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一章 厲寒目光

經過深思熟慮,荷西決定明晚就動身,為免夜長夢多,他還是想盡早帶卡蕾忒離開是非之地。明晚八點半他們兩個將在雅典機場會合,而后乘午夜班機直飛中國首都再換乘大巴抵達目的地。

荷西送卡蕾忒返回。到了飯店,他們兩個站在街邊小道上又一陣難舍。荷西深情地望著一臉甜蜜笑容的卡蕾忒,目光炯炯有神,臉色已經一掃先前的渙散,顯得興奮又愉快。

臨時的決定充滿無比刺激的感覺,荷西甚至在腦子里構建好了一幅藍圖,里面的畫面全是如何將卡蕾忒介紹給自己的父母,家人們一同享用一餐歡樂的晚宴,還有就是,他和她共同度過那個甜蜜難忘的夜晚…

“呆子,快點走吧,明晚就會再見面了……”

卡蕾忒有些羞澀地輕推了荷西一把,低聲催促要他離開。他過會還要聯系地產經紀人提前終止公寓租期,更要和學院那邊申請臨時休學,這些都會花費一定時間。

“我今天好開心,我馬上就要結束單身生活啦!”

荷西激動的情緒溢于言表,因此說這句的時候他的呼吸節奏聽上去都有些不穩。

很多時候,他能感受到卡蕾忒柔順平靜的外表下總會隱忍著一許淡淡的惆悵,也是這樣的惆悵為她的美麗平添出幾絲令他捉摸不透的神秘,如磁石散發著磁力般牢固吸引著他。

“寶貝,今晚睡個好覺吧,明天一早別忘秘密收拾行囊。雅典機場,不見不散!”

荷西說著再次接近兩步,捧起卡蕾忒的瓜子臉,隨后將自己最溫柔的吻送到她的嘴唇上……

飯店六層臨街朝向的一間客房里,一個男人站在窗邊挑起窗簾一角,透過間隙朝下方望去,正看到荷西與卡蕾忒情意綿綿的互吻。頃刻間,他的臉似被一襲突如其來的嚴寒覆蓋,表情變得陰獰厚重。

告別荷西后卡蕾忒興沖沖走進飯店到前臺取房卡,心情一旦晴好腳步都是輕盈的。腳上幾處磨破的外傷已經被荷西用ok貼處理好,雖然每走一步還是有點疼,但對于現在的卡蕾忒來說完全不算事。

飯店前廳的值班經理原本正在大堂周邊巡視,瞧見卡蕾忒回來立馬迎上去,用極其客氣的口吻和她打著招呼。

“請等一等拉其奧小姐,下午好。”

“下午好,有什么事嗎?”

卡蕾忒剛從一名接待員手中接過電子鑰匙,轉頭正碰上這名經理,她微笑著問道。

值班經理停在卡蕾忒身邊,正要開口,表情先現出幾分尷尬和歉疚。

“非常抱歉小姐,前臺新來的服務人員正在培訓期,服務意識欠缺,給您和您的家人帶來不便,望您海涵。”

卡蕾忒聽得一頭霧水,她收回和善的笑容,轉而生出疑惑的神情。

“不好意思先生,您在說什么?”

“怎么?您還不知道剛剛您的家人回到飯店的事?他嚴重投訴了我們……真是很抱歉,我們會加強工作人員的培訓,保證不會再有下次!”

這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經理皺了皺眉解釋完后又重復向她道歉。

在他看來,飯店長住客的房費收入對他所管理的前廳部的年度經營預算有著直接影響,絕對不能得罪每一位長住客人,尤其是像他面前這位年輕漂亮并出手闊綽的小姐。因此,沒等卡蕾忒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就

率先一手包攬了全部責任。

卡蕾忒越發不能理解,她歪著頭好生納悶地追問著:“家人……什么家人?”

“是這么回事小姐……是……”

經理打斷卡蕾忒的匪夷猜測,正要做詳細解釋,他手中的對講機在這時響起來,里面的聲音呼叫他前去某個客人的房間。

“抱歉小姐,我必須走了,您上樓就會見到您的家人。再次表示深深歉意,祝您愉快小姐。”

值班經理說完匆匆離開了。

種種不解和猜測讓卡蕾忒的心緊緊糾成一團。

家人,很明顯就是提坦同族。偏偏在這個節骨眼現身的,又會是哪位神祗——

想到這里,卡蕾忒手中緊緊攥著房卡十分不安地登上了電梯。六層到了,她從電梯轎廂中忐忑走出,卻在第一時間被一個同族的氣息完全吸引住。

對于卡蕾忒來講,這充斥在整個樓層的強烈氣息簡直再熟悉不過了。就在感受到它的存在的那時,潛藏于她內心深處的悔恨如萬千潮水突然漲起,瞬間化作淚水盈~滿了兩個眼眶。

快步走過去,在601自己的客房門口卡蕾忒并沒止步,而是直奔旁邊的603。立在門前,卡蕾忒緩緩舉起右手幾次想要扣門,卻幾次猶豫不定。

正在躊躇的時候“吱呀”一聲,603的房門被房間里面的年輕男子自行打開了。他舉止自在地站在門邊,一手扶著門上的鑄花銅把手,以全副溫柔的笑容迎接卡蕾忒的到來。

“終于又見到你了,我的寶貝丫頭!”

