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八章 咫尺溫存

拿著手機,荷西心頭一悚,產生諸多疑問,但他很快聽出線索。

無論怎樣卡蕾忒在離開咖啡廳的時候把隨身物品落下了,是剛才自己頻道撥過去的幾個電話讓那家咖啡廳的工作人員注意到了他的號碼,所以才用卡蕾忒的手機撥了回來。

為了問出真相,荷西隨口編了個善意的謊言。

“哦,那真是太糟糕了。”

電話那頭的男人聽了荷西的表述透出十分同情的口氣,接著又說道:

“不過好在我們找到了您,希望您盡快能找到您的未婚妻來取她的個人物品。當然先生,根據規定,客人的貴重物品我們都要求客人本人取走,所以希望您能理解。”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現在我有一個問題。我的未婚妻今天幾點去的你那,還有誰和她一起嗎?”

“咳,不好意思先生,實話講當時我并不在班次,不過聽店員講您的未婚妻是和她的一位朋友見面,因為她的朋友一早就過來包下整間咖啡廳所以店員對他印象非常深刻,而且現在那位先生的信用卡也一直放在這里沒有取走……喂,您在聽嗎?喂!喂!先生,您在聽嗎?先生!喂!喂……”

荷西無法地垂下右臂,任由右掌中的手機聽筒里“嗚哩哇啦”叫個沒完。事實上聽到那頭說一位朋友一早過來包下咖啡廳整場消息時荷西就無法再聽下去了。

早上,時間對得上!

一位朋友,包整場咖啡廳,這樣的豪闊之舉絕是學長的手筆風格!

原來,卡蕾無故放我鴿子,竟然是去陪那個混蛋!而且,從早上他們就在一起——

此時的荷西心中充滿無盡憤恨,氣憤學長的又一次插足,也怨恨卡蕾忒對自己的欺騙和背叛。

為什么你要這樣對我!卡蕾忒,我愛你,到底還想要我怎樣表達,你才能徹底對我心無旁騖?你想得到什么?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怒目橫眉間,一種更為邪惡的想法在他頭腦中誕生。他迅速用手機網絡搜到Terra Maris飯店前臺的電話號碼,然后撥過去。

“你好,我是塞維爾·布萊克先生的助理,請幫我查他是否有在貴酒店訂房,謝謝……”

……

卡蕾忒慢慢睜眼醒過來,輕輕側轉身子,即與一張男性的臉相近咫尺。

此時這副清俊不凡的面孔已經陷入安寂的睡眠中,卡蕾忒靜默地躺在他的旁邊,用親恬的目光久久望著他。她從未這么近距離的凝看某個男人的五官,這樣仔細地觀注他雍祥的睡態。

她徐徐抬起手,將掌心輕放在他節奏起伏的胸膛上,感受著他氣息均勻的呼吸,一種幸福且安全的感覺油然心生。

多么完美的夢境啊!

卡蕾忒想,一覺睜開眼首個看到的就是可以依托的另一半,這樣平凡卻愜意的生活正是自己心中長久以來的奢望。真希望自己能夠一直呆在這樣的夢境中,永不醒來。

等一下,不對勁——

這面容不正是德莫斯的嗎?一切都不是做夢而是現實,他真的和自己距離如此接近,而且,居然共享著同一張睡床——

卡蕾忒從懵憧狀態徹底清醒,身體幡然躍起,與德莫斯拉開最大距離。頭腦里迅速回憶24小時以內發生的所有事情,直至自己被重傷沒了意識,看來,當時是身邊的他再次施予援手搭救了自己。

卡蕾忒下意檢查自己,發現身上套了一件嶄新的男款襯衣,寬寬大大的恰似

短睡裙。她再次把目光投向德莫斯,看他合衣而臥,那樣子似乎沒來及為自己蓋好薄被就昏然睡去,便可以想象和卡利的殊死搏擊以及緊張的營救工作怎樣使他焦頭爛額,精疲力竭。

認真想想,其實德莫斯的內心并非丑惡不堪,自己非要那般猜忌他,實屬小人之心了。

環顧四周陳列,頭頂是精美的房間吊頂,一側的墻邊立著兩組樣式奢華設計卻時尚的紫檀木衣櫥,配套的一對床頭柜分別擺在軟床兩側,床頭的墻上裝著兩盞造型別致的睡燈。

這里正是德莫斯在人界安置的別墅,之前卡蕾忒隨荷西來過一次,但那時只在客廳交談,并沒真正進過他的臥室。

床墊一動,德莫斯清醒過來,隨即看到在床邊茫然坐立的卡蕾忒,她滿臉緋紅,頗為緊張無措。

“昨天你的外衣已經浸了血,不能穿了,我就先給你換了我的。”

“我…我知道…”

卡蕾忒紅著臉支吾著,考慮到自己不知用這副模樣睡了多久,舉止表現得更加羞澀難言。

德莫斯倒沒有太多的顧慮,笑顏如故:“不錯,你精神恢復的挺好。”

卡蕾忒無語,不再看他,兩個赤腳垂上地板。

德莫斯找來一雙拖鞋,他曲下身,拾起她的一只纖足。陽光下,她膚色雪白的纖足微微折射出半透明的光,五個光滑玲瓏的腳趾有些冰涼,像塊十足的美玉。德莫斯將一支拖鞋套在上面,為這精美的玉器包裝。

“…我自己來。”

卡蕾忒則刻意排斥著這種曖昧的舉動,她感覺渾身發燙,腦袋似乎昏沉沉。

就在她難為情地說著那時,德莫斯已經捉住她另外那只裸足,為她穿上第二只拖鞋。

“你渾身都是汗,去沖個澡吧,二樓的那間你可以用,在櫥柜里還有新的洗漱用具。已經是中午了,我侍從會送過來一套衣服給你,順便訂份午餐。下午我送你回飯店。”

他細致地為她講解了所有安排。

“那…打擾了。”

卡蕾忒低聲道了謝。她一向最討厭排汗后皮膚粘膩的感覺,現在痛快洗個澡確是迫在眉睫的事,于是躲身出去朝浴室方向走去。

“啊——”

門外的走廊傳進她的一聲驚叫,德莫斯立刻緊張地跑出看。

“怎么了?你沒事吧!”

