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二章 紫發女郎

“卡蕾忒——”

突然響起的一記清音使卡摩德停止自己的行為,詫然向門外瞧去。注意力被分散,他加在卡蕾忒周身的禁錮術很自然的解開了。

不知什么時候柏修竟出現在603的房間里,此刻正倚門而立,嘴上喚著卡蕾忒,眼神卻非常銳利地往卡摩德這邊看。

“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沒規矩!柏修?”

卡摩德“嚯”地一下從踏凳上站起,舉止并沒被突如其來的變故搞得慌亂無措,反而把有些蒼白的臉色沉了沉,說話的口氣充滿指責。

柏修雖然聽出卡摩德的不滿卻毫不在意,隨和優雅地一笑后態度平靜地說道:

“抱歉我有敲門,可惜你沒聽到。我急著找卡蕾忒,因為感覺到她在你房里的氣息所以闖進來了。”

“你……你找我?”

卡蕾忒似是找到了救星趕緊從軟椅上站起來,同時她也感到疑惑,能讓柏修動用法術穿身擅入卡摩德房間里來找自己的事,究竟有多急多嚴重。

柏修把目光轉向她點點頭。

“是啊!我是找你!前幾天你急著尋找的網購快件送到了,可是前臺錯送到了我的房間。和我去拿吧!”

卡蕾忒一驚,她心里清楚自己根本沒網購過什么東西,更不可能有什么快件。愣神兩秒中,她從柏修平靜的眼神中終于悟出他是在替自己解圍。

“哦,好!我馬上走!”

卡蕾忒很感激,聲音響亮的答應著邁步朝柏修走去。卡摩德注視她徑直走過自己身邊,默默無聲間一側的嘴角動動,露出一個輕狂的笑容。

“明天中午一起吃頓飯吧,好久沒一起聚聚了。”

“好。”

柏修簡單干脆的答了一聲,算是響應了卡摩德的提議。

就在卡摩德伸手拉開房門送客的那一瞬間,他和柏修的眼神很自然地對接在一起。

站在他們身旁的卡蕾忒突然心生了一種很怪異的感覺,在這兩位男性神祗沉穩平靜的表情背后,似乎各自隱藏著神秘而森寒的東西,而他們那無聲的眼神交流更像是一記激烈的交鋒。

卡蕾忒恍惚中看到一片海,海面上聳著兩座龐大的冰山。就在海浪交匯漩渦翻滾之處兩座冰山狠狠相撞在一起,霎時發出沉重的悶響。冰山的上空,一道閃電劈空落下,撕裂而來的轟鳴聲喚醒了正在神游發呆的卡蕾忒!

她心中悚然一震。

這是幻覺嗎?她不安的猜疑著。本應是親朋歡聚的興事,為何竟會有如此不安不祥的預感?

帶著疑惑,卡蕾忒隨柏修走出603。看見房門已經閉合,柏修示意她共同來到走廊的一側盡頭,再往前就是客房部的清潔物品貯藏室。

“你還好吧……”

悠長僻靜的走廊里面只有他們兩個拉到旁邊墻壁上的黑影,柏修關心地詢問卡蕾忒,她知道他是在問剛才自己遭到卡摩德法術偷襲的事。

“還好……怎么感覺,哥哥回來后和以前大不一樣了……”

卡蕾忒邊慢慢答著,頭邊轉向603房間的位置看了又看,一副擔憂的模樣。

“你應該清楚吧柏修?難道你剛才沒從他內心讀到什么嗎?”

“寶石現世的秘密已經暴露了……”

柏修望著容顏現出愕然之色的卡蕾忒,一張清俊的臉上泛出嚴肅而緊張的神色。

“你想走的話,必須要快!隨后還會有更多神祗往來于此。”

卡蕾忒聽得驚訝地張大嘴動了兩動,半晌才能正常的說出話來。

“我確實是想回來告訴你,我與荷西約好明晚動身,只是沒想到一回來先遇到哥哥……柏修,我信任你,等我在人界某處安頓下來會告訴你地址。”

“謝謝!不過我必須忠告你,只要脫離神界,你千萬不要再隨意相信任何一位神祗。”

柏修望著她綻出一個溫暖和善的笑容,瞬間讓卡蕾忒感動萬分。

老實說到人界至今她都承蒙他的照顧,倘若不是他對她與荷西的事睜一眼閉一眼,又在多次對敵人作戰中表現勇敢果斷,卡蕾忒與荷西兩個根本走不到今天。

“柏修,真的很感激你。這段時日如果不是你幫助我們,我們根本什么也做不成……”

“別這么說,看到你們兩個能有今天我也為你們高興。……過來!”