他望著她殷殷深情地感嘆一句。

卡蕾忒積在眼中的淚水在和他面對面的那一時刻豪涌出來,濕痕遍布的臉上一派驚異與欣喜交織的復雜表情。櫻桃朱唇顫抖著一開一合之間,她柔柔呼喚了一聲:

“哥哥……”

站在603客房里的年輕男子就是卡蕾忒的哥哥卡摩德,剛到人界那會就中了德莫斯的離間之計憤然離開,如今又突然神秘歸隊。

“快進來,讓我好好看看你。”

卡摩德說著,已經把哭得梨花帶雨的妹妹拉進房間。看到卡蕾忒走路的姿勢有點別扭,他奇怪地問她:

“你的腳怎么了?”

“哦,沒什么……只是穿不慣新鞋罷了……”

卡蕾忒抹了兩把臉,回答一句。

卡摩德拽出客廳中央的軟椅把卡蕾忒按到上面坐好,又走入臥室搬來一張踏凳放到她身前方的地板上,說道:

“把腳放上去……”

“不用麻煩……”

“快點,我為你療傷!”

卡摩德蹲身,伸手夠向卡蕾忒一只腳腕。這動作讓她感覺有些詫異,不自在地挪挪身子回避著。

“哥,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已經處理好了,你快坐下我們說說話……”

“真是長大了……知道和我害羞……”

卡摩德淺淺一笑說完起身坐上踏凳,舉目凝在卡蕾忒的一張臉上。

“你瘦了……卡蕾忒,我不在的這段日子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對不起……”

“都不算什么,過去了……再說,都是我的錯。”

卡蕾忒答了一句,在和卡摩德近距離的互望中細細打量著他。

亮澤微卷的湖藍長發,光彩依舊的俊逸五

官,穿一件白色印花矮領的短袖修身體恤和一條米白的長褲,全然一副干凈清爽的型男模樣。

比起之前,此時的他身形更加健美挺拔,明靜的寶藍眼眸多出一層幽邃的神色,似乎有了更深的空間納藏秘密,整體的氣質顯得更為成熟。

看著看著,卡蕾忒心中重現感慨,情緒又被無限悲傷填實,兩個眼眶濕熱一片。

“傻丫頭,哭什么!哥哥回來不該高興嗎?”

“是!我是因為太高興了……”

卡蕾忒深深呼吸幾口,緩了一刻,心情才恢復過來。

“對了,你在前臺發生過什么,是不是有不愉快的經歷?剛才那個經理一個勁向我道歉。”

“也沒什么!我在前臺辦check in時無非想住回603,畢竟之前住過離你也近,但前臺的人因為房間有住客不同意我的要求。我鬧了一通,堅持自己的觀點,最后提出按每天同等房型兩倍的價格付給他們,他們沒轍這才把603原先那客人換走,又做了細致的打掃,更換了所有生活用具。貌似他們的經理很怕事,把柏修請來平息風波,還送我一個甜品盤。”

卡摩德不以為然地笑著解釋完,用手一指旁邊餐桌上的一個船形骨瓷托盤,里面擺納著幾樣精美水果和糕。

卡摩德有些得意地對卡蕾忒說著:

“你拿去吃吧,反正我也不喜歡甜食。”

她只有無可奈何,現在總算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若從公正的角度評判,無論如何也是卡摩德無理。

“真是的,前臺那種做法本來就沒違背原則,是你有錯,還在公區大發脾氣。如果再路過前臺別忘和人家道個歉。”

卡蕾忒皺起眉頭不住叮囑卡摩德。

“開什么玩笑,要我向人類道歉?他們不過是低賤的種族,天生就要服務于神祗,為我們服務,滿足我們的一切要求!”

“什么嘛!現在又不是神代……”

“這可說不好,也許時代就快變了……”

面對卡蕾忒一副神態認真且堅持的秀容,卡摩德也不再強辯,而是話鋒一轉,似乎別有用意地說了句教人琢磨不透的話。

“哥哥……你這話……指什么?”

卡蕾忒聽得真切,見卡摩德并不挑明,便急急追探下去。

“……我活到現在總算明白一件事……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不擇手段去爭取,假如早清楚這個道理,就不會讓事情變得這么麻煩……”

卡摩德沒有回答卡蕾忒的疑問,而是繼續轉移了話題。

這次,他說話的聲調有些陰沉,直視卡蕾忒的目光突而變得寒厲無比,令卡蕾忒全身在這種目光威逼中再也無法活動。

怎么可能?哥哥……他對我用了法術!為什么?他想干什么——

這種陰森的念頭在她腦中一閃而過,她覺得這間客房內的氣氛剎時詭異可怖,空氣中的壓迫感越來越重,幾乎讓人無法順暢呼吸。她努力掙扎著想動彈一下,可她的身體卻完全不像是自己的。

卡摩德一聲不吭,對著滿臉震驚惶恐的卡蕾忒邪肆笑著。一手攏住她的頭,脊背向前伸探,他的臉離她越來越近……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