“我的包,還有手機……”

卡蕾忒終于在這個時候想到了她的貼身物品,也順勢想到了荷西。

一個身材中等的大男孩懷中抱了一個袋子剛剛打來這所別墅的大門,聽到卡蕾忒的叫喊也三步并作兩步跑到她身邊。

“王,抱歉我回來稍晚,因為買東西耽誤一些時間。幸會了,卡蕾忒使者,我是王的近侍諾亞,受王的吩咐,為您帶來新套裙,尺碼應該合適。”

他開口先向德莫斯恭敬地回稟,然后才對卡蕾忒作自我介紹。

“謝謝,實在麻煩你了。不過,現在我不能留在這里……”

“是因為你的東西嗎?應該都放在之前的咖啡廳,別急,一會我送你的時候陪你過去取。”

“不是的,德莫斯我不能在這繼續耽擱,荷西……荷西昨天和我有約,可我錯過了,直到現在都沒法和他聯絡,他一定會急瘋的!”

德莫斯沒想到卡蕾忒驚聲尖叫和焦急的原因竟是為了荷西,他先一愣,隨后涼淡笑笑,表情輕屑。

“至于嗎?他又不是頭一次急瘋…

…”

“德莫斯!”

卡蕾忒不服地瞥了他一眼。

“難道不是?可是再怎樣你總要洗澡換衣服吧,莫非你想穿著我的襯衣去見他?我無所謂,榮幸之至。”

“我沒和你開玩笑!”

卡蕾忒氣得兩腮鼓鼓,可又沒其他好辦法。德莫斯確實說的對,時間已然錯過了,不如老老實實先打理好把自身。穿著德莫斯的襯衫滿處亂跑,被人當成瘋子事小,引起荷西的誤會才是大事。

……

熱水澡幫助卡蕾忒的身體去除了鬧心的汗液和塵垢,肌膚又回到細膩柔滑的時刻,卡蕾忒渾身舒爽自在,焦躁的心情也平復了許多。

翻看諾亞帶過來的包裝袋,她發現,里面除了一套套品牌女裙外還多了一身女士內衣。卡蕾忒搔搔頭,雖感到尷尬,卻不得不對諾亞的細致入微心存感激。這身嶄新的內衣,確實幫了她的大忙。

吹干頭發,卡蕾忒走到浴室,在一樓的樓梯口碰到德莫斯。

“哦……不錯,看來尺碼挺合適。”

他打量她,眼睛一亮。

“謝謝,這裙子穿起來的確合身……”

見她臉色微微發紅,德莫斯一笑,伸手指指她胸口開玩笑道:

“你弄錯了,我說的是這里面的衣服……”

“……”

卡蕾忒立刻局促地護緊兩胸,用羞惱的目光看他得意笑著一路走到客廳坐上沙發。

“過來休息一下吧,諾亞正在泡茶,午餐馬上送到。你身上的傷才好,所以我要了清淡的日本料理。”

“那個……我就不打擾了,想現在告辭……”

卡蕾忒微微低頭吞吞吐吐道,她清楚自己的內心正在感動于德莫斯無處不在的體貼,必須盡快離開,不能被他的溫存俘虜住。一想到荷西,她就更加堅定了自己此刻的想法。

“真的不吃飯嗎?”

“不必了,我還有別的事……”

“好……我現在送你。這地方很難叫到出租車,你目前的狀況也不能用法術瞬移。”

德莫斯將卡蕾忒的不安看在眼中,也不再強留她,起身去一邊找轎車鑰匙。

“把諾亞拿來的鞋換上,你這身衣服和它配套才好看。”

“哦,謝謝!等找到手機我會把衣服和鞋子錢網上轉給你。”

卡蕾忒已經走到玄關,她邊打開鞋盒子邊說著。在浴室換衣服時她順手看了吊牌,地道的知名品牌專柜貨,價格不便宜。

德莫斯已然從壁櫥上拿到鑰匙,聽到這話眉頭一皺黑了臉。

“你是要和我劃清界限?”

“額……”

卡蕾忒剛把兩腳蹬進鞋子,被德莫斯用犀冷的眼神盯住,她嚇得不敢再說,干站在門口不知所措。的確,她的心思有時他竟能猜得全中。

“別計較那些。你我都是神祗,不用拘于人類的庸俗規矩。何況,我們之間的糊涂賬……一時半刻真能清算干凈嗎?”

“德莫斯……”

聽出他話有所指,卡蕾忒臉上的紅顏色更重了一層,神態變得傷感和無奈。

“我也知道今天不是說這事的時候,算了,你要趕時間,我們走吧,去車庫。”

“哦,嗯。”

卡蕾忒很不自在,心思慌亂中跟在德莫斯身后繞到別墅后側,從連通門直接進入別墅的停車庫。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