柏修一向不喜表達,如今卻被卡蕾忒突然帶來的消息觸動了深藏于內心底處的情感,他聲調顯得有些激動難平,展開兩只修長的臂膀對她做出一個迎接的姿態。

她并不扭捏,直接一頭埋進去。

“……保重自己,和他在人界闖蕩萬事小心,務必掩藏自己的氣息。如果我想你了,會主動和你聯系……”

他摟著她,一手拍拍她的肩膀對她一陣細細叮囑,語氣至柔而不舍,好像一位盡心的家長悉心對待自己已經長大即將離家的孩子。

……

603客房內,卡摩德關了門就直接走進臥室。空間不算太大的房間里,一個紫色短發、身材高挑偏瘦的年輕女子正坐在寬大的軟床一邊,身穿一件白色緊身裸肩的一字短袖包臀裙,兩只腳上踏著雙火紅色高跟皮涼拖。

她就是前一陣德莫斯和海王大戰時,在海岸的一角和卡摩德糾纏最后逼他動刀的女神祗。

她把暴露在外的兩條白嫩性感的大長腿疊在一起,目光一直伴隨卡摩德從外走進來而移動。

“你動作倒快!他們剛走你就現身了。”

卡摩德看到她并不驚訝,身子停一停,接著催促她道:

“把你的神力源關掉,就不怕被柏修感知到你的氣息!”

女子挑起嫵媚的桃花臉,有些不服地說著:“我一個在奧林帕斯有封號的女神怕個小小祭司做什么?倒是你在怕吧?怕被你愛的妹妹發現我們的關系,對不對?”

說話之間女子的眼神變得曖昧起來,伸出五個纖纖手指拉住卡摩德,把他拽到自己身邊坐下,緊接著那五根玉指又極不老實地在他前胸摩挲著。在那手的藕腕上纏著一條極細的鉑金波紋手鏈,在她的動作下有節奏的閃著撩人的亮光。

“你可真是猴急,居然想對卡蕾忒動手……有了我難道還不夠嗎?”

“你?算了,你知道我為什么肯留在你身邊,我們只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罷了!”

卡摩德說完后滿不在乎地一笑,對她毫無掩飾冷漠的神色。

女子聞言立馬翻了臉,瞪圓了一對杏眼抬掌將卡摩德推到床上。她緊接著騎到他身上,忿然的神色中夾

著嫉恨的醋意。

卡摩德注視著她,笑容更為肆意。

“怎么?又要來?”

“那是!你還沒陪我玩夠呢!”

女子狠狠說著,動作粗魯地翻起卡摩德的體恤衫下擺,隨后彎腰低下頭,用她的玲瓏軟唇去吻身下的那方結實的雄性胸廓。

異動的快感逐漸在卡摩德全身延展,他不能自已的微微皺眉,樣子十分享受。女子一邊溫柔撫著他裸露在外的皮膚一邊抬頭欣賞他的滿面陶醉,不覺笑道:

“一會我小點聲音,保證不會讓你隔壁的寶貝妹妹聽到!不過,說不定她比我更加精于此道呢……”

她的這句挑逗對卡摩德來說是種更為強烈的刺激,盛怒下他變得更為亢奮,一躍而起抱住女子和她共同滾到床上……

……

卡蕾忒回到自己房間就開始動手收拾。她不想帶過于繁瑣的物件,只找出幾件應季的套裝,幾樣喜愛的首飾和錢。其它東西仍舊放在原位不動。

卡蕾忒想,等明晚到前臺辦退房的時候再告知工作人員房間余下物品只當無償贈送了。為免卡摩德生疑,卡蕾忒決定明晚出發時再辦check out。

整理好行李箱,她把它閉合后移到臥室里面最不顯眼的位置。做好這一切后,她信步徐徐圍著整間客房走了一周。

真快啊!轉眼三個月已經過去了,在這一百天的時間里,發生了太多的事——

卡蕾忒環視房間里的一切,家具,杯盞,擺件以及小飾物。在這里生活的每一天,她也許根本不會去留意它們,真要啟程的時候,它們中的每一件都會讓她覺得無比親切和留戀,這時,她的心情完全陷入一片感傷之中。

環走一遭后卡蕾忒靜坐在客廳,腦中像是在過電影閃過一個個臉孔,哈迪斯與貝塞芬妮,尤西婭和米萊蒂,佐爾與雪麗,海倫與帕里斯,海王與特里同,俱是她來到人界后遇到的人類和神祗。

然而在眾多回憶中,出現最為頻繁的始終是那個黑色的身影。他是暗世界的主宰,更是人類眼中的魔鬼化身,神祗們口中的絕對禁忌,他就是黑暗之神德莫斯!

德莫斯很恨奧林帕斯,恨的咬牙切齒,恨的憎意分明。他又很愛卡蕾忒,愛得坦率大膽,愛得不顧一切!

他猶如黑夜中一道破空的閃電,光芒耀眼奪目卻教人感覺凜寒無比,總是那么危險而神秘。他的愛就像是杯有毒的烈酒,盡管充滿了無盡誘惑可嗜癮的毒性也令卡蕾忒望而卻步。

畢竟,在他和她之間,荷西存在著,赫克托的誓言存在著。卡蕾忒不敢跨越雷池,盡管承認自己確因德莫斯動心動情。

卡蕾忒此刻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正想他想得出了神。記憶中的畫面里,他時而歡笑朗顏,時而臉如冰霜,時而語句刻薄,時而真切表露……當憶起有些啼笑皆非的往事時,她再也控制不住,“噗嗤”笑出了聲。

笑聲中卡蕾忒回過神,輕嘆一聲,她臉上渾然惆悵起來。

就要分別了,和他,和希臘——

恰恰這時,手邊的內線電話響起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