斷然不會不顧兩人的安危貿然使用空間移動的法術。

前臺手續辦妥后她從大堂旋轉門快步走出。這個時間的街道并不安靜,人群來往穿梭,機動車隊排成長龍在四相街區有限的空間內行駛著。

卡蕾忒轉入飯店旁邊的街心花園,覓到拐角處一棵高樹的樹冠下停住。

她左右張望,確定四周再無旁人便要使用“瞬間轉移”的本領前往機場。

“這么晚了還要出門嗎,卡蕾忒?”

響亮的不素之音打斷她的施法。她立刻膽戰心驚地隨那被月光照在石子路面上的細長黑影看去。

遠處,卡摩德慢慢踱步走近,每一腳落下抬起的節奏都從容有力,和他的妹妹相比,顯得異常鎮定。

“你要去哪?”

他斜斜看一下被卡蕾忒緊緊拉在手上的行李箱,做出個冰冷十足的微笑。

“我,我…”

像是被他的表情凍住喉嚨,她無法痛快回答出口。

卡摩德再次將目光狠狠朝那行李箱望過去,那箱子的提手便在他的意念法術操控中橫向斷開,箱子飛到空中又重重摔到地上一分為二,里面的衣飾等物瞬間暴露。

事情敗露,卡蕾忒情知再也瞞不下去,只好向卡摩德娓娓祈求。

“哥,放我走,求你了!”

卡摩德的氣焰更勝,大步沖上來果斷地舉手,將一記清脆的耳光霍在卡蕾忒臉上,然后眼睜睜看她一個趔趄倒地,捂著飛腫起來的一側臉頰用眼神愕然地望著他。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